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昧天譴說

標籤: ,

A woman with four breasts, Kazuya Akimoto

1994 年 1 月 14 日美國洛杉磯地震發生了黎克特制 6.7 級,死亡人數達 55 人,受傷者則有 7000 人之多。地震過後的週日,我如常回到在北美的教會禮拜,當天牧者在講台上激烈地指出是次地震乃是神對住在一如所多瑪般的洛杉磯中的同性戀者之懲罰。「哈利路亞!」眼看神是如此公義和滿有權柄,並籍著面前有如先知般的牧者傳講祂的心意,當時年幼的我不禁由衷地頌讚祂。2005 年南亞海嘯,一位蘇格蘭長老會的牧者指這是神對不守主日的南亞人士之審判。同年颶風卡特里娜橫掃新奧爾良,教會之士則解說了這是神對當地容許同志遊行並流行著巫術之懲罰。這些宗教人士深信所有天災皆是源於世人作了不合神心意的事情所得的懲罰,他們並有能力得知神每次以天災審判世人的真正原因,所有天災都是不折不扣的天譴。

如此宗教性的天譴說建基於希伯來聖經中神多次以天災懲罰世人之記載,較大型的有《創世記》6 至 8 章之洪水滅世及 18 至19 章的所多瑪與蛾摩拉被天火所焚,在此我會集中討論所多瑪與蛾摩拉被焚毀之傳說。

按《創世記》18 至 19 章記載,所多瑪與蛾摩拉當地的人們「罪惡甚重,聲聞於 Y-H-V-H (耶和華)」(18:20) ,迫使祂要親身下去求證其所聞 (18:21) ,然而當中的確連十個義人也沒有 (18:32) ,這樣「Y-H-V-H 便將硫磺與火從天上 Y-H-V-H 那裡降與所多瑪和蛾摩拉」 (19:24) ,唯阿伯拉罕侄兒義人羅得一家在關鍵一刻被天使所營救。

此記載存在著相當的問題:第一,當初 Y-H-V-H 僅聽聞所多瑪與蛾摩拉罪惡甚重,祂下去為要求證實情「果然盡像那達到我耳中的聲音一樣麼?」 (18:21) ,如此說這並非一無所不在及全能全知的神;第二,19:24 中同時出現了兩位分別在地上和天上的 Y-H-V-H, Y-H-V-H 在此並非獨一神而是兩個個體;第三,《創世記》中描述的羅得絕對不是義人,更是相當可惡之人。所多瑪人們要求羅得交出藏在他家的兩位使者,這是基與所多瑪城不容招待外賓的規條(按多處拉比文獻羅得另有一女兒佩羅締 (Pelotit) 因暗中招待外賓而被燒死),而非某些宗教人士硬指所多瑪人們欲「同性強暴」兩位使者干犯同性戀罪,此時羅得連忙提議交出兩位仍是處女的女兒以賄賂眾人。按口傳托拉《米大示》補充,羅得曾故意在他人之地放牧並將罪名轉至阿伯拉罕上,與阿伯拉罕爭吵過程中更一度發難《創 13:7-8》;與阿伯拉罕分家後,他則說到:「我對阿伯拉罕及他的神從無所望」;羅得是一極度貪財的人,《米大示》記載了他本在所多瑪放高利貸,這是為何他一度不願離開所多瑪;此外,他沈溺酗酒《創 19:32》,及後與兩女兒的亂倫乃是由於他的粗心所致,猶太會堂皆會不時重覆此故事作為告戒。

現今我們看到《創世記》的所多瑪傳說及《托拉五經》大致可歸類為「摩西派傳統」,基於經典中聲稱摩西為其主要的原作者(在公元前六世紀卻曾被約西亞王大幅修改,史稱「申命派改革」),然而這並非猶太教中記載《創世記》時代之傳說的唯一傳統。在《拿戈瑪第古本》的《埃及人福音》(又名《不可見的靈之聖書》)中有著所多瑪傳說的另一說法,源於古猶太「塞特派」之傳統,此傳統聲稱乃是自阿當三子塞特世代相傳,即《創世紀》 4:26 中「人就開始求告 Y-H-V-H 的名」之時。書中指所多瑪與蛾摩拉從不是什麼罪惡之城,反之它是滿溢著屬靈果實之所在,是太初被揀選的塞特族群成長之住處,相關節錄如下:

這時有一名為沛斯締亞 (Plesithea) 之大光大能從一處而來,
她就是眾天使之母、眾光之母、
榮耀的母親、有著四乳房的童貞,
她把果實如泉流般自蛾摩拉而湧出,
那是在她當中的蛾摩拉之果實泉流。
她是籍著大塞特而來。

大塞特因著不朽之子賞予他的禮物而欣喜。
他從四乳房的童貞得著他的種子,
並將它和自己一同安置在四個次元中,
那是第三大光達碧諦 (Davithe) 之處。
......
這時大塞特帶著他的種子前來。
原來散播在次元中的種子已經生長了,
那就是所多瑪之產量。
有些人說是所多瑪為大塞特的耕地,
亦即蛾摩拉。
有些人則說大塞特把他所種植的從蛾摩拉拔出並再植在別處,
並給它起名為所多瑪。


這裡指出的蛾摩拉如泉流及所多瑪為耕地之說正符合兩名字之字源:「蛾摩拉」一字原意為「豐溢之水」,「所多瑪」一字則是指「穩固之根基」,後者更是由大塞特所命名。當中兩名字間關係之兩個古傳說法說明了「所多瑪」和「蛾摩拉」從來是指同一地方而非兩個分別的城邑。

大塞特就是眾救主的原型,有著神的完全形像並使其父阿當得以完全,其多次轉世道成肉身之目的是為要把靈知的種子投進世間在世人心中成長,達至屬靈的完全覺醒,耶穌在符類福音及多馬褔音使用的撒種比喻極有可能是在此古猶太塞特派撒種傳說基礎上而說。

上文提及到一位神秘的「有著四乳房的童貞」降臨至蛾摩拉中。在希伯來聖經中有一常見對神的尊稱 — 「全能之神」 (El Shaddai) ,共出現 48 次,此神名較正確的翻譯該為「乳房之神」。在《創世紀》 17:1 神首次以「全能之神」之名向阿伯拉罕顯現,在《出埃及記》 6:3 神則說祂之前僅以「全能之神」向列祖顯現而他們還未認識 Y-H-V-H (耶和華)一名,換言之,「全能之神」就是上古時代人們在敬拜 Y-H-V-H 一名以前所敬拜的名字。在《創》 28:3、35:11 及 48:3-4 均「全能的神」均與「使你生養眾多」一同出現,《創》 49:25 更是賜予生育並「乳養 (Shadaim)之福」,可見此神名與生育及乳房間有著特殊關係,迦南地為「流奶與蜜之地」之美譽亦因此而來,猶太秘學重典《光輝之書》 (Sefer ha Zohar) 則指出「全能之神」為神的伴侶舍姬娜 (Shekhinah) 之名,如此「全能之神」的真正身份就是遠古列祖敬拜的主宰生育之神 ― 迦南童貞之母阿舍拉。

何以她有著四個乳房?在《以西結書》 1:24 以西結先知所見的馭駕四活物異象中提及到「活物行走的時候,我聽見翅膀的響聲,像大水的聲音,像全能者的聲音,也像軍隊鬨嚷的聲音」,及後 10:5 則記載到「基路伯翅膀的響聲聽到外院,好像全能之神說話的聲音」,每逢此馭駕上的「全能之神」降臨向世人顯現,獅、牛、人和鷹組成之基路伯必同時圍繞著其馭駕的四週,基路伯四獸就是所謂的四乳房,基於希伯來文「獸」 (Sadai) 一字和 「全能者 / 乳房」(Shadai) 為相同一字,《光輝之書》亦提到牠們是《創世記》2:14 從伊甸流出滋潤眾生的河之四「頭」 (Rashim) ,一如《埃及人福音》中就蛾摩拉的描述,如此四乳房的童貞亦就是在《出埃及記》10 章和《民數記》 9-16章降臨會幕之「雲彩」或稱「 Y-H-V-H 的榮光」,即聖靈。在 1909 年發現之古猶太基督教頌詩《所羅門之頌》中同樣可見神和聖靈有著乳房之描述,可見此

如此屬靈之城何以遭到天譴呢?在《拿戈瑪第古本》中的《閃之釋義》可找到答案。此書為挪亞三子閃上昇至屬靈高境得見天上人子「達德基阿斯」 (Derdekeas) 而獲之啟示。多處拉比文獻指出閃就是《創世記》14 章之神秘的耶路撒冷王麥基洗德,在洪水時天使長米迦勒把他提到高處免受災難,如此說《閃之釋義》中之昇天極有可能是指閃在洪水被提之時,上昇得見天上人子從而被膏立為至高者永遠的大祭司麥基洗德之際。此傳說則是歸類至古猶太「閃 / 麥基洗德派傳統」,為古猶太教中一奉麥基洗德為神人之派別,新約《希伯來書》的不詳作者與此傳統就有著極深厚的淵源。縱然此書與《埃及人福音》並非出自同一傳統,他們對所多瑪傳說卻有著相同的理解,所多瑪本是守護著從上而來的靈知之城,清心的人所住之地,相關節錄如下:
閃啊,當公義者來臨,
屆時地上一名為所多瑪之處將同樣守護著我給你的靈覺。
因著你所述說的,
那些清心的人們將與你聚在一起。
當你返回世上,
黑暗力量與魔靈將要與你作對,
為要消滅那靈覺。
而你則要盡早向所多瑪的人們宣告你的普世誨言,
因著他們是與你並肩之員。
那人形的魔鬼將在我的旨意下離開所多瑪,
基於他本是妄昧的。
他試著阻撓靈覺的話語,
然而所多瑪的人們卻按著至高者的旨意去見證那普世證言。
他們將與無瑕的良心棲息在該地,
那就是永存之靈。
接著,所多瑪將不公地被那力量燒燬,
直到公義者來臨那惡者才會消失。

書中並沒有解釋開端提及的公義者是誰,《埃及人福音》就曾預言大塞特將在洪水、火災及空中掌權者審判時三次再臨(Parousias,「主再來」一字),當中火災就是指所多瑪之災,這樣此公義者有可能就是大塞特或其道成肉身之轉世。此外,公義者亦有可能是指麥基洗德在《創世記》14 章遇見並給予祝褔的阿伯拉罕。「無瑕的良心」及「永存之靈」則等同《埃及人福音》中的「四乳房的童貞」,即聖靈。

按上文記載,所多瑪之天火並非出自至高者的旨意,而是出自另一方的黑暗力量與魔靈,其降災目的是為要消滅一眾得著靈知的所多瑪人,當中提及「人形的魔鬼」就是暗指到訪所多瑪的幾位使者。在《創世記》中, 他們早在前往所多瑪之前向阿伯拉罕顯現吃下牛犢及使不育的撒拉成孕 (18:1-16) 。猶太秘學中有說此三使者為三位天使長,但天使長在沒有特別授權下是吃不下人間之糧食的,此說可見於猶太典外經《阿伯拉罕的訓誨》中,天使長米迦勒一度為著要與阿伯拉罕共餐而苦惱。那麼這幾位使者到底為何物?玄機就在《創》 18:8 中:
亞伯拉罕又取了奶油和奶,
並預備好的牛犢來,
擺在他們面前 (li Panim, L-P-N-Y-H-M),
自己在樹下站在旁邊,
他們就吃了。

按猶太秘學的「哈輔克釋義法」(Hafuch,字母易序尋義) ,當中希伯來文的「在他們面前」 (L-P-N-Y-H-M) 正是《創》6:4 「訥賦臨族人」 一字(H-N-P-L-Y-M,《和合本》作「偉人」) 的易序,這樣兩者就是屬靈相連之事物。猶太秘學重典《光輝之書》 (Sefer ha Zohar) 記載了在創世時有兩位天使因著誇口自高而被至高者打下人間,名為「阿撒」 (Aza) 和出現在《利未記》 16:7-10 贖罪祭中之「阿撒瀉勒」 (Azazel) ,他們就是「訥賦臨族人」之首領。此族人能在地上化成人形及轉化為任何形態,並傳授世人包括製造武器等各樣的知識。在《創》6:2-4 記載到他們與人類女性交合生子,並稱作「神的兒子們」 (Benei ha Elohim),他們把持著審判大地及降災之權柄,因而又作「審判天使」、「破壞天使」及「死亡天使」。《光輝之書》就《創》19:24 中出現的 Y-H-V-H (耶和華) 的解說如下:
「Y-H-V-H 將硫磺與火從天上 Y-H-V-H 那裡
降與所多瑪和蛾摩拉 ...... 」《創 19:24》
拉比基亞 (Chiya) 以此經文作討論開端:
「Y-H-V-H 的日子臨到,
併同殘忍、忿恨、烈怒,使這地荒涼 ...... 」《賽 13:9》,
這裡的 Y-H-V-H 乃是指在地上從事破壞活動者,
即那奪去世人靈魂的死亡天使,
這是為何經文中稱他是「殘忍、忿恨 ...... 」,
「使這地荒涼」乃是指所多瑪和蛾摩拉被遺棄和荒化。

《米大示》記載所多瑪禁止接待所有訪客的規條並要燒死他們極有可能是為了防止那能模仿人形的「訥賦臨族人」潛入而訂立,所多瑪的確就在羅得暗中招待兩位使者後被他們所毀了。靈知派則稱這些在人神間掌管著大地的中介靈體為「空中掌權者」 (Archon) ,此字亦見於《以弗所書》2:2 中,他們既是妄自尊大,視在其上的至高者與智慧之母為無物,同時又害怕世人覺醒後昇至高處反過來主宰他們,這是為何用盡各種方法阻撓世人得著靈知。此外,《拿戈瑪第古本》中的《約翰秘傳之書》及《掌權者之實相》指出洪水滅世之暴行亦是出自空中掌權者而非至高者所為。

自義者奉神之名對別人妄下斷語,與狂妄的空中掌權者假借 Y-H-V-H 之名去降災進行殘暴的地上審判確實並無兩樣。

4 留言:

倉海君 說...

很有趣的文章,謝謝!教會要「理性地」解釋災難或痛苦,主要是沼用St.Augustine的理論,即「惡乃善之欠缺」,或「局部的惡是宏觀的善」,但始終解釋不到神何以如此「殘忍」,你這裡提出的可能是理性上唯一的出路。但「乳房的聲音」似乎有點怪......

另外,我一看到這文章的標題便吃了一驚:今天中午,我腦海中無緣無故有數秒出現了「不昧輪迴說」這標題,而且我當時覺得那是你寫的,之後便沒深究了,直至晚上看到你這篇作品,真巧。

.bwd. 說...

南亞海嘯, 那時我在上慕道班, 修女說這是末世的跡象。之後我沒繼續上慕道班。我覺得, 神的心思, 既無法證實, 故不應猜度。猜度, 是不敬的表現。用這些"末世"跡象"導人信教", 則更是無恥。

另, 一直很討厭人們將所多瑪或羅馬書和同性戀劃上等號。總有天我會從聖經翻譯及其他經文找到答案。

Y.T. 說...

1. 使空中掌權者(archon)與耶和華為二,何創世紀以同名(Y-H-V-H)名之?若:

“ Y-H-V-H 將硫磺與火從天上 Y-H-V-H 那裡降與所多瑪和蛾摩拉”

2.姑依秘學多神說以解經,謂善惡出于二神(或至少二神)。如此則天譴之說於猶太教無所本耶?

尚祁開示。

Zeke 說...

倉海君,靈感就是這樣,就像夢中所見的符象,拼湊著讓人能聯想的碎片,卻又不一定合符邏輯(正如照你認識的我原是「不昧輪迴說」的反方)。

.bwd. ,《羅馬書》在新教中有著凌駕其他經典的地位,基於改革家馬丁路德本是自註釋《羅馬書》而起家,奠定了「因信稱義」(Sola fide) 為近代新教中的信仰刻心。然而,我相當懷疑《羅馬書》的可信性,見 13:1-7 :

「在上有權柄的,人人當順服他,因為沒有權柄不是出於神的。凡掌權的都是神所命的。所以,抗拒掌權的就是抗拒神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罰 ...... 所以你們必須順服,不但是因為刑罰,也是因為良心。你們納糧,也為這個緣故;因他們是神的差役,常常特管這事。凡人所當得的,就給他。當得糧的,給他納糧;當得稅的,給他上稅;當懼怕的,懼怕他;當恭敬的,恭敬他。」

從褔音書可見,耶穌繼承著拿撒勒厄賽派的作風,誓不向第二聖殿拉比猶太教的宗政權力低頭,基於他們深信第二聖殿拉比猶太教早已失去從上而來的祭司權柄。此外耶穌亦是奮銳黨成員 (Zealot) ,就是當時以激進方法務要政權傾台的組織,「從前作亂、帶領四千兇徒往曠野去的那埃及人」《徒 21:38》(猶太人及《猶太法典》視耶穌為埃及人,基於耶穌童年在埃及渡過),法利賽人皆知祂是反政府及反對納稅給該撒,這樣才會以「納稅給該撒可以不可以」《太 22:17》 留難祂,祂回答的「該撒的物當歸給該撒;神的物當歸給神」指出該撒與神本為屬地及屬靈的對立,而非《羅馬書》 所指該撒「是神的差役」從而給他納糧,懼怕及恭敬他。耶穌徹頭徹尾都是一與宗教及政治權力抗衡者,從不向任何地上權力低頭,早期基督教亦就是重點教導不要順服地上及空中掌權者 《弗 2:2》並從他們管轄中逃脫的教派,《羅馬書》卻與此中心教導完全背道而馳,因此有理由相信《羅馬書》本是出自當時羅馬政權的政治宣傳工具,目的是要當時不願順從政權的信徒「奉神之命」變得聽話。

y.t.,在猶太教及秘學中, Y-H-V-H (耶和華)及 Elohim (神)並非其他宗教所理解那一位神的名字或稱呼,拉比文獻稱之為能察見高處的「鏡子」 (Ispaklaria) ,《光輝之書》稱之為沒有名字的不可知者作上昇下降的「馭駕」 (Merkavah) ,換言之, Y-H-V-H (耶和華)及 Elohim (神)僅是一中介媒體。古猶太本是一「擬多神論信仰」 (quasi-polytheism) ,在《詩篇》82 篇就曾記載在眾神山上有著一眾掌管審判的神祇集會 (Adat El),和合本譯作「諸神」,這些神祇同為至高者 (El Elyon) 及智慧之母 (Chokma) 的兒子,自古人們皆會在住棚節時獻上七十麵餅給此七十天軍 (Tzavot) ,他們就是那些有權力沿用 Y-H-V-H (耶和華)及 Elohim (神)顯現行事的中介靈體。當兩位天軍同時行事,聖經就會出現如「Y-H-V-H 將硫磺與火從天上 Y-H-V-H 那裡降與所多瑪和蛾摩拉」《創 19:24》這些兩個 Y-H-V-H 情況,如此混亂是基於古猶太本為「擬多神論」 及後被修訂為「一神論」所致。 猶太口傳托拉皆會逐一解說聖經中出現的每個 Y-H-V-H 及 Elohim 原指何物,《光輝之書》就以洪水滅世的 Elohim 及下令焚毀所多瑪的 Y-H-V-H 同為「死亡天使」 (Malakei Mavet) 。審判、降災及顯現皆出自此層次的天軍,創世則出自在其上的智慧之母,而至高的不可知者則從不曾參與世事中,這就是古猶太的神譜,超乎善惡二神之分野。

我不排除有極少數保守猶太教人士相信天譴說,然而自十八世紀哈西德運動後,各大主流猶太教派別均以「修好世界」 (Tikkun ha Olam) 為刻心信仰,「修好世界」就是指人行勝天,萬有最終的歸合及彌賽亞再臨的時日皆取決於世人的悟性而非天所定,為神給予世人的完全自由意志。一如倉海君之前所提及,猶太秘學中相信天災本不自天,每個人所見外在的天災乃是他個人內在小宇宙的投射,是從下而上的干擾而非從上而下,人的行為和意念為主動而神能則是被動,像摩西分開紅海的神蹟亦是如此,為之「神工」 (Hebrew: Ma'aseh; Greek: Theurg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