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講天星

標籤: ,

尋日睇新聞, 見到d人真係有做野, 走去阻止d人拆天星, 有種, 不過都已經郁左手, 個鐘都拆左, 再保護對我黎講都無左意義. 電視見到果個古物唔知咩委員會個主席就把幾火, 聽距講野真係想搵屎淋距. 政府賴古咨, 古咨又賴唔記得, 賴委員, 委員又話同政府反映左, 真係想係每個人個lor柚度伸一腳. 有人提議話將成個天星搬走, 呢樣野又係無意義, 美利樓係要係中環見證番以前殖民地既權力地圖學先有意義, 而家搬左去赤柱, 真跡都變hyperreality. 天星要同大會堂同埋果一帶中環連埋黎講先有意義, 唔係同世界之窗有咩分別, 火都黎埋.

6 留言:

Star Ferry Friends 說...

推土機下的燭光 - 保留天星碼頭晚會 Star Ferry Candlelight Vigil

[English Version followed]

時間:14/12/2006 晚上7時正
地點:屬於香港人的天星碼頭

12月15日零晨,天星碼頭49歲了。

我們歡迎全香港市民參與這個為天星碼頭舉行的生日會,一起倒數和代替鐘樓報時,一起向政府表達我們的訴求,原地保留天星碼頭及皇后碼頭。

我們要捍衛的不單止是集體回憶、懷舊,我們捍衛的是市民參與城市規劃發展。

近年政府大興土木,卻又不斷漠視市民所擁有的生活文化。為何城市發展容不下我們的參與,為何我們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容忍政府空降給我們的惡趣味?壞設計?

我們不需要更多的商場,
我們不需要更多的填海,
我們不需要更多的露天茶座,
我們不需要更多的金銀銅鋼紫荊,
我們不需要更多的海濱長廊......

我們需要的是屬於我們的歷史和文化,
我們需要的是屬於我們的根。

我們連月來以不同方式向政府表達訴求,更提出不同方案希望政府接納,政府不但充耳不聞,更以生米煮成熟飯的理由來表態,我們唯有走到天星,表達我們的不滿。昨日下午警察以武力方式強行清場,被捕的示威者竟然扣留大約八小時才獲准保釋離開。

面對如此專橫、漠視民意,效率時快時慢的政府,我們憤怒了。

請一同參加今晚的燭光晚會,使用屬於我們的公共空間,表達我們的訴求,表達我們對香港的熱愛。支持原地保留天星碼頭及皇后碼頭。

如果你問社會是什麼?
我們就是社會。

-------------
Time: 14/12/2006 7:00 pm
Venue: Hong Konger’s Star Ferry Pier

We are going to have a candlelight vigil in tonight 7pm in OUR Star Ferry
Clock
Tower to celebrate the 49th Anniversary of OUR Star. We welcome all of you to
join. To SAVE OUR STAR and to SAVE OUR CITY.

We are not just nostalgic creatures that refuse all kinds of development
in Hong Kong. Good development is necessary, BUT

It doesn't mean to erasure our history.
It doesn't mean that we need to have a shopping mall everywhere and
consume all the time.
It doesn't mean that we have to fill up our sea.
It doesn't mean that we have to accept BAD design everywhere in our city
like the Disney kind of new pier.

Conservation and development shouldn't be placed in two different extreme.
We request for the citizen participant towards the city planning.

Please come and join us, use our own Public Space, express our view and
express our love towards the city.

If you ask what is society, we say, we are the society, and you too.

Thanks for reading and sorry for the poor English.

木杉止首十一郎 說...

香港人貪新鮮﹐什麼也是舊不如新﹐可惜近年他們認為新鮮的事﹐便是遊行抗議示威﹐一小圈子的人更是不喊不快﹐每件事也要製造聲音﹐以為發表了另類聲音便是正義的象徵﹐和政府唱唱反調便是高舉自由的旗幟。我卻認為只是一班食飽飯無屎柯的腐儒盲目附和滋事份子﹐對公眾構成麻煩和滋擾。好啦﹐政府想搞個八萬五政策解決普遍的住屋問題﹐又怕自己荷包少了錢﹔賺得多的﹐又死霸爛霸生人霸死地。喂!政府係咁啦﹐邊滿足得了全部人? 看著獨立媒體這類垃圾下代搞小圈子﹐說什麼獨立宣言﹐卻在自己的網內排斥異己﹐為的也是籌錢吧。 如過給了這堆垃圾普選﹐豈不是叫長毛做下界特首? 連長毛﹐鄭經漢這類垃圾也入得立法局﹐就知香港人根本未有足夠的公民意識去進行普選。香港人自私自利﹐為了賺多兩毫﹐一話有利益要推下李超仔或長毛做特首又有何問題? 不過人性就是如此啦! 搞事本來也不是壞事﹐卻要看事件的價值。我當年六四也認為政府手段強硬﹐今天再看﹐卻不禁想:殺得好。為了個爛鬼碼頭浪費人力物力﹐又是開公帑﹐這些人該被檢控﹐以警效尤。

andylkt 說...

選長毛和大班入立會既人並唔係冇諗過佢地未必有能力擔此立法重任,而係好明白香港既立法會基本冇重任可擔。係分組投票既機制下,所有民選議員既法案都冇可能會通過得了到。
與其咁悶局,不如多選一d有行動,懂得搞氣氛既人入去,最起碼可以益下傳媒,一個唔覺意可以益埋主法會主席同保皇議員,可以出下鏡鬧下長毛,咁又畀佢地搏到個版面。
哈…世界真係好奇怪,唔去鬧唔公平既制度,反而鬧d有良知既小市民,唉…

五十米深藍 說...

今日信報講得好, 有教師支持某黨派既候選委員, 唔係支持距, 只不過係唔妥而家係位上既人

Eric 'Spanner' 說...

呀呀,從來應付異己都係唔易為。畀佢亮相,又唔知佢會唔會趁機打低你佔埋你個地盤;絕o左聲氣,當然可以一家春,當然亦都有人趁機指指點點,話你唔民主。之前o個度大戰三百合,戰意不息,我唔知係咪比較理想,但係真係貼近現實。

至於殺,真係好吸引人:篤眼篤鼻o個件血肉橫飛冇得也文也武喎,豈不快哉!因此我到而家反唔到戰,甚至隱隱覺得,力戰而亡係高境界添。之不過香江喊殺者多,動手者鮮,恐怕原因之一係配套唔夠,劈傷劈死「人民」「公敵」都要著草。但原因都係估估下,郁手者少o既結果可能係,一如巴叔話齋:未解決!

Eric 'Spanner' 說...

扮下冷靜先。

坦白講,異己通常都o係自己個地頭現身:即係支持「正字」o既傾向唔o係新春秋回文,反反拆天星o既唔會o係思網絡留言。網上同一空間大戰三百合o既,真係話多唔多,話少唔少。

又講返天星。我始終唔明,係咪因為有其他o野要做o左先,反反拆天星o既朋友唔能夠浩浩蕩蕩,先四五個月搶佔高地打沈對手。政府又慢慢慢慢咁let the things done,屢俾對手耀武揚威。唔通咁先夠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