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員室演義現形記.第七回 

標籤: ,

(回應上回之留言:西君之言甚可玩味也,吾甚愛之。岸君之痛快實本故事之宗旨也。逆君最可惜者,你估錯了, 呵呵)

教員室演義現形記
第七回 分享教材明示好 玩忽權力暗出招


  話說大石sir暗陳hae黨嫌隙,試圖留我於黨中,我當然不會拒人千里,但我雖然依舊與hae黨三人談笑和午膳,主要對象則轉為大石sir,與阿姐的距離明顯疏遠了。有種人就是這樣犯賤的,你和她close對她親切便恃熟賣熟,保持距離,她反而對你有所顧忌,不敢使你點你。雖然留於hae黨之中,以大石sir為靠山足可以安身立命,但誰也不知道和大石的「友誼」可以維持多久,因此我決定嘗試找尋其他的碼頭是也。

  適逢教院為新高中中文科舉行進修課程,完成數節課程的教師可得證書一紙。看官不要少看此張薄紙,如果要轉工而沒有教新高中的經驗,這張小紙可以幫你打敗不少面試對手也。科主任阿姐說報名表規定每間學校只可派三名教師參加,教中五級的中文組就有五人,不能全數參加,結果阿姐選了她自己、我、以及仙黨中較為溫和的阿胃miss參加,而仙黨激進派的阿髀miss,以及擺明車馬反阿姐的阿旺miss則被遺棄了。原來,阿姐在此已出了一陰招,事後高層在某次會議中提及,其實很多進修課程我們都可以全組老師參加,因為我們有數間分校,所以當日其實只要以兩間分校的名義報名,阿髀miss及阿旺miss都可以參加了。此招之理云:

  「利用制度,陳倉暗渡。」

  在幾天課程中,我故意不和阿姐約好一起出席(雖然我們在同一分校工作),以便向阿胃miss發出我和阿姐不和的暗示。某日阿姐早退時,我更與阿胃miss一起乘車離去,途中我更明言「其實阿姐都唔錯,佢乜野都唔管,我地可以比較自由,但係佢身為科主任,乜都唔理唔管唔知,我地做起野黎都唔係幾方便」,我對阿姐的不滿已溢於言表也。之後我更提及其實我一向有在網上找各課past paper的試題和答案印給學生,而阿姐卻喚我只要印給我教的班和阿姐教的班便好。我向阿胃miss說分享教材其實可以方便大家,印稿也只是舉手之勞,以後我也會印給其他的老師們。阿胃miss當然是開心地回應我的建議,但我想她對我仍存有不少顧忌,以為我是阿姐派來的臥底是也。此回已了,詩云:

  「弄權小處方陰險,敗爾前途最毒招。
   那有職場千日友?居安正好搭樑橋。」

  看官們仔細想想,會不會到今日才發覺也曾被人如此暗算,如夢初醒?也可能曾有類似的、向你示好的敵人吧,當時你又信不信他呢?欲知後事如何,請看下回分解。請請。

(傳惑道人 著。
本章回小說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刊於網誌「新春秋」,版權所有請勿轉載)

2 留言:

逆空明滅 說...

我覺得這篇小說最值得欣賞的,
是它把教員室中師奶八婆式的小眉小眼,
和校園生活中瑣碎不堪的荒唐蠢事,
用三國演義和紅樓夢式的"史詩式"說書調子,
演繹成峰迴路轉, 細微精妙的明爭暗鬥.

我覺得小說多一點說書先生味道更理想,
但這種味道是什麼呢, 很抽象.
可是這只是我一己的"想法",
請不要因為讀者有意見和要求而感到壓力,
因為壓力是創造力的頭號敵人,
可以迫你走出生路, 也可以截斷你的去路.

刃岸 說...

張天翼的一篇短篇小說寫過,一個坐船過江的窮酸,在船艙裡左手拿一本三俠五義,右手搓腳丫子,搓完以後放去鼻端聞一聞。
大概那就是看別人說書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