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悖論

標籤:

舒爾賽那篇悖論,我看不出是在諷刺誰。只覺東拼西湊,非常有趣。更即時想起孔稚珪<北山移文>,所謂”既文既博,亦玄亦史”,”談空空於釋部,攷玄玄於道流”,舒兄可以當之無愧矣。 以詹明信理論揆之,那似是一種pastiche而已。錢鍾書(或者我們的首領倉海君)行文一樣夾雜百家理論,中英法德文,難道又是諷刺挖苦錢氏不成?這樣實在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了。在我心中,舒兄絕不是”喪志於記誦,滅質於文采,且沾沾自喜,以為射名干利之具”(鶴山題跋.跋南軒與坐忘居士房公帖)的人,而是有真才實學之士,讀者留心他的”正字”文章便能明白。所以見了某些悖慢的指責,心裡有氣,不得已而出聲。 

2 留言:

舒爾賽 說...

哈,沈兄此文對小弟的誇譽,小弟當堂面紅也。

利華古遜 說...

沈乙僧︰

何須心裡氣?我之幾日正是要誤解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