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言(二)

標籤: , ,

一年前網上流傳一則奇談:上帝終於用msn與人對話了。

我一聽這消息,便急不及待把祂加進了通訊名單,終日上網,渴望着大奇蹟日的降臨。第一個月過去了,我很失落,因為祂始終沒有在線。第二個月,我每次打開對話匣都只看到這句:

上帝顯示為離線。您的訊息將在上帝登入時傳送。
第三個月,依然是「上帝顯示為離線」。第四個月如是,第五個月如是,直到第六個月,我不禁懷疑:上帝存在嗎?即使存在,祂會上網嗎?即使上網,祂會跟我對話嗎?已半年了,我還是看不到上帝,祂一定是封鎖了我。居然相信上帝會玩msn?我不禁暗笑自己的幼稚。於是我逐漸把整件事忘記了,在線時間也越來越短。自此之後,我發現自己越疏遠互聯網,生活就越充實,彷彿重拾一種久違了的幸福感覺。

兩星期前,我偶然登入msn,立即以為自己在做夢:在線聯絡人名單中,上帝赫然出現在K.舒爾賽之間,我當下便心跳加速,滿臉通紅,顫着冒汗的手急急打開了跟上帝的對話匣。我知道自己永遠不會忘記這不可思議的一刻。以下就是我們的訊息紀錄:
Magliabecchi 說:
上帝你好

上帝說:
你好,點呀倉海君

Magliabecchi 說:
我可以問你幾個問題嗎?

Magliabecchi 說:
請問我為什麼會存在?

上帝說:
問你老母 :P
-----

我簡直不能相信上帝會說出這種髒話,但轉念一想:係喎係喎,父母生我育我,這麼膚淺的問題還有必要問嗎?我不禁搥心頓足,懊悔自己問了一個這麼愚蠢可笑的問題。想了一會,我便提出第二個問題。

-----
Magliabecchi 說:
我知道不該問自己從哪裡來,人要活在當下。但活著很難,請問如何才可沒有煩惱?

上帝說:
哈,問啲咁嘅野,真係咁多人死,唔見你死
-----

見到這答案,我當場眼前一黑,緊張得連牙關也格格作響。呆了半分鐘後,我腦筋拼命地轉,苦苦思索此話的含意。咁多人死,唔見你死......咁多人死,唔見你死......對了,煩惱來自變化,而死亡不就是人生最大的變化嗎?死本身就是最大的煩惱,相比起死,其他煩惱都顯得微不足道了。無論有多大的痛苦,我不是還好端端地在呼吸嗎?再過三個月,今天的困難都過去了,十年之後,恐怕連這煩惱是什麼也無從說起了。至少這一刻,我依然可以飲案上那壺茶,而簾外還是清如水明如鏡的秋天,我能夠不快樂嗎?繼續活着,就已是克服煩惱了。

從哪兒來,關乎過去;如何生活,涉及現在。剩下的就是將來。

-----
Magliabecchi 說:
上帝,請問怎樣可以升上天堂?

上帝說:
仲嚟?妖,趁地硬啦你!!!

-----

這一次,我終於學會不再大驚小怪了。相反,我異常冷靜地揣摩分析這句「趁地硬」:我問如何升天,神卻答我趁地硬,很明顯,這是老子所謂的「正言若反」。字面上祂無疑就是叫我去死,但我明白肉身之死意味着靈魂的復活,趁地硬其實就等於立見天國。在這句廣東話啟示中,我彷彿感受到希伯來文的簡潔和有力!想深一層:只有墮入最可怕的深淵,當靈魂、肉身都被痛苦穿透時,人才能從塵世的幻夢中醒來,看到永恆的天國。方想到這個「趁地硬」的深層意義,一股熱血便轟然湧向腦袋,我心頭輕飄飄地一蕩--終於覺悟了。

-----
Magliabecchi 說:
我完全明白了,非常感謝!

Magliabecchi 說:
可以send給我一張照片留念嗎?

上帝說:
照片?ok, wait wait
-----

三十秒後,我下載了這照片:

-----
Magliabecchi 說:
這不是正文書店開幕那天嗎?你居然在場?哪一位是你?

上帝說:
玩野呀,明知故問
-----

我定睛一看,發現之前的「上帝」原來全是「舒爾賽」,而對話匣上方也清清楚楚標明:
舒爾賽目前忙碌,可能無法回應。
一定是我最初緊張過度,不但按錯了上帝樓下的舒爾賽,更一直將對方的名字視若無睹!我倒抽了一口涼氣,連忙察看線上聯絡人,但上帝已經離線而去了。我不理三七廿一,急忙送出離線訊息,以為還有萬分一機會可以聯繫到上帝。但太晚了。自那天之後,不管我如何日夜監視着msn的在線者,都再也見不到祂的蹤影了。今天重讀舒爾賽和我的對話紀錄,在啼笑皆非之間,我彷彿瞥見上帝的鬼臉。


參考:

1.郢書燕說

《韓非子.外儲說上》:「郢人有遺燕相國書者,夜書,火不明,因謂持燭者曰:『舉燭。』而誤書舉燭,舉燭非書意也。燕相受書而說之,曰:『舉燭者,尚明也;尚明也者,舉賢而任之。』」

2.陳萬賢與丁蟹對話錄

17 留言:

春秋判官 說...

呢篇同近期舒爾賽0既病態文學, 都寫得短小精幹, 賞心悅目.

話時話, 點解條傳惑撚仲唔連載篇小說?

satan 說...

真係咁多人死,唔見你死。

慣性收視 說...

這個「誤把膠袋當LV」的故事確實很有寓意。

正如「阿媽是女人」這句,出於倉海君口中,則叫「睿智幽默」,

舒爾賽 說...

我諗你應該係同上帝講緊野
或者係上帝透過我msn個account同你講
因為你果d對話我根本無同你講過 ~~|||

精神醫生 說...

「思覺失調」熱線 29-283-283

katana 說...

不是上帝,可能是母體或者更似agent smith.....haha

倉海君 說...

舒爾賽,唔該你咪玩我啦。

舒爾賽 說...

唔係喎, 係幾時真係見到我同你講呢幾句野架? 你好少可老作架喎

凡鳥雛 說...

有時我也會做了些事但忘記自己做過、說了些話但忘記自己有說過,情況就好像被「 」盜用了身體般。舒爾賽,莫非你也……

掬香齋主人 說...

有些不明白的地方:

一、煩惱來自變化嗎?不變就不起煩惱嗎?

二、死如果是人生最大的變化,死本身就是最大的煩惱。不死就不起煩惱嗎?

如果生存本身己是煩惱,死不是一種徹底消滅煩惱的方法嗎--如果死了之後甚麼也沒有。
如果死只是轉變存在形式的步驟,生前死後仍然煩惱,哪死又如何是煩惱呢--反正生前死後沒兩樣。

死是煩惱只有一個情況之下可能:就是生存是好的,而死卻永遠終止了這種好的處境。這又與你說的"煩惱來自變化"不合,因為生存就是變化。

當然,寓言只是隨便說說,只有過於認真的讀者自尋煩惱。

倉海君 說...

掬香齋主人,

一、煩惱來自變化嗎?不變就不起煩惱嗎?

無常即苦。快樂、希望也源於無常--當然,也終於無常。但為什麼硬要說「無常即苦」呢?你這問題,我最初看佛經時也思考過了,我的答案是:根據人們日常經驗--說人們,即不限於你這怪人;說日常,即不限於一特殊時刻--「無常」只有在負面情緒中(包括失敗、絕望、宴會完結後的空虛等)才被察覺,所以說「無常即苦」雖客觀上不是全對,但卻是一個反映了普通人思維結構的洞見。

二、死如果是人生最大的變化,死本身就是最大的煩惱。不死就不起煩惱嗎?

不死依然有變化,也依然有煩惱。其實你留言中的種種假設(即死後有無,生存是否好等問題)都是多餘的,那是憑空思考的困惑,而非如實觀照的覺知。說「死就是最大的煩惱」,其實有一預設:生命本身就是生命的終極意義。所以生命的毀滅才是最嚴重的變化,而我們的煩惱並非源於對死後世界的猜想,亦非源於死亡本身的實現,而是源於對死亡本身的恐懼。故即使你把死看成是一種徹底消滅煩惱的方法,我們也依然恐懼--說到底我們就是不知道嘛,你如何知道死就是一種徹底消滅煩惱的方法?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死是生命的終結,是我之所以為我(即「我的一切美好和醜惡」所依賴而存的條件)的徹底消逝,而人們對這種徹底消逝的焦慮,就是我所謂死亡帶來的煩惱。

海德格 說...

但若我虔誠的問你
有否踏著實地 怎可去逃避

若是我詞仍不達意
我心中的每個字 仍願接觸你

Connie Missipi ~ 密西比 說...

哈哈呢篇寫得幾搞鬼, 如果係我就咁答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Magliabecchi 說:
上帝你好

上帝說:
咩語氣先? 句尾係! 定 ? 定...

Magliabecchi 說:
我可以問你幾個問題嗎?

上帝說:
係咪答唔可以你就唔問呀?

Magliabecchi 說:
請問我為什麼會存在?

上帝說:
請問你點肯定自己存在呀?

Magliabecchi 說:
我知道不該問自己從哪裡來,人要活在當下。但活著很難,請問如何才可沒有煩惱?

上帝說:
係囉, 咁不如問風從哪裏來喇, 容易啲答.

Magliabecchi 說:
上帝,請問怎樣可以升上天堂?

上帝說:
冇讀過相對論咩? 唔係落就係升架喇!!!

Magliabecchi 說:
我完全明白了,非常感謝!

上帝說:
十分一奉献唔該, 我都感謝.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S. 你哋買左盆栽未呀? 如果未我去揀盆送俾你哋好唔好? 書店內有植物會好好多.

賣桔者 說...

呀connie姐~ 抿西脾﹐唔係決不與奸詐的人同坐咩? 作埋些冷笑話就學人搭嗲﹐留番個花圈你己用啦。最近運桔的人真多。

港男 說...

connie姐0的對話真有港女風範.

F 說...

如果係我就咁答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Magliabecchi 說:
上帝你好

上帝說:
hello fucker

Magliabecchi 說:
我可以問你幾個問題嗎?

上帝說:
fuck off u ass fucker

Magliabecchi 說:
請問我為什麼會存在?

上帝說:
ask yr fucking ass

Magliabecchi 說:
我知道不該問自己從哪裡來,人要活在當下。但活著很難,請問如何才可沒有煩惱?

上帝說:
fuck yrself hard asshole

Magliabecchi 說:
上帝,請問怎樣可以升上天堂?

上帝說:
just jump down from a fucking building jerk

Magliabecchi 說:
我完全明白了,非常感謝!

上帝說:
oh u fuck up my day fuckingly fucking fucker

倉海君 說...

賣桔者:

你講野似乎太毒,為自己着想,積下口德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