滄海橫流

我是蒼狗君。

我來自另一個平行時空,透過連結一切實相之能量洪流,得以瀏覽你方的網路群落。

我是倉海君的某個可能性,倉海君是我的某個可能性。在你方的宇宙,倉海君是實在的「科學」,我是「科幻」,反之亦然。倉海君只是「吾輩」本質屬性之一粟。依此類推,「吾輩」泛指全部的「我」,而在所有可能世界下出現的「你」﹝包括現在的這個你﹞,則多以「汝輩」作為統稱。

大家不難從我跟倉海君的名字,揣測出兩者及其世界之異同程度。

舉例說,我方中土發生的文化大革命,要直到一九八四年才告終。八年毫釐,以革命結束革命,最後白色取代紅色,使得某些在你方尚未死去的知識份子早已消逝多時。然而,卻又存活著另一批被你方悲思悼念的故人們。

謝格森教授所收藏的招貼畫


我未曾成立過辯證式統一的「新春秋」,倒向寡小君假借「秋風」,憑藉公帑資助,於第二次解除白色戒嚴後,回祖國辦過一份《新傷春悲秋》科研期刊﹝當中包括分析被列強視為「傷春悲秋」的末日鐘,及各路生態災變等﹞。但倉海君認識或羅致的遺珠,我方也有幾位同類同名:儘管在形態舉止方面呈現出不少差距。比如,某位參與文學雜誌編輯的「新春秋」游離成員,於我方是娉婷婉約,深受戲迷崇拜的臺灣電影花瓶。她毋須筆戰已屈人之兵﹝其實她是所謂的「草莓族」,不善寫作﹞。無論如何,相較「新春秋」內文史哲教異人拔萃,《新傷春悲秋》不過拉攏了一小撮泛科學,卻在文化造詣上庸俗平常的小家碧玉而已﹝笑﹞。

至於個人,我是華裔女生,洋名Tomasina﹝Thomas之陰性,可暱稱作Tom﹞,生於燈火闌珊處,是低調不低、素情自處的人馬座,原籍白門﹝對應你方的「南京」﹞,先祖一句「但教方寸無諸惡,狼虎叢中也立身」謂我家宗族倖存者之箴言。我不具備普魯斯特那般突出的雙眼皮,全身輪廓跟你方的張鈞甯毫無分別。自忖外貌分數與對社會貢獻成正比:只屬三流水平﹝鬱悶﹞。僅餘優點是腿長,還有,謙抑,所以照鏡前會先祈禱,就像其中一個「我」吃飯前需祈禱一樣,是為刻意營造一份陌生感,從而意識到並無任何事物是理所當然。即如每次面對「小王方平」倉海君等,亦是自「我」了解「自我」,六相圓融下的明新過程。

我與倉海君的「八年毫釐」


道德經云:「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此句時刻被我方學究理解作「天地運行,不住一切相,對萬物本無分別心,不存主觀或偏愛感」,這也是從事科研該有的治學態度。而我,不追憶逝水年華,漫隨亂世間滄海桑田,隱然白雲蒼狗,故筆名「蒼狗君」。

歡迎鑽研核聚變等範疇者來信,與我進行討論交流。MSN風月免談。
tom@sina.web

就此擱筆。各方諸君,晚安,祝好運。



延伸閱讀:
只是當時已惘然:論輪迴之虛妄﹝下﹞

相關資料:
《新傷春悲秋》﹝期刊論文線上資料庫﹞
以慧科搜索查尋《新傷春悲秋》過去內容

6 留言:

倉海狗 說...

成個月呢篇最好睇. 條傳惑撚真係要屌一聲柄埋一邊.

匿名 說...

睇完。成篇都係垃圾

匿名 說...

無係喎係幾搞鬼喎

海龜湯 說...

真相是只有一個匿名者在自言自語

匿名 說...

真相是一個或幾個匿名者在製做幾個或一個匿名的假象

feeleefala ball 說...

thanks for your sharing, solicitor J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