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院奇遇記

標籤: ,

對我而言,戲院提供了兩種娛樂:一是電影,二是觀眾。不幸看了一齣別人不看的爛片嗎?不打緊,只要你禍不單行地碰上一個騎呢怪坐在身邊,就可以負負得正欣賞戲外之戲了。

一.閃靈

早前看Stanley Kubrick回顧展的《閃靈》,戲是好的,但因為早已在電視看過幾次,不免有點沉悶,但上天總算待我不薄,竟然讓一個不知是白痴還是瘋子的男人坐在身邊,為我提供了另類娛樂。首先,九成以上的播映時段他都左搖右擺,口中唸唸有詞,我真想問:「你來看戲還是扶乩?」後來當劇情發展到鏡中出現"redrum"字樣時,他又鸚鵡學舌地喃喃自語"redrum redrum redrum redrum"......我狠狠瞪他一眼,只恨神沒有立即賜我正義之斧把他斬殺。電影高潮不消說,自然是Jack揮舞斧頭要破門殺妻那一幕,至此那仁兄終於祖師爺上身了:他整個身軀居然隨着戲內斧頭的上落而前後擺動,還邊搖邊發出陣陣驚呼,彷彿嫌自己未夠歇斯底里一樣。那刻,我既替戲中女角的生死而緊張,又為自身的安全問題而捏汗,只見斧頭與白痴齊飛,鏡頭共座位同晃,雙重娛樂真令我應接不暇。


二.雙語燒賣王前天去了朗豪坊看《我自求我道》(Le Pressentiment),平淡的街坊戲,不太喜歡,但身邊卻坐了一個名副其實「我自求我道」的人。我當時坐在後座第一行,面對欄杆和通道。開場前一個身穿襯衫,樣子有點「醬爆」feel的青年突然在欄杆外指着我右邊的位子說:「請問有無人坐?Anybody sitting here?」我環顧四周也不見有貌似外國人的觀眾(難道我似西人?),不禁心中暗罵:「妖!」--同行的華利事後笑着解釋,他之所以要麗音發言,可能由於這是香港國際電影節,他不過是尊重這個場合,所以要令自己「國際化」吧?--他見沒人理睬,便自行爬過欄杆坐下。我冷冷瞧他一眼,只見他拿着一杯汽水、一盒點心,似乎要開餐了。

果然,一開場他便大快朶頤起來,嘩,由他口中釋放的濃烈燒賣味,配上刺耳之極的咀嚼聲,和間中加插的吸啜汽水聲,於是便源源不絕轟炸我的耳和鼻。吃飽了,他便開始演奏另一首本名曲,名字叫《嘔出胃氣》;此曲歷時共三十分鐘,每一兩分鐘便發一次聲,放一下氣,其生理時鐘之準確,應該足夠令他入圍「人體奧妙展」。醜人多八怪是沒說錯的,當戲中人說"Monsieur"(法語「先生」)的時候,他又鸚鵡學舌地喃喃自語"Monsieur Monsieur Monsieur"......行為模式跟「閃靈乩童」何其相似!而當電影主角在café為小食結帳,女侍者說費用是17euro時,「麗音燒賣王」居然以震驚的口吻作出即時評論:「嘩,咁貴嘅!」

緊記一點:以後遇到有人無端白事「雙聲道說話」,唔該狠狠地大巴大巴同我星過去。

三.戲院賞瀑


昨天去時代UA看《毒校草》,戲沒有想像中那麼吸引,反而同場加映的一幕更精采:開場半小時後,前兩行的天花板忽然湧出一道大水柱,弄得下面兩位觀眾要慌忙逃生。那幻海奇情般出現的瀑布一路貫注下來,直到散場也沒有停下,氣勢磅礡,可謂「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令附近觀眾都嘖嘖稱奇。我心中也暗嘆:「戲院觀瀑,一輩子可能只有一次,簡直是信德的奧蹟,這一回還不能為天主作見證?」聽說時代UA剛裝修完畢,想來我應該算走運了,若沒有最近的裝修,恐怕整個天花板都會塌下來。

12 留言:

掬香齋主人 說...

我多年沒上戲院,想是錯過了不少戲裡戲外的好戲。我十多年前去文化中心聽過一次交響樂,自此不想再和香港人聽音樂。我想看電影和聽音樂也像上厠所一般,是只容一個人去做的事。

西口西面 說...

我非常欣賞第二段經歷中的醬爆燒賣王,
他的缺德行為絕對堪稱"我自求我道",
很切合該戲的主題.
戲, 是要用生命來投入的.
你未免太膚淺虛偽了, 春袋君.

匿名 說...

西口西面你鍾意佢用你張西人相o者

倉海君 說...

西口西面,你既然咁欣賞,我亦投桃報李,増加左「醬爆燒賣王」嘅內容--新增內容其實本來就有,只係初稿寫得匆忙,來不及加入去,而家足本貼出。

刃岸 說...

倉海君,我認為他是在向你出上聯,他所有行為都是在向你暗示下聯應該是:「查實你介意嘛?Do you mind?」我相信當時如果你對得出,佢會容許你即時大巴星佢。

倉海君 說...

下聯應該係:「我可以星巴你嗎?May I starbuck you?」

道士 說...

我也試過兩次看看下戲壞冷氣﹐有次還燒了片﹐雖賠了飛﹐不過真煞風景。至於對那些神經漢﹐我的想法如下。
瘋漢上巴士 理性上議事 社會上狗屎

makuranososhi 說...

倉海,實在對得太工整了!

小蓓 說...

你的第二段經歷我也親歷奇境,因為我正正坐在你後面!!!我當時都呆左一呆,因為我清楚聽到佢先用中文問完,在0.0001秒後就緊接用英文再問,勁搞笑!!!佢捐過欄杆果一下,我心想,"洗唔洗呀"!!!你用醬爆形容佢絕對貼切呢!!! =D

倉海君 說...

真巧啊!如果坐在「醬爆燒賣王」右邊的那位小姐也來留言談談感受,那就perfect了。

Scandiholägg 說...

毒校草一場才播放半個鐘頭便開始水花四濺, 完場之時豈不水浸UA了? 為什麼院方當場不作任何反應? 奇!

倉海君 說...

院方有作反應的:他們蓋起椅子後,再放了一個桶盛水。但我懷疑水已順勢流向前面,因為我坐在後面,情況不太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