肚疴


(圖為trainspotting裡的那個廁所)

日安。久疏問候。

一點撃進來, 就肚痛。時間軸前進到我點撃進來的二十三分鐘後。

拉肚子, 又稱肚疴。肚疴, 令身心飽受煎熬。

身體方面, 肚疴時, 成個lower torso都在響。來自地獄深處的震動。跟住, 絞痛。如果可以攞啲腸出嚟我想電到佢哋唔識再絞。

唔好以為疴完就唔痛。就算疴完, 條腸都仲會有啲餘震。喺餘震期間亂郁會引發第二波衝擊。

就算係自己疴出嚟嘅屎, 都冇可能話係香。要二十分鐘聞臭臭, 我不喜歡。沖廁時難免會見到自己疴嘅屎, 頓時覺得世界好灰^。疴屎時彈上來的水, 一回想我便想流淚。通常肚疴完對腳都會坐到痺哂, 嗰種感覺好討厭。

心理方面, 肚疴時, 會痛。痛, 會令人躁底。聞臭臭, 更躁。廁所通常通風唔好, 又再躁啲。就算疴完, 都仲要擔心有冇餘震。成個過程, 沒有快感, 只有折磨。

如果喺公司肚疴, 有多一個心理壓力, 就係同事會知我去咗疴屎 -- 不過我唔care呢點所以從略。

But, 如果喺街或者車上肚疴, 就一定係世紀大災難。喺巴士, 仲還可以落車搵廁所。喺MTR, 落車仲要推開啲人搵escalator出閘上地面, 仲要唔知係咪一上地面就搵到廁所! 喺火車, 以為下個站落車, 但你永遠唔知個廁所喺車頭定車尾, 同埋係咪清潔緊。喺搵路搵廁所嗰幾分鐘, 可能... 一切已經太遲。仲要係絞住痛嚟搵, 簡直係酷刑。

夏天, 肚疴完, 真係會出一身汗。

- - - - - 我是時間的分界線 - - - - -

剛才, 我衝出去時忘了帶手機。所以只能對住度門發呆。

門嘅正上方, 有個勾。平時都冇留意。如果, 喺個勾度, 吊條繩落嚟, 再套個圈, 然後我趁唔係疴緊屎嗰陣向前傾, 話唔定可以套得住。然後把繩向下拉, 成個人就會吊起。

目光自個勾度向下滑。白色的門上, 有深淺不一的刻痕。大概是別人掛袋時刮出來的。刻痕拼起來, 好像八字眉的泰迪熊在顏文字笑。

除此之外, 度門, 好悶。

- - - - - 我是時間的分界線 - - - - -

碼完字後, 現在, 我的腸舒服點了。肚疴嗰陣都係, 你越在意, 條腸就越得瑟。唔理佢, 睇陣小說, 佢就唔會發癲。


^ 如果係望落健康嘅屎, 我OK接受。覺得世界好灰, 因為通常肚疴嗰陣疴嘅屎, 都唔靚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