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我鸟事,我是出来转贴的

標籤: ,

傍晚再訪今天推薦的私密空間,已經變成這樣:


意料中事吧?不打緊,反正早已備份,現在先貼一篇。(修正:剛剛發現,直接輸入網誌鏈接會顯示「已封鎖」,但按我之前提供的個別文章鏈接則可成功進入,大家要繞繞圈子,曲線訪問。)


潇湘晨报采访车在贵州瓮安被暂扣 (2008.07.03 11:11:00)

被管理员删了两条关于瓮安的日志!沉默!

昨天下午黔南州委书记就此事向贵州省黔南州各族人民致歉。说他老母亲死的时候自己都没流泪,这次流泪了,我智商比较低,弄不清楚他为什么流泪,是县政府被冲击了惋惜财产?还是一件平凡之事动用那么多警力于心不忍?

早上,到新闻中心写稿子,突然听说潇湘晨报的车被本地交警扣了,原因是前来采访的四个人中,没有一个人持有驾驶执照。好几天前就看到潇湘晨报已经抵达,到今天才被扣车。在角落整理图片时,不经意间听说了扣押的真正原因。

潇湘晨报来的这几天都没与瓮安县宣传部联系,采访过程我行我素,不听招呼,于是,交警“严格”执法,把车暂扣。

媒体越来越多,日本每日电视台今早才到,马不停蹄奔赴采访一线。

我一直想采访做俯卧撑的那男孩,来了那么多天,一直联系不上,除了他,还有另外几个当事人,当地警方说没有扣押。我想直接到那小孩家去,却一直拿不到他家的具体地址,问了瓮安县宣传部,他们说:他家在那地方他们都找不到,乡下!

昨天有一些记者去到死者家所在地——瓮安县玉华乡采访,采访过程很不顺利。那里有便衣组成的“维护秩序”的队伍,有人墙,其中有记者被架着出来,有的被提着衣服。

新华社记者也遇到一个非警服者问要记者证看看,新华社记者说,你想看我的我首先要看你的,你什么来头啊。对方很是生气,最后拿出证件之后,新华社记者才出示证件。

但是采访依然不顺畅,一群“不明来历”(说他们不名来历是没有佩带任何标志)的人说他们在维持秩序,新华社记者说他是正常采访,互不干涉,我听说死者的母亲在屋里,经过若干阻拦进去之后,却没见着人。出来的时候有人愤愤的说:肯定被转移了。

刚才打车,一女司机说,她是一个普通的司机,只想说一句话,就是瓮安真的很乱!

随后又介绍说,瓮安街上,大白天抢人是经常的事,晚上都不敢出来玩,这事情一闹之后,现在她可以营运到11点,平时一般晚上都不敢跑,都是他老公在跑。

换了个车,我一问这事,司机说,瓮安县副县长肖松6也30号曾经召集所有的出租车司机开会,叫他们不要乱说。但是这位司机就是不怕,他说他当时也去事发地点看了,地上有血,自杀跳河的人哪来的血?地上的血后来不知道被谁用灰掩盖,毁灭了现场。我问他看到伤痕没有?他说当时放在冰馆里面,他只看到脸上有两个口子。还说尸检当天他也看了,解剖的时候小姑娘肚子里根本没有水,跳河自杀为什么没呛着水呢?

这位司机说,2004年瓮安县一辆出租车被偷,后来车主把那盗窃者抓进派出所两次都放了出来,他对这里的警察彻底失望。

多少少年亡,不到白头死。 女孩生如微尘,死如风雨。有那么多人关注他的死因,关注事情的真相,正义!

前几天,瓮安三中校长在向贵州省省委石宗源报告时说,李淑芬在学校的表现属于中上等,不是很好,也不是很差。可这几天,瓮安县有人言,那女生在学校表现不好,要是表现好的话怎么会那么早谈恋爱?那是属于早恋,肯定不是什么好学生。

死人也是人,是人就有人格。为什么?

人有善愿,天必佑之。

*****
《亞洲週刊》摘錄

1. 貴州風暴背後隱藏尖銳矛盾:

李樹芬案至今撲朔迷離、疑點重重,與政府的干預與不明朗的運作機制直接相關。在我們的採訪中,各種假設合理但缺乏證據的傳聞無處不在,對官方的質疑和不信任比比皆是。

七月一日早上八點左右,李樹芬冰棺附近已經圍聚了一百多名群眾。他們聽說是香港來的記者,馬上圍上來,爭著講述這一個星期甕安的故事。「香港來的記者有用,我們和本地的報紙講都沒有用,他們都是官官相護。」

在場有老人、中年、青年、小孩,有穿襯衫的,穿背心的,穿皮鞋的,穿拖鞋的。講話的人紛紛雜雜,你一句我一句。有些人面帶怒色,神情激動;也有些人,是看熱鬧的神情,邊講邊笑。

「我們都是與死者無親無故的甕安人,出於同情,自發來這裏守護冰棺。」

「屍體明明是李樹芬的叔叔半夜撈上來的,消防隊二十二日凌晨天亮後才到,但外面的大廣播卻硬要說屍體是消防隊撈上來的。」

「屍體身上都有傷,脖子有掐過的痕跡。出事那天,附近還有農民聽到喊救命。」

「這裏就是強姦的現場,原來是有血跡的,公安來後就把現場毀滅了。」

非常刺激、非常傳奇、非常富有新聞性的故事。只是問一句:你們誰親眼看到屍體撈上來?叔叔被打傷?強姦現場的血跡?驗屍挖走內臟?一時間便沒有人說話。

最前面的張女士笑了,說:「我們也都是聽說,沒有看見。」「不過當官的都壞,公安局長的兒子殺人就不犯法!」她又補充一句。

離開的時候,十幾個群眾和記者一起沿著西門河沿走了一百多米,直到記者坐上的士離去。「你們要小心,趕快離開甕安。這些人壞,不要遭報復。」
評:按照上文報導,「案發現場有血跡」此一大疑雲,儘管眾口轟傳,但目擊者似乎不太易找。如果血跡屬實,那麼政府的「俯卧撑」便不攻自破了。迄今為止,僅私密空間所提及的司機聲稱自己親見血跡,此線索實非常重要,希望冰凌晨夏可繼續跟進,願她一切無恙。

2.同上:
七月一日晚七時四十五分,貴州省政府新聞辦、省公安廳、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在貴陽舉行甕安六二八嚴重打砸搶燒突發性事件新聞發布會。在第一次全面解答外 界疑問,解釋事件來龍去脈之外,省公安廳新聞發言人也告知了對李樹芬遺體的處理辦法:「七月一日,經反覆向死者家屬做耐心細緻的解釋,其所有家屬同意安 葬,但要求下葬前再做一次屍體檢驗。現已決定,當晚遺體解凍後,貴州省、州、縣公檢法部門法醫將對遺體進行聯合複檢。」

七月一日晚上二十二點,西門河大堰橋,停放十日之久的李樹芬冰棺,按照貴州當地風俗,在兩聲禮砲鳴響之後、數百名武警、警車與政府車輛護送下,由一輛小型貨車接走,向西面駛去。上千名群眾圍觀。

但是,這列車隊的目的地,既不是公安局法醫中心,也不是省州市縣或任何一處的法醫鑑定中心,而是玉華鄉雷文村泥坪組,李樹芬的老家。據《財經》雜誌消息,此前,貴州省調查組刑偵、法醫人員已經就地摘取李樹芬的主要鑑定器官樣本,以備進一步檢驗。
[......]
凌晨一點,在漫漫漆黑的山路裏,終於看到前面點點燈光。那裏就是雷文村泥坪組,李樹芬的老家。向燈光走去,遠遠地就可以看到棺木。普通棺木,長長的,蓋著 厚厚的白色不透明塑料布,停在院子裏。這就是李樹芬家的院子,院後一個大屋,都坐滿了人。棺木旁邊的地上,也鋪著凸起的不透明塑料布。天上正下雨,雨水嘩啦啦滴上,又流下。院子裏的人告訴記者,原來這才是屍骨!

冰棺撤走後,屍體並未抬入棺木,而是放在旁邊地下。明天還會做最後一次屍檢嗎?冰凍十天後解凍的屍身,一個雨夜之後,屍檢,還可能嗎?


院子裏的人說:你是記者吧,明天一早我們就會屍檢的。定睛一看,來賓自我介紹,才看清,院子裏坐著的近二十個人,幾乎都是政府領導。玉華鄉鄉長、黨委書記、 政法委書記、派出所所長等等,用女政法委書記的話就是:「都到齊了。」領導說:「我們鄉裏這麼大的事,必須要在場嘛。一是表個態,二也是要穩定秩序。」

沒有機會等到第二天早上,在現場停留約半小時後,當地警方即護送我們一行離開雷文村。
評:第三次屍檢究竟在哪裡進行?照上文所記,屍體運返老家,隨便放在地上,還淋了一夜雨,看來不「溺死」才怪了。 《明報》(2008年07月02日)只說:

【明報專訊】貴州甕安縣上月 28日發生中三女生李樹芬死亡引致民 ?騷亂事件後,由貴州省著名法醫組成的專家組,今天公佈對李樹芬的遺體的第 3次檢驗報告,結果為溺水死亡。而當地的官方傳媒昨日引述死者叔叔李秀忠的話說,他在派出所報案時曾與辦案公安發生衝突,離開不久後就遭 6名“不明身份人士”打致重傷。據“財經網”報導,李樹芬的遺體昨日在甕安縣玉華鄉雷文村家鄉下葬,而在前日遺體起運前,刑偵、法醫摘取其部分器官樣本,以備進一步檢驗。
評:第3次檢驗的結果可信嗎?究竟法醫所驗的,是一具什麼狀況的屍首?沒妥善保存的屍骸能否有效檢驗?還是他們根本只是驗「器官樣本」?到現在似乎還沒任何媒體報導過。

3. 記者摸黑夜探冰棺:
記者摸黑訪新橋,以免被武警發現。在司機和村民帶路下,找到女生李樹芬的冰棺和守靈的家屬,屍體已開始發臭。[...]約十五分鐘路程,遠遠我們就看見一個帳篷亮著燈,帳篷裏的冰棺逐漸清晰,深怕這時會給公安抓著,李樹芬的祖母楊國碧、外婆陳素珍,就在不遠處守屍。

河畔的黑夜四野荒茫,那時已是凌晨時份。這已是第九個守屍的長夜,長者仍然哀傷,不斷說著一如網上流傳的死亡真相。在冰棺面前,長者為求讓傳媒曝光,二人上前正想打開棺木,給我們拍照。長者說曾有公安來搶屍體下葬,他們守著,最後這姑娘的肚子還是被人剖開,拿走內臟。

這時我已嗅到冰棺發出屍臭,若再打開,屍體又怎能保存下去;我亦已見到蒼蠅圍繞帳篷,怎忍見小姑娘的屍體再暴露在蒼蠅群中。他們堅決開,我們堅決不開。最後,包著白布滲著屍血的小芬仍然安躺河畔,聽不到今夜奶奶和外婆哀傷的哭喊。

*****
南華早報中文版

中國警方稱,甕安死亡少女父母“接受”賠償
Thursday, July 3, 2008

貴州省公安局發言人王正興週三表示,李樹芬的父母已同意將女兒下葬,並默認警方的調查結果,即李樹芬屬於自殺,並未被強姦和謀殺。

但昨天接受記者採訪時,夫婦兩人稱他們不斷被警察跟蹤,而警方則一直提出要求,希望他們撤回投訴。

李秀榮昨天說,他的手機從週二起就被竊聽。他們感到很害怕,但卻無能為力。

相關文章:

李树芬案的七大质疑(原創評論,是我自己對整件事的看法)

关我鸟事,我是出来转贴的(转贴)

今天第三个俯卧撑(转贴)

接触瓮安6•28事件(转贴)

8 留言:

醜陋的香港人 說...

好喇!艷照門發生的時候,香港網民、博客聯合起《網絡大典》鉅細靡遺地記錄人家的私事,又不斷批鬥人,又發起請願反對警方濫執警權,每一個公然偷看他人私照的網民,都覺得自己正在「伸張正義」!現在我國發生了這種不公平的慘事,最需要網民協助伸張正義之際,那些正義的香港網民到底死了去哪裡?!現在除了新春秋仍在不厭其煩地轉載資料,根本就看不見其他本地博客有關注事件!連《網絡大典》也未見條目,那些自恃正義的網站除了欺善怕惡,還會做什麼????我為自己是香港人感到羞恥!!

倉海君 說...

自己幹自己的事就是了,別人不感興趣,又何必責難?我目前較失望的,是看不到理應最「中立」最自由的香港主流傳媒發掘過什麼網絡上看不到的事實。我真希望狗仔隊跟的是劉、陳、王三名「疑兇」及一眾貪官污吏,偷拍到的不是走光照而是驗屍過程。當然,香港人既然不感興趣,傳媒又豈會跟「市場」對著幹呢?另一方面,報紙不大肆渲染,公眾又豈會感興趣呢?

醜陋的香港人 說...

狗仔隊跟踪班明星和藝人,性命不會受威脅,亂寫之後重可以做道德正義之士。狗仔隊跟踪貪官污吏,隨時連命仔都無!甚至可能攪到闔家富貴,總之亂寫和照事實寫都會有難。一句到尾,因為香港沒有普立茲獎!香港傳媒沒有給從業員一個追求真理的美夢!所以傳媒公司不會做蝕本生意之餘,班狗記再搏也會有底線,因為高風險犧牲,一定不會有任何回報。「搵食啫!」班人條數就是這樣計。
另外之前那班去時代廣場抗議公眾空間被佔用的正義之士,現在你們敢不敢上去跟那些霸佔著地方,不准公眾尋求真相的土豪對著幹呀?!!不是對付手段柔弱的壞人才需要公義的!不是在有利形勢下才走出來主持正義的!!!

Diabolo 說...

一單還一單,咪乘機抽水

Diabolo 說...

高登講左幾日
forum1.hkgolden.com/view.asp?message=1259647

匿名 說...

请广传
正义的力量
http://xinwenshe.blogspot.com

贵州瓮安6.28事件真相与“三个俯卧撑”

倉海君 說...

醜陋的香港人:

我姑且不論你批評的人究竟是否「正義」或自視為「正義」,但責怪其他人沒有不顧自己的性命安全去伸張正義,並非一種合理的批評。批評過了火,其實也是不義。

匿名 說...

不是不理,而是太大、太多,感到悲憤卻無能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