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碎片段 偏側了的十八度角

標籤:

零碎片段

* 昨日和朋友吃飯﹐一進間韓國餐廳﹐放下手中一疊紙後便往小解。那知出來後則見人去樓空﹐全部人不知所蹤﹐卻給兩三個侍應古怪的眼神瞟著﹐錯愕之際﹐已想到絕對給人擺了一道。(沒有半個人留下通知我一聲﹐連我手上的東西及人﹐也一併被遺漏了。)也沒所謂﹐我也擺了個老闆款﹐索性準備慢慢打個電話問清楚什麼事﹐電話已經響起來﹐原來嫌餐廳價錢太貴﹐他們決定轉場。及至飯後﹐提到此事還有人風涼說:"哈~你還放不下嗎? 不要這麼執著。我已經忘記了。" 那當然的﹐因為我才是那不單給人狠狠的盯著﹐還要從那侍應的手上搶回自己的物事的人(係呀﹐哈﹐這樣的益友﹐真不知從那裡找來)。嘻﹐幸好面皮也不薄﹐尷尬是不怎麼感到的﹐只好為那一秒的迷惘笑笑﹐想起覺趣。

* 在博"聞見思錄"中說起過《林語堂傳》。隨了第八一列﹐這裡對其餘的戒條可真的犯得徹底。

* 看博"子貓物語"說"葬禮"。記得在外國有個鬼佬問過我﹐他說他懂得一家很奇怪的中國人鄰居﹐明明生前就對自己家中的老人不理不睬﹐甚至呼呼喝喝﹐但是死後行的葬禮卻豪華得過份﹐子女又哭得淒厲﹐令他百思不得其解。當然﹐葬個風水穴﹐子孫可得興旺福蔭這道理﹐又怎可能被猜想出來﹐更加沒可能估到的﹐就是連哭喪也能算上種職業。 我想﹐如過人死後真的在天有靈﹐應把這些子孫好好詛咒。

* 我又知某大戶人家的長子為了省錢﹐把老媽塞入太小的棺材﹐最後連肋骨也壓斷兩條才總算放入了。我覺得這份心情﹐往往比死人或屍體恐怖。自己最近也寫過:"其實殺人的動作從來也不恐怖﹐最多咪又係血血肉肉﹐真係最多咪死﹐死後無論風光大葬還是磨作肥料﹐只不過是處理問題﹐可覺恐怖的是人的心態。我們每天其實也在殺其它的生物來維持著自己的生命﹐死亡本身就沒有什麼可怖。" 如果是能力不及或其他原因﹐也沒話可說﹐但是為了省兩個錢﹐又或是選擇銀紙多於親人﹐恐怖小說比起來又算得什麼?

* 想起整年前說起過殺生的舊文﹐生命的了結﹐是可以全無意義的。

偏側了的十八度角



與恐懼在談判桌上

11 留言:

倉海君 說...

都過了一天,你還放不下嗎? 不要這麼執著。我們不飽嚼一頓後才擺空城計,好俾面你啦。

匿名 說...

哇!我X你.....
那幾張圖....(嘔....)

hystericireul 說...

點解我成日都去唔到你地既聚會呢???

arttacker 說...

貼o個幾張圖出o黎,就加返o的警告啦,唔係個個都受得住

凡鳥雛 說...

幾幅照片十分精彩,不亞什麼地獄圖,遠勝東方蘋果春風照,直可以勸世。不過這類藝術只能偶一為之,否則人心或會麻木。

荏苒軒主人 說...

那幾張照片,我看了真的很不舒服(尤其是腰部)……

倉海君 說...

hystericireul,因為那根本不是「網聚」嘛,我跟道士可不是在新春秋才認識的。難道你所有朋友都是「網友」?每次約人都是「網聚」? :)

katana 說...

哇,真係唔容易頂,是太頂級,不止三級╴

子曰: 頂唔順也,我想吐~~

舒爾賽 說...

嘩,正喎,我而家食飯睇見食得仲開胃。

匿名 說...

what's the point of posting those pics? It's a bit overdone.

倉海膠囊 說...

你咁樣同舒會長迫人聽音樂仲要唔整停制有咩分別呀仆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