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青年談中國文化

標籤: , ,

今日乃七一回歸十年,昨天乃高考學生放榜,聽聞英文合格率創新低,我常跟人說,香港都回歸十年了,我們作為一個中國人,英文要夠爛才像一個中國人的嘛!

于是在此大好十年下,為大家闡釋下咱們中國文化、祖國文化的偉大!

中國文化事例舉隅:

家天下:

「鄧林認為清場是正確的,否則若交由學生領袖吾爾開希等人掌握中國的命運,便不會有改革開放,社會一定大亂。」 (明報) 06月 25日

中國文化傳統常言三代之前乃公天下,三代乃家天下,然後就是私天下。嚴格點來講,鄧林這種觀念屬于私天下的思想,仍認為改朝換代後,就自己做皇帝,卻不知那班學生要求的是反貪腐,要求民主,並不是要自己做皇帝呢!

「她說,六四清早的天安門清場,並非鄧小平一人的決定,是『他們領導人的決定』,因此不應由「哪一個人具體負責」。」 (明報) 06月 25日

是否要由鄧小平來負責,《邓小平是六四屠杀的罪魁祸首》這篇文已經講得好清楚。但就算這篇文講得不對,照上面鄧林的思路,難道她連「朕躬有罪,無以萬方;萬方有罪, 罪在朕躬」都未聽過嗎?

權威性人格:

(明報) 06月 21日 星期四:李國章在壓力、焦慮或憤怒的情况下,有可能說要和陸鴻基或教院「算帳」,以宣泄不滿,但認為有關字句無論怎樣令人不快,也不過是表達方式的一種,沒有向陸鴻基施壓和威脅的意圖。

(大公報)2007-6-21:委員會綜合所有證供指出,即使李國章使用的字句怎樣令人不快,也只不過是一種表達的方式,李國章很可能沒有向陸鴻基威脅的意圖。

原來只要是一種表達方式,表達怎令人不快,沒有威脅意圖就不構成入罪。我記得上次坐車聽見收音機新聞廣播說因為李國章是在上者,決策者,說這些話是出于善意,無可厚非云云。這個令我想起一個有趣的現象。我們設想如果一個爸爸跟女兒說,你再不勤力,你就會被蹂躪(raped),又或者一個上司跟女下屬說,你再不做出點成績,你就會被蹂躪,那麼,是否多麼令人不快,也只不過是一種表達的方式呢?天下無不是之父母,為尊者諱、為親者諱、為賢者諱,既然並沒有構成威脅,又或者辯稱沒有威脅的意圖就應該由得他們繼續蹂躪你呢?

「豈料到偏偏是03、04年這些日子,我的日常工作就變成了『干預學術自由』。顯然在什麼是學術自由的問題上,調查委員會與作為公務員的我,有嚴重分歧,並且沒有妥協餘地。……『一葉而知秋』,對於所有無畏無懼地堅守原則,為公眾利益盡忠職守的公務員而言,我的經歷是否就是他們的明天﹖」

日常工作,盡忠職守,幾十年公僕,一葉而知秋,相信不用多講,也會想到《一生為奴》這套刻,鬼子六奕訢一生都盡忠職守,但他的下場如何?

高考有一課金耀基的《中國的傳統社會》:「海根(Everett B. Hagen)說在傳統的階層系統中,每個人均有雙重地,即他本身是一『在上者』,亦同時是一『在下者』,而隨歲月之變,『在下者』總逐漸成為『在上者』;此猶媳婦之可成為婆婆,子女之可成為父母,下僚之可成為上官。而一個中國人在社會或政府做事,首先在腦海裏考慮的不是『甚麼是甚麼』的問題,而是『誰是誰』的問題。因為決定對錯是非常視乎階層的身分而非事情的本身。『天下無不是之父母』的說法雖可從父母之慈愛心上說明之,但亦未始不可從階層性上說明之。這種情形可見之於師生、夫婦,亦可見之於君臣、官民,在一般人的心理上,老師總是對的,君主總是不可挑戰的,官老爺總是沒錯的,在中國先秦儒家的原典中,雖然有相對主義的精神,但此只限於理論層,而在行為層上則總為絕對的片面精神所籠制。」,就如曾特首的做好份工的心態,都只是這種權威性人格呢!

超穩定結構:

相信很多人都聽過這個名詞-超穩定結構,而亦有不少人知道這個名詞是由金觀濤、劉青峰夫婦首先提出的假說,不過我翻查過,原來在更早時,孫隆基在《中國文化的「深層結構」》中已經提出。

根據AM730于六月七日的頭版報導,摘錄了吳邦國的論點,有

  • 基本法為長期穩定的法制保障
  • 保持繁榮穩定為落實基本法重點

似乎保持穩定是中國大陸一貫想保持的政策,而同時在穩定之餘又要發展經濟,但在制度不變的前提下,經濟發展而缺乏圓善的制度,似乎必然會造成種種社會不公,但同時又要和諧穩定,這中間便存在著一個弔詭。

不過這種情況使我想起明朝,明朝是一個文人集體墮落的時代,比起南宋的「山外青山樓外樓,西湖歌舞幾時休。 暖風熏得遊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的情境更加墮落。明朝的經濟發展得好蓬勃,但政制,帝國卻像金氏夫婦所言的超穩定結般發展,這方面的論述可參看黃仁宇的《萬曆十五年》及卜正民的《縱慾的困惑》。明朝更是咱們中國經濟史上一直爭論著是否資本主義產生的一個年代。其實我們只要翻開張岱的《陶庵夢憶》,就會知明代的生活實已經十分「資本主義」了。

不過我可以舉一個例子,例如明朝朱鏞修撰的《崇武所城志》中便提到:「近數十年來,士習民心漸失其初,雖家詩書而戶禮樂,然趨富貴而厭貧賤。喜告訐,則借勢以逞,曲直至於不分;奢繁華,則曳縞而游,良賤幾於莫辯,禮逾於僭,皆無芒刺,服恣不衷,身忘災逮。」,而據全漢昇先生考證,明朝在一六一八年至一六二一年間的物價指數基本上漲了幾倍,但基本薪金卻維持不變。我們只要比對現在香港,以上的情況與我們何其相似啊!

在此祝願各位今年高考放榜的同學們,希望你們找到自己心中的那條道路。與青年談中國文化亦到此完畢,多謝收看!

可能學麥嘜那間春田花花幼稚園的校長黎根所言:「中國文化,近,中國文化,認真近!」,甚至可能談與青年談中國萌化或中國石化,這些題目來得更有趣。

3 留言:

hystericireul 說...

李國章果段,但係事實係父親咁樣同子女講野,或者上司咁樣同下屬講野,又似乎唔會有咩刑責喎,咁睇,要誅李國章既理據係乜???

arttacker 說...

父親咁樣同個女講o既話算唔算意圖強姦?...........

舒爾賽 說...

re hystericireul
上司同下屬咁講,唔會無刑責喎,至少你可以告佢性騷擾,不過老實講,憑呢句話,你唔可以誅到李國章。所以佢想點講你都吹佢唔脹,唯有只有譴責佢用詞不當。

re arttacker
呢個意圖強姦的法律問題,我諗你要問問左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