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流血了,中國能袖手嗎?》

標籤: , ,

緬甸軍政府似乎在面上再擱不住了,上週三開始,軍政府終於以暴力驅散示威者,造成人命傷亡。國際社會當然紛紛讉責,美國便率先宣佈了一系列制裁措施,而在聯合國,俄羅斯和中國則以「他國內政」作為不插手、不讉責、不制裁的原因。

中國向來以「干涉別國內政」為由不接受外國對中國人權狀況的批評,也因此中國本身也不願意「干涉」別國「內政」。本來緬甸國外的燃油價格的確屬於內政,然而今日緬甸軍政府荷槍鎮壓示威,己經不再是「內政」問題,而是牽涉人類最古老,最基本的價值觀了!《孟子‧公孫丑》:「所以謂人皆有不忍人之心者,今人乍見孺子將入於井,皆有怵惕惻隱之心;非所以內交於孺子之父母也,非所以要譽於鄉黨朋友也,非惡其聲而然也。」插手緬甸的事,並不是因為甚麼利益或者關係,而是出於簡單的是非善惡之心。無論出於甚麼原因,人民都應該有表達意見的權利,而政府無論如何也不應該以槍杆子向著人民,屠殺人民。這已是最基本的人類共同價值觀問題,是人之四端,生而有之的善惡觀念。

《孟子‧梁惠王上》說到「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在全球一體化的概念下,中國斷不可能對區內種種不符天理人性的事充耳不聞,以「別國內政」作為藉口不去盡大國的義務。誠然,像美國一樣將自己的價值觀套在其他國家身上未必是盡善的想法,動輒以制裁來迫使其他國家屈服也不過是以力服人,但這無法成為我們對公義掩耳不聞的藉口。表達對事態的關注,向軍政府嚴正交涉,外交斡旋,促成談判等等,都是現時中國最應該做的事。現在中國是為了零八奧運才暗中敦請緬甸政府克制,某程度上也不過是攝於國際間威脅杯葛北京奧運的聲勢。

說到尾,緬甸近日的示威,難免令人想起十八年前那個初夏,同樣由備受社會重視的階層發起的那場民主運動,最後也落得染紅收場。今日時代的巨輪轉到緬甸,緬甸的和平鬥爭如果可以成功,難道不是最好的一面鏡子嗎?《論語》提到:「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今日中國政府對公義公理不聞不問,難道是怕國內會開出番紅花嗎?

5 留言:

chris 說...

要中國遣責與其一路的暴政,無異乎緣木求魚!

凡鳥雛 說...

印象中,譴責緬甸軍政府的似乎是歐美諸國......畢竟軍政府得罪人多,即使外交斡旋、多方談判也難以逼他交出權力,阻他濫殺平民又似遠水救近火。

五十米深藍 說...

其實各國都各懷鬼胎, 中國不插手, 因為現有有利益在手, 推翻了軍政府, 禍福難料, 換上昂山素姬, 親英美對中國更為不利, 這當然是英美樂見其成

hystericireul 說...

Chris: 我倒不是那麼悲觀,一者現在國際社會大打「杯葛奧運牌」,中國還是有點忌諱,二者中國本身也有一定的進步,現在比起二十年前已經有了不少改變。當然,要中國自動自覺的去為人類基本的價值來發聲,的確言之尚早。

凡鳥雛:說到底,國際社會也不過是做做姿勢而已。西方社會如法國等的商家,為了利益對緬甸事件聽而不聞...

五十米:不錯,我倒沒有想到這一點。

BilDub 說...

Stand with the Burmese Protesters:

http://www.avaaz.org/en/stand_with_burma/t.php?cl=216999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