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民以食為天」﹐食乃人生大事。自己曾經做過廚子﹐有意無意也會避開不說﹐原因寫在廚房一文。為何寫在另一個site呢?因為本來貪玩﹐見人一篇文就用半個site﹐自己想:一個site只顯出最後十篇文﹐便單單用一個字一個的link﹐題目加link﹐二十個字便霸了全個site的空間﹐哈﹐可不妙? 後來想想也覺無聊﹐便放棄了。跟著三篇速度食態廚德﹐也為此目的寫的粗文﹐一併在這裡賣了。嘻。

6 留言:

倉海君 說...

道士兄:

網上空間不同報紙雜誌,無論你雄霸多少版面,我們都不用花費一毫半分,相信沒有人會介意你這樣玩。況且別人也能以牙還牙,你出一條蛇,就有人出同花順打沉你,但blog始終不是鋤大D,這玩法也未必過癮。

道士 說...

當然﹐故無如此做﹐也只不過一時興起罷了。

倉海君 說...

道士兄:

非常謝謝你的寶貴分享!我不知道你是否還介意告訴別人你以往的職業,但老實說,有你這種朋友實在太有意思太好玩了,你就是你,是總統抑或乞兒,對我來說都無關痛癢。

廚子的粗炒小文就是夠火氣,我想,即使過幾十年後重讀你寫的這些東西,我還會感到一股熱騰騰的生命力撲鼻而來。我喜歡你的文章,因為你的寫法不但充滿跳躍的力量,思想上更有種既倜儻放任又略帶苦澀的世俗智慧。我欣賞unique的東西,這亦是我選擇讀物的標準。至於那位「文以載道」先生的大作,我覺得就是你筆下那杯「98%係清水﹐一樣奇貨可居」,「攞住佢杯野呆坐一個下午也不知何時成為品味」的咖啡--我這樣說不是想幫你舒口悶氣,事實上,我好幾年前跟掬香齋主人閒聊時已隨便評論過,我只是順道在這裡坦白地重申一次自己的口味罷了。

除了The frost is blocking my view那段外,我也很喜歡以下兩段:

「我心內只想﹐居然香港夠膽話人口不足。教育做得不好﹐多的也是白多﹐養這些窩囊廢倒不如養頭豬還得來吃。」

「也有令人感動的場面﹐見過個普普通通的老婆婆﹐腳步欄柵的由家人前後擁著﹐看到食物﹐也問問是什麼。我見到那老皺的皮膚底下﹐露出的是滿足的笑容﹐眼神是種少女的喜悅。那種幸福﹐是人間美的一剎。自己所欣賞的﹐就是那刻所看到的 - 食物為別人靈魂帶來的喜悅。這也是食物最叫人陶醉的地方。」

birgit 說...

真是好讀好看的文章.雖然道兄的blogspot是要偶爾開門揖客才可略窺一斑,做得了客人的還是-怎麼說呢-幸甚幸甚.

倉海君,你把別人想說的話都說了.

舒爾賽 說...

道士兄見笑了,你寫的二十字,我就算寫十萬字也抵不上呢。其實做過廚房也沒必要避諱,我也不怕跟別人說的al炒剩中化一科,英文得個u。
至少你的才情,你的博學與狷狂是我學不來的。

道士 說...

舒兄謬讚﹐道某自大才疏﹐快言快語﹐還謝過包容之處。‘博’字就留給倉海君﹑狂人兄。我呀? 還是‘雜’﹐‘亂’或‘淫’吧!

也謝過Brigit賞惜。的確﹐我也知道版面也跳不出來很怪﹐倉海君和我也有談過這事。不過後來也決定﹐沒人看也由他罷﹐反正寫就是高興才寫﹐沒人看就更沒壓力。

倉兄﹐多謝晒你咁hardsell我喇! 其實做得就唔怕認﹐又唔係偷﹐又唔係搶﹐頂天立地﹐有乜話介意唔介意呀? 不是介意廚子身份失禮﹐而是介意聽者聽後失禮了他們自己﹐大把人聽到做廚子後那聲~~"噢!"。又要解釋一輪‘點化’佢地﹐才令我索性廢事講。況且是有計劃﹑有步驟咁用這點想打入飲食市場﹐趁年紀還可以﹐挨下苦也是件好事。看到酒店六十幾歲還在廚房磨著才教人覺得什麼是苦。職業就可能無分貴賤﹐人可不一樣。尤其做總統和乞兒怎會和你無關痛癢? 真係咁折墮要乞食就接濟下我喇(大吉利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