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束价值观的玫瑰

標籤: , , ,

沉默近一个月之后,2008年7月24日,兰迪·波许(Randy Pausch)在卡内基·梅隆大学(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简称CMU)个人主页上的病况网志再有了更新,执笔者却不复教授本人——活检显示“癌症在恶化”。没有奇迹。旋至次日清晨,最后的更新,已是讣告。

这是早被预言的诀别,却不是伤逝。除却在芭芭拉·华特斯(Barbara Walters)第二次访谈时流露的少许憔悴,最后11个月的悲哀夜空,兰迪着意缀满了幽默与关爱的繁星。“启悟千百万人”,母校的悼词如此嘉许。

计算机科学系教授兰迪的声名从学界漫溢至公众,始于去年9月18日他在CMU所作的“最后之演讲”。最后演讲这一例规的本意,是校方向即将退休的教授致敬。对兰迪而言,却不免更残酷的况味:一个月前,医生正式知照,手术未能遏制恶性肿瘤细胞扩散,晚期胰腺癌将在三到六个月内,夺去他的生命。这场演讲,不仅是教学生涯的最后一课,更是兰迪46载仓促人生的遗言。

400 余听众前,出人意料地,兰迪以理工学者的利落,数句即了结病情的公布。而后的70分钟,他以“真正实现你的童年梦想”为题,历数往昔那东海岸小男孩的白日 梦,包括体验零重力、参加全美橄榄球联盟、为世图百科全书撰稿、成为《星际迷航》里的柯克船长、赢取游乐场的大毛公仔和当上迪士尼的幻想工程师。这是满目 希望与机遇的婴儿潮一代的标准梦想,如火花溅落科学、活力、知识、娱乐与想象力各层面。一个个包袱清脆抖出,全不觉大限将至,而人生轨迹这么一划清,自获 得首个计算机学位之后的这26年间,他搭建的赫然成一道艺术与科学的虹桥。

兰迪是美国数位艺术界的先驱,在人机交互领域卓有建树。为了排名 不分先后的最末一项童年梦想,他刚毕业就向迪斯尼发了求职信,遭冷拒而心不死,直到1990年代初自荐加入“阿拉丁计划”,才一偿夙愿。梦想的迂回与实现,恰恰演示了计算机虚拟实境技术诞生、成熟,并与商业兴趣融和的发展史。人机交互的切入点,不是象牙塔里砌堆的单向概念模型,而要以用户的感受与响应为 重,通过反复执行与评估,终让使用者的心智模型与设计者的概念模型彼此契合。换言之,人机交互,有如计算机科学里的人本学派,关注的是人的感受,并旨向感受的圆满。

于是不难理解,“最后之演讲”洋溢的人文关怀,何以温馨并深远至此。

韦伯(Max Weber)曾反复辨析价值理性(value rationality)与工具理性(instrumental rationality) :后者以对相关支出与收益的估价为前提,功利地考虑、利用各种影响因素,无情并系统化地向目标推进;前者则建基于对价值理念的坚信,这种理念须是无条件且 内在固有的,例如道德上的责任感、美的渴求以及宗教信仰等。现代社会中, 两种理性激烈争持。工具理性常将价值理性视作非理性而不屑一顾,以免“拖慢”技术进阶的步伐;另一方面,无论价值理念有如何改变人心的伟力并可变现,“‘ 柏林今天的猪肉卖几文钱’这种问题,也难导入终极价值的追问”(1911年夏,韦伯致李凯尔特 )。 对此两难,韦伯设想的解决之途,惟将价值理性厘定为工具理性的基础。有了应许之地的召唤,摩西将踏过红海。

工具理性至上,是今天理工学者常陷的窠臼。兰迪能跳脱此无间道,显然与原生家庭慷慨提供的宽容与自由,以及成熟技术的自信,有莫大关系。迪斯尼的阿拉丁计划之后,兰迪在CMU一课开了十年,鼓励学生乘想象的翅膀,建立虚拟世界。1998年,他与艺术家马瑞奈里(Don Marinelli)共同创办娱乐技术中心(Entertainment Technology Center), 探求艺术家与计算机学者——右脑与左脑——的合作之途。CMU以巨资建造连通校园内艺术中心与计算机科学中心的天桥,并命名为“兰迪·波许桥”,这固然是 大学对兰迪的衷心致敬与最美丽的纪念,宽而言之,更可视作现代学术的里程碑,象征着价值理性与工具理性的桥接——韦伯当年梦想过的和解。

另一基于左右脑功能差异的成见,指女性的逻辑思维能力天生较弱,因而不适合计算机科学研究。兰迪主导的“爱丽丝计划”(The Alice Project) ,将编程借叙事手段可视化,着意引导学童尤其是女学童踏入计算机技术的奇境,是寓教于乐(edutainment)的典范尝试。

“最后之演讲”通过视频分享网站Youtube 迅速传播全球,唤醒无数人的童年梦想。兰迪始终未向公众彼露他临终的信仰皈依,而仅他遗赠这束丰美的玫瑰——白的是工具理性,红的是价值理性,世人手有余香。

Also on 语言的边界

5 留言:

Kay 說...

寫得很好。希望以後能夠在這裡讀到更多樓主寫的文章。

匿名 說...

同楼上的期许.

SHL 說...

與 TCM 無緣,常態。

http://blog.ettachou.com/2008/07/28/31-push-ups/

vanvan 說...

多谢几位及trackback blogger的鼓励。
愿他的启迪,伴我们继续上路。

平凡人 說...

最近聽老師講晚明作品(晚明小品)是值得學習的 ,請問大家有好提議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