XU BING

標籤:

上美術堂有條友叫徐冰(XU BING),又是個玩後現代的傢伙,也就是我和西西去藝術館看到那裝置藝術「天書」的始作俑者。他用中國文字的做字法繪出廿六個英文字母,再把英文字母嵌成中文字的樣子。這有一個相關網,有性趣的不妨一看。http://www.asia.si.edu/exhibitions/online/xubing/default.html

4 留言:

Zeke 說...

在日本安政年間美國海軍提督沛利 (Matthew Calbraith Perry) 打破江戶時代的對外封鎖,同時間他曾將每一英文字母的平假名發音組成一類近漢字的「英漢」合體字,此文字稱之為「黑船」(Kurofune)。之後日本人們亦從沛利「黑船」發展出不同的玩意,就是將一字彙的片假名拼合為一仿漢字,這與徐冰所構思的很接近。

掬香齋主人 說...

多年前看過這天書但多年後還不懂欣賞,而且也不很欣賞。一種看不懂的文本固然會引起各種不同的詮釋,而這許許多多的反省確是這天書的本文意圖。

不過,我敢保證隨便檢一部古書會好看得多,尤其對於我這種人。當然,這十分明顯的只不過是我徹徹底底的一種偏見。

掬香齋主人 說...

現代藝術固然不是一堆不可理解的廢物,當它屏除了傳統藝術技巧上的門檻之後,却同時製造了另一度門檻:你非得懂點藝術哲學或者當代思潮不可,否則你千萬不要以為你可以聽懂當代藝術家們想說些甚麼。這就比起古代藝術更拒人於千里之外,尤其它的對象只不過是些受過普及教育的大眾。由於這是一場比古代藝術更不平等的對話,所以藝術在當代生活中幾乎絕跡,這是不足為怪的下場。

楊曼妮 mani yang 說...

http://www.flickr.com/photos/justastranger/317198201/

今天在台北看到他的畫...超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