廁所奇遇記

標籤: ,

進入那間黑暗的洗手間,微弱的光搖擺,蒼蠅不停止旋。

看起來沒人,我突然看見了9M,跟他你好說了,他告訴我:「陳水扁之所以連任,據乃木板太郎所著醫龍的霧島軍司言:『就因是凡人,所以能得到大多數凡人的支持,最終令精英階級落敗,嬴出大選。』」

看見我不反應,他接著說:「夏目漱石的吾輩是貓中老貓有言:『世人褒貶,因時因地而不同,像我的眼珠一樣變化多端。我的眼珠不過忽大忽小,而人間的評說卻在顛倒黑白,顛倒黑白也無妨,因為事物本來就有兩面和兩頭。只要抓住兩頭,對同一事物翻手為雲,覆手為雨,這是人類通權達變的拿手好戲。』他抨擊社會,也見地非凡:『……說不定整個社會便是瘋人的群體。瘋人們聚在一起,互相殘殺,互相爭吵,互相叫罵,互相角逐。莫非所謂社會,便是全體瘋子的集合體,像細胞之於生物一樣沉沉浮浮、浮浮沉沉地過活下去?說不定其中有些人略辨是非,通情達理,反而成為障礙,才創造了瘋人院,把那些人送了進去,不叫他們再見天日。如此說來,被幽禁在瘋人院裡的才是正常人,而留在瘋人院牆外的倒是些瘋子了。說不定當瘋人孤立時,到處都把他們看成瘋子;但是,當他們成為一個群體,有了力量之後,便成為健全的人了。大瘋子濫用金錢與權勢,役使眾多的小瘋子,逞其淫威,還要被誇為傑出的人物,這種事是不鮮其例的,真是把人搞糊塗了。』」

我對他支吾了一句 :「這事不好說,不好說。」

我沒有理會他,經過第一道門,第二門、第三門、第四門,然後站立在第五個門前面

推門,和進來

脫光了褲子,然後拉屎

我發現拉屎是一件非常樂趣事,那就是當你的大糞落入水中,在馬桶的水飛濺可能輕微然後飛濺您的屁股,那種感覺,在炎熱夏季,它令我無法表達涼快,而且有達到巨大成就宜人的感覺。當糞便落入水中,攤開許多斷斷續續的漣漪,像美國轟炸伊拉克。屎和水飛濺激起聲音,並且聲音聽起來節奏性,使得這個寧靜的衛生間,頻譜起著調子美妙音樂運動,你自然人神往陶醉在這首歌的境況。

我比較更多喜歡便秘的感覺,反而快速地不喜歡胃流程的感覺(有腹瀉),由於胃流程的步幅快速地是迅速來,和並且去太快速,其中,感覺比便秘慢慢榨取,更難獲得的感覺,那麼更多想要獲得,人那麼是這。當所有的東西都釋放出來,可以放心,如果每天傾倒的包袱在地上。身體似乎是輕的幾磅,很輕鬆自在。

當我出神,我突然看見某人寫了一首詩在門,非常有意思,詩寫道:「清風吹屁股,大月照膀胱」下二個句子是:「板斜尿流急,坑深矢落遲」,非常詩意十分。

我左邊好像有兩個人談論,在這熱的天氣裡,他們似乎非常對什麼感興趣是熱,他們的當中一個,說:「我聽見了對最短的解釋是:『《說文解字》:“溫也。从火埶聲。如列切”』」

此外,另一個接著說:「我聽到的最長的解釋是:『黑格爾說:“熱是物質在它的無形性及其液化性之中的自我復完;是其抽象的同質性對分殊的特定性之一種勝利;它底作為否定之否定的抽象的純粹自存的連續性在此從事活動。”」

我對此表示既不贊成或反對,因為我不知道這。

突然,我的耳朵附近匿名說:「您的文章不知道所謂和缺乏地不知道什麼你自己曾說。」

我使怔住不動,仔細觀看,沒有任何人,然後回答隨便說:「好說好說」

最後,終於抹了屎大糞,我記得兩徐志摩的詩句:「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離開,途經第四扇門,第三門、二門

看到,的士夠格:「我看見左格 有兩個黃伯 四隻腳粗壯雪白 靜默沒對白 雙手正緊握 這次看真無打格
wa ha ha ha ha ha ha wo ho disco dancing wa ha ha ha ha ha ha 最怕你打我主意
wa ha ha ha ha ha ha wo ho disco dancing wa ha ha ha ha ha ha 慾望在對視 你到了(我去錯)公眾舞池」

然後,大便嘩啦嘩啦地擠出大海……

3 留言:

L.W. 說...

匿名者果句真係好應--

"你好核突呀!成日要人認同!無人理就咩都做得出!!!!"

無疑, 舒先生卻一次又一次, 奇跡性地達到了他那浮誇的目標.

覆YOU FOREVER!!

陳列品 說...

好屌好屌
我拉屎就是怕水彈
所以事前多會加一塊厠紙

Ben 冰汲 說...

倒也是另外一種風格。
「您的文章不知道所謂和缺乏地不知道什麼你自己曾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