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今年八月某一天,香港下了幾小時雪》

標籤:

年年七月八月,香港總如天火焚城。除了刮風的日子,天天幾乎攝氏二十九三十度。

陽光猛烈,街道的石板散發出縷縷絲煙,行人揮汗如雨,沙灘的小蟹換了紅裝,平日笑面迎人的店員也變得暴躁。天氣炎熱,今年的八月尤甚,家家的空調只許調到攝氏二十五度,有冷氣等同沒有冷氣。

難怪一到八月,報紙總多招聘廣告,員工定是到澳洲避暑去。我家貧,連澳門都未到過,今年八月注定做烤人。

對啦﹗為什麼世界這麼不公平?一有難,為什麼總是有錢的先走、草根留守?香港回歸,有錢的走先;金融風暴,有錢的走先;熱浪襲港,有錢的走先,不用捱熱,還可以賞雪呢﹗為什麼?歐美一下雪,多得塌橋又崩山,溫室也有凍死人,卻不肯分些雪與香港、沙漠和非洲。

世道貧富不均,天氣亦欺人。就今年八月二日,霜霰飛深圳。正是天氣反常,偏偏香港沒份。史上最強的三號風倒來過。

粵犬吠雪,香港卻雪都未雪過。又說天人合德、天人感應,我們很注重環保,也想試試夏日關空調,天不肯合作沒法子啦。趁八月未盡,好歹下一天雪吧﹗幾小時也好。

假如香港能下了幾小時雪……哪怕是一片片的鵝毛雪、還是飄飄的「柳絮因風起」,我想像到雪後那碧藍的維多利亞港變成一面琉璃鏡,四通八達的街道鋪滿瓊瑤,高樓、樹木都著了白帽白袍,連太平山、獅子山都鑲了銀邊……我可和朋友一起在街角堆雪人,或摘樹上的雪果,或到海灘溜冰,一切將不是夢想……

你可能會指著我痛罵﹕「不識好歹﹗下雪有什麼好?知不知突然天氣轉冷很易感冒?知不知香港的樓宇都是平頂不能滑雪?知不知一旦下雪分分會死人塌樓?知不知路面積雪會易生交通事故?知不知一旦雪溶會令香港成澤國?」

想,下幾小時雪而已,又不是下石頭,會有多大災難?小小的奇想罷了。想你還在鄉下,何嘗沒有想過「要是飽飽吃一餐雞蛋宴就好了」?今你不只天天可以吃雞蛋,還可以吃豬肉牛肉,又得什麼感悟?

假如,假如今年八月某一天,香港能下幾小時雪

我天天都在等。窗台掛著下雪公仔。無奈,現家香港九月尾了。


後記

題目﹕《假如今年八月某一天,香港下了幾小時雪》
體裁﹕散文
字數﹕六百至八百字
要求﹕抒發哀愁或欣喜之情

假如今年八月某一天,香港下了幾小時雪。

香港下雪本就是天文奇觀,更何況是炎熱多雨的八月?奇是奇矣,但何欣喜之有?和尚娶妻見過沒有?神父剖腹產卵見過沒有?野貓學游見過沒有?錦鯉上街爭普選又見過沒有?內地連「耶穌」都愛黨愛國啦﹗你又有沒有欣喜之情可抒發?

話說某地某年冬,一書生、一富商、和一農夫同往一小屋避雪。誰知雪愈下愈大,大家都出不去。這時,那書生詩興大發,吟道﹕「白雪飄飄何所似?恰若柳絮因風起。」接著,富釭也望向窗外,說﹕「再下三天何妨?」農夫聽了,老大不高興,說﹕「放你媽的狗屁﹗」可見,同一景色,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感受。

按香港人的「民族性」,八月下雪難有什麼欣喜之情,即使今年香港經濟好轉,即使幾月之前有巴士阿叔為大家減壓,即使今年會考出了二十五個十優狀元。假如今年八月某一天,香港真的下了幾小時雪,香港人會怎樣?

首先,衛生署會派人檢驗那些雪有沒有毒。政府會勸告大家留家勿出;並呼籲接觸過雪的市民盡快到醫院檢查,以防感染病毒;又開放庇護中心,供露宿者暫避。

然後,天文台、曹博士就會露露面,向市民解釋今次天氣反常現象。當然,綠色和平、地球之友乘機上街示威,逼政府注意環保,立法禁止市民浪費能源。

接著,政黨、記協又出來請願,說什麼「鄒衍蒙冤,六月飛霜;八月暴雪,天憐程翔」,催曾特首盡早與中共交涉,使中共無條件釋放程翔先生。

當然,不得不提那些什麼後聖徒福音會、鍚安教、明月教,雪後,街頭多了那些傳教士,說什麼「天降異象」、「末日將至」,勸大家早日入教得永生。

最後,新聞會報導雪後香港怎樣死傷慘重。事緣香港八月下雪,天氣變冷,不少人患重傷風重感冒;不少獨居老人因不自添衣凍死了;又有一些傻子以為世界末日,雪未霽已自殺去了……

試問香港八月無端下了幾小時雪,誰會有欣喜之情?

神經病﹗

正確。一天香港八月下雪,會感欣喜的香港人,除了天真的小孩,就只有思路難測的神經病人。

是故,為抒八月下雪之欣喜,不惜法狂人之「走慾行痴」,寫了八百字。

7 留言:

匿名 說...

四字括之﹐"怨天尤人"。

木杉止首十一郎 說...

「自知者不怨人,知命者不怨天,怨人者窮,怨天者無志。」《荀子·榮辱》

凡鳥雛 說...

這證明寫得不壞。

Zeke 說...

天文台台長林超英將會表示八月下雪並非「神聖不可侵犯」的氣象規律。

Hypocrisy 說...

看見閣下跪地自刮般的謙虛表態,以及那除衫露械般的高調貼文,令我不禁想起一句警句:

"我地斯文人唔撚講粗口0架!"

若閣下是"我口講我心"地看待自家文章,根本就不應自暴其醜; 若然對自己大作充滿信心, 那客套的廢話可以免了.

p.s. admin如果可以的話請把此文置底,因為自從此文一出,每次來訪貴blog都skip得好辛苦...

凡鳥雛 說...

講不講粗口,與其學問根本掛不上勾。

孔子論斯文,沒有說過「斯文」沒有粗口。

顏淵,孔子得意門生,尚且有「非禮之言」,其他斯文人也別苛求自己了。

我寫文,就是寫文而已。

匿名 說...

fu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