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笑與可悲

標籤: ,

可笑


前幾天看新聞,得知郭炳聯夫人坐國泰飛機拒絕應兩名空姐要求將名牌手袋放上行李架,因此與空姐發生爭執,更反問人家這是什麼規矩云云!看見這單新聞,真的一笑置之。

郭劉寶賜示範了一次絕妙的財大氣粗表演,如果用陶傑式的寫法調侃,我想才子會說如果是法國人,人家那高貴的文化,必定會恭敬的遞上手袋,然後用上全世界最動聽的語言向你吐一句:merci,但郭太想必是體現了中國小農經濟的表現之類云云。

郭太的表現也令我想起當然董太的表現:「你唔知我係邊個咩?」,如果我是那空姐,想必會反問:「乜你老豆無話畀你聽你係邊個咩?」。一個Gucci袋,竟要人家改規矩。就像好幾年前有單因為不符合消防局身高規例,只差一厘米而已,投考不到而去告人家歧視一樣地荒謬。

人家有航空空全規定,每個地方都有自己的規矩,難道你有錢就可以如此放肆?這種只是一種暴發戶的心理。郭炳聯竟娶了如此一個不識大體的妻子,真笑死人耶。這除了是無知,更是無文化的表現。難道你有錢,去食法國大餐,然後用手扒來吃,侍應過來提醒你,你卻與人爭執,然後拋下一句:這是什麼樣的規矩?這些戴Gucci的惡魔,到頭來還不是貽笑大方?


可悲


如果新聞不播,我也不知緬甸的首都已經不是仰光而是內比都,緬甸我除了知道誰是昂山素姬,便只知道有軍政府。除了民眾被槍殺,另一樣是陪隨著也有外國人犧牲,他便是長井健司,死時還拿着攝影機,那一刻將是永恒,上帝也不能抹去,可是長井健司卻變成了永滅。

當僧侶都走上街,軍政府不能漠視不理或繼續鎮壓了。雖然在我印象中,中國歷史上,未試過有僧侶起事,朱元璋那次也只是朱元璋當過和尚罷了(不過朱元璋做了皇帝後卻對此忌諱萬分,凡提及者都殺)。以前的中國窮等人家都會送兒子去做和尚,因為寺廟不用繳稅,又多有恆產,唐武宗滅佛也是有部份出于經濟上的考慮。

不過陶才子在專欄裏搞錯了一樣東西,以我所知,緬甸的是南傳佛教或舊稱小乘佛教,當然不會唸法華經,就算係中國的佛教,大多都唸無量壽經或般若波羅密多心經之類的經。

或者由今次的事件,可能緬甸僧人可以効法當然甘地的非暴力不抵抗運動,就如我朋友C50M所言:「當現世的事情都不能保證,我們還談什麼湼盤(槃)」。

「涅槃與世間,無有少分別,
世間與涅槃,亦無少分別」

「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法,
離世覓菩提,恰如尋免角。」

希望在此祝願緬甸的人民早日得到自由,當然這種自由可能只是康德所講的限制的否定(Negation),是一個負概念(Negativer Begriff)。當然康德也有講先驗的自由(dietranszendentaleFreiheit)或自由意志(derfreieWille),這也令我想起來近來看勞思光先生的書,似乎勞先生常強調的主宰性的自由(即Liberty),應類近柏林(Isaiah Berlin)講的「積極的自由」(即作為主體的人做的決定和選擇,均基於自身的主動意志而非任何外部力量。),而我講這種則是一個限制的自由,物理上的自由(即Freedom),或許都類近柏林講的「消極的自由」,這也是由洛克及霍布士這班自由主義者一開下來所認定的自由(當然可以用牟宗三先生講道家的無待的絕對自由與徼向性互相引證)。當然這裏講得多了,嘮叨了,也在此獻上我點點微弱的祝福吧!

3 留言:

BilDub 說...

那單國泰鬧劇, 陶傑確實寫過。

傳惑道人 說...

不離世間覺

舒爾賽 說...

手誤,已改
今次證明傳惑道人你無skip我篇爛文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