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腦,真正要洗的是什麼?

原載Facebook,歡迎轉發:

http://www.facebook.com/notes/antonio-magliabecchi/%E6%B4%97%E8%85%A6%E7%9C%9F%E6%AD%A3%E8%A6%81%E6%B4%97%E7%9A%84%E6%98%AF%E4%BB%80%E9%BA%BC/10151008423810950

引狼入室之後,「國民教育、一簽多行、東北割地」連珠炮發,很明顯,中共的第一目標就是要趕快在普選前「消滅香港」。如果市民還不明白特區政府已經正式成為了敵人,那未免太可悲了。強推洗腦科只是用來試一試香港人的底線:如果餵你的子女食屎飲尿,你也可以聳聳肩說聲「so what?」的話,香港就會在*這一刻*正式滅亡。我覺得我可以立即搬到大陸,起碼那裡的房子大很多。如果不接受這點,第一步就要全港罷課,再不行就罷工,只要有一半人肯走這步,香港才有生機。

[本文主要是寫給對國民教育無動於衷的家長們看的,重點只有兩個:一,國民教育若一面倒歌頌中國,孩子長大後只會發現一切都是謊言,對人生、社會不再抱有希望;二,若國民教育的老師一邊揭露中國的黑暗,一邊又無可避免地提到中國的經濟發展、國際影響,即使老師如何善意地持平,幼童只會感到「精神分裂」。第二點才是最可怕的毒藥,因為小孩的潛意識,會把「邪惡」與「成功」自動連繫,形成一套「殺人放火金腰帶」的人生觀,而抱有這種價值觀的人,正是極權政府最易操控的人。錯誤的知識很易改正,但扭曲的人生觀沒法改變。本文歡迎廣傳。]


事實上,無論臉書或集會如何「民情洶湧」,非常多的家長,甚至老師,依然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有一位出身名校的父親說:「罷咩課?就算教都無所謂啦,返屋企我教番佢咪得囉。」我相信,在現階段來說,不想罷課的人絕對是大多數。可見大眾從來也不明白何謂洗腦。

真正的洗腦是一種inception,倚重的是暗示,而暗示根本就不是書上那些寫得明明白白的話,暗示內置於課程和評估的設計(不是教材內容),以及教師的言行本身(不是言說內容)。暗示的作用,就是要繞過學生的理性,直接把訊息,或病毒,插入他們的潛意識之內,影響他們畢生的價值觀。簡單來說,洗腦的目的,表面上是要你愛國愛黨,其實不是;國民教育的用意,其實是教育(作為啟蒙的方法)的相反,它要徹底地,從根本地蒙蔽你(不是改歷史那麼小兒科)。它不是要灌輸錯誤的知識給你,而是要在幼童那易受影響的心靈內,暗中滲入扭曲的價值判斷和人生觀。

它其中一個具體做法,就是擺明車馬讓你知道我在說謊(所以老師大可指出中共不承認六四屠殺等等),而且全世界都在說謊,但最後會不忘「平衡」一下觀點,提醒小朋友中國已是強國(這是事實)——只要一把「強大」跟「謊言」掛鉤(不論老師學生是否自覺,最好是不自覺),條件反射關係便完美建立起來,一生如影隨形。而由於這是針對潛意識的,真正的意圖秘而不宣,所以一經推行,不要妄想能幫小朋友解毒。事實擺在眼前,一般人根本連那是什麼毒也不知道。後果是顯而易見的:學生終其一生都不會有追求真理的熱誠,因為他們可能覺得沒有真理,即使有,也不能令他們更「成功」。極權政府最喜歡的人民,不是愛國的人民,而是對真善美全不在乎的、對理想早已幻滅了的人民。

認為可以批判性地教授國民教育的人,根本不明白兒童的心理發展。教授這一科,你不大可能像法輪功九評共產黨一樣只是揭露它如何醜惡。你不妨想像一下:五十年前的文革、二十三年前的六四,與今時今日中國引以為傲的什麼什麼經濟發展、強國影響,哪一樣對兒童會比較有吸引力?這不是道德問題,這是心理問題。潛意識是聽不到「不」的,它也沒有分析能力。只要你同時輸入了「醜惡」和「強盛」兩種圖像,兩者就會在潛意識中生根,學生會在不自覺下錯誤地建立因果關係,而且永遠不知道原因。國旗一揚,他們便會受到潛意識裡正面的、美好的圖像所影響,不期然為祖國的「成就」而喝采,然後悄悄地相信遙遠如六四這樣的事也沒什麼大不了。請切記:人總是傾向站在勝利的、強大的一方,尤其是孩子。理性認知的影響,永遠低於潛意識的魔力,正如十九世紀研究自我暗示的法國心理學家Emile Coué所說:

Quand la volonté et l'imagination sont en lutte, c'est toujours l'imagination qui l'emporte, sans aucune exception.
[若意志與想像不協,則想像必佔上風,永無例外。]

所謂批判地教,只適合於心智成熟的學生,而國民教育明顯不是針對這年齡的人。越是「批判地」教,越是適得其反,所以根本沒有討論「如何教」這種餘地(這是政府的刻意誤導),也不必討論「教什麼」,除非可以完全不提中國的什麼「豐功偉績」,不唱國歌也不往內地「考察」,純粹客觀地講歷史吧——但國民教育科不會容許你這樣教,正如你不會吃沒有漢堡的漢堡包。所以有理性的公民,應該盡一切可能推倒它,此外再沒有其他出路。

洗腦要洗的,不是叫你歌頌共產黨,而是洗掉小孩的童真,讓他們盡早接觸、認識和習慣謊言,甚至了解和享受謊言帶來的好處——這才是最高層次的洗腦。現在一般人批評的,只是用來掩飾「洗腦核心」的外衣;由於這外衣隨時可以換掉而無損核心,所以你才見到梁振英不斷強調什麼也可討論,擺出一副開放的態度,其實他心知那層外衣如何換也沒關係,即使你把六四放到教材中也沒關係。理由很簡單:小孩子在一九八九年還未出世,中共的過去如何可怕,他們也沒有第一身感受,而現在他們見到的,強烈感受到的,是一個所謂「盛世」。國家的光輝如日中天,他們即使在理性上知道中共幾十年前是頭妖怪,也會在內心覺得這妖怪已經成為人了,而且還是成功人士,人誰無過,浪子回頭金不換。

國民教育的潛課程,無論怎樣教怎樣考,也是要告訴你(的潛意識):管你信不信,但事實是妖國已經崛起,「結果」把「手段」合理化了。所以它真正要洗掉的,是人對終極價值的嚮往,要他們一生渾渾噩噩地、不擇手段地追求國家機器規劃下的所謂「成功」,沒意義地活著,然後順暢地死亡。

P.S.

現在不是時候搞體驗營、罵狗官、學究氣地進行大辯論,有時間的話,應該盡力說服身邊那些沒打算罷課的家長,所有市民去集中精力「統戰」。任何集會的亢奮,根本毫無意義。

22 留言:

(katana ) 草草一刀 說...

塵世有劫,劍仙出山,撰文一道,盡揭鷹心,洗腦豈是洗腦甘簡單.........

CATMAN 說...

原來還有一個層次...

Paul Sin 說...

欽佩。由於不用 Facebook,久未拜讀大作;現在再讀,喜見兄台寶劍仍是如此鋒利 ;)

Gwai 說...

倉海君的詞鋒一貫鋭利。

倉兄的洗腦論強在,引入了潛意識一說,使得整個理論無法被否證以顯示它的可能錯誤;換言之,它一定對。你信嗎?

我試著提幾點,大家可以考慮一下。

(一)
同一套原理,其實可受正反兩方共用。換轉情況,假如所有中小學開「公民教育」科,其中有陳述中共的獨裁和人禍,有指引有評估,但中共反對,認為內容所「暗示」的「妖國」跟中共的種種政策「掛鉤」,會易串成簡單因果,「條件反射關係會完美建立起來,一生如影隨形」,即是潛意識洗腦,這樣,中共的「反公民教育論」不是同樣難倒了我們嗎?

(二)
倉兄的論證形式,簡化起來,其實係:無論前提信息(可稱為外衣)是啥(或多麼負面),只要當前中國在盛世,人(尤其孩子)有跟紅頂白的劣根性,所以傾向判斷「妖怪已經成為人了,而且還是成功人士,人誰無過,浪子回頭金不換」,中共政權還是好的。

前提variables + 當前中國在盛世(constant) --> 中共當權還是好的

以上公式,植根在孩子的潛意識裏,持久有效,所以折穿中共謊言、將中共的失誤編入課程(即配入variables裏),通通無用。你信嗎?

更甚者,課程中提及中共的謊言和失誤,只會使孩子更早「接觸、認識和習慣謊言,甚至了解和享受謊言帶來的好處——這才是最高層次的洗腦」,所以,一定不能開科;又老師都是廢的,他們的口舌引導、分析、批判,遠遠抵不住孩子行動上唱國歌揚國旗等情感洗腦。我想問,中共的謊言和失誤談不得,那要待到孩子上高中或大學,自由選擇相關學科時才能接觸有關中國的資訊?而沒選的又如何可對中國有恰當認知?

(三)
倉兄奢言「不想罷課的人絕對是大多數。可見大眾從來也不明白何謂洗腦」、「潛意識…沒有分析能力…學生…永遠不知道原因」,又謂「學究氣地進行大辯論」是多餘的,所以「應該盡一切可能推倒它(課程),此外再沒有其他出路。」既訴諸「潛意識」的無垠涵蓋力,又斷言理性的無能為力,即預先封殺了正反兩方理性對話的可能,使得大家以為無選擇餘地,這真的嗎?

我的看法是,政府與反方盡可能先開第一次會,什麼名義都無所謂。藉著國教科,反方更應堅持將中共的獨裁與人禍編入課程,(香港能夠做到,可以反過來衝激內地對中小學課程的改革。)如果港府反對,大家真的無法溝通,反方才來反檯罷,但這至少,反方已向香港市民的中間溫和派有所交待,並或賺得了他們隨後的支持。

倉海君 說...

Gwai兄:
謝謝你的意見。我這麼久也不發帖,是因為我真的沒空,所以請恕我不能(也不願)逐點去回應你。拙文只花了一小時寫,我知道有立說未周之處,要寫得更精密不是不能,但我認為沒有這必要。的確,你完全可以選擇不信。現在只想回到最根本的問題:說國民教育科沒有洗腦的潛課程和意圖,你又信嗎?

若不信,則再假設你末段的反洗腦策略有效,那麼政府一接受它,就等同跟自己作對,CY喜歡自虐嗎?如果你的策略有漏洞,而政府立即「從善如流」,然後大家鳴金收兵,那麼你便再一次引狼入室了。你可以證明你的方法一定可反洗腦嗎?

依我文中的看法,我認為你的建議就是無效,因為在白紙黑字與實際執行間有太多空間去洗腦了:例如你加入「禍害」內容,比例佔多少呢?考不考?是否每所學校都要教?如果你相信這一科立心不良(你可以不信),那麼它實在有太多空間落毒了。至於了解中國,我不是寫得很清楚嗎?「……純粹客觀地講歷史吧——但國民教育科不會容許你這樣教,正如你不會吃沒有漢堡的漢堡包。」你要介紹中國,歷史科可以,常識科可以,中文科可以,但要培養愛黨情感,或扭曲小孩的人生觀,國民教育科就是最理想(儘管不是唯一)的工具。

拙文的用意不費解,我的立場也很簡明,恕我不再回應。

Gwai 說...

倉兄,謝抽空回覆。你的立論就算再細鍊,但訴諸無法在經驗層上被否證的潛意識操作,必然怎講都講得通,這是嚴重缺憾。同時,你的論證語調跟中共愛國教育論相似,訴諸感情,不過中共用紅蘿白,你用棍子---恫嚇一面,令讀者驚慄而自我保護,最後不自覺地接受你的觀點---即又傾又砌不可能/ 無任何商議餘地/ 對方一定要全輸。但我猜,民眾會受你這一套感性言論和必對的潛意識論所誘導。

至於衝突前提能否編入課程、若撤科後國情資料是否移入常識或其他科目、如何評核等,都是問題,所以正反兩方必須談一談,談不攏才反檯。這個程序不做,很難說服中間溫和的巿民。

你說「政府立即『從善如流』,然後大家鳴金收兵,那麼你便再一次引狼入室了。你可以證明你的方法一定可反洗腦嗎?」既然政府「從善如流」,如何又「引狼入室」了?又,我建議須將中共的負面資料編入課程,持續監察,這能否反洗腦,效果如何將來才知,但這恰恰可見它經驗上能被否證,它實在,它不是虛玄真理。

最後,順便一提,你正文序中論「殺人放火金腰帶」,其道理根本獨立。就算中共倒台,見因果報應,「殺人放火金腰帶」也不會被推翻,這類民間洞察仍可千秋萬代不賴具體語境地流傳。將它放入「『邪惡』與『成功』自動連繫」的中共語境來談,是不當誘導。

希望以後能再讀你文章。

倉海君 說...

Gwai兄,

你讀得很用心,不答對不起你。

你兩次強調潛意識影響無法被否證,不知道是基於哪種立場?是否認為根本沒有潛意識這回事呢?隨便舉些例,像Clever Hans(http://en.wikipedia.org/wiki/Clever_Hans)或Pygmalion Effect(http://en.wikipedia.org/wiki/Pygmalion_effect),基本上已證明了潛意識暗示的影響。即使一百年前的書,也記錄了大量實驗(如Boris Sidis"The Psychology of Suggestion"),不見得不能被驗證。這類書很多很多,要找不難。

如果你認為不是潛意識不能被否證,而是我舉的例子不能被否證,那麼我也不同意:首先是國民教育根本還未開展,我明顯只是在假設,一個假設--不是潛意識本身--自然「無法在經驗層上被否證」;其次,既然Pygmalion Effect也可在學校測試,洗腦也可以,但時間會很長,投資要很大,你只能說要否證它「很難」,但不是「不能」,兩者有天淵之別,你應該分別得到。

寫這篇文,我不是旨在證明什麼,我只是提出一些可能,你說是恐嚇,我覺得你真是知音啊。我沒有什麼要補充了,只可告訴你這篇文會有下集,未必是我寫的,內容我姑且不說,稍等幾天吧,大家不會猜到是寫什麼的--只能預告是下集。



Zeus Cho 說...

我用例子答你!

http://www.youtube.com/watch?v=JRDQfIty5Qc

Gwai 說...

看Youtube,那孩子僅僅態度上向反方懷疑,即斷定被洗腦,兼孩子反真理了。受洗腦的似是大人,不是孩子。

懷疑論者有時很令人討厭,但你不得不思考他們提出的疑點。我喜歡孩子,又常常被他們激死。他們又常常摧毀我的真理觀。

Gwai 說...

倉兄:

你提供兩個有關心理效應的連結,說其涉心理學,我懂,但即屬潛意識理論,抱歉,我不懂;一涉心理、暗示,便屬潛意識?朋友明說後天生日,似有言外之意(暗示),這又觸及和操縱了我的潛意識嗎?

坦白說,潛意識理論我懂得皮毛不如,約曉得它刺激了學術界去發展了些新理論,應用到心理學、文化研究、語言學上等等。一些潛意識論斷可轉換成意識層面/知性上可分析的概念,例如對夢的解讀可透過語言學的隱喻、轉喻去分析,矛盾者可被否定。但倒過來,雖有某些涉潛意識的理論可被理性分析,但不表示凡涉潛意識理論者都有這種性質,倉兄的是次理論便是。

某理論能否在經驗上被否證,意思係,至少理性上能設想到有可實踐的技術或手段,由此能驗證那理論的得失。這種技術目前可以達不到,但原則上可行。(留意:所以國教科已否開展是不相干的。)

倉兄的洗腦論以潛意識操作來解釋,但其缺乏否證性。可故?倉兄明言那種洗腦毒隱藏深種,「一般人根本連那是什麼毒也不知道」、「永遠不知道原因」、甚至「若意志與想像不協,則想像必佔上風,永無例外」,簡言之,理性對其不可觸及,一籌莫展,連設想一種可行的手段去驗證它的存在都不可能,其如鬼魅,如何談得上否證?

P.S. 如果接受倉兄架構的潛意識洗腦論,則同一原理應用到與性愛、武力等範疇議題,必然得出同一結論---凡涉色、武的事物,無論輕重,都必須打壓,連根拔起。各位,我地以後無四仔睇喇,講句粗口都會俾人喊打喊殺。係呀,同性戀議題亦不可能放上檯討論,必須消滅。

P.P.S. 也有套流行的學術理論:小孩子愈早認識性器官和相關議題,他們就愈能免疫,將來不會容易干犯性罪行,所以不少父母愛跟年幼子女一起沐浴,還讓他們看鹹碟。應用到國教科,點駁?

倉海君 說...

Gwai兄:

我已沒有什麼想補充或回應的,我尊重你的看法。有緣再聊。

Gwai 說...

原來,四年前(2008),已聊過洗腦論。今昔相比,變幻原是永恆。

http://daimones.blogspot.com/2008/05/blog-post_1578.html#links

倉海君 說...

恕我沒看出什麼不同,除了語境不同之外。我只是希望讀者注意,集體潛意識跟一般所謂潛意識是兩件事,前者是普遍於一物種的、非個人的、遺傳的,由各種原型組成,跟本文所講的個人層面的、受暗示的潛意識毫無關係。至於什麼證偽,我四年前持論和現在一樣。

Gwai 說...

你今昔不同,就是你已守不住那個冷靜、客觀的理性底線。你已經倒向民粹一面。四年前我倆都同意什麼潛意識說法不易證偽,也就應避免運用。訴諸潛意識不如說中共找了茅山道士向課本文字落了降頭蠱毒一翻開就中毒罷,這教對手百辭莫辯,跟砌生豬肉有什麼分別?

反國教運動係政治運動,我不阻人參與,但希望別人行事公道。

理性的人,要以理服人,絕不用感性修辭去迷惑方眾;反國教運動完全可以兩方坐下來理性對話,課本內容可以修改,可以受大家監察,國教科也可以完全撤回,但先透過商議,傾唔惦才發難,不應一出手就將巿民擺上檯去逼迫對方。

倉海君 說...

我的確不夠冷靜,之前明明說不再回應,但現在仍然回應。

按照你的理性分析,數百名醫生的聯署也是訴諸情感的:

「由幾十名精神科醫生發起的聯署,將會於報章以全版廣告形式登出。有份聯署的六百多名醫生,同時向行政長官梁振英、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及開展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委員會主席胡紅玉發公開信,促請政府立即撤回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發起人認為,國教科以情感為主導,擔心強行灌輸愛國意識予心智未成熟的學童,或會扭曲他們的心理發展。」(http://hk.news.yahoo.com/600%E9%86%AB%E7%94%9F%E8%81%AF%E7%BD%B2%E6%B1%82%E6%92%A4%E5%9C%8B%E6%95%99%E7%A7%91-220930189.html)

信中說「強行灌輸愛國意識予心智未成熟的學童,或會扭曲他們的心理發展。」請問這一點如何證偽?按照你的理性分析,明顯就是詭辯了,因為它早已預設了「強行灌輸」,結果當然是「扭曲他們的心理發展。」這對政府很不公道啊。

按照你的理性分析,我認為Gwai你也變了,你也不夠理性,理由有以下五點:

1.Propaganda或廣告都是訴諸潛意識的,這是常識,不是我的理論。而潛意識也根本沒什麼神秘,我說人自己不能了解自己,但不代表不能用客觀實驗證實。你自認對潛意識所知不多,不好好去了解,卻一味跟我討論什麼證偽,是否連討論範疇也搞錯了?我覺得很不合理。

2.你說潛意識無法討論,我就立即請你參考一下Rosenthal在1968年的研究(即Pygmalion effect),這不是學術研究是什麼啊?你完全不加理會,是否在cherry picking?另外,我現在寫一篇文,不是學術論文,難道我有責任先做實驗再發言?這要求算什麼理性?

3.你明顯犯了雙重標準的問題:如果照你所言,「不易證偽,也就應避免運用」,那麼你要反對的不是潛意識論,而是反對「國民教育有害論」。請問一下:當你說國民教育有害時,你是否能證偽?若能,是否困難?若難,而你還說出來,「這教對手百辭莫辯,跟砌生豬肉有什麼分別?」Gwai,為什麼你不直接反對任何形式的「國民教育有害論」?這是否雙重標準?是否邏輯謬誤?

4.根據3,「反國教運動完全可以兩方坐下來理性對話,課本內容可以修改,可以受大家監察,國教科也可以完全撤回」,是完全自相矛盾的。因為按照你的理性分析,我甚至找不到國民教育有什麼「合理」疑點可以商討,既然沒理由懷疑,為什麼要討論修改?

5.你說我「已經倒向民粹一面」,希望你明白「民粹」也是很含混的字,你這樣標籤我,不見得理性。建議罷課就叫「民粹」?你說笑吧。我有一位拉丁文私人教授學生,十五歲,剛剛進了英國Harrow,他在九月三日已在FB建議全港大罷課,我想在你的眼中,他也是倒向民粹一面。

Gwai 說...

醫生或任何人,因國教科裏國情部份的那堆謊言而激起情感(發起聯署信)反國教,成,但所持的反國教論證卻要有理有據!請注意由情感起的「觸發行動」(action initiation)與理性入的「反國教論證」(argument)這兩者的概念分別。

你問「『強行灌輸愛國意識予心智未成熟的學童,或會扭曲他們的心理發展。』請問這一點如何證偽?」答:以上的猜想,用心理問卷來評估就是一途。留意,已否執行評估是不相干的,重點是,人類認知所能及,實踐上,能否容得下這樣的技術評估;執行了的評估只係用以支持、減弱,甚至否定了猜想的有效度,即,證明了它錯。具有否證性,猜想才有現實意義。一個不能設想它會錯的猜想,毫無現實意義。你的潛意識洗腦論就是個不會錯一定對的猜想。

原國教科內的國情部份,有不少單方面的論斷和謊言,又要求學生未經分析批判就要情感上朗聲認同中共/國家,這不是以理引導,故謂「強行灌輸」;學生本性的好奇心和理性受到壓制,還可影響心理發展。此所以大家擔心。其實,原設計對以上手段是否有效,還得通過老師和教育局的問卷調查來評估,所以原國教課程的義理學習也是實踐上可以被證偽的---有效或無效。同理,我們堅持新國教課程(或相近的,如果會開展),當刪除了謊言部份並加入了「真相」部份,學生是否受用,同樣可受老師和教育局的評估、公眾(如學界、傳媒)的監察,知其得失。

已講過,你將心理學等同潛意識之學,是否正確我不曉得。其他學術或經驗範疇涉及潛意識原理,其論述縱有法度,不等於倉兄是次論述亦會自動有效且合乎法度。況且,中共也用潛意識論來反對「反國教」,那我們豈不尷尬?兩方都對?

最後,我覺你民粹,是指你的論述,完全排除了理性的功能,創造了一種所謂潛意識毒,使全港學者對其監察無能為力,遂只容得下一個判斷---國教科須永不超生。這太合乎受了恫嚇的民眾的期望了。

你提的其他,不太相干,我不回了。謝。

匿名 說...

單從意識上辯論,而忘掉歷史甚至眼前正在發生的事實。做空虛的假設這科可以如何修飾修補美法,卻忽略國內活著的人憑體驗說出自己所飽受這種教育的煎熬。說得更天花亂墜,也掩飾不了政府背後醜惡的動機。尾巴露了出來,已司馬昭之心,更美的謊言論証,也掩不了背後陣陣腥臭。洗腦式教育的禍害,已經由歷史證明,該用小孩多做次實驗,去論證是否有害? Gwai,我覺說得出這些偽羅輯的一定不是人,你又怎證明你是人,一般人是會死的,你也未死,如果你繼續活著的一刻,也很可能不是人,也不肯定是否真的能死,極可能係你受自小學習的謊言激起情感才令你認為你是人,要證偽的話,最好證明一下,否則不夠客觀了。你現在一刀劈落去,就可以證明你是人會是個不會錯的猜想。

倉海君 說...

Gwai,

用問卷調查就可證偽?你說得真簡單!心理學研究不算最精密的科學,這也是常識,但也未至於靠一份問卷便可搜集到足夠資料,得到有效結論。(這問卷你用來問誰?問小學生自己?什麼時候問?十年後?有double-blind嗎?有control group嗎?etc etc} 你這樣講完全是無知,無知還在強辯,是無恥。

你這留言與之前自己所說的有很多自相矛盾之處,細心的讀者自然發現,我懶得指出。


匿名讀者:

你的意見是對的。但我是故意順應Gwai的思路去回應,你講邏輯,我就跟你講邏輯,這樣才能把對手弱點徹底暴露出來。大家應該明白,他只是在玩詭辯。儘管他label我為民粹,但我從未叫他五毛,我只一直視他為很久沒聯繫的讀者,只是他所說的令人太失望也太憤怒了。

Gwai 說...

「洗腦論」跟倉兄是次獨創的「潛意識洗腦論」根本是兩回事。前者喻透過謊言、強逼等,令學生獲取錯誤信息和情感認同,(故其對治之法,是以歷史真相反謊言、反強逼);後者則自以為是地創立了一套內在的所謂潛意識機制,一套自圓其說的絕對真理。其實,縱然認同有前者現象,也絕不使得後者的論證和解釋變成正確。完全是兩回事。

問卷調查簡單?問卷調查是個方便說法,象徵可操作的技術,這點也讀不出來?看來,再論,倉兄還是不懂什麼叫「否證性/證偽性」(falsifiability)的了。倉兄指我無知、強辯、無恥,完全脫離理性論辯。西諺有云:(語言)暴力,是無能者的最後手段。

四年前(上面舊文連結),倉說「根據我三年來網上的所謂『筆戰』經驗,即使你兜口兜面一清二楚地指出對方的邏輯謬誤,他們依然不會修正自己,而寧願繼續跟你糾纏不清。他們奉行的『論辯』原則,恐怕不是gwai和我主張的這一套(按:理性),而是:不認輸就是勝利。」四年前的倉兄確實比較清醒。

倉海君 說...

回應:

http://daimones.blogspot.hk/2012/09/blog-post_14.html

(katana ) 草草一刀 說...

一個黑社會似的國家來搞套愛黑幫教育,不可能是愛國教育,而且腦筋正常的人都了解這全時一場局。愛國,二戰時日本搞國民教育,搞到幾乎伕好愛國愛天皇,最後下場都唔需要我詳述啦

匿名 說...

thanks for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