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 針 : 工 會 勢 力 與 經 濟 實 力 -- 與 胡 應 湘 商 榷

標籤: ,

胡 應 湘 說 , 工 會 越 強 的 地 方 , 失 業 率 越 高 。

我 想 , 他 說 的 話 很 大 程 度 上 代 表 了 社 會 上 資 方 的 立 場 , 也 是 近 年 香 港 常 見 的 論 調 : 不 要 爭 取 甚 麼 甚 麼 , 我 們 一 撤 資 , 你 們 連 僅 有 的 粥 水 也 喝 不 了 ! 這 是 香 港 的 悲 哀 , 一 個 「 原 教 旨 資 本 主 義 」 社 會 的 悲 哀 。 的 確 , 香 港 的 自 由 市 場 經 濟 和 資 本 主 義 制 度 把 香 港 推 上 一 個 又 一 個 高 峰 , 造 就 經 濟 神 話 。 但 是 香 港 發 展 至 今 , 卻 逐 漸 變 成 一 個 「 率 獸 食 人 」 的 世 界 。 為 甚 麼 ?

資 方 容 易 操 縱 薪 酬資 本 主 義 社 會 中 , 每 個 人 都 可 以 憑 藉 自 己 的 能 力 去 議 價 去 訂 立 雙 方 同 意 的 薪 酬 。 自 由 市 場 的 原 意 , 是 指 雙 方 都 「 你 情 我 願 」 同 意 某 一 薪 酬 , 一 方 出 錢 , 一 方 出 力 , 簡 單 而 公 平 。 但 是 採 取 絕 對 放 任 主 義 的 結 果 , 必 然 會 令 資 方 在 自 由 市 場 中 佔 絕 對 優 勢 , 從 而 壓 低 合 理 薪 酬 。 因 為 資 方 掌 握 金 錢 、 資 源 、 組 織 、 工 作 機 會 等 優 勢 , 要 操 縱 薪 酬 也 就 易 如 反 掌 。 到 最 後 甚 至 動 輒 以 撤 資 相 脅 , 擺 出 「 不 依 老 子 便 一 拍 兩 散 」 的 嘴 臉 。 相 反 , 工 人 既 欠 缺 工 會 組 織 , 也 沒 有 動 員 能 力 , 更 沒 有 集 體 談 判 權 , 當 然 , 在 資 源 、 金 錢 上 更 是 沒 法 跟 資 方 相 比 了 。 因 此 工 會 的 「 強 」 , 其 實 是 令 勞 資 雙 方 可 以 在 同 一 平 台 上 談 判 , 不 至 於 出 現 「 大 石 壓 死 蟹 」 而 工 人 又 「 敢 怒 不 敢 言 」 的 情 況 。 胡 應 湘 指 出 , 美 國 東 北 部 工 會 很 強 , 投 資 者 便 搬 到 美 國 南 部 , 其 後 再 搬 到 日 本 、 亞 洲 四 小 龍 、 中 國 內 地 。 這 樣 固 然 可 以 像 胡 老 先 生 一 樣 解 讀 : 「 工 會 強 , 外 資 退 」 , 但 是 反 過 來 , 這 正 代 表 了 社 會 文 明 進 步 , 社 會 更 加 公 平 發 展 的 結 果 ! 不 錯 , 美 國 工 會 力 量 很 強 , 但 這 樣 是 否 代 表 美 國 經 濟 因 此 一 蹶 不 振 ? 聯 合 國 國 際 勞 工 組 織 ( I L O ) 最 新 報 告 指 出 , 世 上 人 均 生 產 力 最 強 的 是 美 國 ! 每 個 勞 動 力 平 均 創 造 財 富 63,885 美 元 ; 緊 接 其 後 的 愛 爾 蘭 、 盧 森 堡 、 比 利 時 和 法 國 , 都 是 工 會 勢 力 很 強 的 地 方 !

工 會 不 礙 經 濟 發 展這 表 示 了 甚 麼 ? 表 示 了 工 會 勢 力 和 經 濟 實 力 絕 非 此 消 彼 長 。 當 然 , 香 港 之 前 的 發 展 模 式 跟 上 述 國 家 有 千 絲 萬 縷 的 差 別 。 香 港 的 人 均 教 育 水 平 仍 及 不 上 以 上 地 區 , 而 香 港 的 競 爭 優 勢 則 是 低 廉 的 價 格 。 但 是 , 到 了 今 天 , 以 低 廉 工 資 撐 起 了 富 裕 的 社 會 , 難 道 仍 應 該 以 這 種 層 遞 式 的 社 會 結 構 來 壓 榨 工 人 嗎 ? 香 港 現 在 已 經 有 條 件 用 更 高 層 次 的 理 念 、 制 度 、 創 意 、 學 識 、 見 解 、 視 野 來 和 國 際 競 爭 , 而 不 是 回 頭 去 看 仍 處 於 勞 力 階 段 的 地 方 , 繼 續 一 味 以 扭 曲 的 低 價 來 競 爭 ! 香 港 人 在 意 識 形 態 上 仍 只 是 經 濟 動 物 , 只 看 到 圖 表 上 的 數 字 升 降 , 而 從 來 沒 有 想 到 居 住 在 內 的 人 生 活 感 受 如 何 ! 扎 鐵 工 潮 的 起 因 , 是 行 內 的 「 價 低 者 得 」 投 標 制 度 , 層 層 下 壓 的 分 判 制 度 。 這 其 實 亦 正 是 香 港 的 寫 照 : 一 切 都 以 價 格 為 先 , 質 素 反 而 是 次 要 考 慮 。 在 這 數 字 遊 戲 之 中 , 「 人 」 的 因 素 完 全 被 遺 忘 , 湮 沒 於 滾 滾 的 地 盤 沙 塵 之 中 。

3 留言:

Connie Missipi ~ 密西比 說...

跟胡應湘和曾憲梓等赤色資本家商討工會制度,尤如跟中共爭取民主一樣困難。

香港近年的勞資生態,已經處在一個極危險不平衡的位置上。工時太長不設上限,因為人浮於事,勞方為保住一份工;變成為工作而生存,而非為生存而工作。

設立工會,正好幫助均衡勞資雙方的權力和義務。不過,中國人普遍缺乏團結精神,縱有工會的機制但會否形同虛設,是未知之數。

hystericireul 說...

我認同現時中國人缺乏團結精神,卻不認為那是源於民族性。我反而認為是在民族性的基礎上源於政治壓迫而成的結果。(總之結論是一樣,呵)

我認為胡應湘等人所代表的不單止是「赤色」的資本家,而是很簡單的,在香港發跡的資本家都幾乎肯定會這麼想。因為香港是「原教旨資本主義」的地方,也就自然有這種思想。

設立工會和令工會有更大權力是當務之急,但似乎現時解決問題的辦法仍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只技術性解決問題而非從根本入手(根本問題是工會權力、分判制度甚至整個社會思維),這類工潮似會一波波繼續出現。

不少人質疑「價低者得」和「工會力量」,認為價低者得並無不妥,工會力量過大會令失業率上升(如胡生),但是香港現在的情況是價低很不理質素不理公義,造成屏風樓、蛋糕樓、壓低工資、搾乾買家一生積蓄,而這以上一切竟可以用一句「價低者得」、「商人牟利天經地義」來解釋,是我絕不能接受的。

至於工會,在沒有集體談判權,沒有運作基金,甚至連個像樣一點的工會也沒有的香港,談「工會力量過大」會不會有點杞人憂天?當然我也反對如機師公會、倫敦地鐵工會那動輒罷工的思維。但問心,香港工會,會這樣嗎?能這樣嗎?何況,真的出現這情況時,香港人會支持嗎?

匿名 說...

Despite all my sympathies with the workers, I beg to differ in opinion as regarding your economic analyses. With all due respect, I believe you might benefit from studying the Austrian school of economics, or even any fundamental economic theories from any other schools, to realize that quite a few economic phenomena and arguments mentioned in your article are probably nothing more than fallacies.

And just a few obvious points: if a "Red" capitalist is not supportive of the worker union, no capitalist of any other "color" will. The point is not being "Red" or not. Capitalism is not supportive of workers union. That is only normal. A communist, or someone "Red", should support the workers union, in theory.

It is also better to compare growth on a relative basis rather than GDP per capita on a static basis (which does not show the trend or the impact of an economic policy; the higher GDP per capita as measured in USD in industrialized countries can be attributed to many many factors, including notably the accumulation of wealth AND military power of those countries since the industrial revolution).

Unemployment rate is a key measure. Anyone who has spent long enough time in any industrialized western European country, especially France and Germany, in the last 20 years would agree that, others things being equal, union power is detrimental to economic growth.

We need de-regulation on all fronts, not more regulations to favor any specific interest groups.

Just my 0.00000002 c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