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者如斯又一年

標籤:

蟋蟀在堂,歲聿其莫。今我不樂,日月其除。
無已大康,職思其居。好樂無荒,良士瞿瞿。

             --《詩.唐風.蟋蟀》

古時一年將盡,便有蜡祭。據《郊特牲》及鄭玄注所言,蜡日共祭八神,大家一歲辛勞過後,此日便假祭神之名來飲酒燕樂,「一國之人皆若狂」(《雜記》所載子貢語)。尚秉和在《歷代社會風俗事物考》中談及慶祝節日的意義時說:「蓋無論士農工商,終歲勤動,無娛樂之時,則精神不活潑,古之人於是假事以為娛樂......古人用意,乃假時節以為娛樂,非娛樂之義在時節也。」古人乘蜡祭之便飲酒狂歡,道理就如現代人慶祝耶誕一樣,醉翁之意,嘻,從來就不在酒。一張一弛,才是文武之道,且莫跟我瞎扯什麼「節日是消費主義的商品」--不消費,難道要我把錢帶進棺材?說到底,年尾狂歡就是一種特價發售的快活,儘管是賣剩的次貨,但畢竟也是快活,討了便宜還是要感感恩才對。

歲晚收爐,無謂喋喋不休,倒不如贈讀者(特別是那幾位患了抑鬱症的朋友)一首歌作結: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



我們相逢 一再相逢
我們失散 失散西東
我們又再聚首 暖在心頭如酒
然後分離 不在左右

各自上路各奔波
投進生活漩渦
夜裡再見 哎也也
原來逝去年月多
  逝去年月多

-《祖與占》「生活的漩渦」(雷競璇博士節譯)


節譯歌詞,原見makuranososhi《相遇又分離,人生不稀奇》

3 留言:

hystericireul 說...

新年快樂

makuranososhi 說...

倉海君,新年快樂!原來我引歌詞剛剛是一年前,天,乜那時咁囉嗦。飲杯飲杯忘記佢!

道士 說...

哈哈﹐結果那夜回家再喝也未能醉﹐下次還是要找多兩個酒客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