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波裏的仆街

標籤: ,

原本作日在春秋一開新春秋一看,一亱之間多了七個言,昨日一早便在床上睡去,今早一起,一看,留言數目竟增至廿三個,實始料不及。

本來想在留言板裏留comment,不過我越寫越多,竟至成文,就像Perry Anderson一樣,原本想為詹明信的The Cultural Turn作序,最後卻越寫越多,竟至成書,即The Origins of Postmodernity是也。

想不到我這篇戲作,竟有人為它進行文本細讀,如果有人認為文本之外無他者的話,那末這篇文何止邏輯錯誤?一開始解仆字時便錯得離譜也。至于匿名君講的三段論式,我想AEIO這些我還是懂的,何謂分析語句,綜合語句,陳述句又或者真值藴涵之類我都有看過,不過當然可能水平不及匿名君高,也不及匿名君的認真也。

不過第四位匿名君認為在下讓讀者認為:「嘩!作者涉獵甚廣!!」,這個我不敢苟同,這篇文最多涉及幾個範疇的東西,撇除那些粗淺的哲學論述,其餘好似物理學,我知動量守恒是中四中五的物理都有教的吧?而那些所謂的經濟學都只不過是一些表面的知識,如果你認為這是廣,那算廣吧?

至于「新春秋對於假道學直接賣弄甚抗拒,必要時更致力聲討打擊」,我想「首領」倉海君開新春秋的原意不是這樣的(不過這在倉海君新的一篇文已經有提到本blog的定位),而又匿名君提到:「某某見其舊作無甚問津,心一急,便想到︰『若以趣題或幽默各派為旗號,那麼便有充足理由端出一堆未煮熟的哲學文字或科學公式了!yeah!』」,也許是因為某某見其留言平淡無味,無人問津,心一急,便想到:「若果把這篇戲文批倒下來,那麼便有充足的理由把一篇惡搞的文章當成正規的哲學文章來批評了!yeah!」,因此便直接宣稱「某某見其舊作無甚問津,心一急,便想到︰『若以趣題或幽默各派為旗號,那麼便有充足理由端出一堆未煮熟的哲學文字或科學公式了!yeah!』」了。

而且如果匿名認為這類垃圾陳腔濫調看完想嘔的話,我奉勸你快點去看醫生了。

至于l.w.提到新春秋應該改建做新街市,我覺得其意甚好,春秋一聽其名字已經知是古董啦,我們何必留他存在?應該好像天星小輪一樣,拆卸,搬遷,建一座街市出來不是很好嗎?不過我覺得街市不一定亂,君不見現在香港大部份的街市都把地方分割得整整有條嗎?還有食環署的人不時來抽檢,我想也不算亂吧?或者這位l.w.有興趣,不妨寫一篇街市悖論,以供大家欣賞吧。而我亦要多謝l.w.的讚美。

其實我這篇仆街悖論,我開頭跟人說的時候都是說我正在建構一個惡搞悖論,並沒有想到諷刺誰,但落在不同的讀者手上就會有自然不同的詮釋向度。就像紅樓夢,魯迅言:「經學家看見《易》,道學家看見淫,才子看見纏綿,革命家看見排滿,流言家看見宮闈秘書」一樣。至于有人提到洪清田,我只看過他幾篇文章,覺得他的文章在亂拋術語多,不過我這篇悖論卻無意針對任何人,而且新春秋我想未至于像方舟子的新語絲一樣,專做學術打假吧?這能是因為近期多了這類文章的出現而致使別人誤會吧?

至于你認為這篇文是對權威的消解又好,認為是諷刺別人又好,認為是邏輯錯誤又好,認為是亂拋術語又好,留待讀者自行詮釋吧。

至于日期方面,其實都是惡搞的一部份,我原本認為一篇惡搞的文章將零七月四月一日做張貼的時間,第一當然如其他人所言的不停地置頂直至下年四月一日,這樣或許是另一種的話語霸權,佔據著比其他人論述更有利的位置。另一個認為是日期訂在四月一日,似乎預示著愚人節的提早來臨,但原本是四月一日才寫的文,十二月七日便登了出來,也可視為反高潮。不過道士兄把日期較正了,也都沒相干。最後一個心態是一篇惡搞文章不停的置頂,可能會由最初的不同人討論,到之後對該文的生厭,演變成最後的漫罵,我想這是有趣的,通常以中國論壇的慣例,最後會有兩幫人不停在留言板上漫罵,這兩幫人以我估計大概都是擁護舒爾賽派及反對舒爾賽派吧?然後就會可能有些人用邏輯,用語理分析去批人,又或者可能會有些人用文研的邊緣化,壓迫他者,眾聲喧嘩,過度詮釋之類的術語去認為其他人將他邊綠化,受壓迫之類,更有可能是一大堆粗口。因此演變成的局面便是各說各話,自說自話,甚至是拒絕對話。這樣越亂便越好,哈,我便是那種唯恐天下不亂的人。

當然若果有人認為我邏輯不好便不應該獻醜,那我唯有藏拙了,或者跟著落來有人認為我xxx方面不好的話,我也唯有都藏拙,直至我全部都不好,便唯有全部都藏拙,那末可能我將來寫blog,便只有這樣寫了:

金日天氣巧巧牙,禾金日去睇LV袋,不過刀5仲2,刀5知典解lei排甘多人話禾,巧慘哇**** >_<"
2家12典,我刀2經眼訓啦,要訓豬豬啦,88 X]]]]]]

或者這樣都不行便唯有完全用符號來寫了

  〈※!〈【─※§││◎〈《→↓└┼?〝¥£
¢&%$#"##$*=<@^~! □ ㊣㎜㎝㎝㎞㎏㏄℃㏄㏄€
 1178685,65886
42,2390 □

8 留言:

利華古遜 說...

只有你的才叫惡搞?別人惡搞你便口口聲聲要藏拙?Matrix reloaded喇,由你發起仆街悖論,啟動禮之後,電腦之後的一切運算發起人已經無法控制。

「留待讀者自行詮釋吧。」<==我正要這樣。由同一者不斷產生出新的小斯路,新的小斯路再被小小斯路惡搞消滅,直到永遠。我所想從來無非如此。我只想說,你只許官放火。,不是把我把你當他者,而是你處處把別人看成他者。

你玩百家、人玩你、我又被人玩、後繼、後繼。這叫樂趣,即仆街悖論的最高境界。

另外,你的問題正正在於,你本來好地地設計了一個迷幻世界,卻又突兀地說穿它,食藥文如是、仆文又如是。問題在於你太自覺了。既然迷幻,又何須給別人確切知道你食左藥嗎?既然出悖題,又何須給別人澄清?放紙船,讓它自行浮沉不好嗎?太自覺。因此,你的文總給人難以消化的感覺,總愛一下子把你的歡樂今宵七十二絕盡出來。

利華古遜 說...

……君不見現在香港大部份的街市都把地方分割得整整有條嗎?

<====你仲好意思講呢句,人們同你一齊徹底打亂天下時,你卻麻怨別人搞得太亂?唔好叫舒爾賽了,叫葉公吧。說穿了,你共不是嫌「規舉香港」將地方搞得太死硬整齊,只不過不符你心目中那種死硬整齊而已。遇上無政府主義者,你就立即話人惡搞。你不是解放別人,而只不過另一個東方不敗而已。

利華古遜 說...

  〈※!〈【─※§││◎〈《→↓└┼?〝¥£
¢&%$#"##$*=<@^~! □ ㊣㎜㎝㎝㎞㎏㏄℃㏄㏄€
 1178685,65886
42,2390 □

<===好呀,早點把頭縮返入那堆冇人睇得門的符號安樂窩吧。

對這裡其他人,我從來表示尊重,絕不會去挑釁,我咁廢,試問點玩得起。今次只不過見舒盛意拳拳玩matrix,我作為佢0既長期fans,不過捨命陪君子玩reload而已。

倉海君 說...

其實有一刻我真的懷疑:究竟利華古遜是否舒爾賽假扮?

很多年前,還未有blog,我已在朋友的留言板惡搞過一次,就是自己用兩個身份對罵,無聊得來都幾好玩。

舒爾賽 說...

我想利華古遜應該不是我吧?因為我都唔鍾意利華古遜gei。不過似乎佢好了解我,一睇就知我文體如何。其實我覺得倉海君可以邀請佢晌呢度點評百家。

倉海君 說...

舒爾賽先生的《仆街悖論》問世後,敝blog接二連三地出現了奇蹟:一星期內居然有三位網友毛遂自薦要加入!兩者之間有沒有因果關係不得而知,但素來迷信巧合的我,總覺得這跟舒爾賽先生的個人魅力和氣場有莫大關係,因此本人謹代表新春秋向舒先生致謝!

另外,blogger一字的中譯問題,我本來毫無頭緒,但《仆街悖論》既然已經顛覆了blogosphere的地貌和生態,所以我便試圖從這篇經典之作尋求靈感。誰知一看之下,竟發現舒爾賽先生原來早已一語雙關地為我仙人指路:blogger,不就是「仆落街」嗎?

ohlala 說...

【blogger一字的中譯】對於沉迷網海之民,可能叫「不落街」亦貼切(亦比較客氣)。

伍姑娘 說...

倉生:
"一星期內居然有三位網友毛遂自薦要加入!兩者之間有沒有因果關係不得而知"...你把我也計算在內嗎??如果是的話,我是在"仆街悖論"出現前早就出現的,所以我並不是被"仆街"所誘惑的...

不過,我是來支持我的偶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