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款奇幻事件簿

標籤:

以下情節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我是一名百度的工程師,我叫畢保。

這幾天我一直忙於編寫一個從互聯網上爬取、過濾社會各界捐款數據的程序。我想這是件偉大的事,直覺告訴我:這可能要比我在公司捐款箱裏放的那1000元錢有用得多。

得益於公司的數據資源,我順利地在地震後的第7天,2008年5月19日淩晨3點半將程序編寫成功,並第一時間將結果做成網頁發布到了互聯網上,隨後我就去睡了,我需要休息,要知道這7天我只睡了不到30個小時,Oh Jay……

第 二天,早上自然醒後,我照例在樓下小館兒吃了碗炸醬面,昏沈沈地去往公司,刷卡,落座,打開計算機。是的,要不是同事“靈通張”從GTalk上發來一句話,我幾乎已 經忘記了我的傑作!他說:“老畢,你怎麽不上HI啊?對了,你知道嗎?有個家夥幹了件大事!看 http://donationbillboard.com。”我一看,這不是我做的嘛?我靠!他怎麽知道是我做的?ZF會找我麻煩嗎?公司會找我麻煩嗎?一激靈後,我清醒了:不。他並不知道這是我做的,只是他確實知道了這個站點,並且他在傳播它!

我迫不及待地百度了一下,僅僅幾個小時,搜索結果已經達到了10萬多,我靠!這也太TM爽了吧!哈啊!(此處要用小S語調發音)我帶著狂喜隨便點了幾個搜索結果,我要看看人們在說些什麽。

哇!范冰冰捐了20萬啊!真不錯,永遠支持冰冰!
中國足球隊一共才捐了1.6萬?一群豬!
美國、法國真是摳門,沙特最大方,石油果然好賺!
SONY在中國賺那麽多錢,居然只捐這麽點錢,沒良心!抵制沒商量!
……

“老畢,我覺得這家夥的水平不比你差,讓你丫兒多吃魚吧!……”,“去, 一邊兒待著去!”我興奮地沒太註意看他說些什麽,我仿佛看到網民們在貓撲、天涯、幾萬個QQ群裏傳著這個網址,一傳十,十傳百……不,不是仿佛,到下午5 點半,百度的搜索結果已經超過了100萬!“什麽芙蓉姐姐、紅本女,全部一邊涼快去!”我一邊暗爽著,一邊哼著小調兒,搖頭晃腦地去下湘菜館子去了, “靠,P個“靈通張”,不知道老子最喜歡雙色魚頭嗎?”

不過,你要以為那就是我的全部野心,那可就大錯特錯了,我可是懂經濟學的程序員!我等著看後面幾天的好戲呢:捐款一排名,那些捐少了的腕兒臉上還能掛得住?我想像著這樣的情景:中國某足球隊員宣布以個人名義再捐款50萬元,“噗嗤……”心裏不禁一陣幸災樂禍。

果不其然,隨後的幾天裏,網站知名度越來越高。當然了,我承認,我自己也用了點小資源做了做SEO。在這種事情上,各路的腕兒自然不願意在全國網民面前輸人,於是紛紛再次慷慨解囊,一邊掏口袋一邊微笑著說:地震災害影響是有持續性的,捐款當然也應是按情況變化逐漸增加的。

Oh Jay!這時我才算想明白,其實史玉柱真的是個牛人:若你不想被《巨人》傷到你的民族自尊,它是怎麽也傷不到你的。



2008 年5月25日,我在網站上公布的這條曲線理應讓我達到高潮,但此刻卻帶了幾分悲壯:現在全公司都知道這事兒是我幹的了,HR總監已約我下午面談。我願意相 信,貓撲們是出於好意,希望找出這個為災民多募集到那麽多捐款的人,但……這回總算是領教了“人肉搜索”的厲害,死也死得明白了,嗨!

HR 總監是個好人,盡管他個人很支持和敬佩我,但是目前事情真相已大白,公司恐怕承受不了潛在的沈重社會壓力,所以還是希望我能夠為公司的公關形象考慮,拿到 補償後離開公司。果不出所料,唉,只可惜我望著那張刷出可觀數字的銀行卡卻沒有那份“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的氣勢:我挺喜歡百度的,盡管我不喜歡HI和競價影響搜索結果的算法,一碼歸一碼。

和同事們去喝散夥酒。

“其實我一早就想,沒準兒就是你,可一想你丫兒哪有那麽大膽兒啊?沒想到啊沒想到,佩服!來,哥們兒敬你!”
“你丫兒多吃點魚!雙色魚頭別光吃辣椒啊!”
“別跑別跑,我還沒跟你喝呢!”
……

噙 著淚水,我把“靈通張”送回了他家,他噴著酒氣,大著舌頭說:“你丫兒真牛逼!”呵呵,是啊,我是逞了回英雄,可我現在失業了,也成了災民,有人來救我 嗎?回到家,無奈、空虛,漸漸演變成了憤慨和無助,我TM招誰惹誰了?我不就是用經濟學原理劫富濟貧了一下嘛!下面我可怎麽辦?ZZZZzzzzzz……

第 二天,早上自然醒後,頭疼得厲害,但還沒有讓我失去食欲:要不怎麽說我瘦不下來呢!吃完面昏沈沈地往公司走去,突然一激靈,接著一陣感慨:嗨!回到家裏, 打開計算機,看看捐款數額還在上升,貓撲和天涯裏也盡是猜測我究竟是否是“主動離職”以及聲援我的網民,但此刻這些除了制造“熵”以外,對我又有什麽意義 呢?我面無表情地打開Gmail,我靠!一封來自 Mountain View, CA,Google總部的郵件讓我頓時鮮活了起來。

Dear Billboard,
From mop.com and tianya.com, we knew you're a very famous guy recently in China. We really appreciate your talent very much, and we are developing a new product about billboard, maybe it'll be called "Google Billboard". Is that interesting? Will you join us?……

Oh Jay, What a unimaginable and fantastic world! I'm coming, USA.

作者: Jo
原載: Adxonist

2 留言:

大野 說...

畢保,除了慈善捐款,你的系統還可以計算到「政治捐款」嗎?

海風 說...

幾過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