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深半杯

標籤: ,

厚厚的雲沉了整個月
而雨好像有說不完的秘密
解壓仍然進行著藍色未能存檔
風阻於路障,水因而困惑
收起一圈圈訴說的漣漪
中心與邊緣寂寂
時空少了不協節奏的雜音
城市通過新法例
黃燈,汽車亦不可越界
街道網絡所以延長自由

你的腳步徐徐而過
唯背影尾隨其後
在常去的餐廳,你早一步到達
牆邊角落的單人座
昨天愛吃的菜牌換上新的
主菜、沙律、餐湯、飲品、甜點
還是那一小時獨有的次序吧
小費的習慣不變,兩元
留在銀盤上讓服務員帶走
遺下那冰冷的水

灰色的窗前
水深半杯

二○○六年四月十九日定稿
曾刊於《秋螢詩刊》復活第三十五期

2 留言:

收兩元小費的侍應 說...

天色沉沉雨紛紛﹐銀線密密路漆漆。
過溝踏澗﹐無意顧閒人﹔戴月飛車﹐少理紅與綠。
餐室少年擦身過﹐怪怪眼神﹐蛇頭鼠目﹐似怕欲爭座﹔
牆角怪客食又寫﹐偶爾自笑﹐在此打磴﹐不察風雨過。
吃了幾百﹐打賞兩元﹔自以為瀟灑﹐早晚被打穫。

道士 說...

‘打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