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緊要態度

標籤: ,

我其實不想再寫視評,尤其是關於《最緊要正字》這種節目,但願我有興趣寫寫Yumiko空中飛褲露T-back,可惜我沒有。

上星期不在家,但今晚又給我看到了《最緊要正字》,我明白對它再窮追猛打也無濟於事,但我得承認自己是偏執的,看書遇到錯別字一定要校正,在大眾媒體聽到一些謬論,也不由自主地要反駁。節目中,歐陽偉豪博士說:「反璞歸真的『璞』一定要玉字邊。」哈,有幾「一定」呢,博士?如果我現在證明給你看,反樸歸真的「樸」一定要木字邊才符合本義,那又如何?

查《辭源(修訂本)》,有「反璞」一條,但沒有「反樸」,反璞似乎是對的。假如你是一般人,自然要相信辭典;但對不起,博士,你可不是一般人,那是你的專業,所以恕我無法體諒你,尤其當你還要煞有介事在大眾媒體宣示自己權威的時候。「反樸歸真」,典出《戰國策.齊策四》:「斶知足矣,歸真反璞,則終身不辱。」歸真反璞明明是「璞」,還不證據確鑿?不,我現在就證明給你看:

一.這只是鮑彪新注本的寫法而已,而姚宏續注本則作:「斶知足矣,歸反樸,則終身不辱也。」

二.《後漢書.蔡邕傳.注》引《戰國策》此節則作:「歸反於樸」,依然是「樸」,不是「璞」。

三.據王念孫《讀書雜志》所校,亦從姚本作「歸反樸」,可見這句話本來就有「樸」這寫法,而且還極可能是以往最為人信服的寫法--請想想王念孫是何等級數的學者吧。

四.鮑本何以要作「歸真反璞」呢?很簡單:因為鮑彪根本就校錯了。《戰國策.齊策四》前文有:「夫玉生於山,制則破焉,非弗寶貴矣,然夫璞不完。」鮑彪見前文有「璞」字,便把後面用來形容顏斶的「歸反樸」也改為「璞玉」的「璞」,簡直是多此一舉。鮑彪似乎忘記了《老子》二十八章的一句話:「復歸於樸」,用的其實也是木字旁的「樸」。

五.再看《老子》王弼注:「樸,真也」,可見單就「歸真反樸」--我們姑且跟隨鮑本添一個「真」字--這句話來說,樸、真二字同義並列,也較鮑彪自己所校的「歸真反璞(專指璞玉)」為佳。

六.雖然「樸」字在文獻證據上比「璞」更有說服力,但除非我們想當「正字權威」,否則也不必執着於二擇其一,因為兩字在古代根本就相通。《爾雅.釋器.郭注》:「五者皆治璞之名」,《釋文》云:「璞字又作樸」,可證。

結論:「歸真反樸」,或「反樸歸真」,可以寫作「反璞歸真」,也可寫為「反朴歸真」,「一定」要玉字邊?未必。以堂堂中大中文系的人才濟濟,居然振振有詞把古人一個不算高明的校本奉為圭臬,難道身為學者,就只懂查查字典而沒有批判能力?有時間的話不要上電視了,還是閉門多讀點書吧。最緊要的,不是什麼正字,而是治學和教學的態度。

相關文章:

「最緊要正字」商榷,chlit

12 留言:

ll 說...

- 要承認:我都幾鍾意睇最緊要正字,大波妹係主因;就算無佢,再排除埋佢地扮權威,其實真係有好多字寫錯左都唔知.佢地提一提都唔係壞事.

- 最黑我憎係佢地唔知咩原因係要暗捧邪體字.好似投先條四眼仔學究話(大約意思):"你睇個鬆字簡化左之後淨係寫下面果截,係咪少左好多劃,容易寫左好多?"正負街(用佢地個所謂正音)!

倉海君 說...

我也得承認,如果只有無乜睇頭嘅鬍鬚博士、四眼學究之類而沒有你所謂的大波妹,我可能根本連一集都唔會留意,當然我之後亦無可能會批評到佢地。

如果佢地馬虎又唔想俾人再串,我可以獻計:

一.叫兩位女主持自己講,飛走所有博士同王貽興(與此同時可以加多五六七個美女),個節目索性叫做「美女字典」,咁樣就算佢地話最緊要錯字我都無所謂囉;

二.飛走d妹妹,淨係叫博士同王貽興講,咁我可以安心放碟睇。

如果真係教錯別字,我都認為ok,但好明顯,佢地將好多根本唔係錯嘅野話錯,自己又教左人好多錯野,咁不如唔好教。

舒爾賽 說...

哈,佢地照咁樣落去,遲早被人批到一棟都無。
如果係美女正字又或者美女字典,我不如睇d打真軍的四仔仲有feel呀

道士 說...

雖然"玉樹臨風勝潘安"是不能苟同﹐可是你文筆的魅力比一切也強罷? 嘻﹐和你之前戲言數句﹐在此致歉。不過其實也可慳翻﹐因為我又知你根本唔會介意﹐哈哈﹐況且你一向都知我有幾鍾意你嘛。

上次個高級導師康寶文也講錯﹐這個歐陽偉豪更只是靚(導師)。你這麼看不過眼﹐我明天已有封好信準備要寫﹐嘻﹐想起也好玩﹐朝早找你。

五十米深藍 說...

我亞路都以為自己寫錯, 好啦, 而家大條道理繼續寫錯字

HHH 說...

I think, many people in HK like me, have low Chinese standard, esp. years after leaving school. Somebody, as a Ch Lang scholar, point out something went wrong, with supportive historical source code. I will unanimous surrender to their "expertise".

The most destructive effect is, i think, many guys like me will wholly believe what these experts in TV said.

利華古遜 說...

見到康寶文說話時那個確信的堅定神情,大波妹身裁再堅都冇佢一半咁堅。小鬍子同小白臉兩位博士可能等錢洗。實不相瞞,我偏了點,不是為少女,而是為哥位中女Miss而睇正字。

利華古遜 說...

「反璞歸真的『璞』一定要玉字邊。」

人文學科或社會科學的博士很喜歡把見解搞好「一定」;而事實上,在這學術範疇,指出「根本沒什麼是必然的」才是他們應有的學術道德。人文學科和社會科學的方法絕不能是決斷的,而只能在於此方法能啟發和創部觀點,只有能啟發新觀點新角度、讓人繼續思索的方法,才是人文科學的起點。佢地仍脫不掉一身「以大教小」的中國式迂腐態度。從「反璞歸真的『璞』一定要玉字邊。」憑他的「一定」,我看到的不是一個語言學家,而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玄學家。

倉海君 說...

hhh:寫錯字、發錯音會打靶嗎?不會。只要能溝通,正不正字/音根本就不重要。我認為一所大學如果真要對社會作出有意義的貢獻,該處理最核心的問題,而並非在一些無關痛癢的枝葉上浪費資源,他們該首先想想:為什麼香港人的中文水平低?寫錯別字只是果,不是因。原因很簡單:香港人(甚或現代的中國人)從來都沒有欣賞、尊重和了解過中國文化。坦白說,相比起一般人(甚至是大學學者)對中國傳統文化的麻木、誤解和輕視,錯別字的問題根本就不值一說,更遑論是那些在日常生活中說出來也沒人理解的「妖音」呢?--你會說「圍」小寶、時「姦」嗎?「物有本末,事有終始」,捨本逐末,徒亂人心。語言文字只是文化載體,符號本身沒什麼非要捍衛不可的內在價值或絕對標準可言;即使你說得一口標準漢語,用字四平八穩正確無誤,但對其理應承載的文化卻全無概念和感情,那麼「標準」得空洞的語言就只會越加指向虛無,而中國文化最終也只會換得一個安樂死的慘淡收場。我實在地告訴你,我反對的,不但是他們那種馬虎而又好為人師的態度,還有那捨本逐末的輕浮和畏難取易的怯懦。

利華古遜:對於博士堅定不移的自信,我從來都沒有懷疑過。

刃岸 說...

論影響力,這班人拍一萬集正字正音未必及得上幾首卡拉OK大熱作品或者張衛建幾句口頭禪。
又如果不是關淑儀唱過,「繾綣」這個詞語應該不會被人從池底撈番起。

正字人看重的是如何把語言摺得整整齊齊收入衣櫃,忽略的是如何使語言/思想銳利。其成效恰似英語教育,足以令學生在考ORAL時煞有介事地運用I THINK/ I TOTALLY AGREE WITH YOU 去表達一些全無主見的思想。

想學好粵語,看周星馳的一句:「我叉住你對鞋粒的!」游刃於電檢條例之間,正字人諗三世都諗唔倒咁精警的語句。

川媽 說...

倉海君從版本與校勘角度論證了「反璞歸真」不是唯一寫法,以下網誌羅列了辭書所收「反樸歸真」的用例,證明《最緊要正字》的不當。

http://bcclam.blogspot.com/2006/12/blog-post_11.html

jappy 說...

除了固有的財經演員,呢D文學演員都係另類娱記吧了,唔想反智的話,有時點都要擇善固執。

其實近年亦多了一批「咦?MBA」演員,聽過佢地嘅高階演員講話,見識了高階演員D思維,加埋佢地推廣嘅英語發音,真係大開耳界! 夠胆的話,可以聽下「管 理 新 思 維」,先旨聲明,聽到阿媽係女人之類嘅分析,唔好嘔泡。

http://www.rthk.org.hk/rthk/program_archive.cg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