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廁格

標籤:

「昔人謝家即墨侯,朝濡暮染富春秋。今人賞過舒爾賽﹐日疴夜拉爛廁蓋。」(*1)哈哈﹐舒兄從此便決定走脫星路線嗎? 相信自舒兄淫詞一文﹐已趕走了不少看客﹐不過既乃公眾留言之所﹐自然也自由公眾定奪何文該看該捨﹐然而奇怪的是﹐又只有些看不過眼的文章才最反應熱烈﹐人就是如此自相矛盾的動物。不過順帶提醒舒兄去廁所還請小心﹐一有不慎﹐可能淹糞溺尿﹐正式為臭萬年。「晉侯如廁,陷而卒。」《左傳‧成公十年》人的行為實在頗為費解﹐在餐飲業你可聽見些聽所未聽﹐聞所未聞的怪事﹐就如好像聽過些在酒店執房的人說﹐現今的內地人在酒店住﹐污煙瘴氣也不在話下﹐有些人甚至用書檯旁的垃圾桶大便﹐執那些房真係執到要喊咁濟。又在外國聽過一個做過經理的大廚說﹐曾某次於早上見個客走入廁所﹐良久方離去﹐便順道查看一下﹐結果發覺那客人把糞塗滿四週牆壁﹐是報仇還是神經失常就不知了。看了個港大心理系學生對新春秋的評價(*2)﹐雖然是二﹑三百人的其中一個(粗略估計)﹐我抽了他出來因為我覺得他能代表一個普通人的意見﹐也覺無可口非﹐質素參差亦在所難免﹐自己也寫不出驚天動地的萬言書傳世﹐也未能博古通今說文論字﹐要質素如一就不如個個絕筆﹐一個人自彈自唱﹐不過如此做又難免不見比任何個人blog有優勝之處。正所謂有容乃大﹐望的也正是海納百川﹐當中自然工業廢料也滾進來﹐包容和排斥就由中間的系統自動kick in﹐不過自然生態之中﹐鵲巢鳩佔也是常事﹐有些毒藤就是頑強的生命著﹐有些譬如Rhubarb等植物﹐一遇對水土﹐便根深蒂固(講植物﹐蒂不是比柢更貼切?)﹐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哈﹐舒兄當街疴屎﹐我實在沒此膽量﹐對其中深義也不作評﹐我此文頂多也只能算隨褲放屁﹐多此一舉﹐無中生有﹐就當湊湊熱鬧。

*1:"即墨侯"亦墨硯也。
*2:其人自稱兔子﹐我想他原來的概念是來自PS2的一隻game: Whiplash﹐又或是一套Donny Darko 既戲﹐不過在中國文化中﹐兔子是指同性戀者﹐在此寫寫﹐不知也許為他原來文意﹐對他所寫也不作評﹐一切也由這位人兄自行定奪何當安身。

5 留言:

qing wa 說...

摘錄舊作贈舒君、道士:

跳躍的步伐就如你
是野馬,攔不住
攔住了,也是盈堆腳印
你我的,亂踏

沈乙僧 說...

我揣測廁文應是在舒君如廁時構思的,蓋如廁時神經放鬆,最利文思泉湧,此廬陵之說也.莊生豈不云道在屎溺,舒兄一頭栽進去,才真要磕頭道喜呢. 舒兄有本事化俗為雅,若再接再厲,把廁所文學做大做強(明末王思有"坑廁賦")則更可喜可賀也.

兔子 說...

言重了。小弟賤名「勉予」,勉乃勉勵之意,予同余,即自己。十多年前被一個初進小學的男童誤讀為「兔子」,因以為名。並非吾等有孌童、斷袖分桃之癖。

l.w. 說...

玩完賓周同屎尿之後,
跟住要開始玩痰,口水波同鼻涕了.
好期待...

道士 說...

兔子﹐在下糊亂差度名字﹐歉甚﹐謝過解答。不過在新春秋的人大多也不甚正常﹐對世俗的看法也不甚介懷﹐相信是什麼原因也沒人會放在心上。孌童、斷袖﹐不能混為一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