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筆

標籤:

曲非兄問僕何久無書於此﹐哈﹐或懼近日春秋所染之味也! 不欲涉澗糞溝當中﹐且近無佳話﹐談談天氣說說起伏偶聞辯才﹐發發白日夢﹐魂飛萬里﹐自得仲夏之樂。

4 留言:

hystericireul 說...

欲清流者,當以身涉糞澗中耶?當退而獨善靜候天時耶?

西口仔與西面王 說...

西口仔:(look大對眼)倚...點解呢兩個叔叔講d野咁清高咁有學養0既, 佢地係咪唔使去廁所架?

西面王:(緊張阻止)shhhhhh...唔好咁大聲呀, 人地基因突變無左個屎忽窿, 疴屎唔出好慘架!

道士 說...

吾亦非自命清高之輩﹐況世間清濁本已難辨﹐問得好﹐可是難答難答﹐只怕唯看心之所欲...

不見竹躍入污泥而宣其不染﹐蓮﹑竹各有其命﹐故以身涉糞者為清自不成理。或曰﹐內修乃人清濁之根本也﹐外間環境非作正面影響﹐然而耳儒目染﹐本質亦會受四方的意識滲入而變更﹐故該時刻剔己之所處所在。糞池當中為聖﹐不見如何可喜。屎神曰:「假如爛文在必經的首頁。當我順手click來,不欲觀之則走。」

此地自有其清泉以招四方客﹐但近見隨意便溺者猖﹐故書所書﹐也不過一笑之中。我本逍遙﹐清濁一念﹐可能是我執念﹐不見滿口糞廁者如何為高﹐或實己修為之不足也。萬莫見笑。

西口仔與西面王 說...

西口仔:(失控狂喊)嘩~~~叔叔個口噴屎呀! 好驚呀!!

西面王:(抱起西口仔狂奔)嘩!!!屎呀!!救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