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店奇談

標籤: ,

這幾天,總有些外國回來香港,然後幾日後就走的人上來咱書店。

有個人托著那圓圓的眼鏡笑著對我說:「你是李生嗎?」

這個城市裏,要麼是烏龜,要麼是蟑螂,我不是烏龜,不是蟑螂就特別怕人對我笑。

「不,我是舒爾賽」

  「那你的女朋友呢?」

 「我還未結婚的,張生」

      「不,我不是張叔,我是福伯」

  「是嗎?真湊巧,我好像在那裏見過你的。」

    「是啊,我倆好像不認識的,但我看到了你便有一種既熟悉但卻又陌生的感覺。」

「狗崽子,不要不認啦,咱哥兒們一早就認識的啦,不要以為我去了幾年溫哥華,儂就不認得我啦。」

我想了很久都記不起,唯有唯唯諾諾的搪塞過去。

*** *******************************

不知何故,自從上次那兩位風水先生先後上過來,斷言咱家舖頭收銀那個位要動,要轉,我一直對這些置諸不理,但這幾天總是發生些靈異事件。話說上次把公司翻轉都找不著的支票簿,在某天竟從那張鐵椅的咕“口臣”夾縫中跌出來。

又例如昨日明明三少爺的電腦沒動過,那段時間沒人買過東西,但我們的POS系統竟然出然了兩張白單,內容什麼都沒有,但卻有兩張空單,原來傳說中的鬼單是存在的。

我為此向樓下的髮廊查詢過,他們不理睬我,向樓下陳刀查詢過,陳刀也不理睬我,雖然他沒有開門,但我直覺他一定是不理睬我。

我甚至想用科學解釋,我在曹宏威博士的博士答問內問他,他都不理睬我,原來卋界上是有些東西科學解釋不了,正如用科學解釋不了為何會計的帳目總是不能Balance一樣。

難怪我那天回公司,那所木門,怎拉都拉不開,後來一推便推開了,還有今天的易拉架,好像被某些東西卡著,出盡九牛二虎之力都拉不開,反而輕輕往後一扣便水銀瀉地般。那兩位風水師果然名不虛傳,他們的意見言猶在耳,這幾天我的心總在嘀咕着。

* *********************************

今晚又是有位外國回來的顧客,說兩天後就走了,然後買了兩本張鐵志,我給他打個折,很奇怪的,他竟然不用我打折,還連零頭都不要了。

通常,朋友或顧客們都會問問有沒有折頭,當然咱們是有的,但今日竟然有位顧客上來連折都不用給他,還給了Tips,我真的想叫他一聲:契爺

下班走過Sogo,剛好這幾天是Sogo大減價,差不多十點鐘人潮還擠得水洩不通。我在幻想,如果我們書店有這樣的人流便好了。

難怪陳國球教授要寫一本《感傷的旅程,在香港開書店》。我記得孟子也曾經講過:「書本我所欲也,名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兼得,捨書本而取名牌也。」難怪孟子最後無奈得出的結論是:「吾未見好書,如好色者也。」,嗚呼哀哉!

(飛鸞齋點評:讀之令人心酸,亦可見作者乃貪圖蠅頭小利、唯利是圖者也。)

3 留言:

西口西面 說...

lan仔, keep住呢個mood, 同zhiyi平分秋色可也!

奸人堅 說...

西爺, 你變0左

倉海君 說...

文窮而後工.信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