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幕GAGAGA!

標籤: ,



















終於決心寫寫Guilty of Romance的配樂,research時發現園子溫又拍了新戲,光是Trailer就令我興奮得要命!這音樂,這色彩!怎麼悄無聲息?原來尚未公映。(香港公映日期:23/3/2017)一查,去年11月在亞洲電影節的Roman Porno專場上映過,我竟然錯過了,真是不專業!

新片叫Anti-Porno,港台譯為《不是色情電影》,大陸譯為《反情色》,我都不滿意。想到一個譯名:《淫幕Gagaga!》——"Gagaga"取自"Tokyo Gagaga",園子溫90年代初的街頭詩遊行。當時他像Love Exposure男主一樣,戴墨鏡穿黑斗篷一路奔跑,指揮大批憤青在街頭狂吼“Tokyo Gagaga”,膠得熱血又好笑。

什麼是"Gagaga"?紀錄片說,詩要在荒野出現,和人突然相遇,然後就出現了Gagaga這樣的語言,Gagaga是一首詩。據說警察問申請遊行的目的,被認為沒有思想,然後以詩歌朗誦會的名義申請下來。

為什麼要上街吼Gagaga?園子溫說,一開始只想上街喊喊口號,時代死氣沉沉,無聊的作品受到人們歡迎,為了更好的電影和藝術,感到必須這樣做。不想遊行反響熱烈,幾週內從20人發展到數千人,園子溫被警方逮捕。太好笑了,令人神往。

去年是Roman Porno誕生45週年,老牌製片廠日活欲復興色情電影,邀請五位日本導演進行命題創作,題材分別是:鬥爭、社會、藝術、蕾絲邊與羅曼史。玩法是必須遵循舊製片風格:劇本構思和拍攝不超過兩週,每10分鐘一次性愛場景,影片長度不超過80分鐘,在此基礎上自由創作。

園子溫起初拒絕,認為現在再拍色情片不合邏輯,要是反色情倒可以。沒想到日活回復,反色情也可以。於是他接受了命題創作,題材是藝術。

David Lynch的影片"視傳統敘事如無物,結構迴環往復,影像蝶夢迷離,因亦是果,色即是空",園子溫也是如此。Anti-porno讓我想起Luis Buñuel《中產階級拘謹的魅力》-The Discreet Charm of the Bourgeoisie1972),去年六月在圓方看過。《中產》是一群中產階級一餐飯永遠吃不完,Anti-porno則是一個少女的色情戲永遠拍不完。片中人物不斷做夢,夢到自己在做夢,在夢中遇鬼,夢境被現實打斷,現實又被夢境打斷,不斷喊cut,迴環往復。《中產》有一幕,一群中產人士去某戶人家赴宴,突然幕布拉開,他們發現自己竟然是在舞台上表演進餐,Anti-porno有極其相似的一幕。
 
Anti-porno的女主是《真實魔鬼遊戲》的“超現實”,也是前AKB48成員富手麻妙。讓"超現實"主演超現實,讓少女偶像反色情消費,很妙。也許影片呈現的是一個少女小說家的幻覺,也許是一個初涉AV行業的少女的心理創傷,這都不重要。對我而言,它只是園子溫精彩的音樂拼接遊戲,喚起的輕飄飄身體快感勝過一切。

園子溫是與我一個世界的導演。一般的導演用音樂烘托氛圍,他的音樂是隱喻的一部分。他用音樂註解/顛覆劇情,甚至用劇情註解/顛覆音樂,真正想表達的反諷往往藏在音樂裡。更令人發指的是,他每每能用古典音樂戳到女性潛意識癢處,當兩者匯於一點,就突如其來帶我飛升。

Guilty of Romance有一幕,家庭主婦拍完AV,回到家,除裳,對著鏡子注視自己的裸體突然她喊起在超市兼職招攬顧客的口號平日羞澀囁嚅,此刻的音調越來越高昂,越來越快樂,這時響起了馬勒五第四樂章小柔板。原本當AV在看的我呆住,猝不及防,放聲大哭。我突然明白了,什麼是“詩人聚焦於某个'最丰满,最紧张,最富於暗示性'的一刻,把永恆之真和美都壓在某一秒中,某一人上......"

小柔板是馬勒給愛瑪的情書,一九零一年十一月,馬勒與小他十九歲的愛瑪一見鐘情,閃婚。為表達愛意,他創作了第五交響曲,樂譜由愛瑪謄寫。小柔板為豎琴和弦樂而作,纏綿悱惻,馬勒將手稿寄給愛瑪,沒有任何字句,愛瑪瞬即心領神會,復:快來我身邊!

愛瑪是誰? 她是當時的femme fatale,美艷絕倫,極有性格,頗具作曲才華。二十二歲時,她看中四十一歲的馬勒,當時他坐擁音樂界最有權勢的職位——維也納歌劇院指揮,愛瑪迷戀他的才華和權勢。馬勒要求她婚後放棄作曲,替他抄譜——“難道我的音樂就不能成為你的音樂嗎?” “從今以後你只有一個工作:取悅我!"她答應了。

在《憶馬勒》一書,她寫道:"在我早年的婚姻生活,夫妻關係裡,我對自己十分不肯定。自從他在精神上戰勝我,他便輕視我,直到我打破了他的專制。有時他扮演校長的角色,冷淡,嚴格,不公正。他嘲諷我的生活樂趣,說成是可憎之事。這正是他的意圖。金錢——垃圾!衣裳——垃圾!美貌——垃圾!旅行——垃圾!只有靈魂算數。今天我知道了,他當時是恐懼我的青春與美貌,試圖粗暴剝奪我身上任何他不能參與的部分,使它們安全。我是他渴望的年輕小玩物,到手後,他控制了我的思想。"

愛瑪在書中也透露馬勒實際陽萎,很少碰她。長女早夭後,她不堪壓抑,出軌了名建築師格羅佩斯。從此權力關係調轉,馬勒開始箍煲,鼓勵她作曲,讚美整理她的作品,甚至向佛洛依德心理咨詢,暫且不表。

Guilty of Romance的女主是知名作家的妻子,她崇拜丈夫,細心侍奉。丈夫對她實施精神控制,對生活細節要求嚴苛,且不與她行房,連觀看裸體和觸碰性器官也是一種恩賜。是不是很相似?她通過色情業解放了自我,園子溫將獨裁夫君給妻子的情書,變成了女人給自己的情書。

Anti-porno引子,燭光搖曳似夢似幻,豎琴撥奏如水波微漾,京子半裸虛披薄紗羽衣,雙乳尖翹,隨著6/8拍的D大調船歌Belle nuit, onuit d’amour翩翩起舞,女高音二重唱道:

Belle nuit, o nuit d’amour, souris a nos ivresses.
Nuit plus douce que le jour, o belle nuit d’amour!
Le temps fuit et sans retour. Emporte nos tendresses!
Loin de cet heureux se jour, le temps fuit sans retour.

Zephyrs embrases, versez-nous vos caresses,
Zephyrs embrases, donnez-nous vos baisers,
Vos baisers, vos baisers. Ah!

該二重唱來自Offenbach的四幕歌劇《霍夫曼的故事》(Les Contes d'Hoffmann)。第四幕,威尼斯河畔,暖風熏得遊人醉,遠遠傳來這首光怪陸離的靡靡之音。霍夫曼隨即回應以飲酒歌:

Amis, l'amour tendre et rêveur, Erreur!                       
L'amour dans le bruit et le vin, Divin!                                 

詩人霍夫曼經歷了一次次怪誕的戀情他相繼愛上唱歌的玩偶、病弱的歌女、威尼斯娼妓,每一次戀情均是鏡花水月,愛情的狂喜終歸於幻滅。藝術女神繆斯愛惜詩人天分,化身詩人的友人伴於身旁,點破愛情的虛幻。最終,失戀的詩人心灰意冷,酩酊大醉,投入了藝術女神的懷抱。

一陣“熱戀的微風“卷來,京子的舞步越旋轉越快,轉眼黎明已至,冷風吹熄蠟燭,歌聲漸逝。

此時傳來心跳聲,茶几上,殘酒煙頭,一隻蜥蜴困在瓶子裡吞吐舌信。響起了一首美國五十年代老歌Lover Boy,同樣是蕩漾的6/8拍,G大調,京子裸寐於床,粉色內褲隨意退至膝部,臀部圓潤。一個少女騷氣唱道:

I found love tonight
when i looked into your eyes
every time that you kissed me
i got butterflies

and i knew,and i knew
there would be no one
only you, only you
bring me joy
my sweet lover boy!

京子在歌聲中醒來,一動不動,雙目圓睜,遙遙凝視瓶中蜥蜴。然後慵懶滑上內褲,走進明黃房間的紅色洗手間,呆坐於馬桶。終於低頭脫內褲時,在地板的鏡子碎片看見自己,不由質疑自己究竟是誰,逐漸歇斯底里。

Lover Boy由美國爵士樂手Danny Barker與民族音樂學者Alan Lomax共同創作,靈感很可能源於1959Santo & Johny Brothers的電吉它作品Sleep Walk。這首五十年代經典影響了一代搖滾樂,Beatles "Free as a Bird"正是受它啟發。

美劇常用Lover Boy作配樂(如Supernatural, Shameless),最經典的是The Whitest Kids U'Know第二季第九集最後一幕,"露宿者的一見鐘情" "Homeless Love at First Sight”)

蕭瑟的冬夜,放工路上,女露宿者向中環男行乞,他們目光交接的一刻,不約而同驚呼老天,感覺電流過身,仿佛似曾相識,遇到了靈魂伴侶。響起了Lover Boy,中環男笑著挽起露宿者,他們快樂地約會、晚餐、行街,傾談甚歡,度過了甜蜜的一晚。歡樂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他們相擁走到男方家門口,意猶未盡,傾訴一見鐘情如何神奇。這時中環男說:

-That's why I think we should do everything right, and not rush into anything. We'll just take this slow. I'll see you later.

音樂戛然而止,留下露宿者在寒風中無家可歸,不知所措。哈。

園子溫是在哪裡聽到Lover boy呢?我用盡各種方式搜索,竟然是遊戲,Bioshock 2

Lover boyBioshock 2 Special Edition Trailer的配樂,該Special Edition多用美國3060年代的爵士營造氛圍。遊戲中Lover boy分為人聲版器樂版。兩個版本均出現於Antiporno,人聲版放在片中,器樂版放在片尾。

除了愛情為主題Lover boyBelle nuit, o nuit damour唯一的相似就是拍子,兩者均為微醺的6/8拍。園子溫Belle nuit, o nuit damour隱喻夢境,Lover boy隱喻"現實"Belle nuit, o nuit damour起於D大調,以D音結束,Lover boy起於G大調,以D音開始,兩者拼接毫無違和,堪稱神來之筆劇本構思啟發於篠原愛的畫作—— "does the girl consist of what" ,畫中熟睡的制服少女腹中生出斑斕的蜥蜴。園子溫用電影作畫,聯繫兩種風格,兩個年代。誰能想到,1880年代的船歌,與1950年代的搖滾樂,節奏如此相似?誰能想到,1880年代的船歌,會被1950年代的搖滾樂叫醒?一場宿醉,愛情的美夢便是昨夜星辰昨夜風。

我和園子溫共享了一些私密的想象。 Anti-porno的主奴鞭打,配樂是月光第三樂章激烈的急板,我看到時既興奮又驚訝。我對Beethoven的想象從來跟sexuality有關,園子溫也是,他是我遇到第一個將二者的聯繫呈現出來的導演。

Love Exposure經典一幕,Yoko虔誠地背誦聖經愛之大義 ,配樂是Beethoven 7 II。這裡本該用聖樂,為什麼用BeethovenBeethoven在這裡象征「欲望」(erection),代表了女性的宗教,把耶穌當作情欲對象。Beethoven 7 II是神聖的,但這種神聖並非從神的角度,而是从人的角度——敬畏,忐忑,猶疑,正是Yoko的心情寫照。對照另一幕,當Yoko內褲暴露在空氣中時,男主的慾望覺醒,此時反而響起了聖樂Adoramus Te, O Christe...XD  

園子溫通過音樂暗示:愛即慾望。你以為女人在虔誠談愛,其實這是她的慾望,你以為男人是慾望衝動,其實這是他的純愛。愛與慾原本不分,這也呼應了影片最後一幕:the moment the pant was exposed, the moment the true love/erection was exposed. 內褲暴露在空氣那一刻,也是欲望和真愛同時覺醒的那一刻。

Anti-porno兩次眼濕,配樂均是Beethoven. 一次是女主幻覺中赤身裸體走下樓梯,穿過庸庸碌碌的父母,走向妹妹的魂靈。妹妹血手握住蝴蝶標本,回頭對她笑,電視播著反安保法案示威片段(園子溫2015年參與抗議)音樂是貝多芬悲愴第二樂章。

另一次,女主反叛父母,主動勾搭異性,結果在小樹林被強姦,幻覺中被眾女性攝影師注視。待男方拔屌走人,女主遍體鱗傷,回望四周,尋求認可,空無一人,只有一台發光的攝像機對住自己。空曠悲涼,此時音樂響起,是貝多芬月光第一樂章。

其實隱喻太明顯,音樂很大路,但那一刻就是悲從中來,園子溫太懂音樂和女人。

他的早期片子Keiko Desu Kedo(1997)令我感同身受。它的主題是時間和聲音。表面上,它是少女Keiko廿二歲生日前的倒數,實際上,它呈現了musican對環境的感受。

開頭五分鐘肖像特寫,Keiko靜靜坐著,聽環境的聲音流淌——只有musician拍得出的感受。臨近結尾,Keiko收拾好屋子,拎著垃圾袋出門。此時音樂響起單簧管與鋼琴二重奏,從頭播到尾,大約九分鐘,Keiko一身紅裙,拎著垃圾袋,一路蹦蹦跳跳倒數——園子溫最美的鏡頭。曲終,她即將二十二歲。這個少女是年輕的園子溫,也是我,這個片段是我們的日常。

Anti-porno從色彩到音樂都呼應Keiko Desu Kedo. 黃色是現實,紅色代表少女的內心世界。Keiko的房間色調是大片紅,點綴黃;而Anti-porno女主房間則是大片黃,一個紅色的角落。Keiko Desu KedoAnti-porno,恰好十年。

結尾百看不膩。大片明黃背景,京子覺醒,妹妹送上生日蛋糕,京子笑咪咪一頭砸進蛋糕,抬頭咆哮,這時粉紅色顏料從天而降,白色制服,潑濺於明黃,響起Belle nuit, o nuit damour前奏,京一切,倒在地上打滾,狂笑,嬉鬧,豎琴撥奏,各色顏料斑斕潑下,將她浸染。Yoko小時候的幻想,也是光子的自殺,是藏於每個少女心中毀滅世界的衝動。京子在調色盤中肆意打滾,狂笑,跳舞,在美之夜、愛之夜的歌聲,她想起了自己的父母、妹妹,嚎啕大哭,眼淚和著顏料終於與自己和解。影片在濃墨重彩的大喜大悲中治愈完結Lover Boy再次響起,如夢初醒。十年後,園子溫又回到Tokyo Gagaga時的自己。

PS:原來Lover boy早已Why Don't You Play in Hell(2013)出現過!此片堪稱園子溫最喜愛配樂合集呵呵!話說黑幫全員為了拍一場絕世電影不瘋魔不成活,互相殘殺統統死光槍林彈雨血流成河,只剩下正在運轉的攝影此時響起了Lover boy男主仍在瘋狂執機拍攝哦,夢想之歌!愛之歌!反諷之歌!有什麼一幕更浪漫呢?園導從不我失望。我知道為什麼這麼合了我們都是瘋子。

Postlude

標籤: ,

今晚是個美妙的夜晚。聽了很正的交響樂,並發現一部不錯的AV。

這場音樂會,港樂不知抽什麼瘋,在梵志登手下竟發出醇厚的德奧之聲,這層次,這結構,這細節,儼然大家風範。

Bruckner 4第一下我就醒了,坐直身體,難以置信地睜大眼睛,聽了幾句,幾慾飆淚。這聲音,令我想起幾年前聽夏伊與萊比錫布業大廳樂團演奏Bruckner 8,一開始定音鼓極弱地從地底升起、滲透地表、似有若無,無處不在,懸而未決,令你汗毛直立,直至溫暖的聲場將你緩緩包圍、托舉,置入宗教建築的迷宮,你就像魚兒被放回了水裡,開始神遊。

我一向認為獨奏者不應局限於自己的樂器,應該向指揮學習音樂詮釋之道。音色想象,結構層次,佈局安排,聲場塑造,音量平衡,樂句勾勒......優秀的交響樂現場會給你無限的靈感。Bruckner的作品是音樂建築,必須要聽現場,才能感受那種環形上升的結構。港樂的演繹聽得到形狀,形狀裡面有無數溜來溜去的小魚兒,時而碰頭,時而糾纏,時而分開,令你有“取之無盡,用之無竭,造物者無盡藏”之感。弦樂組特別啟發了我如何深厚而微弱地烘托,製造“隨風潛入夜”的環形聲場。

港樂一向將自己定位為“國際”樂團,不給本土音樂人飯吃,為他們所詬病。德奧之正樂,一個亞洲樂團,沒有落腳的文化,一味向歐洲看齊,只會失去自我,最多成為二流的歐洲樂團。不過,出於自私的理由,我嫌港樂不夠保守。既然無意革新,我便希望它連姿態也省了,只演經典曲目,方便我重複聆聽學習。

Bruckner 4之前是Mozart Piano Concerto 22,一個法國佬演奏。說他是法國佬,不用看國籍,他的演奏就是極度法國味的。用很多踏板,音階行雲流水,是聽不清顆粒的,形狀也是綢帶似的飄來飄去,而不是古典式的方方正正。演奏者對於作曲家是容器,有的人恰好是巴赫的容器,有的人恰好是莫扎特的容器(比如朱曉玫,比如我)。莫扎特很挑容器,我認為他不是,他缺乏那種"brilliance",那種純淨的機靈勁兒。但值得一提的是,他頗有想法,思維是指揮/作曲式的,並非當自己只是獨奏,而當自己是樂團的一部分。樂團齊奏時他也在“加花”,在樂曲的基礎上加入了自己的創作,令莫扎特帶上濃濃的法國味。第二樂章在他的詮釋下幾乎不像是莫扎特寫的。不過今晚我才發現第二樂章本身就很不“莫扎特”(以前總是跳過),值得深究。

莫扎特鋼琴協奏曲的現場我永遠聽不膩,每次聽都有新發現。每聽到妙處,出人意料的轉調,清新的木管,樂器間的對話,總是會心一笑,感歎他的天才,他那無人能及的平衡感。

回到家,我本來想看一篇音樂評論,卻打開了AV網站。 中學時我的夢想是做AV導演,已經習慣定期刷刷新番。性是最有趣、最需要想象力的,AV卻普遍缺乏想象力。音樂也是性慾的延伸,所有有生命力的創作慾都是erotic的,演奏對於我,也是跟作曲家神交,彈琴入景時我能感受到他們“上身”,苦練一萬個鐘只為體會靈魂出竅那一刻。這滋味,誰嘗過誰知道。我曾經連續三年每天練琴七八個鐘,只為了那快感,就像是青少年打飛機怎麼也打不膩。由此也領悟到,學習不應是苦的,你覺得苦,只是因為你沒有porn的精神。

一邊重聽 Bruckner 4,一邊刷AV。左耳康塔塔,右耳啊啊嗯嗯。為了提高效率,我常常開幾個分頁,有時想點開古典音樂,卻點開了人妻。看到一部,女主角長相清新,有點像玲奈。起床倒垃圾,衣著寬鬆日常,沒有穿內衣,每次俯身,就能看到豐盈尖俏的小乳。男主角也倒垃圾,相互問候時無意間看到,偷窺,凝視,雞動。女主角毫無所覺,和他有說有笑,背對著他倒垃圾時,男主角蠢蠢欲動,撲了上去,雙手從身後環抱,握住她的雙乳(贊),女主角尖叫,小小掙扎。

值得一提的是,由於垃圾場是公共場合,時不時有師奶經過,他們必須迅速暫停苟合,整理衣著,裝作若無其事。他們暫停了好幾次,然後繼續啪啪,這節奏,我啞然失笑,想起今晚Bruckner 4中間的幾次暫停,每次梵大師好型的定格動作,和這裡的結構不是一致嗎?Bruckner是禁慾的,女主角也是“禁慾”的,配這種情節正合適。不過女主爽過一次之後,就變身補習(blowjob)天后,要另找配樂了,呵呵。









肚疴


(圖為trainspotting裡的那個廁所)

日安。久疏問候。

一點撃進來, 就肚痛。時間軸前進到我點撃進來的二十三分鐘後。

拉肚子, 又稱肚疴。肚疴, 令身心飽受煎熬。

身體方面, 肚疴時, 成個lower torso都在響。來自地獄深處的震動。跟住, 絞痛。如果可以攞啲腸出嚟我想電到佢哋唔識再絞。

唔好以為疴完就唔痛。就算疴完, 條腸都仲會有啲餘震。喺餘震期間亂郁會引發第二波衝擊。

就算係自己疴出嚟嘅屎, 都冇可能話係香。要二十分鐘聞臭臭, 我不喜歡。沖廁時難免會見到自己疴嘅屎, 頓時覺得世界好灰^。疴屎時彈上來的水, 一回想我便想流淚。通常肚疴完對腳都會坐到痺哂, 嗰種感覺好討厭。

心理方面, 肚疴時, 會痛。痛, 會令人躁底。聞臭臭, 更躁。廁所通常通風唔好, 又再躁啲。就算疴完, 都仲要擔心有冇餘震。成個過程, 沒有快感, 只有折磨。

如果喺公司肚疴, 有多一個心理壓力, 就係同事會知我去咗疴屎 -- 不過我唔care呢點所以從略。

But, 如果喺街或者車上肚疴, 就一定係世紀大災難。喺巴士, 仲還可以落車搵廁所。喺MTR, 落車仲要推開啲人搵escalator出閘上地面, 仲要唔知係咪一上地面就搵到廁所! 喺火車, 以為下個站落車, 但你永遠唔知個廁所喺車頭定車尾, 同埋係咪清潔緊。喺搵路搵廁所嗰幾分鐘, 可能... 一切已經太遲。仲要係絞住痛嚟搵, 簡直係酷刑。

夏天, 肚疴完, 真係會出一身汗。

- - - - - 我是時間的分界線 - - - - -

剛才, 我衝出去時忘了帶手機。所以只能對住度門發呆。

門嘅正上方, 有個勾。平時都冇留意。如果, 喺個勾度, 吊條繩落嚟, 再套個圈, 然後我趁唔係疴緊屎嗰陣向前傾, 話唔定可以套得住。然後把繩向下拉, 成個人就會吊起。

目光自個勾度向下滑。白色的門上, 有深淺不一的刻痕。大概是別人掛袋時刮出來的。刻痕拼起來, 好像八字眉的泰迪熊在顏文字笑。

除此之外, 度門, 好悶。

- - - - - 我是時間的分界線 - - - - -

碼完字後, 現在, 我的腸舒服點了。肚疴嗰陣都係, 你越在意, 條腸就越得瑟。唔理佢, 睇陣小說, 佢就唔會發癲。


^ 如果係望落健康嘅屎, 我OK接受。覺得世界好灰, 因為通常肚疴嗰陣疴嘅屎, 都唔靚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