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一位「理性」的反智者



[本文要旨:在這一刻,不可能有人確證到國民教育科將以什麼方式洗腦,或洗腦的效果會有多大。當然,甚至有人會理直氣壯地質疑,「政府是否真有意圖去洗腦呢?」若你不幸遇上一種人,他們因「理性」之名而支持或不反對國民教育,或容許政府修改而不立即全面徹回這科目,那麼你可以這樣回應他們:「大家都以理性為出發點,但我們最大的不同在於:你把疑點利益歸於強權暴政,而我則把疑點利益歸於無辜的下一代。」如果你喜歡掉書袋,更可以加一句:「你自己眼中有梁木, 怎能對你弟兄說『容我去掉你眼中的刺』呢?」

***

反國民教育浪潮之前,這博客已久沒更新,其他作者我不清楚,至於我自己,主要是因為自閉發作,也無事忙,便不再寫下去了。出山後第一篇,就是本來貼於Facebook的〈洗腦,真正要洗的是什麼?〉(單是這博客的點擊率已近5000,是平時帖子的20倍,還未計Facebook和輔仁媒體轉載)。為什麼要發這文章?大概也不必解釋。本來最近的兩三篇過後,我又要重投自己的工作,沒料到一個叫Gwai的長期讀者,他對我用潛意識去談洗腦科極度不滿,一連七日在上文的評論中狙擊我(全部對話見留言部分)。我跟Gwai不算認識,除了在這裡交流,就只有非常偶爾的電郵通信。

Gwai似乎認為自己非常「理智、冷靜、客觀」,而他也要求我跟他一樣「理智、冷靜、客觀」——當然,何謂「理智、冷靜、客觀」是完全由他ex cathedra來定義的,因為他相信只有自己才是絕對無誤 —— 我不明白他為什麼對我有這種要求,我從未覺得大家是同類。如果一開始他便告訴我他相信政府,相信黨,支持國民教育,fine,我覺得你絕對有權相信有權支持任何東西,而不論你相信或支持什麼,我也盡可能尊重。所以他在〈洗腦〉文下留言批評,我當初也禮貌周周任他暢所欲言,自己亦盡可能不插口。

但到了這兩三天,我覺得這個人已超越了底線。首先是無知——不理解洗腦除了強行灌輸外,更可通過暗示的方式進行;不明白中共愛國教育的歷史基礎;不知道國內政治教育對人性的扭曲實況。其次是詭辯 —— 循環論證、範疇錯亂、標籤(把我歸類為所謂「民粹主義者」)、cherry picking、偷換概念、雙重標準等,可以犯的最低級的邏輯謬誤,Gwai都把它們犯了。最後是人格問題:按他所說,大凡不能證偽或不易證偽的理論,你都不該提出來[注一],因為你一提出來,對手便無法判斷你是對是錯,既然無法判斷對錯,就會令對手啞口無言,極不公道——簡單來說,Gwai就是罵我「屈機」——他言下之意,就是如果你的話不能證偽,那麼即使你明知,或極度擔心下一代的精神和靈魂將飽受摧殘,你也應該對政府和黨公道一點,選擇沉默和啞忍,又或者微微抗議一下,把教材幾個錯字改掉就夠了。對Gwai來說,一代一代人的犧牲,只要是為了捍衛「可證偽性」這神聖原則,是完全值得的。Gwai的人格是怎樣,我根本毫無興趣,只是覺得像他這種邏輯敗類,塵世間其實有千千萬萬,所以即使再沒時間,我也要發這個帖子,讓大家警惕一下。

以下要講的不是他的人格(假設他算人),而是他掛在嘴邊的邏輯,和鑿在他額頭的理性。Gwai對拙文的批評,可歸納為兩個重點。一,他認為洗腦必然是直接灌輸(至於為什麼必然是直接灌輸,他沒解釋),與潛意識無關,即使洗腦涉及暗示,也與潛意識無關。為了把拙文的說服力降到零,他指出這種「潛意識論」是我獨創的(至於為什麼他那麼肯定是我獨創,他也沒解釋)。他的原話:

你提供兩個有關心理效應的連結,說其涉心理學,我懂,但即屬潛意識理論,抱歉,我不懂;一涉心理、暗示,便屬潛意識?朋友明說後天生日,似有言外之意(暗示),這又觸及和操縱了我的潛意識嗎? 9/9/12 00:04
 「洗腦論」跟倉兄是次獨創的「潛意識洗腦論」根本是兩回事。前者喻透過謊言、強逼等,令學生獲取錯誤信息和情感認同,(故其對治之法,是以歷史真相反謊言、反強逼);後者則自以為是地創立了一套內在的所謂潛意識機制,一套自圓其說的絕對真理。其實,縱然認同有前者現象,也絕不使得後者的論證和解釋變成正確。完全是兩回事。13/9/12 20:23

我講的分明是心理學範疇內的「暗示」,任何智力正常者都可以按文理意會,但Gwai卻故意牽扯什麼「朋友明說後天生日,似有言外之意(暗示),這又觸及和操縱了我的潛意識嗎?」那麼「暗示」究竟跟潛意識是否相關呢?把兩者相提並論,又是否如Gwai所言,是我「自以為是地創立了一套內在的所謂潛意識機制,一套自圓其說的絕對真理」呢?有圖有證據,隨手一google已經找到,當然還可找到數以百條的證據:



(Child and Adolescent Psychiatry,  edited by Sir Michael Rutter, Eric A. Taylor. John Wiley & Sons, 2005)


書中明言:Suggestibility is an unconscious process. 那根本是心理學的傳統定義,至今未變。只要讀者看一看參考書,已立即可以知道暗示跟潛意識是如何相關。在今天資訊這麼發達的世界,居然還有一些自稱理性的人連書也不查,甚至google也懶,卻自以為是地來日日挑機,我覺得這種人真的很恐怖。

Gwai批評的第二個重點,是說潛意識無法被證偽——換言之,即潛意識不屬於科學探討的範疇——我一聽就覺得奇怪,如果潛意識真的如Gwai所言那麼神秘,那麼一般心理學教科書提到的潛意識研究都是偽科學嗎?如果Gwai所言屬實,將會震撼整個心理學界! Gwai說得斬釘截鐵落地有聲:

倉海君的詞鋒一貫鋭利。 倉兄的洗腦論強在,引入了潛意識一說,使得整個理論無法被否證以顯示它的可能錯誤;換言之,它一定對。你信嗎? 7/9/12 05:07
倉兄,謝抽空回覆。你的立論就算再細鍊,但訴諸無法在經驗層上被否證的潛意識操作,必然怎講都講得通,這是嚴重缺憾。 8/9/12 00:13


於是我善意地提醒他,關於潛意識暗示的影響,學界早有研究,絕非不能證偽,還怕他不懂查證,我甚至連個案名稱也告訴他了:

 你兩次強調潛意識影響無法被否證,不知道是基於哪種立場?是否認為根本沒有潛意識這回事呢?隨便舉些例,像Clever Hans(http://en.wikipedia.org/wiki/Clever_Hans)或Pygmalion Effect(http://en.wikipedia.org/wiki/Pygmalion_effect),基本上已證明了潛意識暗示的影響。......既然Pygmalion Effect也可在學校測試,洗腦也可以,但時間會很長,投資要很大,你只能說要否證它「很難」,但不是「不能」,兩者有天淵之別,你應該分別得到。 8/9/12 01:31

Gwai大概知道自己的「潛意識不能證偽論」錯到七彩,便開始改變口風了:

四年前我倆都同意什麼潛意識說法不易證偽也就應避免運用。訴諸潛意識不如說中共找了茅山道士向課本文字落了降頭蠱毒一翻開就中毒罷,這教對手百辭莫辯,跟砌生豬肉有什麼分別?12/9/12 00:03
[倉海君按:我沒時間查過四年前我在什麼語境下跟他同意了什麼,我只知道我現在寫這篇文時,或上星期寫〈洗腦〉一文時,也沒有主張「 不易證偽也就應避免運用我四年前說什麼,前世說什麼,跟我現在討論的議題根本 毫無關係。]

瞧,他已悄悄把當初的不能證偽,偷換成不易證偽了。但他無恥在明明已經察覺到自己的邏輯謬誤,他還是要說「不易證偽,也就應避免運用」。顯然,他現在不是說一個理論無法否證就不該說,而是難以否證也不該說。他已經完全違反了自己的邏輯。

好的,我故意不撃要害,只順著他的思路,說聯署反國教的醫生的論據也極難證偽,看看Gwai會如何回應。我說:

按照你的理性分析,數百名醫生的聯署信說「強行灌輸愛國意識予心智未成熟的學童,或會扭曲他們的心理發展。」請問這一點如何證偽?按照你的理性分析,明顯就是詭辯了,因為它早已預設了「強行灌輸」,結果當然是「扭曲他們的心理發展。」 12/9/12 12:54

Gwai的回應實在令我樂不可支:

你問「『強行灌輸愛國意識予心智未成熟的學童,或會扭曲他們的心理發展。』請問這一點如何證偽?」答:以上的猜想,用心理問卷來評估就是一途。 13/9/12 03:07

Gwai知道自己不能說醫生在詭辯,便輕描淡寫地答可用心理問卷來評估,仿佛在製造一個假象:對於醫生之論,證偽是不費吹灰之力的事。他一定要這樣說,因為如果他同意醫生的話不易證偽而他又不反對醫生,那麼他就犯了雙重標準(見上文引的12/9/12 00:03留言)。但任何有常識的人也知道,醫生的「強行灌輸導致扭曲心理論」,不見得比潛意識論更易證偽。於是我答:

用問卷調查就可證偽?你說得真簡單!心理學研究不算最精密的科學,這也是常識,但也未至於靠一份問卷便可搜集到足夠資料,得到有效結論。(這問卷你用來問誰?問小學生自己?什麼時候問?十年後?有double-blind嗎?有control group嗎?etc etc} 你這樣講完全是無知,無知還在強辯,是無恥。 13/9/12 10:27
Gwai到了這裡,似乎忘記了自己在12/9/12 00:03留言說過:「不易證偽,也就應避免運用」,竟然同意醫生的話要證偽也不簡單:


問卷調查簡單?問卷調查是個方便說法,象徵可操作的技術,這點也讀不出來?看來,再論,倉兄還是不懂什麼叫「否證性/證偽性」(falsifiability)的了。倉兄指我無知、強辯、無恥,完全脫離理性論辯。西諺有云:(語言)暴力,是無能者的最後手段。 13/9/12 20:23

若問卷調查也很難,則Gwai也應該以同樣原則——如果你真是那麼理性——反對醫生的聯署聲明,並且要批評醫生「教對手百辭莫辯,跟砌生豬肉有什麼分別?」請問有高度理性的Gwai,你是否願意對數百名醫生也作出對我同一性質的指控呢?

我猜他不會。


注一:科學與〝可證偽性〞


P.S.


好友昨天在Facebook特地抄了一段里爾德的話來勉勵:

‎"Ich begreife übrigens jetzt gut, daß man ganz innen in der Brieftasche die Beschreibung einer Sterbestunde bei sich trägt durch alle die Jahre. Es müßte nicht einmal eine besonders gesuchte sein; sie haben alle etwas fast Seltenes. Kann man sich zum Beispiel nicht jemanden vorstellen, der sich abschreibt, wie Felix Arvers gestorben ist. Es war im Hospital. Er starb auf eine sanfte und gelassene Weise, und die Nonne meinte vielleicht, daß er damit schon weiter sei, als er in Wirklichkeit war. Sie rief ganz laut irgend eine Weisung hinaus, wo das und das zu finden wäre. Es war eine ziemlich ungebildete Nonne; sie hatte das Wort Korridor, das im Augenblick nicht zu vermeiden war, nie geschrieben gesehen; so konnte es geschehen, daß sie 'Kollidor' sagte in der Meinung, es hieße so. Da schob Arvers das Sterben hinaus. Es schien ihm nötig, dieses erst aufzuklären. Er wurde ganz klar und setzte ihr auseinander, daß es 'Korridor' hieße. Dann starb er. Er war ein Dichter und haßte das Ungefähre; oder vielleicht war es ihm nur um die Wahrheit zu tun; oder es störte ihn, als letzten Eindruck mitzunehmen, daß die Welt so nachlässig weiterginge. Das wird nicht mehr zu entscheiden sein. Nur soll man nicht glauben, daß es Pedanterie war..."

她的中譯如下:

現在我能好好了解,為什麼人們會將有關臨終的描述藏在錢夾子的裡層,年年月月隨身携帶.甚至無需是刻意找來的例子;幾乎任何一個都有稀罕之處.比如,可以想像某人抄錄的是Felix Arvers(十九世紀法國詩人)臨死的情形.事情發生在醫院裡.他以一種輕柔而平靜的方式死去,而修女也許以為,他已經伴着死亡遠去──實際上沒她想的那麽遠.她放聲叫喚,說是啥東西要在甚麼地方找到.那個修女沒讀過甚麽書.當時不可避免要提到Korridor(走廊),這個她從來沒見過的詞,有可能因此口說着Kollidor,不以為忤.就在那一刻,Arvers一把推開死亡.對他來說,似乎有必要先處理好這件事.他整個清醒過來,糾正她道,應該讀Korridor.然後就死了.他是一個詩人,痛恨約略;或許於他僅僅關乎事實而已;又或者,他不甘心帶着“世界依然在馬馬虎虎地前行”的最後印象上路.真正原因已經無從深究.只是千萬不要誤以為是賣弄......

10 留言:

Gwai 說...

Good-bye。
(你可能患上了躁鬱症。保重。)

倉海君 說...

我每天都把你的評論發給朋友傳閱,用來鬆弛神經,簡直是每日一笑話,即使我抑鬱也被你醫好了。一直沒告訴你,在「洗腦」一文之下,有位褒獎拙作的留言者,本身就是心理學博士。當然,我之前是故意不提的,免破壞你的雅興。

Paul Sin 說...

倉兄,係火星住得好地地,做乜又來地球趟這渾水呢?明顯又中了魔鬼的奸計。今次有位心理學專家 Entertain 你,你當心存感激,為人家祈禱,別那麼勞氣......

Gwai 說...

對倉海君的幼稚我只能一笑置之。
以下補充近日我倆的電郵內容,讀者應能從中明白更多事情。
不再回了。祝大家身心愉快。

-----------------------------------
From: Antonio Magliabecchi
To: Gwai
Sent: Saturday, September 08, 2012 2:28 AM

Gwai,

讓我告訴你一個事實吧。

我寫的洗腦方式是真的,沒有誇張,如果我來執行教材設計,我可以做到一個效果:即使你把六四也寫進去,我也可以照洗如儀。香港很多成年人,不是也認為六四是閒事嗎?

但共產黨根本做不到這層次,又或者即使做到,他們也不打算這樣做。

我這樣寫那篇文是一個計畫,但絕對是善意的。我認為黃之鋒的確有背景,整件事是兩種勢力在爭著洗香港人的腦,但我沒有真憑實據。

不知道你有什麼特別看法?

Tom

-----------------------------------
From: Gwai
To: Antonio Magliabecchi
Sent: Sunday, September 09, 2012 12:34 AM

Tom,

洗腦有很多定義,所以我無所謂相信有或無。

明說明行也可以洗人腦,支配他們的行為。消費主義就係一套明說的洗腦手段,我相信。

時間有時能沖洗傷痛,蒼海桑田,人老著會看淡,慢慢就「看化」,觀點改變。這不涉受別人洗腦。

完全同意香港受兩大勢力互洗人腦。我很想有人將兩方的論述修辭擺上檯,讓中間的人不受兩方老點。如果係你來辦就好了。所謂真憑實據,有多方面,經濟資源的爭奪、政治角力等等,而有關人等的文辭亦係其中一種,僅僅集中在這範疇上分析兩方的修辭策略、邏輯謬誤,就已經足夠好看!

新春秋下一篇不會是國教之爭的另一方的論述罷?兩方都貼,然後第三帖再踼爆語言修辭之爭,會嚇死人的,太厲害了。

Gwai

-----------------------------------
From: Antonio Magliabecchi
To: Gwai
Sent: Sunday, September 09, 2012 1:06 PM

不妨告訴你,我本打算貼一篇宇宙最強五毛帖,署名劉江華。我會把自己第一篇完全打倒。

那一篇才是真正說到主流早被洗腦的事實。

但現在他們撤退了,我可能會多走幾天「網民路線」再算。

-----------------------------------
From: Gwai
To: Antonio Magliabecchi
Sent: Monday, September 10, 2012 10:25 PM

翻看:
http://daimones.blogspot.com/2008/05/blog-post_1578.html#links

才見你現在之變。

有緣再聊。

-----------------------------------
From: Antonio Magliabecchi
To: Gwai
Sent: Tuesday, September 11, 2012 12:27 AM

Gwai兄:

其實今天早上我也重看了這篇。

請恕我坦白講一句,just between you and me, 我沒空跟你辯,事實就是:你一方面看通了一些別人看不通的,但另一方面卻看不到一些人人看到的。你之前問了我很多問題,我大部分不答,因為我問了很多我信賴的朋友,我是否寫得不夠清楚,他們都立即說出了要點。我覺得沒必要答了。

我看了之前寫的,上下文理根本不同,沒什麼好比較。再說,我反駁你不能證偽的論調,跟現在一樣,何變之有。至於我說集體潛意識無法證偽,這個是肯定的,因為集體潛意識(參考Jung)不等同一般所指的潛意識,完全是兩種概念。上周發的文章,哪一句有提過「集體潛意識」?

我認真的審視過自己,我不知道你說的不同是什麼,但我覺得你沒有完全看懂。這樣說希望你不要介意。

-----------------------------------
From: Antonio Magliabecchi
To: Gwai
Sent: Tuesday, September 11, 2012 12:49 AM

我認為我自己的確變了很多,但我幾乎可以肯定,我真正變的不是你現在看到的那種變。

-----------------------------------
From: Gwai
To: Antonio Magliabecchi
Sent: Tuesday, September 11, 2012 11:56 PM

Tom,

我唔在乎要看通什麼。反國教運動係政治運動,我無興趣參與,也不反對人參與,但希望別人行事公道;同時我只想作旁觀者,冷眼看清有心人如何砌詞攻擊對手。整個運動由情緒帶動,民粹得很。

你是否寫得清楚?你寫得有情感但無道理。四年前我倆都同意什麼潛意識說法不易證偽,也就應避免運用。訴諸潛意識不如說中共找了茅山道士向課本文字落了降頭蠱毒一翻開就中毒罷,這教對手百辭莫辯,跟砌生豬肉有什麼分別?我不屑。

我根本只想表達:理性的人,要以理服人,絕不用感性修辭去迷惑方眾;反國教運動完全可以兩方坐下來理性對話,傾唔惦才發難。課本內容可以修改,可以受大家監察,國教科也可以完全撤回,但先透過商議,不應一出手就利用巿民去逼迫對方,惡晒。

你說我看不懂你的文章,你要我看懂什麼?盛傳黃X峰父母是公民黨成員,事實還有陳X姿曾受僱於蘋果肥佬黎、蕭X元與內地最近建立了密切的商業關係、公民力量透過商業操作的門面暗地獲建制派的政治捐獻以打擊民主黨、黃郁X私下與建制財團有借貸關係、長X每次街頭行動在鏡頭前衝峰陷陣但鏡頭後跟警方搭晒膊頭有傾有笑,每次完騷一哄即散。這些民意領袖背後,是另一圈財閥勢力,透個表面的反共運動來向中共施壓,爭奪經濟資源和政治支配權。整個形勢是香港地主(李X誠為首)鬥中共,這在上次特首選便完全浮上了檯了。香港地主/財閥會為港人爭取自由民主?講笑罷。地主不反共,但也不會臣服於中共,否則香港的經濟資源就會流入內地。香港就是在這樣半生不死的平衡下茍延殘喘。香港市民是奴隸這點錯不了,只差是經濟上做房奴和消費主義下的物質奴,抑或是意識形態上的共奴,甚或兩者兼做。我對兩方都不屑。

坦白講,你是我十多年來在網上見過最好文筆最不民粹的觀察者。但你今昔不同,就是你已守不住那個冷靜、客觀的理性底線。你已經倒向民粹一面。

-----------------------------------
(完)

倉海君 說...

狂人兄:

無論我當唔當自己地球人,地球始終係故鄉,佢有難應該做下野,雖然從來唔寄予厚望。

我諗起細個出去打街霸2,有條友嚟挑機,波動、昇龍、手刀全部唔識出,round 1自然就完美KO佢。佢話:「做乜唔俾人還手?唔公道。」我讓佢,於是round 2我就企o係度俾佢打幾下,再波動、昇龍KO佢。佢又話:「我唔識出咩野波,呢個遊戲亦唔應該出波或昇龍。」我繼續讓佢,再嚟一round,我就齋用拳腳KO佢,然後忍唔住同佢講:「你唔識打機,就咪撚挑機啦。」結果佢答:「你咁都唔明?語言暴力,是無能者的最後手段。」於是我唔打機,我決定打佢。

哈哈

倉海君 說...

Gwai:

September 11, 2012 12:49 AM是我最後給你的電郵,之前我還當你是筆友,所以才尊重你,甚至私下跟你討論。你現在詞窮理屈,居然連私信也貼出來?只顯得你人格下賤。

但公開這些代表什麼?我老早就在〈洗腦〉的評論中公開說要寫下集,你現在不過是劇透。我說要寫「一篇宇宙最強五毛帖,署名劉江華。我會把自己第一篇完全打倒。」我很多朋友也知道,也知道我說「打倒自己」的含意是什麼,不是像你這種陰險小人用詭辯去打倒,而是用完全不同的角度(即共黨和很多無知香港人的角度)去寫一篇似乎無懈可擊的五毛帖,這就是我的計畫。之後我會再有第三篇,又用火星人的角度把第二篇完全打倒--這是你不知道的。

至於我說:「我認為黃之鋒的確有背景,整件事是兩種勢力在爭著洗香港人的腦,但我沒有真憑實據。」也許你認為公開這些會打擊我的信譽吧,實際上,我上一篇Goodbye Again已把同樣意思寫了出來:

撤退之後,劇情便有「開展」第二季的理由,收視好的話,不排除像當年tvb的師奶劇「真情」,死唔斷氣添食至千多集。組織者(我不是單指學民)期間更可以號令天下,像上周一樣。說到底,喊平反六四的政黨最怕是什麼?就是六四真被平反了。到這一刻,我還選擇相信學生是純真的,但學生背後的人......我不大可能相信。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我email說「我寫的洗腦方式是真的,沒有誇張,如果我來執行教材設計,我可以做到一個效果:即使你把六四也寫進去,我也可以照洗如儀......但共產黨根本做不到這層次,又或者即使做到,他們也不打算這樣做。」上半段跟我〈洗腦〉一文意思一致,下半段也的確是我的想法,我不肯定中共洗腦層次去到哪一級--當然,我的想法可以是錯的,我絕對有可能低估他們。我的評估不一定對,所以我沒公開寫出來,理由是任何智力正常者都會明白。但我跟你這種人不同的地方就是:你把疑點利益歸於強權暴政,我則把疑點利益歸於無辜的下一代。

謝謝你讓讀者明白更多事情。但我始終要補充一句:無端把私信公開,是低賤的行為。

倉海君 說...

Email有很多內容,只是隨便勾勒一兩句,因為沒想過有人會賤到公開,所以說得不夠清楚是難免的。我覺得我有必要解釋一下被公開email的其中一句,以免被人借題發揮:

「但共產黨根本做不到這層次,又或者即使做到,他們也不打算這樣做。」

我說「即使做到,他們也不打算這樣做。」意思不是說他們不打算洗腦,而是不打算用「高層次洗腦」。原因是成本效益問題:假如低層次洗腦(包括灌輸和一般暗示)已能操控大部分人,就不必用更高層次的手法(如「把六四也寫進去」)——又浪費了自己的時間解釋,可見還是不要隨便交友。

幾年前我曾邀請Gwai出來見面,但他拒絕。到現在Gwai究竟是男是女(我假設是男),工作背景年齡樣貌我一概不知。昨天跟朋友聊天,我問他:「Gwai是統戰呢?還是傻西?」他說:「不知道,但比較似傻西。」但發現他一連七日來留言混淆視聽,似乎非要把我的〈洗腦〉文貶成廢話不可,我無法不懷疑他的動機。但我只能說自己不知道。


倉海君 說...

剛剛重溫近數年來和Gwai的一些通信,我覺得越來越困惑。也許是我天真,我依然難以相信他是我現在痛罵的那種人(所以當初我還是很客氣地回應)。

Gwai說:「我根本只想表達:理性的人,要以理服人,絕不用感性修辭去迷惑方眾;反國教運動完全可以兩方坐下來理性對話,傾唔惦才發難。課本內容可以修改,可以受大家監察,國教科也可以完全撤回,但先透過商議,不應一出手就利用巿民去逼迫對方,惡晒。」

如果他是真心相信自己的話,我只想提出三點:

一,〈洗腦〉一文有理性基礎,不是單靠感性煽動,只是Gwai不承認也不理解那理性基礎,而他又沒有理會我當初的溫馨提示,結果便越講越錯。

二,談判要看對手,看整件事的形勢,〈洗腦〉要說的,就是洗腦可以暗洗,不必明洗,若暗洗,則表面修改根本沒用。這樣說的依據
就是Gwai不願承認的暗示理論,由於他不承認第一點,所以便認為「兩方坐下來理性對話」是
有用的。事實上,根本沒有人可以在這一刻排除「暗洗」的可能,到你能證明確有其事時,一切已無可挽回。我不認為所謂理性討論的價值會高於一代人的生命。

三,批評我的話,說兩三天也夠了吧?我最初已表明自己不想回應,你發表完意見,為什麼還要得寸進尺?仿佛非要我認錯不可?我到現在也無法明白這是什麼心態。

無論他是否好人,事到如今,朋友是做不成的了。如果他只是在鑽牛角尖,我希望他早晚能走出來。(完)

Gwai 說...

佩服倉海君。原標題清清楚楚是「為什麼我要跟某網友絕交?」,所以小弟才不回應內文,僅道"Good-bye"就算,本著「君子交絕不出惡聲」;現在標題改成溫和的「回應一位『理性』的反智者」,彷彿我的"Good-bye"是心虛逃避,或者反映他溫柔穩重,可見倉海君文辭太好。文中情緒化侮辱性文句亦有不少改動,譬如刪掉「仆街」之類,又加添了一些內容。其實大家算友好,不少電郵坦誠交流,惟倉海君一朝反臉即視異己為寇讎,可怕。倉海君表裡不一,我領教了。Good-bye。

Gwai 說...

改動正文標題、內容或刪掉留言,都會影響整體語境,影響讀者理解後來對話者的留言語義。請倉海君別再「做手腳」。

補回倉海君刪掉自己的兩篇留言:
(一)
倉海君 (18/9/12 20:20)
「刪掉"仆街",是因為我前日才知道你很年輕,我有一點諒解,至少知道你不是五毛黨,就是這樣簡單。如果你現在告訴我你不是中學生,我可以立刻加回那"仆街"兩字,我不介意。如果我真的好像視你為寇讎的話,是因為我以為你是一個至少二三十歲的成年人,沒可能這樣不明事理(當然你可以堅持是我不明事理)。但如果你一早告訴我你的年紀,這篇文我根本不會寫。假如我對你年紀的猜測沒錯,你確實很了不起,小朋友。」

(二)
倉海君 (19/9/12 00:36)
「我懷疑是Gwai的那位中學生,剛才在fb否認自己是Gwai,也許又是時間上的巧合,讓我誤會,也許是他不願承認.算吧,有些事永遠沒有答案.就這樣結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