囘到歐洲中卋紀系列

標籤: ,

這個禮拜新春秋四絕之一的道士寫了一篇文,卻想不到引發小小的風波。本來唯恐天下不亂的我,當然想坐定定看筆戰,大家你來我往,多好看。不過道士已息事寧人,加上方富潤亦都不予追究,大家客客氣氣,好來好往本來甚好。但不知為何中途却殺出一班人還要圍著道士不放,用的字詞也非常尖酸,尤以黃世澤這篇《由陳易希到方潤》,真的看完令我眼界大開,心想世間原來還有如此自摑嘴巴之人。

第一段,作者說:「鯤鵬居居主,就當眾表演清代文人才有的窮酸心態,而榮登回到清朝系列的批判對象。」,其實一看便知作者不懂清史,又或者可能作者受到《二十年官場目睹之怪現狀》、《老殘遊記》、《孽海花》、《官場現形記》等晚清遣責小說的影響,又或者可能受魯迅《孔乙已》的影響而認為清朝文人才有的窮酸心態吧?不過當然,除了魯迅外其他幾位都是清朝文人,作者應該亦會鄙視此等清朝的窮酸文人。不過又或者作者可能只是對清朝文有人有個錯誤的印象,又可能這個所謂的清朝窮酸文人只是個喻詞,我們也不能對其了解歷史的錯誤而有所苛責。

不過第二段卻是我對作者最不滿的地方,作者明明提到:「如果鯤鵬居主是願意理性地就事而論」,即是說作者同意或者願意用所謂理性的態度來論,不過然而在同一段卻又宣稱:「他的寫法像什麼?那就是清朝的文人,在妒忌另一位文人得到朝廷重用時,就會來按上一大堆不知名罪名在頭上,或挑起一些無聊到爆的筆戰,甚至黨爭。而最要命,鯤鵬居主由他的文章以至思路,明顯以中國文人自居。那他知不知他中了古文人壞風俗的毒,而渾然不知?」,既然作者都知道:「指責他人無墨水而不提證據,那是濫用博客來搞人身攻擊」,那末指責別人是清朝窮酸文人,「中了古文人壞風俗的毒,而渾然不知」,又是不是另一種的「濫用博客來搞人身攻擊」呢?我想作者如此寫不過是五十步笑百步。

甚至到第三段用上「鯤鵬居主的渾文」、「這類文壇渾人」、「搞出這些窮酸文章」、「這些文壇膠人」,我想問黃世澤你又如何用證據證明道士所寫的都是渾文,窮酸文章?這又是否作者所認為要有的理性態度?是否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老實講,今次的事件,其實我覺得只是道士把一些與朋友同儕間的談話放在一個原本是屬于私人地方的博客,但卻因為網路訊息的發達,很快便引來一些小小的風波。老實講,每個人總會有時候罵一些東西是垃圾,例如你不喜歡那個歌手,你可能會與朋友同儕傾談之間罵其垃圾,又或者一些對自己來講沒有價值又或者看不上眼的書,或看不起的文人,總會罵上一兩句,不過可能只是在朋友聚會中談及,衝口而出。但道士卻擺在一個任何人都能進入的介面中,因此便釀成此不必面的風波。既然當事人都已經道歉(當然你接不接受他的道歉與態度又是另一回事),兼且方富潤亦沒有大肆的反擊,本來以為告一段落,但想不到的是還有一班講「理性」的人,還在圍啄這一個問題。

對於黃世澤甚至猜想道士寫此篇文章是因為「眼紅」,出于「妒忌」,更談不出個所以然。如果要眼紅,要妒忌,為何不是當晚講了一晚卻是有三份一版篇幅的倉海君?為何不是也有份講而人間蒸發的舒爾賽又或者MF@966050?

作者最後提到:「方潤和鄧小樺已是識了很久的朋友,但我這次寫出來,不是只是幫朋友,而是近年同類事件太多,著實令人忍無可忍。香港想出位的人,難道不能長進點嗎?」,可能有人以為我寫這篇是為了幫朋友,老實講,我一來見也未見過道士,連網上談話也未試過,算不上是朋友,兼且道士也不太接受本人行文的風格(文體),甚至有批評過本人,不過我覺得有批評才會進步,當然你可以視我寫的為垃圾文章,我倒沒所謂,如果每一次都要為人家批評我是垃圾而出來反擊又或者解釋一番,真不知要消磨我多少光陰。我相信大家文體的不同就如《文心雕‧體性》篇所言:「若總其歸途,則數窮八體︰一曰典雅,二曰遠奧,三曰精約,四曰顯附,五曰繁縟,六曰壯麗,七曰新奇,八曰輕靡。」,八體不同,各擅勝場。如果你認為引《文心雕龒》太窮酸的話,那末用巴赫金的眾聲喧嘩補一補縂可以啦吧?又或者你當我的文章是敘事學上的元虛構(metafiction)對意義的懸置也可以,總之話知你怎樣詮釋,過度詮釋都沒相干。

老實說,牟宗三先生都批評過一些學者:「一直討厭那些沾沾自喜總忘不了他那教授身份的一些教授們,一直就討厭那些以知識份子自居自矜,而其實一竅不通的近代秀才們(引者按,牟宗三先生是說近代秀才,而非什麼清代文人)之酸氣腐氣與驕氣……」(見牟宗三《五十自述》),不過人們大抵以為牟宗三先生偏激,但在牟宗三先生一篇《我與熊十力先生》內便有此解釋:「吾自念我孑然一身,四無傍依,我脫落一切矜持;我獨來獨往,我決不爲生存委曲自己之性情與好惡;我一無所有,一無所必恃,我黯然而自足,但我亦意氣奮發,我正視一切睚䀝,我衝破一切睚䀝;我毫不委屈自己,我毫不饒恕醜惡;以眼還眼,以牙還牙,惡聲至,必反之,甚至嘻笑怒駡,鄙視一切。我需要驕傲,驕傲是人格之防線。我無饒恕醜惡之涵養與造詣。我在那階段與處境,我若無照體獨立之傲骨,我直不能生存於天地間。在那處境裏,無盡的屈辱、投降,不能換得一日之生存。我孑然一身,我無屈辱之必要。我無任何事上的擔負,我亦無屈辱以求伸之必要。而吾之真性情、真好惡,反在那四無傍依中,純然呈現而無絲毫之繫絆;因此我不能忍受任何屈辱。是則是,非則非,如何能委曲絲毫。當時也許有意氣處,但大體是純潔的,向上的。」,其實這種真性情便是道士所言,不矯飾自己的性情,是則是,非則非,如果黃世澤所言:「是中國文人妒忌心重而凝聚而來的民間智慧。但偏偏正因這類文壇渾人,才令中國人不敢為天下先,最後才種下中國落後的禍根。」,如果要以天下為先,倒先不如接受一些敢于表達自己真性情的狷狂之人,反而是現在的學院裏教授們間互相阿諛奉承,大家互相向對方面上貼金,反而欠缺了當年章太炎、熊十力、劉文典甚至牟宗三此等人物。

最後我也要告訴這位黃先生,清代文人夏敬觀在《論杜甫》中便寫過:「論人論文,實為二事,人品高者,不必有文,文高者,必其品高,始足傳世,固是不易之論。然君子不以人廢言,苟為高文,則識者亦不能棄。」,夏敬觀都明白到論人與論文實為二事,想不到廿一卋紀的今天,竟然會有人一批評人便用到窮酸文人、渾人、膠人來作評論,可謂連清人都不如。我想這篇可以叫做囬到歐洲中世紀系列矣。至于歐洲中世紀有甚麼事?自己翻書吧!

延伸閱讀:

倉海君的留言

理性(?)的討論:

爛詩一首

其他:

名評論員黃世澤

10 留言:

沈乙僧 說...

想知道近代中國的禍根,我提議那位先生讀讀龔定庵的"尊隱". "百媚夫,不如一猖夫"啊!

西口西面 說...

贈道士:

誰作桓伊三弄
警破綠窗幽夢
新月與愁煙
滿江天
  
欲去又還不去
明日落花飛絮
飛絮送行舟
水東流

道士可明此中含意?

魚雷 說...

道士道歉之後我覺得成件事已經完o左,而且方潤都幾大方,照理應該收晒工

但睇o黎近年最多o既人種,唔係無料又要吹水o既人,亦唔係酸/渾/膠人,而係陰謀論者,小人之心得人驚

無意加入或拉人加入戰團,只係黃世澤篇文有個comment幾好笑,茲錄如下:
「用上一大堆英文, 看死人. 但只看最尾一段, 雖說誠懇道歉, 但又拒絕收回言論之餘更下逐客令, 似有惱羞成怒之感.」

hystericireul 說...

只怕流於觸蠻之爭...

道士 說...

舒兄﹐四絕就不敢當。我第一篇文"沒人看的書"起初所想指責的本來就是無固定目標嘅發洩﹐本來是整體上就是投訴社會多垃圾的構思﹐只不過順道掃埋方生。說憤世也不太過份﹐每個人總會對社會某些狀況忍無可忍。回想無端端攻擊人在先﹐我也需要承認是自己大意和無禮﹐除了名字便不會搞出這麼多事﹐所以我也盡量道歉和節制。不過看見有人企出來認投﹐又話自己是時事分析員﹔再看﹐無論身份﹑行為﹑言論﹐站出來就做了個樣版﹐擺到明就直頭由頭至尾也是我所罵的人﹐由梁文道至常放屁都瓣瓣中﹐我還是開心的 - 因為證明真有這種人的存在。
如果我當初文章無證據﹐現在不是有個人親自送上門來做例子嗎? 真的證明佢幾咁醒﹐幾咁勁。黃生捨身成大義﹐我可是萬般佩服的。
至於粉絲詩既然爛﹐還有人慢慢逐句分析點爛﹐也是奇事﹐有如拿起張抿屎廁紙去深呼吸。"and worse - a brainless supporter"﹐看多眼也是多餘的。

沈生﹐其實歷史和民族性的禍根﹐又怎會是一朝一夕﹐或單一類人﹑一種性格所致? 禍根如果有﹐就是人性本身﹐太喜歡把責任推卸﹐好像明光社就以為同性戀便是家庭分裂的因由﹐又不想想自己的行為就在分化社會。問題﹐在別人身上總是較易出現(我亦不例外﹐是很難避免的)。

西生﹐你係想話我多愁怨﹐還是始終給人擺上檯送出塞外嫁番王? 我既無吹弄梅花之功﹐亦絕無沉魚落雁之容﹐你唔係上次先話我核突咩? 哈。出得自你把口也不會是什麼好事﹐不是嗎?

魚生﹐那個comment擺明看唔明也頂硬上﹐不得不佩服其勇﹐可能和我一樣﹐想說就說﹐本來呢...也沒什麼不好...向好的方面想﹐起碼也娛樂了大眾。你娛人﹐人娛你﹐自己開心便夠。

Hys生, 本來就是無乜可爭。你亦太著眼在個"爭"字。不要把我抬高作文人﹐我只是看得文人多﹐說出自己喜歡那類﹐討厭那類。相輕亦無從說起﹐我一向也自認寫垃圾文﹐別人喜歡就喜歡﹐不喜歡便不喜歡﹐讚也成﹐罵也成。我覺得該聽的就聽﹐覺得無謂的就當看不到﹐或罵兩句﹐或多謝兩句﹐看看心情而定。

道士 說...

舒兄﹐還有忘了﹐恭喜﹐我結果也閱了你整篇文章。不過你又扯個頭出來﹐真係麻Q 煩。

西口西面 說...

誰作桓伊三弄
(邊撚個叫你撚篇西文出黎呀?)
警破綠窗幽夢
(閙撚醒個發晒作家夢0既蛋散.)
新月與愁煙
(攪到班嘍囉同瘋狗走晒出黎,)
滿江天
(晒馬狂吠嘈撚生晒.)

欲去又還不去
(侮辱完人又死去道歉,道完歉又死去挑釁)
明日落花飛絮
(煲到爛啦!再講落去唔止佢仆街,你都變埋欄坦架啦!)
飛絮送行舟
(仆街欄坦下一句係咩呀???)
水東流
(陷家剷呀叻仔!)

道士 說...

(我的理解是:)
昭君怨 蘇軾
(多謝讚我靚仔兼清高)(不為五斗米折腰)
誰作桓伊三弄
(讚埋我文采好)
警破綠窗幽夢
(道出別人不見的深度)
新月與愁煙
(雖然一江煙雨有點紛亂﹐不過又嘗心悅目)
滿江天
(越下就範圍越廣)

欲去又還不去
(侮辱完人又道歉﹐道歉完又挑釁﹐講極都未收得工)
明日落花飛絮
(明日越打越多!再講落去﹐就越見精采。)
飛絮送行舟
(打到落花流水﹐送走客人)
水東流
(到時就無嘢好睇)

西生: 我當然在說說笑﹐不過每個人其實喜歡怎樣詮譯別人的批評也沒有問題。人生在世﹐就自然有批評﹐當中也必定有不合理的﹐好似你開親口也在低俗的謾罵﹐有時是無理的﹐但有時也罵得恰到好處。有些人可選擇當看唔到﹐有些可能會發怒﹐但每個人也壓不盡天下人的說話﹐唯一可以變的是自己怎去面對世間的態度。我道歉﹐是禮貌問題﹐我開始第一句雖說是閒話﹐不過當人家看來是攻擊的話﹐我可道歉我衰多口﹐我不覺得認錯是什麼可羞之事。道歉但又不肯收回說出的說話﹐一是責任問題﹐說了就說了﹐收回別人也看到了﹐不可能當沒說過。如果我看到有證據是自己錯﹐我再道歉也沒問題。問題在如果我的指控要證據先講得﹐點解辯護就可無證無據﹐喂﹐我晒時間走埋去比人鬧﹐就是要有個交流﹐方生當時文章的第二點﹐就已經把自己和錢穆、李天命、李逆熵、Jared Diamond、古爾德、阿西莫夫相提並論了﹐還有什麼可說? 二是原則問題﹐我也親自答過方生﹐有什麼書給了我一個他未到家的印象﹐是個人主觀的看法﹐沒有什麼不妥之處。我交代是責任﹐不過如果別人說句我就要縮去原來的想法﹐就和父子與驢的故事差不多。"You have enemies? Good. That means you've stood up for something, sometime in your life." - Winston Churchill 我寧可給人看不起﹐也不想去委曲求存(哈﹐起碼在網上是的﹐對著朋友我也是﹐唯一是日常的普通交際才需要用到假面具)。

講極都講唔完﹐隨了因為有那些可笑的評論外﹐還有你這樣多口的仆街﹐搞到我講極都未收到工。喂!大佬﹐你估我好想炒架? 無 OT 咖! 好似舒兄呢D撩是鬪非既麻煩友....明明我收得工又撈翻出來炒﹐收工又唔係﹐唔收工又唔係﹐其實我也覺得自己的矛盾和可笑﹐也明白為何網上有些漫罵可經月經年。好!我唔駛你估啞迷﹐有個句講個句﹐要說的我都說盡了﹐唔該以後你的咁既比喻就可慳番﹗

西口西面 說...

一場笑話而已, 起伏過後就煙消雲散, 完全沒有相干.

方潤 說...

我唔想將件事嘈落去,不過有一點要澄清﹕

「方生當時文章的第二點﹐就已經把自己和錢穆、李天命、李逆熵、Jared Diamond、古爾德、阿西莫夫相提並論了﹐還有什麼可說?」

在下舉了他們出來,是因為閣下的文章曾經說過,我看的書都是垃圾。我覺得你侮辱了我看過的書(包括上述作者),非常憤怒。
我還未至於自大狂到以為自己比得上他們。

在我印象之中,我沒見到你說我的書是垃圾。
若然你要這樣想,我亦無謂勞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