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了,戰友;別了,凱達格蘭

標籤: ,

如本blog一位朋友所言,我「成為新春秋一員後,全無貢獻,真是慚愧。」近日本blog談的不是粵語正音,就是感情事。無奈我就像一位好友說的:暫時無法,也未能做三件事(按:拍拖、結婚、生育)。近日讀到維基百科介紹一本60年代的小說,quote了該書的一句名言「一個人,一生只戀愛一次,是幸福的。不幸,我剛剛比一次多了一次。」。不幸,我卻是「剛剛比一次了一次!」近日聽了一首網絡歌曲,有所感乃作:

市長特別費是什麼?我不管;
 國務機要費又是啥呀?我不知道。
躑躅在夢中的凱道上,我不斷的想,
 不斷的想......
對啊,馬英九曾讓我失望,
 施明德曾令萬千民眾瘋狂!
但,這又如何呢?
 我,仍是這麼生活;
周遭的人,還是這般冷漠。
 有人說浮生若夢,孤獨太沉重;
 是非對錯數不清,只因情太重。
心的宿所,這輩子的心的宿所,
 又在哪兒啊?
告別了,我的好戰友
 讓我回到心的家鄉。
再見了,凱達格蘭大道,
 讓我找著我此生的宿所。
雖然前方的路,或許很難走,
 也許會寂寞。
但願你,但願你能記得我
 一直為我守候

2 留言:

木杉止首十一郎 說...

就此別過﹐好行﹐夾唔送啦!

mf@966050 說...

近日轉了新工作,須花時間熟悉流程,所以說路難走,不過也多謝你祝福我一路走好。近日在看研究林志玲,說有玲迷說因為看膩了政治,所以盼望一個柔軟的出口。或許我也是,雖然我或許血仍未冷,心仍熾熱,只是工作的壓力,家人的期望讓我有那份無奈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