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國=洗腦?

標籤: ,

上一篇文章,我說:

而憤青或紅海也未有給我不安--反正世界永遠有這類人,就像夏天有蚊子咬,酒店偶然撞鬼一樣尋常,他們不給「國家」洗腦,也總會乖乖交出腦袋讓其他人洗腦,有什麼值得憂慮?
我可能作了一個錯誤預設,即「憤青」是被「洗腦」的。我其實從沒遇過這些激動的「愛國者」,不知道有沒有朋友認識他們,並願意分析一下所謂「憤青」實際是什麼人呢?促使我反省的,是今天ESWN推薦的兩篇文章:

The Creationist Myth of Chinese Nationalism Blogging for China
The Chinese people and the Chinese government Blogging for China


也推薦給大家看一看。

13 留言:

Peter 說...

Those posts remind me of the recent Reverend Jeremiah Wright's speech in Washington D.C. , or to trace back an earlier figure, Noam Chomsky. Personally, I find nothing wrong with this school of thought. And as far as I can tell, majority of African Americans I know explicitly or implicitly endorse Reverend Wright. Yet if you read NYT or other mainstream media, Reverend Wright is an "extremist", just as "Fenqing" from mainland are "ultra-nationalists". Who is right and who is wrong? Take your pick.

(For background information, I live in a middle-class black community in the suburb of an American southern metropolitan area. The exact same cohorts of middle-class African American professionals Reverend Wright's Church serves to. And I am originally from mainland China.)

Reverend Wright's recent speech at National Press Club:
http://www.youtube.com/watch?v=2lV8x_-Uk2c

Zeke 說...

可悲的虎倀,本為虎口下的受害者,死後卻跟隨著老虎作其嚮導,並引誘活人于虎作食。

gwai 說...

兩篇文章都值得看。
又,在「教育」(不必就指愛國教育)的語境下,所謂「洗腦」該如何理解?是純粹的惡毒/誇張修辭抑或有科學的認知意義?可以被 falsified 嗎?正如這個用爛了的例子:有人指你潛意識有同性戀傾向,你矢口否認並表示自己有妻有兒甚至包有二奶,對方就說你正是因為有同性戀傾向的罪疚感而遏抑真正的性取向,跟異性的性愛關係不過是掩飾。你憤而斥罵,他反唇相稽貶你老羞成怒,怒氣來由也正出於同性戀在社會的小眾地位從來得不到尊重而積累成的。他似乎永遠都對,是個tautology。

有人指摘你被洗了腦,他的命題可以被 falsified 嗎?對治之道似乎不是澄清,因為對方永遠能自圓其說,容不下邏輯反例,正如什麼大醬缸、什麼小農DNA,喻之為集體潛意識,永遠地 unfalsifiable,也就永遠有它的所謂「真理」在,也怪不得永遠有人以為上帝在自己的一邊而神迷。以彼之道還治彼身,也更怪不得另一方還嘴時也直斥對方才是受洗腦的一群。

Falsification:
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5%8F%AF%E8%AF%81%E4%BC%AA%E6%80%A7&variant=zh-hk

倉海君 說...

一般教育,極其量似乎只能灌輸(indoctrinate),洗腦不過是誇張講法。但「憤青」的行為或激情,是否跟這種灌輸相關呢?這才是我的疑問。我現在甚至想:究竟「憤青」是什麼呢?我越來越難明白。最好有人可以介紹一位「憤青」來發表意見就好了。

「有人指摘你被洗了腦,他的命題可以被 falsified 嗎?」--我認為可以。方法是統計、比較,例如明明接受相同教育,但全校就只有一小群人變成「憤青」,那麼我們就有理由問:(假設校方真有意圖和行動去灌輸)單憑灌輸有充足效力嗎?真的跟灌輸相關嗎?當然,實際可以做的證偽方法還有更多。

至於「集體潛意識」,當然無法檢驗,「永遠地 unfalsifiable,也就永遠有它的所謂『真理』在」,但這種未經檢驗的「真理」,跟未經檢驗的人生一樣,恐怕都是沒有價值的。

gwai 說...

洗腦、灌輸、薰陶甚或培養,似乎差別只在某些價值觀點鑄刻入受者思想的深淺程度和社會對詞義貶褒的不同使用而言。焦點在,受者被「外在知識」改變了。有人指摘,「你被洗腦了」代之為「你被灌輸了」、「你被薰陶了」、「你受培養了」,你如何能反駁?(嘿嘿,誰不因著「學習」而有所改變?)

「明明接受相同教育,但全校就只有一小群人變成『憤青』」,你的意思是,對一群人灌以教育,目標在培養全體憤青,若結果只得一小撮人達標,就可反過來證明「灌輸」的作用有限,是不是這樣?即「若A則B,非B,故非A」,對,原則就是這樣。中國千多二千年來的儒家教育沒使得全民成為君子,或許不早就說明了教育/灌輸的限制嗎?但反中國文化者容得下這種證偽反例嗎?君不見今時今日仍大有人在,將部分中國人的行為歸究為陰魂不散的儒家文化奴性教育所致而言之鑿鑿?這不又說明了「你被灌輸/洗腦了」總可以重新解釋,自圓其說。

證偽的原則雖在,卻不見得真能應用於辯解「你/憤青被洗腦了」的命題上。你上文所假設的例子,不能達標的原因太多,當中尤涉及執行上的技術問題,很難弄清因果關係。

從原則上講,怎論目標在憤青抑或君子,灌輸(教育)是否可能灌出「相同價值觀和行為」模式的人?若相同灌輸的意思僅指學校內的書本知識,則不達標的原因就可委諸灌輸體制外如家庭、信仰、朋輩、報章雜誌等的干擾。所以同一群人實受差別影響。退一步,如果灌輸不妨理解為受者對一切「外來信息」的接收和服膺,則同一群人受著體制內外完全相同的灌輸,而竟然仍有一撮具變異行為的不達標者,則解釋就只能托諸「天生」了。要麼你被洗腦,要麼你天生奴性沉重 -- 也就更無得救了。

一般所謂獨立思考、理性分析,大摡除避免謬誤外,必要求論證的前提能充分推出結論就可,若要求高一點,則前提除了充分,還要必需,這點並不容易做到。但洗腦指摘的弔脆在於,選擇甚麼作為前提,本身即為問題所在。因為前提背後還有一套隱藏的前見如 presuppositions 和presumptions 等等,或者說,有一個語境(context),各人在各自有差別的次文化背景和百科知識的語境下選擇各自前提,而指摘你被洗腦/灌輸/薰陶的,最終矛頭正針對你先有著一套語境成見,然後才激活了某些前提,才推導出某個結論 -- 縱然你的論證成立。可以有一套脫離或獨立於語境的價值判斷嗎?獨立思考如果指要完完全全地自主,自己 originate 一個 idea,這可能嗎?誰不是一出世就受著負載文化的語言來理解世界?此時此地某人指摘你受儒家文化洗腦,彼時彼地他又指摘你受愛國教育操縱,甚至找出檢證個例支持他們的主張,但就是容不下潛在的證偽個例,總之他們必能賦與新的解釋,滴水不漏。這類 tautology,除了是廢話,還可以是什麼?

又,維京百科有「憤青」條目,不妨一看,雖則它的論述語境已無奈地先放在民族主義上。

方潤 說...

是否能以「能夠提出官方/大眾答案以外的說法」作為洗腦與否的標準﹖

gwai 說...

除非如荷里活電影橋段中對受者施以催眠,連阿媽也認不得,否則,我暫且的看法是,在爭辯的處境下,「洗腦」是個侮辱性的誇張修辭(因為反方難將其 falsify,彷彿百詞莫辯),既然無具體認知意義,又如何談起區分標準?

獨立思考大概指客觀地小心求證(evidence),並且推論要力求符合邏輯對確性。
(所以推論/判斷所得的結論,其內容是否「標奇立異」於別人(譬如官方或大眾),跟理性或邏輯並無關係 – 即不能顯示他比大眾更獨立、更理性。正如瘋子也會說與眾不同的說話。)

gwai 說...

補充多句:辱罵對方被洗腦,也等於自己先說廢話。對理性討論毫無建設性。

倉海君 說...

1.--「獨立思考大概指客觀地小心求證(evidence),並且推論要力求符合邏輯對確性。」

這是「理性思考」,對客觀性、普遍性、經驗證據、邏輯的重視,乃現代哲學及科學方法的最大特色。我認為在一般討論的情境中,雙方都應該遵從理性思考的原則,一來可避免流於意氣用事,二來討論才可更有「意義」。(但什麼是「意義」呢?如果我說話只求發洩,那麼「理性思考」就全無意義。)

「獨立思考」雖包括「理性思考」,但不一定要永遠講證據及邏輯,憑直覺、或另一些建基於人際關係的經驗( 可以是個獨、無法驗證的),我們有時可以對世事作出比一味用「理性思考」更好的判斷。簡單來說,真正的思考必然是獨立的,但不一定要理性。

所以這裡有兩個情況:一是討論、說服;二是純粹思考。我想到的,認為是真的,不一定要人信,是以我可以單講直覺(無損我思考的獨立)。但如果要討論,一般都要用「理性思考」的形式進行,否則就各持己見,沒有對話必要。

2.--「洗腦」是個侮辱性的誇張修辭(因為反方難將其 falsify,彷彿百詞莫辯),既然無具體認知意義,又如何談起區分標準?

我覺得你似乎想說,「洗腦」或「灌輸」並非無法falsify,而是討論者不願意接受「以falsification檢驗自己理論/命題」這個必要程序。所以關鍵不在於「洗腦」或「灌輸」是否有客觀標準,而在於討論雙方是否認同某種驗證程序。一般人只關心討論內容,卻不反省討論形式,這就是世界各種無謂爭執的原因。

gwai 說...

1. 要區分語言的功能(如陳述、抒情、命令、感嘆等)和語言所負載的概念(即一般人所謂的意義/ meaning)。跟女朋友談情至緊要用感性話語,理性思考自然不佔主導角色。但我們現在討論的是圍繞理性論辯如何可能,而不是談論另類情況如語言的情緒發洩功能,這是題外話,對不對?

關於獨立思考的性質,我不大肯定你我是否在同一語境下討論相同的概念。我是在「兩方人爭辯」(或者說,兩方在同一個議題上互相擺道理)的語境下談獨立思考,所以不要人云亦云,要自己小心求證,要自己重新推理,最終以理服人;你則似乎在一般情況下談論人類思維的模式,當中除抽象思維(運用概念和推理)外,還有其他模式,如直覺、形象思維(這個你沒提,但我猜你不會排除)等等。但你沒解釋,為什麼這些另類思維是「獨立」思考。

獨立,如果指對求知和好奇的大膽、原始態度,指運思的不仗外援,指傳達的技巧(如用超常搭配的詩化語言將洞見表述),這我不單同意,還要鼓勵。以上的特徵可統攝為創意,如果你上文確有這種我試著猜測(推理)的含義,則你是轉到一個新的話題去了,談的是文藝美學等問題 -- 如何通過審美態度去觀照人生,而不是針對論辯。或許,論辯也要創意,但論辯的究極目的還是說理,離不開證據、邏輯。否則,詩人跟律師對辯,是九不搭八;兩個詩人對辯,也是雞同鴨講。(所以,詩人連對手也缺,總是孤獨的。哈。)

你不介意,我希望你多談直覺是什麼一回事。

2. 罵人被洗腦,用邏輯的術語講,就是犯上「人身攻擊」的邏輯謬誤,企圖詆毁對方的思維能力或者獨立人格。對說者而言,用「人身攻擊」乃是發揮著語言暴力的功能。撇開功能,「洗腦」的詞義(概念)本身含混,無所謂真假,難以經驗事實去 verify (or confirm) 或 falsify,也所以才有我上文提出的弔詭,提出者總能夠「兜」得返。

不過,或許你對,放在當今的「狀毒和澳渾」處境下,你先定義一下「洗腦」是什麼意思,然後試著提出具體一點的驗證程序,看看是否令提出者再沒法砌詞。小弟拭目以待。

倉海君 說...

1.我之前所說的跟你並無任何矛盾,只是補充了一些關於「獨立思考」的內涵而已。你的分析我完全同意,沒必要再在字眼上琢磨。

2.「你先定義一下『洗腦』是什麼意思,然後試著提出具體一點的驗證程序,看看是否令提出者再沒法砌詞。」

我認為沒必要這樣費勁,你其實已有力反駁了指控者:「人身攻擊」本身就是邏輯謬誤。假如彼此已接受了理性討論的形式,指控人「被洗腦」的,若不想陷入邏輯謬誤,就要自己舉證,兼定義何謂「洗腦」。「舉證責任」該由指控者承擔,而非先由辯護者「反證」。他沒有提出理據,我又何必花時間驗證或講驗證程序?但假如對方根本不接受或不明白理性討論的形式,我講一大輪定義步驟又有何用?

我的建議是:指控者先要自己拿出證據,若根本沒有,就要收回說話。很簡單。但現實並非如此,為什麼呢?因為發言者一開始只為宣洩情緒,而非討論;但遇到反駁時,便下意識地嘗試用理性肯定自己當初因情緒而發表的言論,結果就變成了「砌詞」。此現象很普遍,好比你買股票,本來只是「短炒」,看錯市被迫坐艇,便安慰自己是「長線投資」,這心態不難理解吧?

倉海君 說...

補充一點:

根據我三年來網上的所謂「筆戰」經驗,即使你兜口兜面一清二楚地指出對方的邏輯謬誤,他們依然不會修正自己,而寧願繼續跟你糾纏不清。他們奉行的「論辯」原則,恐怕不是gwai和我主張的這一套,而是:不認輸就是勝利。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屬於「不認輸主義者」,但願不多吧。

gwai 說...

跟你討論有著夏初的暖溫,秋天的爽涼。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