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員室演義現形記.第六回

標籤: ,

(感謝逆君西君魚君等厚愛支持,今後當更精勤撰寫貼文以報)

教員室演義現形記
第六回 演紙牌一局明心智 聚空堂數語知隙嫌

  話說hae黨仝人,恐怕我會因與阿姐不和而投敵,所以大數敵黨之不是。然而要拉攏人心,尚有更為厲害之一著,今回將為看官仔細敷陳是也。

  與人相處者,宜時緊時放,見好即收也。對於大石sir與雙面miss的著力拉攏,我自然要加以回應示好,隨即又加入一同午膳也。在下行走江湖,算有一技傍身。此技之妙,在於一經使出,無論對方是新知舊雨,均會將心事細陳,並在短時間內視我為深交好友。此妙技即為塔羅牌占卜也。而在下之塔羅流派更有玄奇之處:占卜時不需問者接觸紙牌,也能問幾乎是任何問題,玄之又玄。為了示好。某日午膳之後,就與在雙面miss和阿姐面前,為大石sir占了一局關於愛情的牌了。

  一演牌局,即生妙效。午膳過後的兩節空堂,鄰桌的大石sir開始不斷與我耳語,大石sir說在占卜之後知道了我的底蘊——看到我解牌時所述的人情世故,肯定了我平日只是一直扮蠢——所以可以告訴我更為秘密之事。此事實在甚為驚人,因為教員室任何人都會以為大石sir、雙面miss以及阿姐是極為要好、推心至腹的好朋友。但大石sir卻透露說,其實阿姐並不信任雙面miss,甚至認為雙面只可以是同事,不可以當朋友。大石sir更說,雙面miss因為晚上要進修的關係,時常要等到六七時才離開學校,有心腹學生曾見過雙面miss與敵黨黨魁西王母有談有笑,狀甚親熱。雙面miss平日在大石sir和阿姐面前,卻並不會和西王母談笑,甚至見面也不打招呼。大石sir等人因此更加懷疑,雙面miss會不會也是一個扮蠢的高手,實質上卻是充當著仙黨的內應。大石sir與我秘密耳語此著實在高明,因為說自己人的是非比說敵黨是非,更容易令聽者認為自己是黨中的一份子是也。理云:

  「家醜不出外傳也。」

  當然,我不難看出大石sir剖白秘辛,除了是想拉攏我留在黨中,更有深一層的用心——他不只想我留在hae黨,更想阿姐、他自己以及白紙一張的我三人混熟,從而孤立可能懷有異心的黨員雙面miss。詩云:

  「順得哥情失嫂緣,問誰能使面俱圓?
   黨朋大忌心存二,情誼將如泡沫穿。」

  看官們,你說辦公室裡到底有沒有真正的朋友?欲知後事如何,請看下回分解。請請。

(傳惑道人 著。
本章回小說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刊於網誌「新春秋」,版權所有請勿轉載)

3 留言:

逆空明滅 說...

事情發展下去, 會不會是大石sir被排擠呢?

西口西面 說...

呢個世界d人都係慣左"好野無人讚,差錯爭住彈"架啦, 等我黎讚下你啦--叻仔喎!

刃岸 說...

...看是非跟講是非一樣有快感,罪過罪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