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字陰謀論

標籤: ,

「正音正字」這set的套餐呢,「正字」是近年才出現的甜品,主菜「正音」乃是某教授在多年前早已大力推廣。該教授乃是治《廣韻》出身者,他所謂的正音大多就是《廣韻》中的切音。其實,把《廣韻》中的切音視為「正音」,本身已經有問題。再者,認為語音可以隨時代而變隨地域而變(即使是習非成是的訛變也不例外)的學者大有人在,《都市日報》的潘國靈就是一例,因此所謂「正音」之「正」其實是甚具爭議性的。

如此,當「正音」是「其身必正」還是「其身不正」尚且甚具爭議性時,以香港電台此公器去推廣、以中學會考中的朗讀卷去考核、以「正」、「o岩」之名冠之(港台尚有節目名為「粵講粵o岩」),其實是將一小撮學者(學派)之見解絕對化,透過公共傳媒和教師強加於學生及市民,對他們潛而默化地洗腦。

「正音正字」徹底推廣之後,市民的溝通能力或研讀古文的能力會有提升嗎?那麼為何有人要推行如此擾文之事。陰謀地想,就是當廣韻之音成為「正音」,某大學那堆教學助理和導師(教學助理?)所考的字成為「正字」時,那麼話語(論述)之大權,就被那些學者所竊奪了。自此廣韻之學就成為顯學,某大學的文字學研究成果就是說了算的標準了。

勞師動眾,最後得益的是誰?港台,唔該醒下啦。

14 留言:

Zeke 說...

曾在公帑台晨早節目中聽到一姓彭男DJ說出「眉」敦道。

mf@966050 說...

那是對的,「眉」是正音。我不知道為何當年港府會選用這個字給這位總督譯名,結果「彌」字的音也跟著英文變。「阿彌陀佛」有沒有跟著變?那本來是"Amitabha",念眉合原音。

倉海君 說...

傳惑子:

何文匯咪何文匯囉,駛鬼講得咁含蓄咩?佢寫果d舊詩(最好笑係自己做埋注),我睇完即刻要讀番幾首蘇東坡去洗眼--我絕對唔係同你講笑--否則就會覺得自己好面目可憎。但佢都竟然可以做詩詞比賽評審,咁即係叫盲公陳去做選美評判一樣。佢最好咪俾我0係電視見到佢講咩妖音,因為唔知點解佢同陶傑個樣--無錯,我係話佢地個樣--都好乞我憎,令我想大巴大巴咁星佢。當然,你可以話我偏見,孔子惡鄉原,蘇格拉底拒辯士,其實都係偏見。

Zeke:

仲有呢d

「淫」達華
「柳」約
時「姦」
「愚」快的一天

mf@966050:

音是沒錯,我讀古書時也會這樣讀,但日常生活不同,你說了別人也不懂,那叫刻舟求劍。自己笨是活該,但為了個人利益而迫其他人跟自己一樣笨,就應該鳴鼓而攻之。

Pangian 說...

即係呢, 小弟就比較忙. 我怕開名講呢,雖然人地應該冇古生咁CHEAP,親自扮名入來踩場,不過人地D爪牙呢,為左謢主乃鞋,走走會走來挑我開戰,我自問冇時間同佢地周旋50幾個COMMENTS咁囉。

倉海君 說...

同唔同佢周旋,係睇佢「好唔好玩」姐,唔一定要理。不過如果有人夠膽攞何大博士個聲譽同個中文系嘅利益嚟下注,我地無理由唔奉陪。 :)

Eric 'Spanner' 說...

話時話,何文匯同港台合作已經過二十年喇,唔信search下「百載鑪峰」呢四隻字。識o左咁耐,實……我亂諗咋下。

黃慧傑 說...

疫情通報

社會在變,人類受到傳染(變異狂犬病病毒)變異退化,

繁殖到第三代雜種怪物牛狗特徴顯露可怕。

人類被設置太多不安定的因素及困擾,

被外在發生的表面事物所吸引。

導致人類時代滅絕!

http://groups.msn.com/m8d1c0luvi99siulbj7n36p1o4

左冷禪 說...

1

Jason 說...

個人覺得應該有個統一嘅規範。方便D人學習。如果要你教你D仔女,應該點教?買本書?邊一本先至係最好?

我個侄仔問我:“骨骼係乜?”骨骼, 有人讀骨格,骨絡。。。 連問題都唔明,點答?

Codey 說...

只係想提一提...
柳係l聲母, 而紐係n聲母既.
:)

倉海君 說...

codey:

謝謝你的意見。但這個音是「正音權威」何博士說的,見王亭之《「還原」讀音云云》,全文如下:

何大博士教授的「統讀」,雖然說是「以古今音變為脈絡」,實際上他真的是取捨隨心。

以「陽上陽入的變化」一節為例,他在文章中說:「粵音陽上聲往往因口語變調作陰入聲而不知還原,久而久之,便以陰上讀法為流讀」。他舉出「紐」字等為例,即是說,「紐」應該讀如「柳」,紐約變成「柳約」。

此外他又說,「陽入聲更有上移到中入聲和陰入聲的現象」,所「絡」字,非還原為陽入聲不可,「脈絡」,要將「絡」讀洛近乎「脈樂」,一讀高點聲就錯。

他怎樣對付這些口語的變讀呢?

他說:「鑑於口語變調的影響,本字彙對誤作陰上的陽上聲比較容忍,而絕不承認陽入聲作中入的誤讀。」

為甚麼同樣是「口語變調」,他卻可以「比較容忍」或「絕不承認」呢?他沒有說明取捨的原則,因為即使他承認的變讀,亦只是「容忍」而已。大恩大德,網開一面。

這就是高高在上「統讀」方言的立場了。

傳媒可能懾於大博士教授的頭銜,於是盲從附和,卻沒有留意到他這種取捨隨心的態度,更沒有留意到他視方言為偏差,痛恨其「不能還原」的基本立場。他們不知道,如果一律「還原」,方言就會給消滅掉。

加拿大多倫多星島日報
2006年9月19日

http://www.kankanwoo.com/masterjournal/journals.asp

匿名 說...

mf@988050君:

如果「彌」字要讀作「眉」,那麼「佛」字正音應作何讀?

mf@966050 說...

佛的原文是Buddha,因「古無輕脣」音(即f音),所以當日以佛(今粵音fut[9],國音fo[2])一字譯Amitabha之bha。要是今音的話,Buddha恐怕是「布達」,Amitabha是阿米塔巴了。一說「佛」字上古音「弼」,所以我以為佛可讀回現音。

匿名 說...

mf@966050君:

啊,對不起,把閣下的尊號弄錯了,謹此致歉。

如果「佛」字不讀回古音「弼」,一些正音原教旨主義者或不肯認同,因為這不能對應梵文Buddha 的讀音。

對於他們來說,連吐蕃(凡)都要對應Tibet的讀音而讀成吐蕃(播),那麼佛字怎能不讀成「弼」呢?釡山(Busan)恐怕也要讀成「埔山」了。「正音正字」諸位教授講師不知會怎樣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