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個世界,同一句廢話(One world, One Bullshit)

標籤: , , ,

今天昰一個全民囍慶的日子,這支性火就像當年天子出巡,個個都爭相一覩這支性火的廬山真面目,今天下樓看到公屋那電視,一片的紅海,一片的歡呼聲。或許這班人已經忘了紅色的真正意義,現反淪為資本商家來賺錢,賣紅色tee,又或者市民用作出席今天這些嘉年華活動的色彩。

其實我對這些意識形態的東西很厭倦,于是就像卡夫卡1914年8月2日的日記只寫著一行:「德國向俄國宣戰,我下午去了游泳。」一樣,那種漠不關心,事不關己般,把自己困在公司,然後desmond上來,還跟他談論原來陳巧文的樣子看上也不錯這等瑣碎的對話。

王德威一直強調,中國現代文學由五四開始,就以「感時憂國」為主調,實質,有不少人對這種民族主義的洪流都抵擋不住,總有不少人會前仆後繼為國家做些什麼什麼。因此,我們也不難明白,為什麼當時中國有這麼多優秀的知識份子,竟然會選擇留下,就連錢鍾書又或者其他絕頂聰明的學者都甘心留下,可能就像周一良所寫的「畢竟是書生」。

有時面對那種高漲的情緒,人總少不免會有亢奮,尤其是患有性壓抑,甚至性無能的香港人,在這些場合就能得到有効的宣泄。因此對著性火那種陽具崇拜,心情便更熾烈,更亢奮。難怪,連弱能,不,更準確點應該是無能的曾憲梓,拿著性火都好像「啪」了十多粒偉哥似的,當場高呼,好像在叫「呀,你班仆街見唔見到呀,我好撚勁呀,你睇我碌野抬得幾高,我好幾十年都未試過好似今日扯到咁恆呀,呀呀呀呀~!」,另外我囬家後看見陳志雲的跑姿,我寔在想問陳生是否與福仔有交情。

我其實不反對人家愛國,甚至愛黨,這是你的自由嘛,當然見人愛黨,就左一句土共,右一句土共(或共狗),與親建制派左一句漢奸,右一句漢奸其實沒什麼兩樣。當然我也不反對人家左一句漢奸,右一句漢奸,如果你翻開錢穆先生的《國史大綱》,裏面也又不少語句是左一句漢奸,右一句漢奸的。這是史家的一字褒貶嘛,史識、史才、史德嘛。但像今天那些暴力或前些時候韓國那些城邦暴力團,真的令人非常失望,中國人何以野蠻至此?

其實我也很愛國的,但我愛的是中國,以至于其文化,而非愛共產黨。就像牟宗三先生一樣,我非共而不反共。不過看到今天的情況,我對香港的前景頓生悲觀,香港原來也一步步走向文革之路,你不是朋友,便是敵人,然後大家互相監視,互揭瘡疤,然後互相把拍下的瘡疤上載至「Youtip」。

不過我老媽今晚在電視看到那片紅海後,跟我說,那一定是中共出錢請人來的,可能老媽還受文革時那些深刻記憶影響,因此覺得這片紅海的人怎會是自願的,一定是做媒的,所以我打趣挿了句,那豈不是中共比摩西還厲害?不,我還想到了花潮:「這幾天天氣特別好,性火焼得也正好,看性火的人也就最多。『憤青紅海拂面來,無人不道看火回』,辦公室裏,餐廳裏,晚會上,道路上,經常聽到有人問答:『你去看性火沒有』…『還未開始。』或者說:『我正想去。』到了星期五,道路相逢,多爭說金紫荊性火的消息。一時之間,幾乎形成一種空氣,甚至是一種壓力,一種誘惑,如果誰沒有到金紫荊看性火,就好像是一大憾事,不得不擠點時間,去湊個熱鬧。」

以前對政治感到失望,還可以找個地方隱居,不問世事,但現在香港的「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無所逃于天地之間,又不能裝瘋賣傻,就像福柯講的圓型監獄,唉,我不求聞達,縂之中國人最後的思想就是活著,余華《活著》的結局其實並不膚淺,是頗深刻的,中國人但求平平安安活著過一卋,這是中國人或中國辳民最基夲的盼望,我但願如此。

21 留言:

katana 說...

舒兄少有如此"一江春水向東流" feel.....真係好唏噓

夏冬 說...

舒:「注意事項」不是公開文字。恕刪。

舒爾賽 說...

re katana
唉, 晌香港生活就係咁唏噓
re 夏冬
你點界定佢係咪公開文字?

夏冬 說...

你登入個人電郵後的頁面是否公開頁面?

掬香齋主人 說...

我看了昨天的群眾就想到了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會再來嗎?當然會,這是毛主席他老人家用神諭的形式應許了我們的。香港早晚不能住,我也有這種同感。

今早讀報得知群眾中有不少是國內同胞,例如在港學生、來港看聖火的人。無怪乎他們看起來一點也不似香港人。香港人絕大部分我相信還是容得下不同意見的,你說的話不中聽﹐只會不理睬你,不至於辱罵,不至於吐口水,這是很基本的教養。教養和寬容是國內同胞今天還學不來的。

人間失格 說...

新春秋的高手們,拜讀你們的鴻文已有一段時間,想問:網路上說傳聖火的起源不是古代奧運會,而是希特拉用以宣傳納粹德國的公關手段。請問這說法是否完全屬實?抑或其中的考源曾被刻意扭曲了?希望從你們的回答中可以得到確認。

方潤 說...

民賤聯由屋村一車車載人黎就聽講過,大陸黎左幾多(或者,有幾多係內地留學生)就不得而知。

如果真的是請人來當打手,那還好。我們可以稍為安慰自己﹕只是有人越界搞事而已。

最怕連香港人都變成暴徒,就慘了。

倉海君 說...

不敢忝稱「高手」,但關於奧運「聖火」,我只能說說自己的淺見。奧運會源於公元前776年,是古代四大宗教性競技會之一,那本來是宙斯(Zeus)的慶典,加入競技是為了聚集更多群眾,如此便可討得天神更大歡心。所以在古代,運動和宗教是不分的(正如今天的「奧運與政治」),而把兩者綑綁一起的原因也沒什麼必然性。只有回到這歷史傳統,「聖火」才具有「神聖」意義。

今天的奧運已與宗教無關,即使說「聖火」象徵團結和平,也不過是世人的理想而已,談不上什麼「神聖」。至於說那本來是「宣傳納粹德國的公關手段」,我想也不出奇。希特勒既然視古希臘為展示雅利安人(Aryan race)優越性的歷史先驅,主辦奧運時就順理成章要宣示德國「繼承」了這民族優越性。那1936年的奧運本身就是一大場propaganda了,何止「聖火接力」?事實上,傳聖火的確也是由那屆開始(Carl Diem就是始創者)。

倉海君 說...

可看看下文:

http://www.nytimes.com/2004/08/14/sports/olympics/14torch.html?ex=1209960000&en=83c217734c0cbb5d&ei=5070

人間失格 說...

感謝倉海君的詳細解說。

匿名 說...

typical hk ppl, i agree u guys r better off when being colonized

慄怔瘋暈 說...

又真想見識曾憲梓「啪」n 咁多粒偉哥個黨樣。

伸伸胳膊伸伸腿 說...

正如牟宗三所说,“文化上的根本恶”是最难消解的。但愿这是一种暂时的必要的“恶”。

王宁 說...

近年原本也渐渐觉得无可无不可,主张“自适其适”,不关我事的。不过见到那么多狂热的“愚民”捧当轴的场、那么多人癫狂叫嚣,却着实让人丧气:大多数中国人仍是些“记吃不记打”的物种。

开句玩笑话,唯一让人心里平衡的是,香港的雅士们终于不能超然物外,有了和我们类似的忧虑和烦恼了。

舒爾賽 說...

RE 夏冬:
那只要我公開了, 那不就是公開文字啦!

RE 掬香齋主人:
最怕現在越來越多香港人對異見也越來越接受不了, 這正是我憂慮的地方
另外, 你幾時會寫返篇呀, 你同倉海君仲有道士兄而家都唔寫, 個場無以前咁好睇同咁好玩LU

RE 方潤
我好似睇新聞, 有唔少罵人同叫嚣的都係香港人來喎

RE 伸伸胳膊伸伸腿
我也希望這只是暫時的必要之惡。

RE 王宁
其實香港也總不能超然物外, 你看很多博客的文章就知了。

xaoma 說...

立场不一样,意见就会不一样.
作为一名华夏儿女,我不会贬低我的同胞,不会认为他们素质底,我们要考虑到的是我们处于什么社会,我们要学会包容.

掬香齋主人 說...

我在寫一篇東西,對讀者可能很有害,未必張貼。希望盡快寫好;是寫好,不是寫完。可以預告一下,篇名是:“在人群的邊沿回望人”。

倉海君 說...

舒爾賽哥哥:

到六月我會有空多寫一點,你的援助交際講座可以張貼出來嗎?

掬香齋主人:

請勿高估自己的影響力。如果你怕作孽,我可代你張貼。

天津四 說...

掬香齋少爺重出江湖再度執筆,令人期待。

Zeke 說...

倉海君,說的是,基督教極力禁止信眾接觸星相和塔羅這些異教撒但產物,然而卻沒有說要抵制奧運這不折不扣的異教祭儀,這倒是奇怪的。

倉海君 說...

羅馬帝國皇帝狄奧多西一世(Theodosius I)是位基督徒,公元393年就因為「異教崇拜」而廢除了奧運。今天的基督徒不抗議,一來是宗教意義已喪失了,二來是他們可能根本不知道那是異教崇拜吧?近代最富「古希臘宗教精神」的,應該是希特勒那一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