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理同大学生谈心

標籤: ,

瀏覽某法語網誌,竟然找到兩篇關於溫總理訪問政法大學實況的文章,作者是許志永,既是法學講師,亦是人大代表。官方報導在此:

总理同大学生谈心——温家宝与中国政法大学学生共度“五四”青年节

至於許博士的文章,在他自己的blog是看不到的。轉載如下:

2008-05-04 17:32:25
标签:杂谈

今天五四,上午十点,温家宝总理来到政法大学,参观教学楼、一个条件最好的宿舍楼、图书馆,最后在食堂吃午饭。我作为一个旁观者,记下一些见闻和思考。

几天前,法大校园紧急铲除原来的绿草,铺上新草坪,直到昨天晚上,校园里还在铺柏油路。学生宿舍大扫除。本来想政法大学既然想要钱,干吗不哭穷一点反而打扮得这么漂亮呢?看到跟在总理后面教育部长周济,我就明白了。

今天早上九点半学校各个大门已经封闭了,只准进不准出,拿学生证也不能进,只有少数特殊许可的人才可以进。法大南门外有一小区,也被封闭了,小区门 口聚集了很多人。一位同学愤愤不平,说中国特色也太它妈的特勒。警察说,我们有什么办法,当官的可不都这样么。一个居委会大妈带着墨镜此刻很牛气的指着同 学们说,谁让你们早上出来了?出来了就不能进去了。她应该是这个权力系统末梢的代表.

很多同学想表达一下对温总理的热情,但总理来的时候他们不能进教室或者图书馆,只能呆在宿舍。教室图书馆以及食堂里都是安排好的人,想上自习的同学 不可以,一个班只能挑出几个班干部党员之类的充当上自学的学生,研究生院不够人数,从昌平本科部抽调来一些本科同学充当“群众演员”。还有的“演员”要从 学校走来走去,制造学校“正常”的样子。据说温总理要与同学们共进午餐,所以很多同学都不能正常吃饭,和温总理一起吃饭的都是准“演员”。

如果说是为了安保,这可以理解。但是,如果仅仅是为了总理的人身安全,只需要在教室或者学校大门设置安检措施,学校师生凭证出入就够了。但中国和大 部分民主法治健全的国家不一样,中国有自己特色的安保,那就是害怕上访者等各种“不安定因素”突然冒出来拦车喊冤或者示威什么的。温总理以为自己来到了人 民中间,可他自从到了一定级别以后似乎再也走不出这个庞大的官僚体系,他看到的大学生或者说人民其实是这个官僚体系的末梢,是这样一群学生“干部”,至于 同学们或者人民,他们在大门以外或者被封闭在宿舍楼里,最多算是这幕生活剧的远远的旁观者。

堂堂中国政法大学尚且如此,我就能理解温总理到农村见到的都是什么“演员”了。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会这样呢?
2008-5-4


你们怎能如此漠然——就温总理视察写给法大学子

2008-05-05 15:12:44
大 中 小
标签:杂谈

温总理5月4日视察政法大学并与师生共进午餐,应该是想看一下真实的政法大学,想了解一下大家的真实想法。可是,你们注意到了没有,温总理看到的政法大学究竟有多么虚假?

想必这些细节你们都知道了。学校草坪临时栽的,马路临时铺的,食堂临时装修的,这些倒还无所谓。关键在于,总理来了,同学们拿着学生证都不能进校 门;在学校的被封闭在宿舍,不能上自习,不能去食堂吃饭;而那些教室里的、食堂里的一律是学生中的特权人士,是学生“干部”或党员,是有关领导特意安排 的。据说这些“干部演员”之前就说什么话已经接受了不少于三个小时的专门培训。但就是他们说的话就成了政法大学学生说的话,他们的形象就成了政法大学学子 的形象,你们知道这些“代表”是怎么产生的吗?你们在意吗?你们不仅被“代表”了,而且人身自由都被限制了,这和温总理视察农村时见到的“农民”都是干部 “扮演”的有什么区别?

也许是我孤陋寡闻,我简直不敢想象温总理的政法大学之行会如此荒诞。还有一些细节,比如,温总理视察学生宿舍2号楼的时候,在一个楼道口原定计划是 向左转,但右边楼道里原本被封闭在宿舍里的同学冲出来大声喊总理过来,温总理于是走过去,但等他到宿舍里,该宿舍的学生已经被挤出去了,围在温总理周围的 仍然是学校安排好的人。再比如,原计划总理12点就吃完饭,可是围坐在总理身边的学生“代表”光顾的听总理讲话吃的太慢了,总理于是说等他们吃完再走,这 样就比原计划延长了近半小时,于是法大研究生院的同学们等到快一点钟了才能去食堂吃饭!

我并不否认温总理视察政法大学可能的积极意义,不管是应法大学子的要求,还是为了表达对法治的重视,都是好事,而且昨天我也很高兴见到了江平先生被 邀请过来。但是对法大乃至对法治的重视并不能掩盖温总理此行的荒诞之处——除了突破限制在阳台上招手或者从宿舍冲出来问候总理的个别同学以外温总理几乎见 到的所有的人都是刻意被安排的,连说什么话都是提前训练过的,这简直比皇帝的新装有过之而无不及,你们不觉的这很荒诞吗?

何况,很容易想象得到,这种荒诞现象绝非法大所仅有,说是在的,我表达一下愤怒根本不是为了批评政法大学领导,而是希望大家,希望所有的置身其中的 人醒一醒!怎么说真话就这么难?!这个国家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套话假话说到农村去了你们无奈,可是荒诞出现在了你们身边,大家却不闻不问,难道这不值得 反思吗?

国家、民族的责任不是空话套话,更不是掩盖自己赤裸裸私利的伪饰。我实在想不出这样的虚伪对这个国家有什么价值?也许做别的事情很难,但说句真话说出真相总不至于太难吧?



12 留言:

匿名 說...

请问,在您提供的那个法文网站上,如何知道这篇文章是许知永写的?谢谢。

倉海君 說...

文章第一段說:

Un des professeurs de droit ainsi qu’un représentant de l’assemblée locale du quartier de Haidian ont, sur leur blog, raconté non sans indignation la mise en scène caricaturale de cette visite...

(一位法律教師及一位海淀區人大代表在他們的博上不無憤怒地講述這場造訪鬧劇)

有趣,「他們的博」.....的確不能推斷是誰。

我不知道我的答案會否給作者帶來不便,但我可以講,在印象中,昨晚的文字不是現在這樣的。可能是我記錯/看錯/發夢,本來是「他的博」(son blog),而且是有超連結的。

我想,我不能也不該太肯定地答你。見諒。

難過 說...

不知怎的,一樓的留言讓人感到有點不祥...

Probably, a bit paranoid.

文章所錄就是一個悲字。

王宁 說...

仓海君,许志永在法律博客网的博客http://xuzhiyong.fyfz.cn/blog/xuzhiyong/上确实发过法大在温总视察时作假的那篇博文(就是你转贴的第一篇),我读过,但现在去查,发现已被删了。

yanbin 說...

谢谢仓海君的回答。我是学生,昨天想在校内网上转载这篇文章,若不确定作者身份,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现在看来,还是需要加上阅读权限。
To“难过”:既然许志永从博客上已经删掉这两篇文章了,应该没什么事儿吧。

王宁 說...

这位同学,你不是比较谨慎么?那请注意,我可没说那篇文章是许志永自己删的,你何以肯定是他自己删的?而以常识来看,被管理员删的可能性更大些。

曾堯 joetsang 說...

首先,這類“弄虛作假”政治秀,中外皆然,虛假程度或許有別,但絕非中國獨有。

再者,這類“弄虛作假”政治秀,古今皆然。遠的不說,自中華人民解放後,從來如此。

我認為,不論政治立場如何,所有人都會同意,溫家寶是個聰明能幹的人。用流行術語說,溫總既不天真也不傻。這種中外古今皆然的“弄虛作假”政治秀,他那有可能不知,那有可能被蒙蔽?

只有一個解釋,對於這場進餐談心秀,他心裏有數,也是他希望見到的。

http://joetsang.blogspot.com/2008/05/blog-post_10.html

匿名 說...

to王宁,您说的对,完全不能确定是许志永自己删除的,受教了。

V@lkyrie 說...

任何解釋不止一個,「心裡有數」,不一定就等於「希望見到」。別把自己一套潛規則輕易投射向他人,然後視作準確無誤的現實。求證才是立論的基礎。

曾堯 joetsang 說...

才不過200字的短文,而且字字實牙實齒,當然只能是怪論而不是經過求證的立論。

溫總不是未出過宮門的少年昏君,這等把戲他會不懂嗎?從前他還是中低級幹部時恐怕也安排過類似的秀呢。

溫總五四當日到政法大學,難道單純只想跟學生們進餐談心?政治秀真的不會是其中一個目的嗎?

每一種活動,都需要妥善安排,才可順利進行,達到目的。

匿名 說...

我们一起演一场戏

匿名 說...

選大學,不要眼高手低 你讓我受傷 漂在水面的落葉 生命中最好的男人 話前三思 舍不得老 有生命就有希望 人生只在呼吸之間 人生不要在乎的24件事 女人應該學會的兩件事 從破水桶中看到的哲理 一句話,讓你豁然開朗 被風吹過的夏天 人生的中庸之道 愛離別回憶 分手心情 善待自己珍愛生活 適合的友誼 你是我一生的朋友 原來的櫻花 追逐的風 福祉的摩天輪 雕琢孩子眼中的世界 人生曲線 你究竟還有多少朋友 王力宏是Gay全美國都知道? 三個年代的三種心情 兩種婚姻 愛神與死亡 無論怎樣 一個女人是這樣衰老的 孔雀的悲哀 生活拾零 懂得放棄 習慣一個人 福祉其實很簡單 營造屬於自己的浪漫 我喜歡出發 尋找父親的情人 生命因相擁而美 注視一顆星星的命運 有一種“清潔” 做一株鹼蓬 不歸路 誰是你的重要他人 關於福祉 心田上的百合花開 人生感悟 對自然要自然 挨打悟出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