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形

標籤:

見大家最近好像心裡空蕩蕩地, 我和大家分享一篇 "多了點甚麼" 的小文吧。

1 2 3 4 5 6 7 8 9 0 1 2 3 4 5 6 7 8 9 0 1 2 3 4 5 6 7 8 9 0

身體內的水瘤, 西方醫學稱作cyst。免疫系統不好, 小時候在肘子那些關節眼兒常生這種水瘤。它會在身體各處游走, 時現時藏, 不小心碰著時還真有夠好受的。
精神委靡, 有時也會以水瘤形式在我們身體內出現。尤其當夜深人靜, 平躺著, 彷彿能於胸骨之間摸到它們, 活像心臟般跳動。和真的水瘤一樣, 它隨著血液在板塊間四處遊走, 走那傷那。若它走到肺部, 病人呼吸便會發出抽噎之音; 若它藏於舌底, 便令人食不下嚥。當它癱軟時, 它覆蓋著周遭的器官, 使它們無法如常運作; 當它收縮時, 不得了, 它牽扯著與之相連的神經, 造成的痛楚能令心臟強烈收縮。醫學界可以考慮研究它作心肺復甦術, 我想挺管用的, 但這無異於飲鴆止渴, 可算是非常之法。
這些水瘤並不只於身體內游走。當它們茂盛地生長, 而至於爆發時, 它們浮上皮膚, 像在國家地理頻道看到的火山節目中的熔岩, 卜卜、卜卜、卜卜, 彷彿要破膚而出。那時病人看上去就像長了刺般, “這人活像刺蝟” 或 “這人說話怎麼帶著刺”, 就是這個意思。嚴重時病人甚至變了樣兒, 身體 - 尤其是面部 (如果其時那還算是一塊面的話) - 因神經元無法正常傳遞訊息脈衝而僵硬, 自己也認不出自己。
作為一個常被稱作 “有狀況” 的病人, 我當然也留心其他病人的情況。治療始於觀察嘛。當我看見那些在我看來比我更嚴重的病人時, 我往往能用一個很抽離的心去看待他們身上的水瘤, 卻忘記了自己的水瘤帶來的痛楚。其實大家患著相同的病, 理應更明白對方的感受吧。不過我想, 也許是因為自己也已很痛了, 自己的水瘤也應付不了, 也就無暇亦無氣力料理他人的水瘤吧。所以呢人們不是很喜歡籍著自我犧牲來 “將功補過”, 以期令自己更 “積德”嗎? 這種事, 光想想便知道是行不通吧。至少, 水瘤是無法籍自我犧牲或造福他人而被消滅的。這種虛情假意反倒助長它的氣焰呢。
人體確是無與倫比的奧妙。像掬香齋主人, 我猜是少了點甚麼吧, 就不舒服了。我呢, 多了點甚麼, 也就不舒服了。人其實就只能活在一個範圍很小的 “不多不小” 中, 你一逸出這範圍, 煩惱便來了。
我們常覺得精神力勝於一切; 人禽之辨不也就是精神(界)與物質(界)之辨嗎? 但我想指出, 水能載舟, 亦能覆舟。如上述, 有時身體裡那些多出來的水瘤, 正是精神力造出來的。那麼用精神力打散這些水瘤可以嗎? 這問題就像問 “生cancer用氣功醫治可以嗎?”, 不是說不可以, 要看你身體及精神力的根質吧。很多時, 這是置之死地而後生的做法。但是許多人置之死地就變成真死了。所以我也不建議人們隨便亂試。
1 2 3 4 5 6 7 8 9 0 1 2 3 4 5 6 7 8 9 0 1 2 3 4 5 6 7 8 9 0

嗯, 我沒看星球大戰也沒聽陳綺貞, 所以這篇小文也沒有甚麼影音效果... 但我想各位看官可能習慣了在文末總有一些視像或音效? 那我再和大家分享一首歌吧。是我很喜歡的一隊來自寶島的樂團, 叫作 蘇打綠。這首歌的名字是 "飛魚":



歌詞中有這麼一句:

煩惱不會憑空
不如捕捉笑聲
塗上耳朵

我覺得, 20出頭的小伙子能填上這樣的詞, 還蠻有意思的。

3 留言:

掬香齋主人 說...

人確是很渺小,大力點也會碎。希望你少受些痛苦,此外真的無話可說,無事可做。

天線耷耷標 說...

標耷聽落好似百病纏身...

BilDub 說...

掬香齋主人: 你也是。實在喜歡你這句"大力點也會碎"。人真的很脆弱。

天線耷耷標?! 大王英明竟能想出如此別緻之諢號小女子實五體投地敢問大王可願將此諢號賜予小女子冀大王加之於小女子顏冊別名一欄於願足矣先行謝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