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的天籟

標籤: ,

我打從莊士敦道走過

汕頭街上聽不見汕頭話
廈門街上看不到廈門人
我聽著皇后大道東

我打從莊士敦道走過

太源街上
X店賣的包子
市建局貼的牌子
我聽著紅旗下的蛋

我打從莊士敦道走過

拐入春園街
踱       踱
 踱    
      踱  

      我    踱
           
          踱

 踱 踱

  踱

踱        踱
           踱

早晨的天籟
八時十五分

4 留言:

沈乙僧 說...

灣仔...
響果度都留左唔少腳毛...
例如時不時響"天地","青文"打躉,逛清冷的利東街,重陪過女友執扭旦玩具睇金魚...

紅旗下的蛋...甚麼意思?

l.w. 說...

喜帖街,再喜慶的盛事也難逃衰朽的結局,
宴會越是熱鬧高興, 人去樓空的隱痛越是致命.

如果你夠好奇,挨家挨戶地察看封了閘的店鋪
會發現其中一間鋪頭的其中一格鐵閘上
應景卻不起眼地寫了一句愛的遺言
很簡單的句子, 卻永恆地真實.
寫的人是誰,我不知道
只知道他把一段消逝了的感情
寄托在這條荒涼的街道上.
每常他經過這廢墟,
某些歷史殘骸便會再活一次,
然後再死一次.

匿名 說...

恕我直言,兄台呢首詩的意象太差

匿名 說...

紅旗下的蛋 作詞:崔健 作曲:崔健
突然的開放 實際並不突然
現在機會到了 可誰知道該干什麼
紅旗還在飄揚 沒有固定方向
革命還在繼續 老頭兒更有力量
錢在空中飄蕩 我們沒有理想
雖然空氣新鮮 可看不見更遠地方
雖然機會到了 可膽量還是太小
我們的個性都是圓的 象紅旗下的蛋
頭突然出來 是多年的期待
挺胸抬頭叫喊 是天生的遺傳
心裡當然明白 我們是誰的後代
無論行為好壞 內心還是清白
權力在空中飄蕩 經常打在肩上
突然一個念頭 不再跟著別人亂走
雖然身體還軟 雖然只會叫喊
看那八九點鐘的太陽 象紅旗下的蛋
肚子已經吃飽了 腦子也想開了
別說這是恩情 永遠報答不盡
我們不再是棋子兒 走著別人劃的印兒
自己想試著站站 走起來四處看看
現實象個石頭 精神象個蛋
石頭雖然堅硬 可蛋才是生命
媽媽仍然活著 爸爸是個旗桿子
若問我們是什麼 紅旗下的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