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紙,沙紙,廁紙

標籤: ,

教育高官涉嫌干預學術自由,全城拍手雀躍,期待大戲開鑼。好了好了,終於開審了,高官真身已呼之欲出,這回你插翼難飛了吧?「說話要小心點啊」,I'll remember this. You'll pay!話口未完善惡因果今朝都到眼前來。如果今時今日還有學校迂腐得要辦道德教育課,這則醜聞真可謂上佳教材。

但回心一想,香港市民也未免太可悲太無助了,因為一個狗官下台,還有千千萬萬個狗官。說他們是狗,我要澄清,我絕非有意侮辱狗,我想說的,是他們不但像狗一般馴服,隨時聽主人差遣,而且他們的「教育使命」,更是要把我們都培育成乖巧敏捷的「狗民」,好使我們一生一世心甘情願地為主人的主人服務。我們既是狗民,他們自然就是狗官了。再強調一次,用狗來跟他們比,我絕不是要侮辱狗。

社會興衰,人生晦明,端繫於教育好壞。但看看我們的孩子,即社會的希望,看看他們究竟正在(忍)受着怎樣的教育吧!由幼稚園始,就要學習各式花拳繡腿的表演,操練連成人也覺得為難的presentation skills,準備好隨時向各界面試官獻媚賣藝。之後一路上少不免明爭暗鬥機關算盡,爭啊爭啊為了爭那一分半grade考高一個名次而平白浪費大好遊戲光陰,努力賣藝獻媚收集獎狀以充實生死攸關的portfolio。對對對,頭可斷,血可流,portfolio不可不夠厚。你是誰,小朋友?對我來說,你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人生意義不能量度,但不打緊,thank God我們有可量度的portfolio--它有多厚,你的價值就有多高。在現代社會,人生只是一疊紙,最好是銀紙,其次就是沙紙(certificate),都不是嗎?你還可以做廁紙,讓人包包鼻涕抹抹屎。

你想像不到教育現況嗎?那麼請睜眼看看,我們的教育高官到底是怎樣的人吧。前教育統籌局常任秘書長羅范椒芬就是香港教育的靈魂人物,她的下場我們拭目以待,暫時不妨回顧一下她的金句

「常有人說教改難以成功,因為社會一有事就將責任歸咎於教育,如早前有學童遇交通意外身亡,即有人說是因班數不足,有人打劫就會給人說道德教育不足。」--《大公報》,2006年3月5日

「根本上教改咁多學校都做,如果係(教改),點解淨係兩位老師(自殺)呢?如果你認為係教改形成的話。」--《蘋果日報》,2006年1月10日

「好似澳門跑狗咁,前少少有隻電兔,等佢搏命追,只要努力少少就捉得到(以澳門賽狗比喻教師要為學生訂立「看得到」的目標)。」--《星島日報》,2005年12月3日

「辦教育好似食白粉上癮一樣,雖然是辛苦,但當教到精靈的同學,便會忘卻辛勞,九月開學時又再辛苦一番。」--《星島日報》,2004年5月7日

「很多人批評特首,但年輕人最無資格(least qualified)去批評,因為沒有了特首,你們不能得到如此多資源。」--《蘋果日報》,2004年4月11日

「中產失業人士可以考慮去教書。」--《太陽報》,2001年10月15日

「如果有人不喜歡這個遊戲,又或者覺得手中的茶(教改)不是他想要的,便需要離開這個『廚房』。」(以「廚房論」比喻不接受教改的老師,可離開這個行業。)--《星島日報》,2000年11月10日


教育就是神,老早已規劃好我們的一生,最啼笑皆非的是,扮演這個神的,可能就是羅范椒芬這種人。那麼我們有自由嗎?當然有,這是人權嘛。你可以選擇以下其中一款人生:銀紙,沙紙,廁紙。

16 留言:

掬香齋主人 說...

我嘗想:香港真的欠了一場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那種在學校和政府辦公室打、砸、搶、燒的盛況一向吸引我。我相信這就是弗洛依德所講的死欲,亦即是水滸傳裡面黑旋風李逵劫殺場時瘋狂殺人所感到的愉快。

倉海君 說...

環球的文化大革命早已發生了,你看不到嗎?文革破壞的對象是精神性的事物,不是物質性的大樓。

掬香齋主人 說...

你一向只顧精神的一面,我又要熊掌又要魚。

Zeke 說...

羅范女士一向之言論就如夏萍在九品芝麻官中送上尚方寶劍,純熟攪下氣氛。

刃岸 說...

如果哈公未死,這些言論定必成為怪論的素材,例如失業中產可以考慮試食白粉之類。

birgit 說...

有朋友曾說如果有大把銀紙”過世”,就讓剛上小學的女兒停學在家,任她讀書玩樂,從心所欲,終此一生.

說說而已.

我們真的有選擇的自由嗎?

舒爾賽 說...

如果照倉海君的比喻,我諗李國章應該係一隻幾唔聽話的沙皮狗。
不過我可唔可以唔揀銀紙,沙紙同廁紙?可唔可以揀話我要娘子,一或我要北原多香子?

hystericireul 說...

對唔住,舒生,原本都無諗住出聲,但你提起,就不得不澄清......

講起要北原多香子,梗係我要先啦!

沈乙僧 說...

我要埋白石瞳,重有上原綾!嘩卡卡卡~~~~

倉海君 說...

Birgit,你朋友的想法跟我暗合。但我更瘋狂,如果我有子女,有沒有錢我都不讓他們上學。人當然有自由,只是不敢享用而已。

無知笑女 說...

倉海君,

你個衰人呃左我6蚊﹗:(((((((((((

回水呀回水呀﹗

嗚嗚嗚...

倉海君 說...

很抱歉,見不到豬耳菜,我也感到失落......

舒爾賽 說...

見唔到都無所謂,最緊要首領嘛。
不過有d被欺騙的感覺

沈乙僧 說...

我都感到失望, 咩個記者咁懶架(抑或老編刀下唔留人?), 是但剪一細段首領既文同談話拼埋就算...

算啦,舒生,今日打俾你我咪話你知咁都係一個好開始囉...你識咁諗就最好啦.

倉海君 說...

很多年前也接受過專訪,總算知道是怎麼一回事。我不怪記者,但實情的確是,這「訪問」橫看豎看也有點多此一舉,而豬耳菜和mf更彷彿王家衛《春光乍洩》的關淑怡,被cut得乾淨俐落......我家沒有scanner,有誰好心scan給我,我會寫篇訪問後記,順便糾正文中引述我話時的錯處。

mf@966050 說...

我起初雖也有點兒失落,但當晚發言甚少,也非像你這麼的達人也沒所謂。不過,我期待你的director(?) c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