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文章-《陳太當選了》

標籤: , ,

有位朋友對用blog還是不太習慣,對xanga還是有情有獨鍾,因此畀以在下一文,想我幫他貼在新春秋這裏供大家欣賞。遲些當他能接受blog的時候,便可能會在此寫其佳文。


作者:hystericireul
出處網址:http://www.xanga.com/hystericireul/545867138/item.html



《陳太當選了》

陳馮富珍當選世衛總幹事,很多人嗤之以鼻,不以為然。或說是中國買票的成果,一擲百億買下非洲國家的票,或說陳太應變能力不足,處理沙士疫情不當,令香港死了幾百人──康復後仍有後遺症的人、港人的心理創傷還不在此列。

先說買票。中國在世衛選舉前夕,忽然高調地在中非合作論壇宣佈以上百億援助非洲國家,難免不給人以中國「買票」的形象。而中國當局高調力撐陳太,更牽動了很多人的神經,認為陳太必然是中國的傀儡。

其實,中非合作論壇這類大型論壇,不可能匆匆召開,在陳太未有宣佈參選前已計劃好,當中的議題、內容也需要長時間的醞釀,不可能為了陳太一人參選才急急決定援助,匆匆宣佈召開。對非洲的資助承諾雙倍加碼,也早於陳太參選前即已見透露。始終是數以百億計的援助金額,中國不大可能匆匆決定,也不大可 能是為了「買票」。即使勉強將兩者拉上關係,外交上非洲的戰略意義對中國的重要程度和長遠利益,相比陳太一人在制度完善的國際組織之中所能帶來──如果真 能帶來──的利益相比,根本不成比例。

國際組織的「民主選舉」向來不過是政治角力,世衛如是,聯合國亦復如是。巴基斯坦要是不反恐便會被美國揮軍入侵,國際事件哪有真正的民主和廉潔?這不是中國不中國、醬缸不醬缸的問題,而根本便是弱肉強食的定則。誠然,如果我們解讀這種「援助」是買票的話,中國的做法絕不光彩,但卻不能不承認, 這「不光彩」的手段並不是中國獨有獨創獨大,而是真正的「國際慣例」。香港人,別要太天真了。

看看近世爆發的流感:1918年西班牙流感全球死了五千萬至一億人1957年在中國首先爆發的亞洲流感估計全球死了一至四百萬人1968至1969年的香港流感在全球奪去了七十五萬人1997年當香港爆發禽流感時,結果只有6人染病死亡。當時香港決定把境內幾乎所有活家禽宰掉,是前所未有的做法,事實也証明了這方法奏效,以後世上再有其他地區爆發禽流感或驗出有禽流感,基本上都沿襲香港的做法,就是把該地區的家禽殺掉。而就「食雞論」而落她能力低下的口實,似乎並不全面。她的「食雞論」明顯是一種官僚主義的外化,以自己為「權威」,只要自己「金口一開」,市民便能以訴諸權威的心理相信她的說話,由此可見她的公關手腕差。但事隔近十年,她這方面能力有沒有提升?卻不能一概而論。再說沙士疫症。沙士無疑是一場浩劫,政府反應遲緩和官僚僵化令事件未能以最好的方法處理,對此陳馮富珍絕對是責無旁貸。

沙士是新疫症,其時既無有效的解決辦法,其傳播速度也極高,甚至港人開始時對病源、預防、診斷亦毫無頭緒。一開始「病人一號」──內地教授── 來港拉開疫症帷幕,那時有誰能準確估計到其病的威力?年中多少不同的疾病、新症湧現,又怎可能準確知道這會有大規模的爆發?當然,到後來即使症情全面爆發,她的處理手段也不值得恭維,她太低估香港市民的質素了。

國際社會看待陳太處理的角度跟香港人很不同。新疫爆發,任哪一個國家也會手忙腳亂,找出病因、安撫市民、尋求援助、當中需要一定的時間,尤其是沒有先例可循的時候。因此,陳太的經驗反而成了她的武器。沙士的死傷家屬,非常抱歉,從人道的角度看每個人的生命都很寶貴,而死了的數百人命也在在令人扼 腕。但很可惜,面對全新的疫症,未知源頭,未知感染方法,未知傳播途徑的情況下,儘管大家都不想看到,但卻無可否認,一定會有人死亡。在國際社會中這微不足道,對比潛在的全球災難,香港太微不足道。國際社會在意的是如何處理新疫症,如何遏止疫情在全球爆發,很抱歉,那幾百條無辜的生命,在國際社會來說並不 足以成為陳太的致命傷。

香港人必須要接受國際社會的遊戲規則。國際社會的生態很有趣,道德約束力、行政上的過程往往令人覺有不公之處,但卻務必如此執行,唯一能做的是了解和接受遊戲規則,只有等待適合的時候才有可能改變。如聯合國的常任理事國特權,或者世衛憲章規定要主權國才能入會等等。規則,不一定合理的。不要太天 真了。

陳太當選之後是否理所當然的「投桃報李」,會對中國開一眼閉一眼?現時論斷未免言之尚早,而無可否認的是其實數個派候選人的國家也對其候選人期望甚殷。中國以外,至少日本和墨西哥的候選人其實也得到國家很大的支持。要說國際組織不能有政治力量滲透,完全獨立,根本是天方夜譚。以為國際組織真能擺 脫國與國間的成見,獨善於國家間的利益鬥爭嗎?沒可能。這絕不單是中國的問題,反之,這次在中國而言外交上的勝利,顯示了中國外交活動上的靈活程度和機動能力、反應都有長足的改進。

那看來我是支持陳太了?未必。候選人中,日本的尾生加入世衛有十多年時間,執掌世衛Western Pacific也有近十年。Behbehani 在世衛工作也有十多年,Julio也在98年便已加入了世衛。對比之下,陳太的資歷最淺,就是說到控制新疫症的經驗,尾生執掌的亞太區沙士時是重災區,處理國際疫症比陳太更得心應手。而陳太當助理總幹事掌管傳染病科行政總監時,任內只開了不足五次記者會,其公關能力,溝通能力委實令人憂心。因此,如果讓我 來投,我不一定會投陳太。但眾所周知,國際社會的思維卻不一定如此單純。(巴基斯坦反恐取態便是一例)

其實,國際組織到最後還是一場戲,以為只有中國才會買票、才會影響他人,這種想法天真得很。說到尾這不過是一場政治外交經濟的角力,不論誰勝出情況也不會太不同。不要太認真,不要太天真。

1 留言:

mf@966050 說...

我反而不接受XANG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