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語教育與真心博士

標籤: , ,

中文大學雙語政策委員會所草擬的《報告書諮詢稿》*,近日引起不少討論,有反對者質疑其雙語政策將導致愈來愈多課程由中文轉為英文授課(例如:莊耀洸《中文大學監守自盜?——論校方違反中文大學條例之嫌》),有違中大發揚中國語言和文化的使命。

我自己除了認識一些中大畢業的朋友外,基本上和中大沒絲毫關係;而身為香港一個普通市民,當我看到報章副刊大篇幅登載有關其語文政策的討論文章時,我不禁疑惑:這究竟與我何干?而當我讀過中大哲學系關子尹教授的《別在語言迷宮裡迷路——語文規劃與語文作育的再議》後,我的疑惑更甚。要闡釋我的疑惑,也為免斷章取義,請容許我先引一整段關教授的話:

語文卓越是一種崇高理想,要達到談何容易。但儘管標準很難訂定,從教育上看,語文卓越的追求總是有軌可循的。我向來有一種觀察,就是一個人只要有一種語文的修養達到了相當的卓越境界,則學起其他語文,只要不太晚起步及摸對門路,亦因能對自己作同樣嚴格的要求而較容易臻於卓越。而更重要的,由於語言運用是人類心智能力的一種高度符號化的活動,故起碼一種語文的卓越掌握,是一個人心智趨於成熟、思想臻於幹練的條件。由於語言現實這無以規避的因素,母語無疑是各程度的學員最易窺見語文卓越堂奧的渠道,就此而言,一個恪守母語教育的語文政策,必勝於一個違背母語教育的語文政策。從社會的整體利益而言,一個讓絕大多數學員有把握地追求語文卓越的語文政策,也必勝於一個只讓少數精英分子從中得益的語文政策。可惜的是,在回歸後的香港,母語教學雖被提出,但幾許風雨中,其真正意義還未得到明確的定位。這是未來香港政府、各級學術單位、乃至學生和家長都要重新深入反省的。

我想,大家之所以支持中大的母語教育,應不會是由於怯懦或懶散而刻意迴避英語,而是該像關教授所說,力圖「讓絕大多數學員有把握地追求語文卓越」,好使他們有「心智趨於成熟、思想臻於幹練」的條件吧?當然,「語文卓越」只是基本要求而已,中大更有意義的使命,該是「弘揚中國文化、溝通西東」。但問題是,先不論這幾十年間中國文化究竟得到多大的「弘揚」,單就「語文卓越」這個陳義不算太高的理想而言,中大是否僅憑其母語(也不論那是普通話還是粵語)教學便可完成目標呢?如果「語文卓越」確是中大學生的普遍成就,我懇請有高人雅士能具體說明一下,以釋我的疑惑。但如果一直實施母語教育的中大,從來都未能培養學生普遍地具備卓越的語文能力,那請問這個支持中文授課的理由又將從何說起?至於什麼是「語文卓越」呢?我以一介閒人的身份去自訂標準沒什麼意義,倒不如聽聽關教授怎樣說吧:
由於母語是一國族歷史文化的重要載體,其能否承先啟後,保持活力,全視乎這一群體的成員能否活躍地,甚至創造地使用該語言,和使用到哪一種水平。

我們大概看到,關教授所謂「語文卓越」的定義,至少該包括對那語言有「承先啟後」之功,使它「保持活力」,能「活躍地,甚至創造地使用該語言」。請問中大的學生和教授,有人會同意這是中大學生的普遍語文水平嗎?又有人夠膽說,單憑母語教育,此一水平就指日可待嗎?請大家緊記,我一直都沒審視過「弘揚中國文化」這個至高理想的進程,因為我肯定那是不堪審視的。關教授又說:
當然,母語作育的擔子,大學裡不同科系要承擔的份量大有差別。我們大概很難想像一些職業性的科系要承擔很大責任,但即使如此,他們仍有貢獻的空間。相比之下,所有理論性學科的責任便重許多了。在眾學科中,我認為人文科學,特別哲學應當仁不讓地為語文作育作最大承擔。

這又令我疑惑:「為語文作育作最大承擔」,為什麼不是中文系而是哲學系呢?如果「語文卓越」真是一種全校都普遍追求的理想,那麼中文系更應是卓越的典範,對不對?而不但系內的學生必為語言高手,系內的教授也當是語文權威,對不對?但如果連中文系教授的中文都不行,那麼這種母語教育還有多大說服力呢?而高呼「要肩負中國文化傳統」的支持者,又是否會感到萬分尷尬進退失據呢?我對中大的教授沒深入認識,只能從一個普通市民的角度,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對他們的印象,如果你認為我說錯了,請不吝指正。

星期天晚上,我又偶然看到《最緊要正字》這電視節目。其實我看過首集後,已對這種硬銷權威、自命正統的手法十分反感,評論見拙作《速寫兩則》、傳惑子《正字陰謀論》及舒爾賽《正音正讀,正音正毒?》。節目每次都邀請一些中大的中文系講師、博士之類來教大家「正字」、「正音」和「正解」,上集也不例外,但當那位鬍鬚博士康寶文出來解釋「狼藉」一詞的源起時,我聽得幾乎噴飯。他說「狼藉」解「亂」,是因為「狼睡在草上,朝早起來時,草被壓得亂七八糟」!我很難相信這種只能在Yahoo!知識出現的「答案」,會由一位本地大學中文系的博士講師,當着全港觀眾面前,以一派自信和權威的口吻宣之於口;更令我詫異的,是這幾天都似乎沒任何人提起這個笑話,相信我現在不提,大家永遠都不會再提,而千千萬萬可憐的觀眾,以後都將會把這笑話奉為圭臬。

「狼藉」意思是「散亂」,但和穿鑿附會的「狼臥草上」全無關係,這根本就是一個同義複詞。《孟子.告子上》所謂「狼疾人」,趙岐注:「此為狼藉亂不知治疾之人也」,故「狼疾」即「狼藉」,都解為「亂」。《孟子.滕文公上》「粒米狼戾」,趙注:「狼戾,猶狼藉也」,可見「狼藉」又可寫為「狼戾」。說到這裡,大家都可看到「狼藉」根本就不可望文生義地強解。「藉」字很簡單,《說文》云:「藉,一曰艸不編,狼藉」,就是「散亂」之意。什麼是「狼」?這個比較費解,但讀過《廣雅》的人都知道答案。《廣雅.釋詁》云:「狼、戾,很也」;又云:「狼,很,盭也」;王念孫說:「盭與戾同,狼與戾,一聲之轉。」「很」是不順從的樣子,「盭」就是「曲」,故綜合而言,狼(即是戾)有「不順」或「屈曲」之意,與「藉」字相合時,就同是解作散亂不整的樣子。我還可以一直徵引下去,舉各種例子證明「狼藉」不可荒謬地拆開解為「狼臥草上」,但我沒有時間也覺得沒必要這樣做,因為單靠以上提出的證據,相信明智的讀者都會心中有數。

大家都知道,要望文生義是很簡單的,而勤讀多記卻是很艱難的。但如果大家對這些可能花掉你無數資源來建立自己所謂「正統權威」的人都沒有半點要求的話,我覺得那未免麻木得太可怕,也犬儒得太過分了。但願有人在高呼口號,要爭取中文教學和肩負文化傳統時,尚可對自己的激情,抱有一份也許只有對情人才會流露的理性疑惑,輕輕地問自己一聲:喂,你是真心嗎?


注:


《報告書諮詢稿》有關授課語言的段落:

7.5.1 英語是國際學術語言,也是很多專業所用的共通語言(參看 4.3.1 段)。普世性的科目如自然科學、生命科學及工程科學等課程,其學科內容的文化差異較少,現代有關的學術論文愈來愈多用英文發表,國際學術會議亦多以英文進行,採用英語學習有普遍、直接、準確的好處,因此,普世性的科目原則上用英語講課。

7.5.2 中文是中國文化的載體,是開啟中國學術文化世界的鑰匙,中文與中國人的思想精神世界,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參看 4.3.2 段)。如涉及中國文化、社會及歷史的科目,原則上用中文講課,並按實際需要適當增加普通話講課的比例;同時亦應開設若干用英語講授的中國文化、社會及歷史科目,供母語非中文或有興趣的學生修讀。

7.5.3 粵語有深厚的歷史文化資源,與香港本土生活息息相關(參看 4.3.3 段)。帶本地文化色彩和涉及本地社會政治的科目,以及討論人生哲理的科目,原則上用粵語講課,以促進本地民智與文化的發展。

10 留言:

掬香齋主人 說...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匿名 說...

那麼香港話常說的 /long1-lai2/ 和狼戾、狼藉會否有關呢?

舒爾賽 說...

哈,弘揚中國文化,中大真係唔知有做過d乜,仲話母語教學,我估班中大仔都未必知,而家個新亞書院就係當年佢地班鬼佬教授烚錢穆唔識英文呃返來的。

28481k 說...

Anonymous:

有人曾論證/long1-lai2/即狼戾,參考過文獻和聲韻學指明該音變應該可能,不知其他人會如何評論。

倉海君 說...

Anonymous,28481k:

同意狼戾就是/long1-lai2/,兩者的音義一致,極可信。「狼戾」狀人之專橫乖張,可上溯至戰國,見《燕策一》「夫趙王之狼戾無親」。

掬香齋主人:

耳食者什麼年代也有,只差在他們未必會像現代的博士般強顏為師而已。且穿鑿也分兩種:一流學者的穿鑿,跟淺人的穿鑿,就絕不可同日而語。如康有為的「改制」,廖平的「天學」,都極穿鑿之能事,但我原諒他們,因為他們即使錯,也錯得賞心悅目和益人神思。但淺人則不然:他們對的時候,往往比錯的時候更缺乏教育意義。

馮友 說...

最緊要正字我當是笑片。

那位 XX 教授說「韋小寶」的「韋」要讀「圍」音,我就笑到噴飯。正確來說,「韋」作姓時是讀「葦」而不是「圍」,只有在如「韋布」時才會讀「圍」音。

時人多有錯別字,指正並非問題,可是亂解一通就好有問題。「狼藉」本身就是指散亂不整,而非甚麼「狼睡在草地上」。等同「狼狽」一樣,硬說成「狼與狽兩隻動物」只是貽笑大方。

掬香齋主人 說...

這個留言曾遭刪除,但經倉海君勸喻後,我決定令它復活:

通俗編引蘇氏演義云:"狼藉草而臥,去則滅亂;故凡物之縱橫散亂者謂之狼藉。"(舊版辭海頁876)蟫史:"狼起臥游戲多藉草。而草皆穢亂,故里語云狼藉。"(舊版辭源頁468,新版辭源并不用其說。)是知望文生義,自古已然。但昔人學博而鑿,以矜新奇,欲聳人觀聽耳;今人腹儉,又好逞其憶說以就口食,而不自知其陋也,悲夫。

bella 說...

大家好,本人是粵語文化傳播協會的工作人員,很高興見到眾網友熱愛粵語方言,通過研究
討論來維護自家語言文化是好現象 , 現誠意邀請大家到我們的網站參觀一下 。

這篇『雙語教育與真心博士』的文章很令人感慨良多,另外亦非常欣賞在川先生的冶學態度,幾篇有關
《最緊要正字》指瑕文章十分受用兼有見地 ,借問先生們一聲可否讓我們協會轉載這幾幾篇文章呢 ?

最後,如果可以的話 ,希望可以和貴網站做友誼連結 ,不知版主意下如何?

補充一下,我們的網址是 :

http://www.cantoneseculture.org/page_OrganizationPurpose/index.aspx

另外收到消息,粵語文化傳播協會將會設有論壇討論區提供與會員作討論和交流之便。

倉海君 說...

歡迎來訪!只要標明作者和出處,我們不介意轉載。連結我們沒問題,也不必通知。但如果你的意思是交換連結,那就有點困難,因為這兒除了連結成員外,一向都不連結其他網站。我只是管理員,不想隨意改變運作原則,見諒。但如果你們有興趣,給我電郵便可加入,你也可順理成章在這兒做連結。

magliabecchi@gmail.com

bella 說...

同意狼戾就是/long1-lai2/,兩者的音義一致,極可信。「狼戾」狀人之專橫乖張,可上溯至戰國,

見《燕策一》「夫趙王之狼戾無親」。

有人曾論證/long1-lai2/即狼戾,參考過文獻和聲韻學指明該音變應該可能,不知其他人會如何評論。


認同兩位兄台(28481k和倉海君)所言說,老師亦有教我們是這樣讀法,另外回覆倉海君:連結的事相信協會已經跟進,有空再來。 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