偉大的反共文豪

標籤: , ,

據說很多中學的中文科教師都很欣賞《蘋果》的專欄作家古德明,我不清楚是什麼道理。當然要解釋也不難:只要你反共,喝采的人必然排山倒海;只要你大喊“支持民主普選”,你就儼然是正義的化身;何況古先生又學貫中西,他那招十年不變的“以古非今”,更是獨步天下,簡直可以繼承獨孤求敗,封他為“獨沽一味”。古先生支持民主的決心和誠意是不容置疑的,因為他跟《蘋果》和其他偉大的民主鬥士一樣,“吾愛真理,吾尤愛民主”,遊行人數的準確性是無關痛癢的,the ends always justify the means,民主無論建立於多少謊言和虛偽之上,依舊是可愛無敵的民主。你信不信,當香港人終於得到夢寐以求的民主後,這些報紙或文人就會轉移策略,大聲疾呼:“這就是我們追求的民主嗎?”然後便會繼續擴大戰線,因為抗爭不息,銷量就會不減。如果社會和政府都無懈可擊,報紙就會無利可圖;沒有新聞,他們自然會製造。

現在不妨欣賞一下這位中英文了得,每篇文章都例必旁徵博引的古先生手筆吧:

2006年09月02日 《蘋果》
《阿 嬌 的 「 污 點 」》
戲 子 阿 嬌 最 近 被 《 壹 本 便 利 》 記 者 偷 拍 更 衣 照 。 照 片 刊 出 之 後 , 香 港 各 界 不 勝 義 憤 。戲 子 界 舉 行 聲 討 大 會 , 婦 女 界 發 起 罷 買 行 動 , 行 政 長 官 曾 蔭 權 也 站 出 來 譴 責 雜 誌 侵 犯 隱 私 。 大 家 都 為 阿 嬌 胴 體 扼 腕 。

倉海君評:大家極其量只會為“阿 嬌 胴 體”而興奮,不會“扼腕”;應該這樣說,“大家都為阿嬌慘被偷拍而扼腕”。專業寫作者,不單要懂修辭語法,最好還要有清晰的頭腦。

阿 嬌 愈 發 楚 楚 可 憐 , 向 港 人 哭 訴 : 「 這 樣 的 醜 事 , 令 我 人 生 蒙 上 污 點 。 」 她 言 重 了 。《 世 說 新 語 》 有 一 個 故 事 : 晉 朝 名 士 劉 伶 在 家 有 時 不 穿 衣 服 , 遭 人 譏 笑 , 坦 然 回 答 : 「 我 以 天 地 為 棟 宇 , 屋 室 為 衣 , 諸 君 何 為 入 我 中 ? 」 《 壹 本 便 利 》 記 者 入 阿 嬌 中 , 那 是 自 賤 , 阿 嬌 何 污 之 有 。


倉海君評:這種“以古非今”很可笑,犯的是比擬不倫的錯誤。我想不到一個狂士的達言跟偷拍有什麼值得類比之處,但這種無聊透頂的典故徵引,現在很多人都會覺得就是“博學”的表現。想問古先生一句,言下之意──假設你由衷相信自己的鬼話──是古先生你本人也不介意赤裸裸登上《便利》的封面吧?

《 三 國 演 義 》 把 那 清 者 自 清 道 理 講 得 更 明 白 。 漢 朝 末 年 , 獨 夫 曹 操 有 心 羞 辱 名 士 衡 , 要 他 做 鼓 吏 , 改 穿 鼓 吏 衣 服 。 衡 從 從 容 容 , 當 眾 脫 下 舊 衣 , 裸 體 而 立 。 曹 操 喝 道 : 「 廟 堂 之 上 , 何 太 無 禮 ? 」 衡 回 答 : 「 吾 露 父 母 之 形 , 以 顯 清 白 之 體 耳 。 」 他 不 以 裸 露 為 恥 , 卻 恥 於 依 附 曹 操 : 「 吾 乃 漢 朝 之 臣 , 不 作 曹 瞞 之 黨 ! 」 這 道 理 , 香 港 今 天 的 戲 子 未 必 明 白 。 比 如 說 , 董 建 華 治 港 期 間 , 民 怨 鼎 沸 , 百 姓 一 在 公 開 場 合 看 到 他 就 噓 聲 四 起 。 戲 子 成 龍 見 了 , 不 效 打 鼓 罵 曹 , 卻 痛 斥 港 人 : 「 香 港 人 真 醜 陋 ! 」 二 ○ ○ 三 年 七 月 一 日 , 香 港 五 十 萬 人 遊 行 反 對 二 十 三 條 箝 制 言 論 法 案 , 又 被 這 位 戲 子 評 為 「 破 壞 香 港 形 象 」 。 他 最 近 出 席 演 唱 會 , 乘 醉 惡 語 猥 詞 和 觀 眾 對 罵 ; 現 在 卻 站 出 來 , 一 臉 嚴 正 , 「 捍 衞 演 藝 界 尊 嚴 」 了 。

倉海君評:禰衡“乃漢朝之臣”,可見他的氣節有一個“正統”概念作依歸,但現在我們的處境卻是史無前例地尶尬──難道我們要當自己是清朝遺老或國民黨遺民不成?抑或像“才子”一樣誓死效忠大英帝國?當然,我們絕對可以討厭中共,但要求成龍和Twins向萬中無一的禰衡“見賢思齊”,是古先生太看不起禰衡?還是太看得起“戲子”?

又 比 如 說 , 今 年 七 月 一 日 , 香 港 六 萬 人 遊 行 , 抗 議 中 共 撕 毀 《 基 本 法 》 禁 止 普 選 ; 阿 嬌 等 一 干 戲 子 則 去 為 中 共 演 唱 , 「 慶 祝 香 港 回 歸 九 週 年 和 諧 團 結 」 。 她 去 讀 讀 《 三 國 演 義 》 才 談 人 生 污 點 吧 。
南 宋 端 平 二 年 , 淮 海 別 將 榮 全 據 城 作 亂 , 召 妓 女 毛 惜 惜 佐 酒 。 毛 惜 惜 拒 絕 說 : 「 汝 本 健 兒 , 官 家 何 負 於 汝 , 而 反 ? 吾 有 死 耳 , 不 能 為 反 賊 行 酒 。 」 結 果 身 喪 榮 全 刀 下 ( 《 三 朝 野 史 》 ) 。 毛 惜 惜 身 為 妓 女 , 歷 來 卻 沒 有 人 敢 說 她 污 了 清 白 之 軀 。 宋 室 擒 殺 榮 全 之 後 , 封 毛 惜 惜 為 英 烈 夫 人 , 《 宋 史 . 列 女 》 還 為 她 立 傳 。 今 天 , 起 毛 惜 惜 於 地 下 , 她 絕 對 不 會 忘 記 當 前 之 中 共 政 府 , 猶 一 九 八 九 年 之 屠 城 政 府 , 猶 一 九 六 ○ 年 代 之 文 革 政 府 。 要 她 為 這 政 府 行 酒 慶 祝 , 她 一 定 會 再 說 一 次 : 「 吾 有 死 耳 。 」 她 不 會 明 白 阿 嬌 、 成 龍 等 說 的 「 維 護 尊 嚴 」 。 這 位 舊 中 國 妓 女 的 尊 嚴 和 新 中 國 戲 子 的 尊 嚴 不 同 。

倉海君評:你只要翻一翻梅鼎祚的《青泥蓮花記》,便知道這類“舊中國妓女”的故事可謂貨源滾滾。當然,單憑一個毛惜惜,甚或把整部《青泥蓮花記》的妓女加起來,都不可能代表“舊中國妓女”這一整個階層。我不明白古先生何以硬要把“舊中國”和“新中國”對立起來,也許這就是他那招“以古非今”的精髓吧?我很不喜歡他那種什麼“戲子”的口吻,狗眼看人低,“舊中國”第一流的讀書人都不會這樣裝腔作態,讀過汪中《經舊苑弔馬守貞文》的人都會明白。

在 西 方 , 記 者 偷 拍 明 星 、 政 客 等 等 無 日 無 之 , 被 偷 拍 者 大 可 上 民 事 法 庭 興 訟 。 現 在 , 曾 蔭 權 政 府 卻 主 張 用 刑 事 法 對 付 傳 媒 窺 探 隱 私 。 法 案 一 旦 通 過 , 加 上 當 局 最 近 頒 布 的 《 截 取 通 訊 及 監 察 法 例 》 , 中 共 治 港 更 加 可 以 運 之 掌 上 。 政 客 會 和 戲 子 一 樣 , 做 甚 麼 都 不 許 別 人 窺 探 ; 香 港 百 姓 則 會 和 大 陸 百 姓 一 樣 , 一 言 一 行 隨 時 可 被 政 府 秘 密 監 察 。今 天 , 香 港 各 界 似 乎 都 十 分 同 情 阿 嬌 。 然 則 甚 麼 叫 做 小 惡 , 甚 麼 叫 做 大 惡 , 我 還 是 不 要 多 說 了 。 閉 上 門 , 翻 開 青 史 , 古 道 照 顏 色 。


倉海君評:如何展開民事訴訟?看看左冷禪寫的兩篇評論,便知道問題不是那麼輕描淡寫。很多不懂法律的人總愛搬法律出來唬人,但只要真有人貨真價實地跟他們討論法律,他們便會立即噤若寒蟬。這種“葉公好龍”式的擁護法治,正痛快淋漓地體現了現代人的自欺欺人。立法與否,是一個要平衡各界利益的大難題,不可以一開始便設定立場。古先生寫這些東西,是“各為其主”也好,是他由衷的意見也好,擺在眼前的就是一個非常明確的道理:不管偷拍誰,也不管誰偷拍,偷拍更衣就是錯,偷拍了還要印出來,就是大錯特錯,不要東拉西扯什麼“小惡”、“大惡”。混淆概念、顛倒黑白、不求真相的人,不配講什麼禮義廉恥民主自由。如果民主真要靠這種報紙和這種“文人”才可得到,我寧願不要。

67 留言:

掬香齋主人 說...

讀書的目的據說是為了明辨是非,而不是混淆黑白。古德明要報知遇之恩,大可以避而不談,反正沒有人追問他的意見,就像我們的陳日君主教一般。假使多記古典、辨晰文法的最大用處在於把受害者說成活該的壞人,那再文雅的外表也包不住敗絮其中的人格。說穿了古德明只不過是古德缺罷了。

Yam 說...

隨意的將別人扣上 "偉大的反共文豪"的高帽才來逐句批評, 算不算混淆概念、不求真相的人

混淆概念、顛倒黑白、不求真相的人,不配講什麼禮義廉恥民主自由。
-------------
原來談論"禮義廉恥民主自由" 那麼高的道德操守, 難怪中國那麼少人有資格談

--------------

因為別人的意見跟你不一樣, 就連民主也不要了, 這種人配享有什麼民主, 回大陸陪程翔吧...

舒爾賽 說...

樓上的朋友,請你看看古先生之文才說,以古非今已經犯了時代錯置的謬誤。
其次,扣上「"偉大的反共文豪"的高帽才來逐句批評」與「算不算混淆概念、不求真相的人」似乎無必然的邏輯關係。
而且這只是一個title而已,算不上扣甚麼高帽,而且就算是扣高帽,也只是一種先揚後抑的修辭手法,與混淆概念,不求真相沒有什麼關係。
「原來談論"禮義廉恥民主自由" 那麼高的道德操守, 難怪中國那麼少人有資格談」←呢句唔知你想講乜。
或者請你看清楚最後的幾句,並非意見不一樣就連民主也不要,而是香港的民主落在一些是非不分的上手上,則寧可不要。而且為何不配享有民主便要回大陸陪程翔?這我倒要問是誰混淆概念、顛倒黑白、不求真相?

倉海君 說...

Yam:

你是古德明的讀者嗎?看到你用這種方式說話和思考,終讓我明白到為什麼古德明還有市場,真要謝謝你的留言。

倉海君 說...

補充:

你說:隨意的將別人扣上 "偉大的反共文豪"的高帽才來逐句批評,算不算混淆概念、不求真相的人

你一開口就錯了,我並不「隨意」,而是有確鑿根據的。我現在想你應不是古的讀者,假如你是,沒理由不知道古德明曾在專欄(該是《明報》年代)豪情壯志地自稱「我的文章勝魯迅雜文百倍」。魯迅偉大嗎?我不知道。但他既然勝過很多人都認為偉大的魯迅「百倍」,自然算「偉大的文豪」了(至少他沒理由不這樣想),而且亦擺明車馬反共,我想不透你對這個甚合古先生心意的標題有什麼好不滿。或許在你罵人之前,先弄清一個基本事實:那頂你看不過眼的高帽,究竟是誰扣上去的?

Happy Prince 說...

實在不明白古德明“以古非今”的文章有什麼可取,開口閉口“新中國”如何糟糕,“舊中國”如何光輝燦爛,一面倒得過份。古生時常強調歷代帝王的高尚德行,難道唐太宗宋太宗的私德就很好麼?更可笑的是,他所引的往往是一些民間筆記而已,可信性存疑。

這篇文“戲子”的稱呼已經表明對藝員明星的不屑的態度,之後又將話題扯到他們“媚共”,可謂九唔搭八。

記得黃霑病逝後,古生的文章竟然引用八卦雜誌的傳聞去斥責黃霑的私生活,文人相輕也。

而〈阿嬌的污點〉旁邊的一篇〈《壹本便利》不能道歉〉,立論更加毫無邏輯可言。

倉海君 說...

happy prince:

公道點說,筆記也有史料價值,不能一概而論。古的問題是,他引用材料沒有史識,亦欠缺類比能力,所以效果非常牽強,這才是他所有文章(不限於本篇)的致命傷。

今朝在sidekick處留言,不妨搬到這裡給大家看看。http://sidekick.myblog.hk/archives/2006/09/02/859/#comments

紫草 :

04-Sep-06 at 1:47 am | 引用

古德明的確係chi 能左線–我好似第一次o係blog 或or comment 度爆粗呀可,無計,一向幾佩服佢,隨左話佢chi 能左線都好難解釋佢做咩突然間有d 咁的行徑。
#

sidekick :

04-Sep-06 at 9:10 pm | 引用

倉海君,
我都唔知古係咪讀屎片,佢平時寫d o野都唔係咁o既!
(可能我睇得少)

#

我在那裡的答覆是:

我同你地諗法唔同,佢一向都係咁嘅人,寫野胡亂堆砌典故史實(咁做其實已經係欺騙緊一d無文史根柢嘅讀者),全無邏輯文采可言,根本佢任何一篇文我都可以照樣逐點擊破--如果我夠無聊嘅話。而且佢對人對物非常白鴿眼(例如什麼戲子,其實佢一直以來都係咁稱呼d藝人),不可一世,成日扮有風骨和不畏強權, 97前咪一樣驚共產黨驚到要走路。我中學睇佢寫明報已經投稿寸佢,唔係寸佢唔「愛國」,係寸佢虛偽。份稿結果如何?當然出唔到街。

birgit 說...

古的文章看得不多,所以不敢斷言他是不是一向如此.但就至今讀過的十來篇來講,已經悶得人打哈欠.倒不是怕他羅列堆砌經典史料,而是如倉海君所言,類比能力有問題之外,還沒有文采.借古諷今?讀起來祇覺又酸又苦,卻沒半點會心.相比,魯迅的明刀明槍爽快多了--且不談偉不偉大.

舒爾賽 說...

滄海君你中學已經睇佢的文,仲可以投稿去明報寸佢,咁講,滄海君你都好後生咋喎 :p

Devin 說...

阿 嬌 愈 發 楚 楚 可 憐 , 向 港 人 哭 訴 : 「 這 樣 的 醜 事 , 令 我 人 生 蒙 上 污 點 。 」 她 言 重 了 。《 世 說 新 語 》 有 一 個 故 事 : 晉 朝 名 士 劉 伶 在 家 有 時 不 穿 衣 服 , 遭 人 譏 笑 , 坦 然 回 答 : 「 我 以 天 地 為 棟 宇 , 屋 室 為 衣 , 諸 君 何 為 入 我 中 ? 」 《 壹 本 便 利 》 記 者 入 阿 嬌 中 , 那 是 自 賤 , 阿 嬌 何 污 之 有 。


倉海君評:這種“以古非今”很可笑,犯的是比擬不倫的錯誤。我想不到一個狂士的達言跟偷拍有什麼值得類比之處,但這種無聊透頂的典故徵引,現在很多人都會覺得就是“博學”的表現。想問古先生一句,言下之意──假設你由衷相信自己的鬼話──是古先生你本人也不介意赤裸裸登上《便利》的封面吧?

-----------------------------------

更可笑的是樓主連古德明引述劉伶說話的作用也搞不清楚, 就胡亂評論,難為仲有咁多人吹捧他

匿名 說...

to : devin

pls bear with my ignorance ...

i really 搞不清楚 古德明引述劉伶說話的作用 in this incidence of outright trespass against Gillian's rights to privacy ... i mean, even if 我 couldn't care less about 以 天 地 為 棟 宇 , 屋 室 為 衣 ,it doesn't mean that you can stealthily sneak into my place and take pictures of me ...

i suppose you do understand what 古德明's trying to say by reading your post ... can you shed some light on this ... thanks ...

cliff

devin 說...

阿嬌認為偷拍事件是他人生的污點, 古德明則認為這事件是偷拍者自賤,阿嬌何污之有, 并引述劉伶的話來說明在私人地方裸露非污點, 當中并沒有將阿嬌跟劉伶作比較, 何來"犯的是比擬不倫的錯誤"?


古德明再引用樓主口中萬中無一的"衡", 除了再說明 "裸露非污點"外, 更引出 "不 以 裸 露 為 恥 , 卻 恥 於 依 附 曹 操"指出依附權貴才是恥辱, 當中也沒有要求成龍跟禰衡思齊, 只是指出什麼才是"污點"....

倉海君 說...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倉海君 說...

Devin:

讓我告訴你,什麼才是我人生的「污點」,那就是要我反覆詮釋和申述古德明那些狗屁文字的涵意。

《 世 說 新 語 》 有 一 個 故 事 : 晉 朝 名 士 劉 伶 在 家 有 時 不 穿 衣 服 , 遭 人 譏 笑 , 坦 然 回 答 : 「 我 以 天 地 為 棟 宇 , 屋 室 為 衣 , 諸 君 何 為 入 我 中 ? 」

你可能不知道,這段網上版引文其實脫了兩個「巾軍」字。「巾軍」字即「褌」,亦即褲子。《世說新語.任誕》第六則原作:「屋 室 為 巾軍 衣 , 諸 君 何 為 入 我 巾軍 中 ?」當然,這是題外話。

言歸正傳。即使不引劉伶的話,我想大家也不認為阿嬌在這件事中有什麼做錯吧,她說的「污點」當然不是指自己行為上的污點,而是指更衣情況被公開的尷尬,她只是詞不達意而已。

於是古德明便無恥地捉她字蝨,不理恰當與否,只單憑「裸體」這個薄弱的共通點,便胡亂引用《世說新語》,為的就是要「說明」阿嬌「何污之有」,而對於那些偷拍者,就只避重就輕地罵一句「自賤」--噢,古先生真有道德勇氣啊!還不為他喝采?--至於那位幕後大老闆嘛,古先生連舐痔也唯恐不及,豈敢得罪權貴? 

之後,古又引了一大堆什麼名士什麼妓女的故事,無非是想偷換概念,不理會利用偷拍以賺錢的行為本身有多無恥,反而誤導讀者去探討「污點的本質」--噢,古先生不但是大文豪,更是不世出的哲學家啊!

我是寫blog的,沒義務來提升閣下的閱讀理解能力,你要認定古德明是才高八斗也好,大義凛然也好,剛正不阿也好,反正海濱有逐臭之夫,我尊重你的癖好。

devin 說...

既然如此, 那閣下所謂"比擬不倫的錯誤"不成立了, 古德明最多是避重就輕而已, 什麼"顛倒黑白、不求真相"的指責還存在嗎?

以閣下的理解能力和憤青式的言論, 多幾個像閣下所謂"寫blog"的,那香港blog 界發展就可以休矣........

倉海君 說...

所有古德明的fans(如果有的話):

我不怕人罵,但最怕人罵得悶。要無賴,也請大家無賴得嚴謹和精緻一點,以免削弱口角的樂趣。

把我正文的所有評論和上面那一大段明顯浪費我時間的留言,都粗暴而馬虎地理解為「最多是避重就輕而已」--真恭喜你,古先生--就證明古先生的「道統」已有傳人了。

沒新意的詰難,恕我懶得回應。我即使再回答,肯定還會有人繼續說:

1.古德明最多是「顛倒黑白、不求真相」而已,什麼「無恥」的指責還存在嗎?
2.古德明最多是「無恥」而已,什麼「舐痔」的指責還存在嗎?
3.古德明最多是「舐痔」而已,什麼「狗眼看人低」的指責還存在嗎?......

我並不覺得拙文有價值得需要逐句箋注。

本站新開張,不想讓訪客(包括罵我的那些)空手而回,特別贈送一則真人真事的陳年舊聞。請留意:這舊聞跟我以上的一切評論沒有關係,評論是獨立自足的,其說服力並不會因為以下的故事而有所增減。我不希望依賴一些題外話來誤導讀者,儘管我知道讀者的確很容易受誤導。

多年前,古德明涉嫌在中環域多利皇后街的三聯書店偷書,此事結果上了報紙。情況是這樣的:當年的三聯在一樓那層有側門通往鄰座樓梯,有職員稱古德明當時形跡可疑地從側門離去,便上前攔截,結果發現有兩本書藏在毛衣裏。古德明辯稱,他根本是要去付款的,他只是被人陷害,並強調三聯是「內地書店」。最後,法庭判他無罪。

古德明究竟有沒有偷書?我不知道。而故事的趣味,卻在於以下幾點:

1.按照古德明的邏輯,所有民主派和蘋果員工都不應犯險踏足三聯、中華等內地書店。

2.按照古德明的邏輯,書店應像FBI般,有張Most Wanted的名單發送給每位職員熟讀,而當時的古德明已經大大威脅中共政權,非要生擒不可。

3.最詭異的,是意圖「陷害」古德明的中環三聯竟然有《以古非今集》賣。

事件發生了太久,已經google不到。如果我這位理解力低下的「憤青」說錯了,希望古先生傳人甚至古先生指正。重提這件事,只因為我覺得事件引起我無限的想像,我沒打算證明或說明什麼。

devin 說...

想不到閣下原來如此不堪, 駁你幾句就語無倫次了, 連古德明 n 年前的什麼出丑事都要拿出來, 人家的論點都看不見了...

看來, 稱閣下為憤青也抬高閣下了, 起碼人家還有駁斥的能力...

devin 說...

說閣下之不堪, 卻還有一些狂妄:
--------------

據說很多中學的中文科教師都很欣賞《蘋果》的專欄作家古德明,我不清楚是什麼道理。當然要解釋也不難:只要你反共,喝采的人必然排山倒海;只要你大喊“支持民主普選”,你就儼然是正義的化身;
------------------

以閣下之言論, 反共支持民主大多都是無知肓毛? 只有閣下一人才清醒?.

---------------

"如果民主真要靠這種報紙和這種“文人”才可得到,我寧願不要。"

----------------

民主是一種什麼東西?
靠一種報紙和一種“文人”就可得到?
又可以閣下一言不要就不要?

呵呵..."寫blog的"

倉海君 說...

《列子.天瑞》記載了東郭先生對宋國向氏的話:「若一身庸非盜乎?盜陰陽之和以成若生,載若形,況外物而非盜哉?」

即是說,你擁有的一切根本都是從天地偷來的,包括你的身體,所以人人都是盜賊。既然如此,即使古先生真偷了書,又何醜之有?你該說:三聯職員陷害古先生,那是自賤。

你聽過姑蘇慕容沒有?

K. 說...

看了古德明的狗屁文章,還以為稍會思考者都會看出當中荒謬之處,想大概不用花時間逐字拆解吧?但看了以上對話,卻原來真的有需要。
你們的新春秋甫開張便有火花,可喜可賀。

Sun Bin 說...

同意K君,BRIGIT君.

个人是认同古的结论的(阿娇时间小题大作,成龙等人声大夹恶).不过古的文章,只不过能入"财子"之流吧.苹果专栏素质的确参差不一.

Sun Bin 說...

devin

古的文章不叫"避重就轻",该是"蓄意误导","混(水胥)是非".

一个完全不能类比的历史不能说明任何问题
1)该历史事件本身并无公论
2)对与古的每一个例子,我都可以举十个反例.

这就是我们看不顺眼,看不起古的原因.

倉海君 說...

K.,

我其實要多謝Devin,幫我踩旺個場。我會邀請你,「怪人」聚會,點可以無你份?就算無時間寫,掛個名都好。


Sun Bin:

說阿嬌小題大作,成龍聲大夾惡,我都同意。但那似乎不是古的「結論」--如果是,我根本不會批評他--而是「論證」。古是利用別人的私德有虧,來「證明」壹傳媒的「正義」,又或者藉此試圖暗示:即使《便利》有錯,也是無傷大雅的,因為我們不必憐憫那些小題大作、尊嚴早已淪喪的「罪人」。

***

最後,讓我說說對事件的主觀感受吧。阿嬌不錯是受害者,但我的同情心還沒泛濫到要為她聲援。根本整件事就是非分明,毫無討論價值。我反感的,是岳不群之流乘機混淆是非,那種「有文化」的狡獪,比任何一張偷拍照都可怕。還有一點,中國古書給這種人讀,對書籍本身就是侮辱,像尹志平姦了小龍女一樣。劉伶、襧衡何罪?經古德明一提,死了這麼久,還要平白添上一個「污點」!

匿名 說...

now it is my turn to admit ignorance on my part :) ...

of course, 古德明's passage is just a piece of shitty crap ... but pls don't let this cloud the real issue ...

i don't quite understand why you guys said 阿嬌小題大作 ... i don't think this whole issue is only a "小題" -- paparazzi is not 小題, lady diana's car crashed because of it ...

everyone has the right to privacy, and no exception to celebrities, no matter how you may think she sings badly, or acts badly, or does something badly ...

and if this is not 小題, the accusation of her doing 大作 is then flatly wrong ...

cliff

掬香齋主人 說...

可能是新張期內,倉海君居然會花這麼多時間和人糾纏。當然,花了的時間不會白花--我指的是再多的說話都不會令部分讀者受益,而是令另一部分的讀者得到意想不到額外的娛樂。

我上一個評語其實只不過是重複了倉海君一文的大意,或者頂多說只是該文的提要。可能略去了一切具體的細節,根本不能引起古先生忠實讀者應有的注意,在我本人確實增添了一個不小的遺憾。

為了取得成正比例的注意,我想再用些少時間指出古先生一文的大意,是非常有必要的。希望古先生的忠實讀者不要糾纏於古典上面,看清楚古先生原本想說甚麼。

其實古先生的意思很清楚明白,他引經據典都是為了證明鍾欣桐只不過是個“賤人”。當然,古先生是一個敦厚的人,所以他沒有--也不願意--直斥一個以唱歌為業的人做“賤人”,而稍稍委曲的喚做“戲子”。一個“賤人”,假使我要作賤你,那是把你放在合適的位置,你是沒有任何損失的;相反,倒要弄髒推他一把落懸崖的手了。所以,要一家雜誌社編輯、發行、甚至一而再的加印你的更衣照,其實是給你賞面,你是應該感恩圖報的,而不是恩將仇報的。以上就是古先生一文的大意。

我相信古先生的忠實讀者是頭腦清楚、心思精明的人,尤其是多年擁戴古先生的人,想必受了古先生的教益不少。但願像古先生和他忠實讀者的人與日俱增,“滿街都是聖人”,那我就可以在街上隨便滿足我一己的獸慾了。

devin 說...

回掬香齋主人:

其實本人并非古德明讀者, 最多也只不過偶爾看他的英語專欄束而已...

回看閣下留言, 同意古德明最好可以避而不談...

但他是不是"把受害者說成活該的壞人"呢, 本人認為他文章的大意是:
相對於阿嬌等人依附權勢的"污點"(有興趣的網友可以網上找一下阿嬌對遊行人仕的言論), 偷拍這件事根本不是什麼個人的"污點".

Eric 'Spanner' 說...

我想,古的邏輯大抵如此吧。也是來自《三國》。第十回。幸好他沒有連這也抄了:

曹操奸雄世所誇,曾將呂氏殺全家。
如今闔戶逢人殺,天理循環報不差。

但問題是,「報」不相配;更何況,就算是報應,或看來是報應,「行道者」也未必真的做對。報應只是對那行為的其中一個詮釋而已。

另,這回口誅筆伐,甚像十八路諸侯伐董卓。

Sun Bin 說...

@cliff,

i personally do not think it is such a big deal. and my view is very close to ESWN's taxonomy and comments.
http://www.zonaeuropa.com/200609.brief.htm#008

---

i think our difference is mainly regarding paparazzi. to me it is only a small nuissance.
we have libel and privacy laws, which should be good enough to address the gillian chung cases. if the laws do not punish the paparazzi, then the paparazzi is not crossing the line too much.

of course, laws are not perfect and subject to reviseion. the reason i thought the gillian chung incidence was overblown was the experience of BT/P2P/video-piracy law driven by the movie industry and entertainment celebrities. IMHO HK govt over-reacted to the BT issue. I am, hence, led to believe that HK govr may succumb to Jackie Chan's media clout and over-react again.

p.s.
1) lady di incidence, i would just say that the conspiracy theory of MI6 is still out there, notwithstanding that this is an isolated and rare incidence.
2) i despise jackie chan and his movies. so i may come in here with prejudice
3) apple daily and its minions certainly over-reacted as well this time, by choosing to be defensive bigots. whatever evil Emperor Entertainment has done, Gillian Chung should not be punished. (Punish Yeung instead) So the logics were totally medddled by the AD minions.

倉海君 說...

Cliff,

事件牽涉的人,其實可分四類:

1 偷拍者、其所屬雜誌、幕後老闆
2 壹集團那幫護主的文棍
3 娛樂圈那群各懷鬼胎的聲討者
4 受害人阿嬌

一般人犯的謬誤是,以為1,2是錯的,那麼3,4就必然對,反之亦然。其實你根本可以既有自己立場,而同時又不認同那四類人的表現。我正文直接評論的,只是第2類的古德明,所以我對阿嬌本人有什麼偏見都是不重要的。很簡單的道理:在文明社會,偷拍任何人(不論是聖人還是混蛋)更衣再公然發佈圖利,都是極卑污可恥的事(至少對我來說),所以無論我如何不喜歡阿嬌,也不會令我饒恕下流的犯事者,任何有理性的人都應該是這樣的。阿嬌有否「污點」,相關嗎?

說她「小題大作」,的確不太清楚,我想說的,其實是她和第3類人都反應過激了。賤格程度相近的偷拍早已存在,但誰有興趣「聲討」?從來沒有。說是「小題」,因為公眾一向對偷拍都熟視無睹,似乎已經默許──我這兒不是從自己的道德角度來衡量;至於「大作」,指的是聲討者太矯情了,他們不是代表公義,只是尋求利益而已。阿嬌是否心靈受創?我沒興趣理會。我針對的,由始至終都是那些讀枉書的文棍。

devin 說...

請樓主不要發表那可笑的邏輯了,

"阿嬌有否「污點」,相關嗎?"

古德明的文章題目是「阿嬌的污點」,很明顯他只想談"污點", 偷拍的是非對錯不在他這文的討論範圍, 你可以說他有意避開不談, 閣下看得懂他的題目嗎?


閣下可以"我正文直接評論的,只是第2類的古德明,所以我對阿嬌本人有什麼偏見都是不重要的。"

為什麼古不能只談"污點", 不談偷拍呢?

匿名 說...

為什麼古不能只談"污點" ...........

because it is an dishonest, dishonorable and shameful conduct on the part of 古 if he only talks about "污點" ...

because he was trying to shift the focus, to cloud the issue of invasion of the girl's right to privacy ...

because he was playing unfair and being disrespectful to the girl as he was trying to create the delusion that it is ok to have the pictures published as there is no "污點" on the girl's part ...

cliff

匿名 說...

to sun bin,

hehe, maybe I am too simple, too naive, i normally don't buy any conspiracy theory ...

regarding paparazzi, i am curious about where to draw the line within which it is "permitted" by the law but beyond which it is liable to be "persecuted" by the law ...

to 倉海君,

i know your standpoint ... as a matter of fact, i didn't expect at all such post would attract so many comments 'cause it is so obvious that 古's passage is crooked ...

well, your post also mentioned a lot about 民主 ... in fact, i am more interested in knowing your conception on 民主 and what "kind" of 民主 you want ... will you write a piece on this in the near future ???

cliff

Sun Bin 說...

@devin,

my take on this post is very simple. Gu has written a column full of logical faults and bullshit. and the author called bullshit, bullshit.

because of the serious logic fault. Gu failed to even prove than Gillian has a dirty spot (污點).

Sun Bin 說...

perhaps, more precisely, Gu failed to prove Gillian's complain is unjustified by quoting his various dubious 'ancient cases'. -- if you claim that is Gu's thesis.

Sun Bin 說...

devin said,
"相對於阿嬌等人依附權勢的"污點", 偷拍這件事根本不是什麼個人的"污點". "

1) Gillian is just a young girl trying to make a career. why is this such a great guilt? or "依附權勢的"污點"" neither Gu, nor you, pointed out what she did wrong, other than complaining and crying over something she did not like.
2) Gu's attachment to MP, AD is not 依附權勢?
3) even if gillian 依附權勢, and has some 污點. does this justify someone to do another wrong/污點 to her? has AD or you become the "law enforcer"? who gave you such right?
p.s. my personsl view is that this is not such as big deal, but i think only gillian herself has the right to say how big a deal it is.

devin 說...

to sunbin:

圍繞古的文章題目"阿嬌的污點", 可否列舉古文章中的”logic fault”?

”has AD or you become the "law enforcer"? who gave you such right? ”

這句話你為什麼不問問樓主, 樓主連人身攻擊也出了,為什麼你不出聲..

當然, 本人也想擦鞋地說聲:

"樓主文筆暢順, 條理清晰"

可是看到樓主所謂評論, 真的說不出口....

Birgit 說...

也說說對古先生原文的理解.
沒錯,題為”阿嬌的’污點’”,古先生於是舉三例鋪陳其觀點:
劉伶一例:偷拍者”自賤”,阿嬌被偷拍不是污點;
禰衡一例:被偷拍並被公諸於眾,若能”清者自清”又何妨,進一步說明”何污之有”;
毛惜惜一例:身為妓女,因其節氣拒為叛逆佐酒,不會”污了清白之軀”.相對,作為”新中國戲子”的阿嬌則”去為中共演唱”而不表態”吾有死耳”,才是污點.
香港各界同情阿嬌,是分不清”小惡大惡”.所以唯有獨醒的古先生閉門讀史,孑孑於古道上.
古先生首尾呼應,說的的確是”阿嬌的污點”不是偷拍.
示範了通過觀點與角度的取捨,一支筆可以讓人背脊起寒意.

devin 說...

同意 Birgit said...

雖然古文在邏輯上沒問題, 但這文卻成為古德明的"污點"....

Birgit 說...

啊?

倉海君 說...

devin,

大家都迷惑了。

我想知道,你的論點明明已經潰不成軍,而你本人也為了維護古德明而狼狽萬分--例如你罵我把古n年前的「出醜事」揚出來,卻反被我用古的成名絕技駁得啞口無言--你也知道自己早就黔驢技窮,只能把同一條問題永恆地反芻(彷彿要跟我們鬥長命),卻依然要精衛填海地糾纏下去,到最後似乎就只要求我們同意古德明的狗屁「邏輯上沒問題」?又居然願意退這驚世駭俗的一大步承認古的「污點」?

你說:「其實本人并非古德明讀者, 最多也只不過偶爾看他的英語專欄束而已...」

你真是古的英語專欄讀者?一個普通讀者,有必要這樣不惜工本地為一個所看不多的「作家」辯護嗎?你上面那句無私顯見私的話,看來大有文章......

你願意解釋一下嗎?遊戲一日未完,你還有反敗為勝的可能。

devin 說...

呵呵, 閣下幾時駁得我啞口無言了? 搞笑..

閣下的理解能力簡直低到我不敢相信, 我之前批你的全部是針對閣下對古文的理解完全錯誤和評論不著邊際, 到現在還是這樣認為....

同時我也沒有否認古德明的"避重就輕"和有意避開不談偷拍事件

"但這文卻成為古德明的"污點"的意思是因為我同意Birgit 說古 "示範了通過觀點與角度的取捨, 一支筆可以讓人背脊起寒意."

因為古在選擇評論目標的確是捨棄批評《壹本便利》而選擇評論《阿嬌的污點》

當中的分別我也懷疑閣下是否有能力理解...


為什麼為古辯護, 就因為閣下的批評的確不堪一擊 和這句:
"只要你反共,喝采的人必然排山倒海;只要你大喊“支持民主普選”,你就儼然是正義的化身"

明白了嗎?

devin 說...

另奉勸閣下一句:

無知小子自稱為 "君", 就如盲毛自稱為 "先生" 一樣可笑, 有人靠訴你嗎?

道士 說...

看到了吧﹐倉海兄﹐Devin 這類人便是我在你 blog 內預言會出現的潑婦﹐整到四十幾個留言﹐浪費人力物力時間和個小呆子討論。有些人﹐根本沒有足夠的理解能力﹐甚至不知自己的羅輯錯在那裡﹐根本就是不能輸。「好佬怕爛佬﹐爛佬怕潑婦﹐潑婦怕窮人」﹐既然知識貧乏﹐便好心虛心點﹐卻四纏爛打﹐這就是我所討厭的。所以嘛﹐就好似我寫文章的宗旨﹐射出了的精華﹐便由他自己起歡怎吞。這類人﹐是抿我思想邊垃圾的一張廁紙﹐一沖就出海﹐那還會拾起來研究。

有一點﹐不記得誰說過﹐卻是對的。「古」這類垃圾文人多的是﹐一早就不必為他寫什麼文章。

道士 說...

"四"打錯﹐該為"死"﹐再想﹐不是死纏爛打﹐根本是小孩子耍彆扭。

又寫了四篇文﹐不過還是留翻下個禮拜。

倉海君 說...

devin,

你說:
「閣下幾時駁得我啞口無言了? 搞笑..」

答案:
9:14 AM, September 06, 2006

證據:

倉海君 said...

多年前,古德明涉嫌在中環域多利皇后街的三聯書店偷書,此事結果上了報紙。情況是這樣的:當年的三聯在一樓那層有側門通往鄰座樓梯,有職員稱古德明當時形跡可疑地從側門離去,便上前攔截,結果發現有兩本書藏在毛衣裏。古德明辯稱,他根本是要去付款的,他只是被人陷害,並強調三聯是「內地書店」。最後,法庭判他無罪。...

8:14 AM, September 06, 2006

devin said...

想不到閣下原來如此不堪, 駁你幾句就語無倫次了, 連古德明 n 年前的什麼出丑事都要拿出來, 人家的論點都看不見了...

看來, 稱閣下為憤青也抬高閣下了, 起碼人家還有駁斥的能力...
8:25 AM, September 06, 2006

倉海君 said...

《列子.天瑞》記載了東郭先生對宋國向氏的話:「若一身庸非盜乎?盜陰陽之和以成若生,載若形,況外物而非盜哉?」

即是說,你擁有的一切根本都是從天地偷來的,包括你的身體,所以人人都是盜賊。既然如此,即使古先生真偷了書,又何醜之有?你該說:三聯職員陷害古先生,那是自賤。

你聽過姑蘇慕容沒有?
9:14 AM, September 06, 2006

****

補充:

現在我仔細一想,確實是我弄錯了。從你特殊的角度看,這些怎算得上反駁?你又何曾啞口無言呢?抱歉抱歉。

****

古德明太可怕了--就像你一樣--因為他的邏輯謬誤多得令人絕望。但你既然那麼喜歡logic,那麼讓我告訴你一個最重要的謬誤。之前我已在留言說:

她說的「污點」當然不是指自己行為上的污點,而是指更衣情況被公開的尷尬,她只是詞不達意而已。(12:43 AM, September 06, 2006)

除了笨蛋,沒人會把阿嬌口中的「污點」,真當作「人格、品德上的污點」理解;而除了無恥的文棍(或像你這種「有識之士」)外,恐怕也沒有人會在阿嬌這種情況下,乘機將她詞不達意的漏洞,牽扯上一堆無類比關係的故實,再刻意轉化為貶損受害者人格的指控,以圖為自己老闆文過飾非。不錯,古的主題確是「污點」,但古所寫的「污點」(指品德上的缺失),不是阿嬌所想表達的那種「污點」(意指事件令她大感尷尬和苦惱)--例如我說「會考0分是我人生的一個污點」,很明顯和人格扯不上關係--但古卻偷換了「污點」此詞的概念來大造文章,犯的邏輯謬誤叫「含糊其詞」(equivocation)。你大概還會問:為什麼古德明一定要依據阿嬌的用意去詮釋「污點」呢?借題發揮不可以嗎?

當然可以,古先生,你自便吧。

道士 說...

"起"﹐也打錯﹐該為"喜"﹐再想﹐不是喜歡怎吞﹐而是根本不懂吞。小孩子耍彆扭﹐見到食物也不會吃﹐魚翅鮑魚不吃﹐要吃古先生的漢堡包。

再想﹐這三篇留言也錯﹐浪費自己的時間寫這些﹐倒不如看看最近讀的Hegel﹐再不然看看卡通﹐也勝過拾起這張抿屎廁紙。

道士 說...

嘻﹐看了倉海兄的留言﹐估不到也有研究紙(借C上音)紋的能耐﹐教者何其偉大。當真是想點通頑石乎?

道士 說...

乘著酒意﹐錯錯錯錯﹐也是錯﹐古生的文章也怎會是漢堡包﹐漢堡包的味道也不錯。為免自己明天後悔開了大口﹐或該鍼默了。

掬香齋主人 說...

可觀,居然還在糾纏。

其實已經足夠清楚,就是古先生在場想必開始生厭。

devin,讀他人文字要仔細,萬不可粗心,否則要鬧笑話,尤其這裡的人的水平不是寫專欄的那麼低下。衷心建議你多讀好書,不要浪費時間。

倉海君 說...

道士、掬香齋主人:

你們想必十分詫異,為什麼我今次咁睇唔開,要陪這位Devin玩下去。既然已到尾聲(希望是吧),我不妨公開一些有趣的想法。我很珍惜時間,反駁這類對手,用意並非要維護自己的顏面這樣無聊--我想大家都很清楚丟臉的是誰--也不是像狂人Paul Sin一樣要志在教育,而是基於以下兩個理由:

1.這是一種思維和辯術練習:當你要告訴一個沒嗅覺的人,屎究竟如何臭時,其中你可以用什麼手法和策略呢?

2.我要引導Devin說更多東西,讓我了解他的真正想法,甚至身份......我將分開數點說明。

以下說的,究竟是否overinterpret,就由大家自行判斷吧。

A. Devin自己的描述:

其實本人并非古德明讀者, 最多也只不過偶爾看他的英語專欄束而已...
10:38 PM, September 06, 2006

評 :

Devin可能只是蘋果迷,或民主鬥士,所以氣憤我揶揄生果報和它宣揚的那些所謂「民主」吧。但如果他不是古的忠實讀者,為什麼要那麼維護古的名聲呢?況且他一開始就是為古德明而來的,之後才插入一些「民主」元素而已。所以我認為他上述的話,是蓄意想跟古保持距離以表現「中立」,對不對?為什麼他要這樣做?

B. Devin對古德明的評價

古德明最多是避重就輕而已, 什麼"顛倒黑白、不求真相"的指責還存在嗎?
4:44 AM, September 06, 2006

同意 Birgit said...

雖然古文在邏輯上沒問題, 但這文卻成為古德明的"污點"....

11:00 PM, September 07, 2006

同時我也沒有否認古德明的"避重就輕"和有意避開不談偷拍事件
"但這文卻成為古德明的"污點"的意思是因為我同意Birgit 說古 "示範了通過觀點與角度的取捨, 一支筆可以讓人背脊起寒意."
因為古在選擇評論目標的確是捨棄批評《壹本便利》而選擇評論《阿嬌的污點》
4:25 AM, September 08, 2006

評:

Devin雖然同意《阿嬌的污點》是古的污點,但他根本連一句真正責難古的說話也沒有,而且還一直出盡九牛二虎之力,嘗試understate古德明的過失--儘管他從沒有成功。試問一位「并非古德明讀者」(Devin語)的人,為什麼要這樣做?

C. Devin對古德明文章質素的重視

更可笑的是樓主連古德明引述劉伶說話的作用也搞不清楚, 就胡亂評論,難為仲有咁多人吹捧他
6:28 PM, September 05, 2006

古德明的文章題目是「阿嬌的污點」,很明顯他只想談"污點", 偷拍的是非對錯不在他這文的討論範圍, 你可以說他有意避開不談, 閣下看得懂他的題目嗎?
5:18 PM, September 07, 2006

to sunbin:

圍繞古的文章題目"阿嬌的污點", 可否列舉古文章中的”logic fault”?
10:31 PM, September 07, 2006

評:

看到沒有?Devin從一開始,就已搬出「作者意圖」(intentio auctoris)作核心策略。他很着緊別人對古的文字,有一種需要訴諸作者用心的「正統」解讀,卻極度抗拒別人--即使那其實是大多數人--有自己一套訴諸理性的詮釋;他不接受這種讀法,他要強制別人接受作者那套。天下間,除了原作者外,有誰還會如此介意別人「誤解」呢?

D. Devin的用字和語調

無知小子自稱為 "君", 就如盲毛自稱為 "先生" 一樣可笑, 有人靠訴你嗎?
4:37 AM, September 08, 2006

以閣下的理解能力和憤青式的言論, 多幾個像閣下所謂"寫blog"的,那香港blog 界發展就可以休矣........
4:44 AM, September 06, 2006

評:

大家有否留意Devin無論是思維模式、邏輯能力 、用詞和語調,都跟本文的主角很相似。單看最後那句「可以休矣」,就很有古德明的本色;而那個什麼「閣下閣下」的稱呼,也是古德明慣用的陳腐寫法。

E. 其他

我利用各大熱門blog的名稱和Devin這個組合google,發現Devin只在這兒出現過--我真是受寵若驚啊!另外,這裡有一個人在短短數天內進入敝blog超過300次,而那熱心的訪客也不是任何一個我認識的人,說到這裡,各位猜到嗎?

舒爾賽 說...

想不到幾天沒來,這裏的cooment指數急升到五十點,比無線的慣性收視有過之而無不及。
本來理性的辯論是好事,但若果對方有心咬著你不放,這便尤如遇上網絡老鼠,惹禍上身也。
其實我正正反對的是現代那些所謂的多音詮釋,講到最後便是你的大家的觀點與角度的問題,自說自話罷了。
其實古德明一開始便以戲子稱呼呀嬌,雖然在感情上我不喜歡呀嬌,甚至討厭,但在評論文章中,一開始便使用戲子一詞,除了主觀立論上,更有一種人身攻擊的意味。其次,用劉伶以天地為屋,證明阿嬌何污之有,更加是不知所謂。或者可以這樣說,他把污點這個詞的概念偷換了或混淆了。
劉伶以天地為屋,裸露于人前是他自願的,而阿嬌是被偷拍的,是不知情的,然而卻可把這兩件事混為一談,先不論其以古非今,單是把這兩種不同性質的事混為一談,可見古之邏輯真的是.....
其次倉海君只是以文論文,我覺得並沒有任何人身攻擊之意,兼且他引用古偷書之說,在前已標明「請留意:這舊聞跟我以上的一切評論沒有關係,評論是獨立自足的,其說服力並不會因為以下的故事而有所增減。」,所以我認為並不構成作為他顛倒是非黑白的指控。

Sun Bin 說...

@devin, 古的逻辑问题

古的逻辑就如"瞎子摸象".
为了说服你大象像一条绳子,他就举了几个例.
你看刘伶,那条蛇,好像一条绳子啊!
所以阿娇这头大象,就长的绳子样子!

这笨蛋,非洲的猩腥也不穿衣服,为什么非得作贱刘伶.何况刘伶也不是什么伟人.

倉海君 說...

今天修正了整個blog的時區,所以上述留言中我引用的時間會跟現在顯示的不符。反正已事過境遷,遲來的訪客要憑弔古戰場,大概也不必介懷這些細節吧?

HK 說...

有一點聯想: 若果倉海君評一評李怡先生於9月5日刊登在蘋果日報的"為蔣芸喝采", 不知會引來了什麼人呢?

馮友 說...

剛剛走過,看遍本文,留言之。

最大的惡搞是劉伶乃「自願」,而阿嬌是「非自願」。劉高人自願脫光光讓人看自己的裸體,是他自己的問題;阿嬌沒有此意願,卻被人看了,還要印行天下,這就是最大的分別。

古先生是說真心話,還是為人所迫,不得而知。只是如此「類比」,智商高過十的人也會看出有問題,除非是頭腦早衰,智力過弱者才會不覺有何問題而非常認同。

倉海君,遲來好過沒來,不是存心再挑鬧戰。本人在此只留言一則,過後再不來看此文即成。汝也可當此留言不存在,不予回覆是也。

倉海君 說...

馮友:

你的想法我很認同,又怎會以為你「存心再挑鬧戰」呢?你最後幾句話,語氣似乎充滿「惶恐」喎。你放心,我不是見人就噬的瘋狗,慢走慢走。:)

王毛小子 說...

經年別新朋 ,千里遇故知^_^妙!
倉兄巧思小計,引君入囊;惡賊盛裝赴會,慘敗離場 ^_^妙妙!!
倉海君果珍龍的傳人 ,果真人中之龍,倉海桑田再倉海,年紀輕輕有此修為,可敬! 修身齊家,以治天下,而立開Blog,揚善去惡,有意思^_^
小某最想知惡賊下場是否如史實中被逼向絕路 ,而意志消沉...

呵呵..."寫報的"

亞麵 說...

就字面解說而言,Devin所說甚正確.Blog主雖是一頂天立地,道德觀較正確之人,但所post之觀點卻往往未能針對Devin所指而回覆.Devin針對的是劉伶那一段及文章的主題.他不是來評古先生是否濺人.而「 我 以 天 地 為 棟 宇 , 屋 室 為 衣 , 諸 君 何 為 入 我 中 ? 」 這句說話,重點在於「諸 君 何 為 入 我 中 ?」這7個字. 雖然劉伶曾說「我 以 天 地 為 棟 宇 , 屋 室 為 衣 」,但仍說:「諸 君 何 為 入 我 中 ?」.明顯是不悅別人入府偷看,並加以責之. 我想Blog主,及Devin所focus係两種不同的東西,大家還是relax吧.

倉海君 說...

亞麵:

恕我不願也不能再花時間討論這問題了,反正每人都有他自己詮釋的權利。但我想強調,即使大家都有同等的詮釋自由,但總有些詮釋會優於另一種的,且讓讀者自行決定吧。

刃岸 說...

1.學了一個新詞語:「blog界」。
2.演員是正當職業,演得不好的演員只能叫不專業;專欄作家也是正當職業,不辨是非的專欄作家只能叫幫閒。
3.devin宜去找古窮醱一篇叫 「新文化報且慢浩歎」讀下
http://www.ncn.org/asp/zwginfo/da.asp?ID=67709&ad=1/28/2006
古窮醱正係佢自己指責果種人。

maui 說...

只想講當日閒來速讀apply daily, 有睇到古的文, 我都覺得古引用得不當, 好似好夾硬引古文, 而且仲有輕視藝人甘. 而且, 古文引個個人係自己選不穿, =/=嬌. 再加上歷史上一定有d奇人異士, 點用黎同一個普通人(嬌)與之相比. 就算嬌無如此氣量亦不為過. 呢度唔講others 出黎扮正義.. 古人的偷窺同而家亦唔同. 而家係你睇完, 仲有copy, publish 俾全港人睇(完全feel 到mechanical reproduction 之利弊). 篇文可能有d意思係叫嬌唔駛甘care, 係d人自眨, 但佢比喻唔好, 同埋覺得佢有場少少踩人,嬌係娛圈其他事唔講, 但呢件事始佢終係無辜,係受害者. 以上只是我既記憶, 留言前亦冇細讀佢d logic, 只係想講當日(至今都好耐lu)睇完佢篇文, 今日睇到呢個post, 估唔到我仲記得之前怱怱一讀既comment!

匿名 說...

古德明果然有遠見,.. 好o野

Felix 說...

看完本頁全文
本人覺得:

版主的分析放了很多心機, 可見版主是留心文壇之人. 另外版面的設計也不錯.

另一方面, 古德明的言論觀亦恨精闢,很中式.
為人有古風. 是受西化香港社會中的傳統中國人.可惜他不願與時間一同轉變, 在這時代, 他這一類學者型的中國人是沒有"市場"的.

我欣賞古德明, 但從自身利益的角度看,我同意版主.
另外我們也可以放心, 因為沒有人替古德明接班, 數十年後他死了, 我們便不會再有像古德明般的"氣節"型中國人.
那時候社會或許會更太平吧~

匿名 說...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秦淮八艷情場本·拉登
絕代佳人再見時間只是連翹美麗到腐爛另一季花開談談情,聽聽歌中年危機繁華的孤單平靜的幸福心隨茶動茶一般的女子煲湯食材屬性大全.....

匿名 說...

倉海君
你的思想不夠古先生自由
你的世界只有黑和白

匿名 說...

古德明確寫得更大觀, 但文中有很多瘕癖, 對要求精確的香港人當然不太慣.

nut

匿名 說...

怎料到如今倉海君算是與古君共侍一主了?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