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重置,算係嘗試

標籤: ,

陶曾佑歎曰:「咄!二十世紀之中心點,有一大怪物焉:不脛而走,不翼而飛,不叩即鳴;刺人腦球,驚人眼簾,暢人意界,增人智力;忽而莊,忽而諧,忽而歌,忽而哭,忽而激,忽而勸,忽而諷,忽而嘲;鬱鬱葱葱,兀兀矻矻,熱度驟躋極點,電光萬丈,魔力千鈞,有無量不可思議之大勢力,於文學界中放一異彩,標一特色,此物何歟?則小說是。 」
小說也者,昔莊生《外物》篇嘗云:「飾小說以干縣令,其于大達亦遠矣」,春秋戰國之時小說乃與大達對舉,至於班氏謂小說家之流蓋出於古之稗官,乃街談巷語,道聽塗說之所造也,(如湻注引九章:「細米為稗。王者欲知裏巷風俗,故立稗官使稱說之。)桓譚《新論》曰:「若小說家合叢殘小語,近取譬喻,以作短書,治身理家,有可觀之辭」,可見大多視小說者為鎖碎屑語,不值一晒是也。觀于師箴矇誦,為後世盲詞之濫觴,其實古之經筵,即今近之盲詞也。然自晉《細說新語》以降,及至唐宋傳奇,至明之四大奇書,而《紅樓夢》之集其大成也,足見吾國之小說之多,蔚為奇觀。 自五四以降,中國小說之文體又為一變,蓋五四諸家多採夷人技法,師夷之法以補己短,至今小說之技法雜亂紛陳,近人夷人巴特謂讀者翻開文本,並非祗作消費,而可介入生產矣。梁任公嘗云,他書之不如其嚐小說者,蓋以其淺易解故,以其樂而多趣故。余于閑暇之際,欲以作一粗鄙不能入目之小說,以自聊,然吾鮮覩小說,若劉子云「鮮觀衢路」矣,不知效顰可嗤,妄作小說,此拙篇一出,望諸君萬莫見笑,能俾便抽空作一二語畀吾作勉勵,是為序。
*****************************************************

服下了LSD,迷夢從此開始
從夢中傳來喝嚒聲,是真實的,我感到心虛,很想再度入睡,很想逃離現場。
起了床,感覺到一片的「符號混亂」,@#$%^$#&!§◎●○※*+-/,眼前的的影象在跳動,然後都變成沙龍照,接到電話,聽不清對方的言語,只能大約估到今日又有工見,接著指令,又是一天的生活。
腦子被染了色,減去了紅、橙、綠、青、藍、紫,只剩下了黃,我快要變得如酒徒般寫四毫子小說過活,不過我想現在的報紙也不會要這些了。一連串的俚語,新五代史˙卷三十二˙死節傳˙王彥章傳:「彥章武人不知書,常為俚語謂人曰:『豹死留皮,人死留名!』」亦作「里語」、「俚言」;「非鄙俚之言所能具。」—左思《魏都賦》;新唐書˙卷一六○˙韋綬傳:「方太子幼,綬數為俚言以悅太子。」;醒世姻緣傳˙第二十六回:「口裡說得都不知是那裡的俚言市語。」,鄙俗也如:漢書.卷六十二.司馬遷傳.贊曰:「辨而不華,質而不俚。」;文選.王兪.四子講德論:「俚人不識,寡見尟聞。」;「夫文辭鄙俚,莫過於諺。」(《文心雕龍.書記篇》);「俚語曰諺」(《書.無逸》某氏傳);「諺,俗語也。」(《釋文.禮.大學》);「諺,俗言也。」(《釋文.左傳.隱十一年》);「諺,俗之善謠也。」(《國語.越語》韋注);「諺,俗所傳言也。」(《漢書.五行志》顏注);「諺,直言也。」(《文心雕龍.書記篇》)就如有一連串的slang,在腦海中徘廻,sup dawg, nigga, yizzle hizzle aizzle, zoit, quick outie, kipe, a-yo……一連串的俚語,一連串的符號。
『長州入,赤柱出』
服下了LSD,生命從此終結

*****************************************************

服下了LSD,迷夢從此開始
清晨的都市唱著歌,嘩啦嘩啦的,窗外吹來熱熱的涼風,片斷地吹進,不想起床,卻又被那可惡的零聲吵起來,早晨的雲朵向我說早晨........指定的動作,指定的生活。
喇叭裏哼著強勁節拍的小調,碰拍碰碰拍,「你還愛我嗎?」,望望時鐘,原來這是提醒我是六點鐘的報時。遊在文心雕龍裏,我看了劉勰跟著孔子南行,我想不是饒宗頤先生所說是佛教的思想作根底,(饒先生大抵有黃梨洲的博學,卻缺少劉蕺山的深刻),文心雕龍裏,道的解釋還是徐復觀先生解的好,「各照隅隙,鮮觀衢路」,我連這都未做到,怎能批評人家的呢?!
八達通出現貿易逆差,思想變成了呆壞賬,青蚨兒飛了出去,都迷了路,走不回來............
可惡的企業家,可悲的城市,我要批倒大地主,要革命,打倒走資派,打倒第三共產國際,打倒第四共產國際,打倒第五六七八九共產國際,打倒一切.............
21歲。城市。汽車。
城市的夜空鋪滿紫霞,被擠壓在兩排高樓的縫隙,世界被嵌在窗櫺裏,還給窗格子分割成小小方塊。紅波浪浸著夕陽,黑夜淹沒了思想。繼續混亂中,chaos,choas,hacos,scaho..........
自己/我/說甚麼/不知道/也/其實/在
呀莫好排近我,啦死
服下了LSD,生命從此結束

*****************************************************

服下了LSD,迷夢從此開始
「舒先生,請你介紹一下自己。」
「I am Dasabala Selbstmord, I am graduated from Zelfmoord secondary skool, I have joined some activities in school, such as student union, drama club, Chinese society, and also have joined some extracurricular, such as YLD leadership training course, fpa personality analysis, and I am open minded and active....................thats all.」 「舒先生,你有沒有聽見有人在背後叫喊?」
我一征,甚麼也沒聽見,甚麼也沒看見
「我聽不到。」
「真可惜,那個人是財叔,那白光一閃便消失在牆上了,要是你看見就好了。」
我望著窗外,下著大雨。有人打從窗外走過,那人便是財叔。
「秀霞。」
「財叔,我不是秀霞。」我依然看不清財叔的臉龐。
「哦,你不是秀霞,我也不認識秀霞,我為什麼會叫你作秀霞呢,真不明白。」
乾癟的財叔在窗前搖晃著。
「我不認識秀霞,但我碰見過她一次,我喚她秀霞,但她好像不是叫秀霞似的,我也不知為何叫她秀霞,自此,我們便開始掂念著對方,雖然並不常來往,來卻誕生了一種很親密的關係。」
「是嗎?」我說
「舒先生,你在和財叔對話嗎?他印象給我總是模糊的。」
「我不知道,我感到一陣的混亂了。」
「舒先生,你感到chaos??舒先生,你感到chaos??舒先生,你感到chaos??舒先生,你感到chaos??舒先生,你感到chaos??舒舒先生,你感到chaos??舒先生,你感到chaos??舒先生,舒先生,舒先生,你感到chaos??舒先生,你感到chaos??舒先生,先生,先生,你感到chaos??你感到chaos??你感到chaos??舒先生?舒先生?chaos你感到?舒先生,你感到?」
「窗外不是在下雨嗎?」我問
「不,現在正是秋季,正風高氣爽呢。」
服下了LSD,生命從此終結

*****************************************************

服下了LSD,迷夢從此開始
「舒先生,你星期一可以上班了。」他左手托著臉笑著對我說。
這個城市裏,要麼是烏龜,要麼是蟑螂,我不是烏龜,不是蟑螂就特別怕人對我笑。
這不是一個陽謀,便是一個陷阱。
我很清楚知道,我是一根在社會的直腸裏蠕動的大便,遲早要被肛門排擠出來。
「知道了。」我假裝說。
「汝惟不矜天下莫與汝,爭功汝惟不伐天下莫與,汝爭能不下伐斯,進德修業之鈐鐸也能,如是則功成名立仁,其中矣。」他眼睛骨碌骨碌地轉著說。
「路漫漫其脩遠兮 吾將上下而求索。凡操千曲而後曉聲,觀千劍而後識器。」我隨便地回了一句。
我站在維園/天空之下/公園之上,老頭子拖著狗兒散步,老頭子對我很不放心,因為我直盯他的狗兒,連自己的腳都忘記了。老頭子生怕我吃了他的狗兒。
在巴士上,心自己冰解了,只留下軀殼,一溜煙的飄出車外。
沙特說:「人正向著混亂前進。」
德里達說:「我解構不了混亂。」
孟子說:「你呢條思想混亂的仆街。」
竹手戈月山日女廿月中弓口金人戈人一木一卜一中中一中竹日心戈竹人木戈水日心心月月山。
我在電子/數碼/網絡上訂購不回我的腦袋兒。
服下了LSD,生命從此終結

*****************************************************

服下了LSD,迷夢從此開始
迷幻的影像,跳動的畫面,扭曲的笑容,發霉的顏色,我醉了。
魔鬼在向我微笑
打電話給八個家長
「你好,我是XXX小學打來的…………」
「你好,我是XXX小學打來的…………」
「你好,我是XXX小學打來的…………」
「你好,我是XXX小學打來的…………」
「你好,我是XXX小學打來的…………」
「你好,我是XXX小學打來的…………」
「你好,我是XXX小學打來的…………」
「你好,我是XXX小學打來的…………」
逃離現場,向醫院飛奔,沿途好風光呵,路邊的野花你不要採呵,夜上海,夜上海,你不愛我嗎?我哼著。
中環的街道,就如處女的陰道,窄得可憐(向前衝吧,用五波吧,他們竟然大搖大擺的,當你無到,撞得他血肉模糊吧,轟得他媽的稀巴爛吧,真爽。)
大便朋友在馬桶內陪伴著我,為我跳breakdance,咚咚的很有節奏(自己屙的屎自己揩,你屙的,干我屁事?)
特別新聞報導:「有專家指出老子當年化胡,將道德經五千言傳授予莎士比亞。昨日有考古學家在新疆雲南縣挖掘出一具男屍,相信係屬於莎士比亞的,因為該男屍在說我死了後面加了一句『to be or NOT to be』,又在該屍體肚內發現了道德經,相信當年莎士比亞係服食道德經過量致死。」
往日的回憶是那麽真實,今日的景物卻那麼迷幻
radiohead,primal scream,portishead,smoke city,marilyn manson,steve lawler,satoshi tomiie,dj krush,kasabian,towa tei在我耳邊唱歌。
服下了LSD,生命從此結束

*****************************************************

服下了LSD,迷夢從此開始
望著對方微笑,笑,笑,只是呆呆地笑
室內的空間被扭曲,腦海的時間被扭曲,街上的人頭正在起角,分不清南西東北,在路上只靠意識控制身體。
肉身不受控制,隨著揚聲機的嘶叫而不規律地起舞。
出神到外太空,與吳剛撲蝶。
腦海受到轟炸,裂開
徐徐地呼出煙圈
在舞池中手舞蹈

     翩
 起
  
   舞
香港的巴士經常出軌
香港的電車經常漏油
香港的地鐵經常爆軑
香港的夏天經常下雪
一加一明明等于三  很清醒 很清醒
服下了LSD,生命從此終結

*****************************************************

服下了LSD,迷夢從此開始
望著一塊
炸得金黃的豬排接著
大快朵頤
不停的喫喫喫喫喫喫喫喫喫喫喫喫喫喫
喫喫喫喫喫喫喫喫喫喫
喫喫喫喫喫喫喫喫喫喫喫喫喫喫喫喫喫喫
喫喫喫喫喫喫喫喫喫喫喫喫喫
喫喫喫喫喫喫喫
喫喫喫喫喫喫喫喫喫喫喫喫喫喫喫喫
喫掉它的肉
再吃掉它的心
最後只剩餘
一堆腐朽的白骨
出生 生病 衰老 老死
中間應加上甚麼樣的符號兒啊?
生死就像帕梅尼德斯說的根本沒有變化嗎?
還是莊子天下篇辯者二十一事中所言:「飛鳥之影,未嘗動也」
看來是「生死之間,未嘗動也」
一出生便邁向死亡...........
服下了LSD,生命從此終結

*****************************************************

服下了LSD,迷夢從此開始
向生命買下了三小時的歡愉,卻要支付昂貴的利息。
仔細聆聽,生命的腳步越來越輕
死寂的空殼
僅存二點五克的寂寞。
經過一條腥臭的渠,看到一隻蝴蝶在渾濁的泥水上歇腳。
我走過去,迅速鉗著牠的肚子,牠彎下身啃我的手指。我感到牠的咀很柔軟,啃得我痒酥酥的,十分舒服。
渾濁的污水,映得我張臉是土黃色的,多年沒洗依然是土黃色
看見趙老狗的老婆,趙老狗的老婆的脖子又細又長,活像一隻仙鸜。她腦後的小髻就像一片干巴巴的牛糞。她是沒有屁股的,兩扇巨大的髖骨,在她彎腰時突出來,正直地上指。
她打了我一巴掌,然後向我說:"het onthaal aan mijn psychedelic wereld, geniet van uw blauwe hemel."我好像看到了River Phoenix(她為什麼打我,這是後話,後話不提)
我向她回了幾句古話:「吾肏汝之屄,可乎?曰:可!繼扶卵葩,沒你朘興。子規喌而臦分,黃鸝囀而勼集。本性狂嘂痴語,唯倥傯訄闥,每輒栓馽趑趄,踟躕戛止,道漫漫兮而迷思,情深深兮而莫明。痌瘝之情未感,般若之境未臻。每感尚欠鈐鐸,唯有克己求諸于心是也。關扃隔藁街,靋逐水流,吾于此足矣。」
然後她慢慢地在浸落那腥臭的渠水裏,身上滿佈蚯蚓和螺螄,咕咕嚕咕嚕咕嚕嚕嚕的-消失.........
服下了LSD,生命從此終結

*****************************************************

服下了LSD,迷夢從此開始
看著堯叔的背影,我恁起了一首小調
堯啊堯,搖到奈河橋(是奈河橋嗎?)(關你屁事!)(是堯叔還是貓叔呀?)(關你屁事件)
堯叔是一個很講原則的人,他一口不流利的廣東話,一個像極撒旦先生的頭(中間卻有一個海)。
堯叔常常逗得大家樂笑開懷,從他的背影,我看到了文革。地有多大產,人有多大膽,鼓足幹勁,力爭上游,我們要跟隨毛主席與黨的路線前進,堅持唯物辨証與階級斗爭的道路,要年年斗,天天斗,日日斗。
堯叔曾教過書,是被派往上山下鄉的知青,我彷彿看見他在跳忠字舞。
堯叔向我微笑,我最怕別人向我微笑,你若然再向我微笑,別怪我不客氣。
還是微笑,我向他報以了一個四百四的重擊。突然他面容扭曲,眼,耳,口,,Z,鼻,齊向消失點進發(我想這一點是兩點透視而非散點透視。)依然在微笑。我警告你,若再微笑,我便使出迷蹤拳的丹鳳朝陽/雖然我不懂。
最後堯叔身上慢慢噴出綠色的粘液,活像膠水般。化作一灘血水(原來文革是一灘血水)(關你屁眼事件!)
服下了LSD,生命從此結束

*****************************************************

服下了LSD,迷夢從此開始
那狗渣的蒲菲真的他媽的難食,是五星級嗎?(我知呀)(好威呀)
在船上搖晃
左    右     左   右     左    右
   搖    擺    搖     擺     搖      擺
我用著飄移的腳步在皇后廣場內甩尾。
那些無知的賓賓向我喝采,
給我投以兩便士的歡笑
   
  被扭曲了的陽光
    在向我微笑 從
     船上 滲了入來
    射到我那張迷幻
   的臉龐 看不清
  前路 是怎麼樣
   祗能靠著 意識
     驅使我向前走去
    直至到 我倒下
  看著天空只餘下
 一片藍

五十米的波浪湧到這裏來,我得向他付款。
服下了LSD,生命從此終結

*****************************************************

服下了LSD,迷夢從此開始
舍予爾賽,要在後花園種菜,真趣緻
過幾天(day)天(day)的校慶,盛況胸前
杜十娘你這個瘋婦,竟在套弄自己的雞巴?
江叔就像一隻蟑螂,有蟑螂般的頭,還有兩條長長的觸鬚,六條腿快速地移動。華姐就像一隻蒼蠅,整天不停地圍著堆糞便,囈語,o卡嚓嚓o卡嚓o卡o卡o卡o卡嗦地嗡嗡叫著。
「汝之劣文並無沉魚落雁閉月羞花之體貌卻于此妄操楮墨胡為惡劄之鄙也汝之無略識居然操觚弄墨經史未讀不知效顰可嗤俚句粗惡但堪塞灶豎子愚陋當教汗顏汝可知恥歟」
「吾之文沉鬱惇奲九曲盤旋元氣淋漓真宰上訴縱橫桀崛詞恉玄眇義莙富澹集浩然之氣而無以意逆志觀之豐藻振采品之若骨氣隽挺氣韻翕然生動汝此狂謳信吾剌汝之雙目乎」












::..:::.:...:::.:..:..:.....::.:::.:.:.:.:..:.:::.::::...:....:::.:::.
服下了LSD,生命從此終結

*****************************************************

服下了LSD,迷夢從此開始
今天我寫了幾首詩,抄了幾篇文
Dudek tri. Trioble kvardek faras cent dudek. Ili estas laboristoj kiuj konstruis la akvorezervejon Pinghu kun kapacito de ducent milionoj da kubmetroj.cerise japonaise (poésie)
Il passe rapidement dans le temps. / Il se laisse tomber outre de beaucoup de morceaux rouges. / L'état de la chose vivante est bulle de savon, virtuel et inexistant. / Il produit, étant instantané et il disparaît dans la fente en second lieu. / écrit par Dasabala Zelfmoord


夬  汙炊土田  夯 @ 蚜
 咿  $  瘦  灱 #
s W %   呇匕    大
 ≒ ♂   戎 Σ    木 栈 弓       ∞
           佛佛佛佛佛佛    佛
                佛    佛
                佛    佛
                佛    佛
           佛佛佛佛佛卍佛佛佛佛佛
           佛    佛
           佛    佛
           佛    佛
           佛    佛佛佛佛佛佛
    靺   毗  利      舍利
 曩          曇       覺
   室       無攀緣       
                    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Vào ngày lễ Uposatha, các thí chủ để những món tiền lớn vào cái chậu (basin) đặt ở giữa các ngã tư đường. Các Tỳ kheo lấy tiền chia theo số Tỳ kheo rồi phân phát những món tiền đó cho các tỳ kheo có mặt. Tới lượt Luật sư Da Sá được chia tiền, ông hỏi: “ Tiền này ở đâu ra ?”. Họ trả lời: “Chúng tôi nhận tiền bạc cũng như thuốc chữa bệnh”. Da Sá phản đối rằng như vậy là sai lầm, không thể chấp nhận được. Họ đáp lại: “ ông nói như vậy là phỉ báng Tăng đoàn. Vì vậy ông phải bị trục xuất theo luật utksepaniya karman”.Trưởng lão Da Sá đi tới chỗ Ðại đức Dasabala, lúc đó đang trú ngụ ở thành Mathura và nói rằng mình đã bị trục xuất. Dasabala nói: “ Tại sao ngài lại chịu như vậy? Không có lý do gì để ngài phải chịu như vậy?”. Da Sá nói: “ Luật tạng phải được tuyên đọc. Không thể để cho luật pháp của Ðức Phật bị hủy diệt”. Khi được hỏi là nên tổ chức cuộc kết tập ở đâu, Da Sá nói là nên tổ chức ở nơi có sự vi phạm giới luật.SKYON GYI MGOS X, ,GZHON NU'I CHA LUGS X, ,STOBS PO CHE LA X, ,LHADANG LHA MIN X, ,'KHOR BA LAS SGROL X, ,DPAL LDAN LHA MO X, , ,BDEGSHEGS THUGS RJES X, ,RGYAL BA KUN GYI X, ,GSUNG GI DBANG PHYUG PAD MA'I RIGS KYI GTZO, ,SKU MDOG DMAR NAG ZHAL GSUM PHYAG DRUG LDAN, ,BRJID PA'I ZHABS BRGYAD BGRAD PA'I DOR STOBS KYIS, ,SRID GSUM BGEGS DPUNG 'JOMS LA X, ,SKU MDOG SNGON PO RAL GRI ZHAGS PA 'DZIN,,G-YAS BSKUM G-YON RGYANGS BDUD BZHI RAB TU GNON, ,MA G-YOS MIG-YO G-YO BA MI MNGA' BA'I, ,BCOM LDAN MI G-YO BA LA X, ,THUB PAS BKA' BSGOS BSTAN PA'I RGYAL MTSAN'DZIN, ,YAN LAG 'BYUNG DANG MA PHAM NAGS NA GNAS, ,DUS LDAN RDO RJE MO'I BU BZANG PO DANG, ,GSER BE'U B'A RA DHVA DZA GSER CAN MCHOG 'PHAGS PA KU BA LA DANG SGRA GCAN 'DZIN, ,LAM PHRAN BH'A"Dasabala, aku membawa pesan Ramanda, Sri Baginda setuju persyaratan gustimu", tutur Dewabrata. "Tapi, Padukalah yang bakal menjadi raja?", ragu Dasabala. "Kau berhadapan sendiri denganku. Aku ikhlas tidak menggantikan Ramanda. Lagi, ketahuilah, aku ini brahmacari". Plong! Tak lama setelah kunjungan Dewa-brata, dilangsungkan pernikahan agung Sen-tanu-Durgandini. Kare-na kedua kerajaan berjarak dekat, maka Ga-jahoya menyatu dengan Astinapura. Sedang di Satasrengga, Kresna Dwipayana menjadi penghubung.

服下了LSD,生命從此終結

*****************************************************

服下了LSD,迷夢從此開始
「Mazel tov, Thou shalt get a pneumonoultramicroscopicsilicovolcanoconiosis.」他說
「涴朏煎瓷?稛跺荎恅疑酗瘉﹝婓稛賜?鞦翍煲ㄞ觼?(褫夔岆攝嘉間)腔窪?夎,衄朼畭腔岈ロ鑷汜,扂珩署祥覜善✽墅﹝ 」我說
我彷彿聽見霑叔在耳邊叫我
由遠而近
由近而                        遠
滴答滴答的
滄海一聲笑,浪奔浪流,滔滔倆忘煙水裏
你們一直就把文心雕龍的文體論搞錯了。你們得喫藥。紅樓夢評點派又抬頭了,索隱派沒落了,考證派沒落了。你們得喫藥,他們得喫藥,全世界都得喫藥,連海南雞飯都得喫藥。
醫生開了幾瓶的福祿安錠給我,說服後會福祿雙脩,永保安定

呵 哈  呵哈呵
哈呵呵   呵
呵 哈  哈呵哈

服下了LSD,生命從此終結

*****************************************************

三個面試?一天三個,不是嗎?是呀
在性蕾期與佛洛依德打了個照面,在格式塔裏看到了心理旋轉,前意識與潛意識在鬥爭,2+2=2,圓周率是3.141592654,photoshop的馬塞克,00100101010011001110101100010110101010
1110100010100000001011111000101011001110
001001110100000000101101010011
00101100010101100010100,我唱著秋天的密碼,這便是歌詞。
那潛艇是我的,那又怎樣?
天地玄黃,宇宙洪荒,盤古太初,混沌一片
浸在chaos中,規律地暢泳.....................
元神已冰解了
只餘氣化了帶著業力的中陰身
像安琪兒般在黑暗中遊蕩
最後化身成一隻蟑螂
看著
「很大很漂亮(很粉)的雨雲唷」
我估那大概不會是我的........
『要解構,先解釦』
服下了LSD,生命從此結束

*****************************************************
2004年10月18日
我今天寫了一個故事
*****************************************************

服下了LSD,迷夢從此開始
漁灣村沒有漁火點點,無有長堤海灣.有的只是漁灣邨,漁是漁灣邨的漁,灣是漁灣邨的灣,邨是漁灣邨的邨..................
見工,見工,見工。馮副校長?徐副校長?哦,是史校長。
當我與他對視于紅綠燈下(中環的姐姐好靚啊),當giordano的軍褸跳進cafe de coral的火煱(中環的姐姐好靚啊),當我走進錢鍾書的圍城(中環的姐姐好靚啊),當我走進沈從文的邊城(中環的姐姐好靚啊),當方鴻漸在湘西可憐翠翠失去爺爺之痛(中環的姐姐好靚啊),當翠翠看清李梅亭,韓學愈的狡猾(中環的姐姐好靚啊),黃仁宇先生說明朝的薪俸是以銀兩計,大陸的學者說明朝的薪俸是以石計(中環的姐姐好靚啊)大陸的學者說明代的宗祿太多,全漢昇先生說內承運庫的收入足夠皇室使用(中環的姐姐好靚啊),錢穆先生說張居正是權姦,徐復觀先生說不是(中環的姐姐好靚啊)瘋婦,你按這麼多下幹嘛?
服下了LSD,生命從此結束

*****************************************************

服下了LSD,迷夢從此開始
在黑暗裏睡了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很長的一覺,發了一個夢………………………………………………………………………………………………
…………………………………………………………………………………………………….. .. .. …. . . ..
.................…..............
....
..
.................
看見了事物的本質,參透了高斯定律,所以決定與禪師對話
(( 「禪師禪師,可否告訴我甚麼是無聊?」
「乾屎闕」
「禪師禪師,究竟甚麼才是無聊呀?」
「庭前柏樹子」
「禪師禪師,你真的不能告訴我甚麼是無聊嗎?」
「鎮州蘿蔔重八斤」
「禪師禪師,哪怎才算無聊?」
「狐及野草即是無聊」
「禪師禪師,哪狐及野草怎樣無聊?」
「無聊」
「..............」 ))
服下了LSD,生命從此終結

*****************************************************
2004年10月20日





一個天雨濛濛的下午,他走進了咖啡室,為避雨?似又不是;為呷一杯咖啡?他似乎又沒有如此的心情,似乎他是在等一個人,等一個他必須要等的人。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牆上的鐘的的答答的。他等的她終於出現了......

「等了很久嗎?」

「還好,祗是我早到了點。」

「怎麼樣,找得我那麼急,有甚麼事?」

「你真的要跟他一起嗎?你再想清楚點吧?」

「我們已經沒有可能了,我跟他一起有甚麼不妥?」

「為何,為何你要這樣做?難道我比不上他嗎?」

「算了吧,你在這個時候問這個問題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我答你,只會令你難堪。」

「 ................ 」

「沒有其他事了嗎?我還約了他的。沒啥事,我就要走了。」

只是一段簡短的對話,就此結束。他沒有激動,沒有流涕。他只是從他那包煙盒中拿起了僅餘的一枝醇萬,點起了火,倒吸一口,別過面去。他不想再看到她,他好像不想再面對她,他徐徐地吸出了煙圈,似乎是得到了解脫。

他低下頭來,把那杯已餘下少許餘溫的咖啡渴掉,不知為何,他總是覺得這杯咖啡特別的苦澀,而且像飲了很久,很久。

結了帳,他漫無目的地在街上行著,不知為何,他經過了這條他以前常與她經過的名店門口。「她以前常嚷著要我買這個袋給她。」他回憶著,可是每一次的經過都令她失望而回。到現在他有能力買的時候,她卻離開了他......
天空仍然是下著濛濛細雨,似乎是在為他而哭(我想他也許是這樣想的),經過了那長長的街道,濛濛的雨飲他看不到終點,也不能回到起點。昏黃的街燈,映照著他蒼白的面龐,顯得格外的黃,就如一張皺黃的畫紙。

這幾年來,他都受了不少的苦,在學業上,在愛情上,在事業上。學業上,他成績一直都不是怎麼突出,在班中一直都不是很起眼的學生,老很少會誇他,找他,在同學心目中,他通常靜靜地坐在一角,似乎都幾乎不知道有他的存在,家境更是不好,每次學校募捐都沒有他的份兒,校長見到他總是給白眼的。愛情上,他很自卑,從不會主動跟女孩子說話,就算有女孩跟他說話,他總是結結巴巴的,這一次可以算是他的初戀,她教了他抽煙,她教了他學會打扮自己,她教了他去"蒲",她教會了他學懂失戀。事業上,他自畢業後,就找到了一份文員的工,但上不怎樣器重他,甚麼都拿給他做,同事更欺負他,排斥他,有甚麼都是拿給他做。

他似乎找不到半點理由生存下去,但他更缺乏那種膽量去去自殺。

走著走著,但還未走出這一條長街。街上的景點似熟識,但卻又陌生,勾起以前種種的回憶,但那回憶卻又是模糊的,竭力也記不住半點。走著走著,他似乎走到了這條路的盡頭,他看到了閃光,呯的一聲,一閃即逝。

他看著天空開始黑起上來,夜幕漸漸地垂了下來,一點一點的燈光逐漸地亮起來了,範圍慢慢地擴大,他很久沒有看過城市這麼漂亮的夜景,但他眼前的視線卻越來越模糊。他竭力想用那攝影機般的眼睛,去拍攝,去捕捉這城市的面貌,他慢慢躺了下來,合起了雙眼。他耳邊傳來八十年代的歌曲,大多是耳熟能詳的,他夢見了她,他夢見了他的父母,他夢見了自己。
這一晚,他睡了人生很長很長的一覺,也是他最舒服,最平靜的一覺......

*****************************************************

服下了LSD,迷夢從此開始
「天空呵,我欣賞你那湛藍無垠呵,十分清徹,十分令人舒服,你那輕紗般的雲朵在天空上安詳地飄著,飄呀飄,飄到去無人的地方。」我對著天空大喊
天空只是一副悠閒的樣子,默然不語
「我是天空裏的一片雲,偶爾投影在你的波心-你不必驚訝,更無須歡喜,在瞬間跌入了混亂」我仍然對著天空說
天空仍保始沉默,三緘其口
「我很想和天空你交個朋友,我很想化作一縷青風,在天空的懷裏徜徉。你叫風撫摸著我,我很想飛上天,攬著那毛茸茸的雲,繾綣在那裏。我想欣賞你那醉人的胴體,看著你由早上的便裝更換那華麗的晚裝。」
天空向我笑了一下,然後拋下了一句:
「我識你老鼠米奇』
服下了LSD,生命從此終結

*****************************************************
2004年10月21日





今天起床,望向窗外,發覺窗外的藍天很藍,雲被均勻撕碎。天氣還是暖暖的,我就是喜歡這種春天的天氣。吸入一口潮濕的空氣,又是一天,甚至是一年的開始。
今天,我約了他,沒想到他終於肯向我求婚了,期待今天他的表現吧。我倆一直都維持著一種很曖昧的關係,但不知怎的,我卻很樂意維持著這種關係,大概我是傻的了。我很喜歡有安全感的男人,我很想得到別人的保護。

認識他是兩年前的事,我們大家都是在同一間公司裏工作,他比我大幾年,有一個老婆,但我從他口中得知他並不怎愛的老婆。他很風趣幽默,很健談,很有才華,再加上俊朗的外表,似乎都是每一個女性心目中的理想對像,不過可惜他是有老婆的。我們經常一大班同事出去玩,去吃飯,很開心。慢慢我和他便開始熟落起來。起初,我對他並沒有甚麼感覺,後來,他主動打電話給我,主動約我去街,大家彼此便熟絡了,我對他認識加深了,他也對我認識加深了。
公司的同事都開始傳我們有"路",但都被我們竭力否認,直至上一次,我與他發生了關係,我發覺我懷孕了。紙始終是包不住火的。我告訴了他,他跟我說會盡快跟他的老婆離婚,會娶我。公司的同事都開始再背後講我了,但我與他依然照例否認,直至前天,他說會娶我。

我不知這是否一個錯誤的決定,我還年輕,不用這麼快便結婚,但我卻很想有一個我喜歡的男人照顧我。女人其實是很容易滿足的,我需要的其實是一份安全感和一個承諾,不知為何男人們總以為我們要求多多,只不過其實這些都是他們逃避責任,花心的藉口。就算男人有多壞,很多的女性都會對他們死心塌地,只是他們大意不察覺而已。

我約了他在公司對面的咖啡店等。我今天放工早了,所以我咖啡店去坐著等他,但出了公司門口,才知道出面下著毛毛的粉雨,我便拚命跑過馬路。進了咖啡店,咖啡店內彌漫著咖啡因,沒錯,是咖啡的氤氳。咖啡店的人不多,但我看見對面的一個男人,看起來很眼熟,好像在那裏見過,但都記不起了,他好像在等人,口中不停的抽著煙。過了一會兒,他終於到了,他也是被雨淋濕了,我倆相視而笑(兩個都是"落湯雞")。

「等了很久嗎?」

「還好,只是我早到了點。」

「今天,我約你來,是有些東西想跟你說。」

「你說吧。」

「你可以選擇我還是不愛我,但我只能選擇愛你或更加愛你。你嫁給我吧。」他拿著戒指盒,打開

「 ....................... 」我的眼淚突然全都被擠了出來,潸然淚下

「我會盡快跟她離婚的,你信我,但現在她的病情衰不是大穩定,希望你諒解我,給一些時間給我,等我盡快跟他離婚。」

「行了行了,你這一句說了很多次了,我明白的。」

「很感謝你明白我。」

突然他的電話響起

「對不起,我要先回家,我的傭人告訴我,我老婆在家嗑了很多安眠藥,現在不省人事。」他說

「那你回去看看你老婆吧。」

望著他的背影,走得十分愴迫。突然我腦來浮起了很多的念頭,最後一個便是,我這個是否一個錯誤的決定呢?我不知道,我的心很亂。

對面那個男人似乎已經等到了他要等的人,但從他的表情看出,這個可能是一個令他失望的答覆。

結帳後,我獨個兒在街上逛著,想著這些年來,我究竟了些甚麼。自從大學畢業後,似乎一直都是一帆風順,找到一份好工,有個疼我的人,但美中不足的卻是做別人的情婦,他雖然說會跟他老婆離婚,但男人的承諾很少會兌現。走著走著,又經過了那一間名店,我的第一個男朋友便是在這裏認識的,不知他現在怎樣呢?這一條長街,好像永遠看不見盡頭似的。

突然呯的一聲,我聽見很人都在圍觀,不知甚麼事,我走了過去,探頭入去望了一下,原來我看見剛才那個熟識的面孔被汽車撞倒了,手上還緊緊握著他女朋友的照片,我在想如果他也有那樣的專一和長情便好了。

*****************************************************
2004年10月21日



R

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天氣還是那麼熱烘烘的,熱得人都快要融掉了。是否那麼熱,有那樣誇張嗎?不,請相信我,真的很熱。

R是一個迷一樣的女孩,我不清應該怎樣稱呼她,只知她叫R,僅此而已。每次在ICQ打開時,總會看見一個很有趣的名字,這個就是R。我也不太記得怎樣認識她的好像是Ranzel介紹我認識的,好像也不是,可能連Ranzel都不太清楚R是誰,但我好聽說R是美人一個,我便ADD了她。
(R和Ranzel都是R字頭的,是同一個人來的嗎?不是的,請各位讀者相信我,她們不是同一個人來的,如果不明白,請看看上面便知道我為何會這樣說。)

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天氣還是那麼熱烘烘的,熱得人都快要融掉了。是否那麼熱,有那樣誇張嗎?不,請相信我,真的很熱。用英文來表達,應該可以用damn ho這個詞t。

R回到家裏,天氣熱得她也熬不住要跳進沿缸中,享受一個很爽很涼的花灑浴,詳細的情形如何,那我便不得而知了,因為我也看不到。沐浴了過後,冷河過了後,接著便是一個R的指定動作-上網。似乎上網已經是她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或者說得嚴重一點,便是上網已經變成了她的生命。

打開ICQ,打開電郵,翻閱留言板,看網上日記本子的留言,打開打開翻閱翻閱翻閱翻瀏覽閱翻閱翻閱翻閱翻閱翻閱觀看觀看觀看翻閱觀看瀏覽翻閱翻閱翻閱瀏覽瀏覽打開翻閱。R的ICQ或者MSN都是長期開著的,她剛看到一個既陌生又熟悉的人剛上網。這個人R也清楚他/她的名字。只知道她/他叫提婆達多,R也許也是從Ranzel處認識提婆達多的,但R也不太清楚是甚麼人,只知道他/她叫提婆達多而已。R翻看過資料,提婆在梵語中乃天的意思,而提婆達多是一個出賣佛祖的人,是外道。

(不,讀者請相信我,提婆達多並不是外道,季羨林先生考証了,是婆達多與釋迦牟尼只不過是路線不同的鬥爭問題,提婆達多只是被佛經抹黑了而已,讀者請相信我。)

R似乎與提婆達多很投契。
喔噢

「HI」

「HIHI」

「What are u doin now?」

「nuttin」

「oic」

晚風從窗子外吹進,輕撫著R的臉龐,夜散落滿桌子的銀暈,朦朧的月色從窗外偷偷漏進,被窗欞割成四塊,舖在案几上,分散了的光線顯得格外柔和,格外朦朧,為這夜增添了寧靜,和諧的美。

咖啡室內,R看見了他,還有她,咖啡的香氣洋溢著四周,在空氣中飄浮著,令人醺醺欲醉,咖啡店內播放著柔和的free jazz,有R最愛的ornette coleman。

「等了很久嗎?」

「還.....(這句潛台詞很像很熟,我還是省了下一句吧)還好。」

這便是故的開始

「提婆達多,我告訴你吧,我將會寫個故事,是講三個人的一個平行並置的故事。」

「是嗎?那太好了,記住寫完要給我看看喔^^」

「是喲,我那個故事的名字都想好啦,叫做舒爾賽。」

「聽似來粉捧喲,那我真的要耐心等候你的佳作了。」

一個酷熱的下午,天氣熱得令人發火。惱人的夏天,窗外滲入絲絲的熱風,帶著海風的潮溼,我嗅著潮溼的空氣。忍不住天氣的酷熱,更忍不住被酷熱的天氣早早的從夢中弄醒。重複,重複又重複,我仰望著同一片天空,看著明暗交替,晝夜循環不息。明天重複著今天,今天重複著昨天,腦海裏的影像如電影的菲林般不停地播著同樣的畫面。熱烘烘的夏天,熾烈的陽光穿透了我的心,四方八面的熱風不斷向我湧過來,混著街上煩擾的城市的聲音,我快溶掉。那年,我才九歲。

恭喜你獲得小朋友故事創作比賽冠軍,這一句令我的路途變得不一樣了。慢慢踏上那舞台,似是很近,卻是很遙遠,一步一生。踏上舞台,講講得獎心得,似乎被嚇呆了,畢竟我也只是九歲而已。室內的空調開得很大,似乎足夠令人冷靜下來,可是我卻很記得我的手心不地在冒汗。台上的司儀也沒有想讓我走的準備,就像在玩弄新郎哥的方法在玩弄我,畢竟我也只是九歲而已。這個本來就沒有完美的世界,當你越向前走,便越多東西遺失,只能在記憶中拾回,人便是如此無奈。很多時以為自己對了,卻不知自己一路犯著同樣的錯,沒有人是完美的,你不是,一切都是偶然的錯誤。那年,我才九歲。

「你的故事開始寫了嗎?」

「嗯,都開始了,我不如send一些給你品評一下吧。」

咖啡店內只有我與他。他從枇都很少會欣賞我的故事,他看的只是推理及武俠小說,常常都只會取笑我看那些所謂的愛情故事為無聊,認為只是一些哄女孩的,騙女孩的,令女孩有幻想的小說,我看那些文學作品又不欣賞。「沙特?是甚麼人?」「法國人,存在主義的......」「噢,拜託,我已經不再信任何的主義了。」「......」那天,我們談得不甚愉快,我便與他分開了。

「我要offline了,88」

「bb, buddy」

R最後在microsoft word 2003,檔案,儲存新檔,檔案名稱,R徐徐鍵入-錯誤,確定,儲存。
*****************************************************

服下了LSD,迷夢從此開始
亂世小孩童,被黑白天鵝撫養(真是日哦夜哦,黑白天鵝)。
深信是雲姑七友和白雲公主鬼混下的私生兒,更深信有錢有天理,無錢無真理的一大守則。
偶然會哼著山歌,等著白老虎在家門前經過。
(你很低B呀呀)
(係又點呀呀呀?)
偶然會大唱山歌,等著另一半在家門前走過。
山歌亦只會唱一首
河邊有羊,河邊有馬騮好似你咁樣。
(咁又無話唔得gei)
但是只有老虎會偶然經過,一吼便走。
呵呵,山中方一日,世間已百年。
出山方知年,從始在凡居。
(唉......無野好講)
凡塵覓一地,已始十年居。

[欲知後事如何,請在大便分解]
服下了LSD,生命從此終結

*****************************************************

服下了LSD,迷夢從此開始
本以為像一頭蒼蠅,被人趕到東,我便走到東,被人趕到西,我便飛到西。嗡嗡,嗡嗡的。可惜現實是我是一隻碩鼠,坐在原地食黍。
時間總是行得慢吞吞的,短針在追逐著長針。
夜幕漸漸升起,紅外線悄悄地秘密行動。
時間一到,就如屁一般的輕煙溜走了。
前天還像狗一般熱得在伸著舌頭喘氣,今天卻像龜一般冷得所有部份都縮回巢穴裏(包括頭)。
影像不停地後退,朦朧,模糊,混亂,直至消失,最後進進入黑洞(the next station is chaos)。
在沉悶中找尋我的愛侶-chaos。
最後我祗在段玉裁的說文解字註中找到了這三個字
L.S.D
服下了LSD,生命從此終結

*****************************************************

服下了LSD,迷夢從此開始
在迷夢(意識_)之中打轉
許多年後我才逐漸意識到我的迷夢早己在梅雨的季節中給雨的記憶洗刷乾淨。沿著城市的外圍走,看得出這個城市有高高矮矮的大廈,一堆雜亂無章的建築群,是大廈嗎?是建築群嗎?我也無法肯定,總之前面總是給某些東西遮著。
走著走著,碰到K叔,K叔跟我打了個照面
「你是李生嗎?」
「不,我是姓舒爾的」
「那你的*69老婆呢?」
「我還未結婚的,K叔。」
「不,我不是K叔,我是M嬸」
「是嗎?真湊巧,我好像在那裏見過你的。」
「是啊,我倆好像不認識的,但我看到了你的手便有一種既熟悉但卻又陌生的感覺。」
走著走著,走到世界的一個旮旯,走到盡頭,回頭向世界發出猙獰的微笑

*****************************************************
假作真時真亦假,真作假時假亦真
余本作斯于兩歲前,不想今日竟重貼,見笑于諸位。余今以此作文本重置,本麤羼意識流,亦有後設技法,無窮之後退矣,然今其貌與當初相去甚遠,反像以作充塞是也。
余曾寫道:「友人嘗謂,余之小說,不像小說,余亦認為,此一小說,詞拙拙兮而乖舛,言謬謬兮而斑駁,體要未至,體貌不存。諸君卻誤之為余之日記,誠亦一錯誤矣。余作此小說,本為自娛,然吾復次應舉,八股之期將至,余亦懶散閒置,無望廁身上庠矣,更惶論及第哉?惟將此劣作,以作投考之用。嗚呼,則能見吾之命塗,殆矣。」,余寫小說,本為傳而模寫,進而隨類賦彩,今余想應可骨法用法耶?望可見之日,余能作篇褎然奇觀之作,以餐饗諸君。
全篇諸如狂人日記卷首言:「語頗錯雜無倫次,又多荒唐之言……今撮一篇,以供醫家研究,記中語誤,一字不易」,亦頗合余之博客作狂人日記之本意。以此作正文後之序言,文本以外之文本矣。

5 留言:

道士 說...

不要扮服下了LSD﹐服了寫不出這麼長的文。一篇成半個site, 似乎逼大家服你的LSD多點, 幸好我的抗藥性強﹐skip 過了沒睇。

匿名 說...

有冇搞X錯?

Zeke 說...

誰又能自證身處時空和生活中一人一事一舉一動不是虛空中迷夢幻象呢?又如何求證「自我」可曾存在過呢?倘若「自我」是純屬虛幻,這樣「自證」也是徒然。

小P 說...

你的越南文馬來文藏文(?!)是維基還是怎麼來的呢?是什麼意思?

舒爾賽 說...

小p:
其實其中一段大多是藏文及梵文,並不是從維基copy來的,而是從其他網站偷取的,而我只識解些少字,你要我成段解,我可以答你唔識,哈。

zeke:
你說得對,正如金剛經所言:「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不過這涉及到對本體的詮釋,如有些哲學家認為本體不能空,正如佛性,法身,湼槃這些都不能空,否則無從說起。),不過人在時間的長河中,只是很渺少,時光飛逝,就好像赫拉克利特所言:「不能兩次走進同一條河流,因為新而又新的水不斷地往前流動。」或者像孔子的「逝者如斯乎,不舍晝夜」,甚至你可以視為尼采的「永劫回歸」。所以這篇爛作,主角分不清夢境,虛幻與真實,產生出一種無力感。紅樓夢開首便言:「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都言作者痴,誰解其中味。」,結尾也有同樣的四句:「說到辛酸處,荒唐愈可悲,由來同一夢,休笑世人痴!」,我就是喜歡這種痴人說夢話般的囈語。

匿名者:
多謝指教

道士:
哈,雖然你SKIP左,但係至少你知道有服下LSD呢幾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