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賦新辭


一、    愛上層樓
 
明月樓高,過於年輕的我們故意
高聲談笑
你將偉大掛在嘴邊
我把永恆扛在肩上
過大過尖銳的質問被拋向天際
蒼天不答,我們便回之以訕笑
 
瀏覽一行行危樓
城市的天際線將夕陽切出了
不整齊的毛邊,一如
我們從作業簿上撕下的紙張般;
而一頁頁屋頂已被鐵皮殖民
猙獰地回應你我的凝視
 
懼高的我們執意決眥地,遠眺和俯瞰
並且
滿口毒誓:
  「如果你仍躊躇仍顫抖,表示你
  愛得不夠深沉……
 
 
二、    強說愁
 
尚未到慣看秋月春風的年紀
我們已故意斟了滿滿一杯的
蕭瑟與淒清云云(飄著危險的冰塊和泡沫……
想把自己狠狠灌醉,也許
再狠狠吐它一地──我們對生命的沉重 嚴重地
消化不良。我們不愛粗糙的毛邊,卻對
那許多張,世故與滄桑的面容感到好奇──
我們幻想在滿地穢物中披沙瀝金
找到鯨魚的眼淚或、蝴蝶的睫毛……
 
 
三、耽佳句
 
「晴空燦陽下我們張牙舞爪的影子是黑夜的巨獸。」
「我聞到了昨日的花香。你也聽到了/明日的鳥囀了嗎」
「來不及激情燃燒/我底詩魂便已溺斃江底。」
「我相信被釘十字架的愛情/會在三日後/復、活!」
我們齜牙咧嘴地朗誦彼此貧血的句子,假裝它們
可食且美味──
以平衡孤單鑄成的飢餓感。
 
 
四、    欲說還休
 
昨日才被我們嘲笑的歲月,匆匆
瀉過花蔭下,流過指尖
當我們曾生澀踉蹌的步履已漸漸蹣跚
才明白人生的曖昧弔詭如此不堪探問
 
憤世高調,只合象牙塔中自唱自彈
而生命的苦痛與歡愉,遠超出我們的
語彙與修辭。
 
終於我們不再忿忿然瞪視天空
終於願意俯身親吻腳下的土地
炫亮、廉價無質感的玻璃
終於淡出幽鈍的光閃
終於沉靜如止水,溫澹似玉
                                                                                                  

(本詩為2011年中台灣學生聯合文學獎第一名作品)









後記

也許誤讀也是一種解讀吧。
感謝顏艾琳老師和焦桐老師的肯定與鼓勵——即使我相信兩位老師對我的詩有某種程度的誤讀,很可能從立意就錯解了。(若非如此,怎會建議我將詩題由〈為賦新辭〉改為〈讀辛棄疾卻愛上了你〉?)
不過我仍很高興。糾結一團的感受本就沒有一種固定的解讀方式。也許我不經意寫進了一些當時自己沒有察覺的情感進去,透過誤讀,反讓我自己重新發現了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