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書店

標籤: ,

從新春秋戲班會址騎腳踏車往西行十四分鐘,會看見一間舊書店。

沒人記得這是誰開的書店,不過大家都愛稱守店的那位老店員做「舒爾」。

「舒爾塞」不是真名而是渾號。顧詞思義,舒爾塞﹝Suicide﹞就是擁有嚴重自毀傾向的長輩。

舒爾塞常不厭其煩向顧客透露自己狀況。他說因為天生比人多出一個靈魂,而雙方都想獨佔其不死肉身,才導致了現在的互相殘殺。

每次出事,他都很努力澄清不是去自殺,而是正在進行「Armageddon」。

舒爾塞不是舒拉寶娃。「沒美貌看,沒興趣聽™」 ,故此顧客都選擇漠視他,只將他單純歸類為「精神分裂者」。

書店還有位店員,人稱「繫鈴兒」,負責的工作跟舒爾塞完全一樣,但月薪是舒爾塞的兩倍。許多顧客長途跋涉光臨書店,無非是為欣賞她整理書櫃;觀眾中不乏美麗的同性戀者。

這天,繫鈴兒又再騎她的腳踏車前往上班,沿途卻發現街坊都在慌忙走避。

原來,書店著了大火。

當繫鈴兒站在原地納悶,打算致電消防隊之際,她看見火場內衝出一名老人。她一眼便認得是舒爾塞。

消防電話號碼沒撥完,繫鈴兒已放下手機,堆積起不滿的情緒走向舒爾塞,說:「你又來了!你又來跟我說快死了!我早就不想理你,你動不動便走去自殺,這次你居然想到自焚,叫我能怎樣?」

「為什麼你只會想到是我自焚,而不是其他人縱火?」舒爾塞肩膀下的多個部位仍殘留著火舌:「為什麼不先問問我有沒有受傷?」

「抱歉,我沒能力處理你的問題,求你放過我吧。我和你不同,我還要工作賺錢交房租應付正常生活。現在書店燒成這樣,你說怎辦?」

「對不起,每次都為你添加麻煩。」舒爾塞不好意思亂動,所以沒拍走身上的殘火。

繫鈴兒提起手機。

「沒用的,那似乎是『普羅米修斯之縛火』,點燃後便無法撲滅。」舒爾塞低頭道。

繫鈴兒唯有發呆似的蹲著。

「店子再燒下去,陳綺貞都不想來了。」她托著腮在夢囈。

「即使沒燒,陳綺貞也永遠不會上來這間三流書店了。」


就是這位上過阿麥書房的陳綺貞


兩名店員一直等到黃昏,天黑後又各自去茶餐廳吃例飯,可書店依舊未被燒成灰燼。

第二天中午,逃去的街坊都回來了,他們一如既往的工作、蹓躂及生活。

繫鈴兒從消防處借走幾件防火衣,將它們掛在書店門口附近。她自己則穿上其中一件,然後踏進火場。

書店不斷被燃燒,但照常營業。

開始數天,誰也不敢上書店,後來見慣了,亦有人想重溫繫鈴兒整理書櫃時的情形。結果,就像到禪寺要脫鞋一樣,顧客們都養成了「進書店前需穿上防火衣」的習俗。







【附錄】


越戰時期的新春秋。其時戲班的會歌為《舒爾塞不會痛》
Suicide is Painless﹞,此曲更一度榮登大英帝國電台流行榜首位。


新春秋駐越南戰場演出期間「送別」團員舒爾塞之片段﹝連結


*本文純屬虛構,與任何現實人物、團體及機構無關。

5 留言:

arttacker 說...

唔錯,希望唔會成為幽靈帖

sf 說...

我還以為他叫「舒耳塞」添.

舒爾賽 說...

我覺得最後舒爾塞應該與繫鈴兒在書店內把衣服都脫掉, 在火海中做愛, 乾柴烈火至死。

BilDub 說...

繫鈴兒之所以叫繫鈴兒, 是因為她身上繫著鈴兒吧。如把衣服都脫掉了, 那鈴兒往哪掛呢? 沒了鈴聲指引, 可能會瞄不準。

解手兒 說...

書店中沒有繫鈴兒而只有淫書, 舒爾塞原來是個自閉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