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保持緘默的權利






The Riddler,
aka The Obscurantist





8 留言:

yan 說...

奸人堅?

匿名 說...

反派:

坦白說,我很抗拒這類像摔角界的角色扮演(role play)。有別於這裡飾演「Babyface」(正派)者之想法,我主要是討厭你在不斷轉換名字,然而你所表現出來的文風及意風卻毫無分別。你扮蘇格拉腸、萊布尼腸跟倉氏「Feud」時,我看不見你借用過那些人的思維特質或回應方式去揶揄倉氏之立論。本來期望有那種深藏不露者以別家門派絕學借刀殺人之武俠情節,卻原來又是胡杏兒,永遠只有一路表情。

現在,你搬出了瘋人院Arkham Asylum的常客愛德華作為引子,我倒是很期待你忠實演繹他在原著中的自我中心及强迫症部份。然而你將愛德華其人對文字遊戲的執狂單純解讀為蒙昧主義,則未必太不了解「謎語人」的套路。

簡言之,你的力不從心教我感到非常沉悶。

其實我會建議你「Turn」(摔角手扮演的角色由好轉壞),另請多名不同門路的詭辯高手代行反派。倘若無人願意代行,這幕處境劇也該「收皮」。

沙凸 說...

丫點解d廢拉咁鍾意懶醒咁估人係邊個架呢? 仲要估錯果下先至廢中之廢丫嘛!

唔該你醒少少啦Anonymous.

祈克腸 說...

仲0係度學人講文風意風, 不如我俾兩草野你去砵蘭街學下聞西先啦, 你未夠濕-圖-ty呀無名叻叻on9仔.

奸人堅 說...

天籟嘈死人啦

海德格 說...

舊日我笑一笑 過去記憶只得一秒
活在這刻當閒事
活著就算有感覺 我已經解開這束縛
漸習慣今天的意義

但若我虔誠的問你
有否踏著實地 怎可去逃避

若是我詞仍不達意
我心中的每個字 仍願接觸你

鄧兆尊 說...

查實呢個係咪安德尊?

奸人堅 說...

anonymous:

坦白說, 我會建議你讀飽書先至搵我0既影子傾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