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的通緝

標籤:

自從上星期林時拉夫斯基把我的溫馨連結視為殘暴的通緝後,再看到舒爾賽泰山壓頂式的意識流迷幻長篇(我計過有一萬三千多字,比整部《論語》更長),本來已精神恍惚的我開始有點精神錯亂,現實世界也似乎跟我的理性逐步脫軌。

今天看到Birgit的《罰》,不禁怒從心中起,惡向膽邊生,「通緝」念頭又再纏繞不散,遂把心一橫繼續行兇。文章中,Birgit似乎只是漫不經心地訴說孩子的瑣事,其實已精潔而有力地勾勒出今天小學生的罪與罰。

2 留言:

Pangian 說...

我個人來講非常支持這種溫馨的連結啊

Zeke 說...

水靜鵝飛的黃金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