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樹不見林

標籤: ,

昨日看無線新聞,看見中國有位人大代表好像叫黃鴻斌,講甚麼星巴克要遷出故宮外,因為與中國文化相悖云云。

先不講中不中國文化的問題,而是星巴克在此開業六年,竟然中國政府沒出過聲,要由央視英語主播芮成鋼先在博客上開炮,然後又到這位黑龍江的人大代表。老實講,故宮乃堂堂一級國家重點保護的世界遺產,理應有所謂的管理團隊,任何一間在此開業的店舖想必也要經國家批准吧?不然阿豬阿狗都可在此開舖,我們的故宮哪還得了?然而這班批評星巴克的人,其實正一大巴掌摑在國家領導的面上,如果你要逼走星巴克,那也麻煩你先炒掉那班批准星巴克在這裏開業的官員,因為是他們自亂“中國傳統在先”,而有星巴克在此礙眼有壞中國傳統在後。

其次還有一件是,幾年前有朋友跟我講過,他去完故宮後,跟我說現在故宮裏都貼/掛滿有美國運通logo的牌子,聽說是美國運通出錢捐助故宮修葺牌子,而特地貼上美國運通的名字的。我在想一間星巴克只是開在九卿朝房外供遊客休憩,但貼著美國運通名字的牌子卻是當眼的豎立在大和殿前與掛在太和門的柱子上。如果要趕星巴克走,何不連美國運通也一併請走?為何要差別待遇?難道咱們中國連區區的幾塊牌子也要人捐助?這豈不是荒天下之大謬?

當然我竝非說在故宮開星巴克沒有問題,但我們看看,巴黎的羅浮宮甚至連名字古物都可以出租給阿聯大公國,為何我們便偏偏容不下一間星巴克呢?有時我們要知道修葺古物也要資金,然而當政府沒有這麼多錢,便唯有靠門票及租出地方來幫補,這你只能怨是資本主義的問題,而并非如憤青所言關乎國家民族等極端民族主義的問題。我也不明白為何那位人大代表早排聽見安倍晉三那隻牆邊鼠對「慰安婦」的言論不聞不問,然而對如此一間小小的星巴克卻大加鞭撻。這樣看來他們口中的中國文化原來只是如此小家子氣,對著別人的侮辱卻充耳不聞,這真像魯迅筆下的阿Q,對著手無寸鐵的尼姑便欺負人,然而被人打後,卻喃喃自言自語說父親被兒子打一樣。

況且咱們中國的文化不是有容乃大的嗎?「君子和而不同」這句我們以前上中化堂常講。然而原來中國的傳統宮廷建築可以代表中國文化,而且更容不下一家小小的咖啡舘,因為「與中國文化相悖」,這樣的中國文化理論我還是頭一遭聽到。那麼故宮內的自鳴鐘、音樂盒,還有西洋油畫等更應遣送囘國,蓋這些都與咱家中國文化相悖矣。蓋常說大國崛起,咱中國不是在這種舉動上去顯示自己是強國,中國文化要自強,並不是老共說說要提倡儒家便可以。(或者根本來說,唯物辯證與儒家的心性能怎樣勼和也是一個問題,難怪張岱年講宋明理學只愛講張橫渠,甚至嚴格上來講張橫渠也不是唯氣論,不過這是後話,後話不提。)

講中國文化不下于西方甚至不需要西方為首的「國際」來認同,唐牟錢等諸大師便已言不少,如唐君毅《說中華民族之花果飄零》嘗言:「歐美之倫理、禮俗、藝術、宗教,自成一傳統。他們只在某一種特殊的需要的情形下,才求了解中國,而研究中國的學術……除歐美人之文化生活,在本質上同時為中國之宗教藝術倫理禮俗所浸潤,西方學府中所講之中國學術,即仍可只是盆中之幾枝花,而隨時有枯萎殘之危險。」,牟宗三在《五十自述》中更為激烈地認為要國際認同:「不得為有本之學,其學亦不能大」,故此寄於國際,以世界性自詡,對牟宗三而言只是「不能作主之存在,夾縫中之存在,甚至為國際之遊魂。」,不過然到下一輩的如李歐梵便曾寫過一篇文章叫《On the Margins of the Chinese : Some Personal Thoughts on the Cultural Meaning of the Periphery》,已經由唐牟時的中國文化本位變成一種非「東方主義」式、非「邊緣作為中心」式的構想,代之為一種「解除中心」的中國論述,是一種互為中心的網絡。

當然日本能有這麼成功便是她們那種次文化軟銷,包括潮流、漫畫,動漫,戲劇等。我想我們中國要自強,把自己的文化軟銷到外地,等人家的地方也有一間中國代表性的餐廳,甚至其他文化產品都好,而非整天嚷著要人離開自己的地方,退回天朝大國那高傲的鎖關政策。或者那班嚷著要人家撤離的人大代表或者主播們,要麼你們夠薑便學耶穌一樣,在聖殿內把所有小販都趕走,不然只對某一間打打殺殺,只是看見別人眼中有刺,卻看不見自己眼中有樑木,見樹而不見林。難怪現在所謂的儒學復興只是像于丹講講甚麼論語新解,就成了。當然我們也不能苛求他們,看看我們本身,那些講正字的博士們,還有那班年青作家們(尤其是小白臉的小丑明星作家,又或者自封鳩摩智的鳩鳩作家),我想看于丹新(?)解的論語,又或者看看韓寒在亂罵人,比看這些更為有趣。

14 留言:

道士 說...

上下翻了幾個鐘﹐才發覺原來舒兄有文在此﹐是我老眼昏花﹐還是我的選擇性視覺越發嚴重? 黑壓壓的一片文字﹐可築起不小圍牆﹐不過也成為新春秋的獨有間格。

以二字贈之: 撮要!!

刃岸 說...

能互相拔刺也不錯,拔果一下梗有d痛。

舒爾賽 說...

哈,有道士兄佳文在前,弟不敢踰越也。

倉海君 說...

我反而覺得舒爾賽近來越寫越有紋路,而且這篇也不是太長吧?道士兄,有時也不要太先入為主。

「有容乃大」是好,但如果不從民族主義立場看,而以建築美學的角度看又如何呢?我在網上見過星巴克在故宮的模樣,確實是格格不入。

其實要保持經濟效益又想維護民族尊嚴很簡單,孟子早就教了路:「用夏變夷」。只要把星巴克改頭換面,變成世上獨一無二的星巴克式中國茶樓,就可將民族尊嚴轉化為噱頭,把文化遺產變成賣點了,「以夷騙夷」豈不是更妙?可必效秦王之逐客?

舒爾賽 說...

哈,其實這只不過是有感而發的文章,所以可能看來比較易消化吧

老實講,我也看過幅相,其實只要除下窗口上的招牌,根本就不覺礙眼。

其實不止孟子講夷夏之辨,甚至去到清朝的李光地都言,夷進于中國,則中國之。不過我覺得現今的世界很難再用夷夏來判別,以前就話用夷夏之別來判別大家文化的高低,但現在這個前設是否有效也作成問題。如果要把星巴克改成中國茶樓,其實倒不如中國人自己入去開間有滿漢全席的茶樓好過。但係都可以這樣說,在全球化底下,一些連鎖式快餐廳都會照顧不同文化下的差異或口味的差異,例如你在廣州麥當勞便可以找到香港沒有的食物。

不過個問題是,六年前你與人家簽合約時為何不定明星巴克要買碧螺春、馬騮搣、鐵觀音又或者星巴克內有蝦餃,燒賣又或者北京葱油餅之類的點心?為何要在開業六年後才大呼小叫?百幾二百年前,林則徐已經懂得寫信去畀英女皇講具結,但在二十世紀的今天,連然星巴克沒有違反合約也要攆人走?

如果這叫做保護傳統文化,那麼北京又為何要把那些四合院賣得的賣,拆得的又拆?其實這樣做反而與一個泱泱大國的身份有悖。

當年孔子言:「微管仲,吾披髮左衽矣」,老實講,如果孔子翻生,看到現在的中國或者香港時下年青人的頭髮,punk頭,jack log,甚麼髮型都有,這些全都是所謂蠻夷之髮型,孔子也會嗟嘆矣。

另,咱們有位拙劍園主katana早兩日也寫了一篇,現引述如下:“遠昔有敦煌文物當年是誰賣予英國探險家,能換錢國寶算什麼。

今有黑龍江人大代表提出「關於星巴克立即搬離故宮」的議案。

其實更有趣的問題應該是當年 誰租予星巴克進駐故官?

那中國人真是零分,故宮的一分亦賣掉!”
http://hk.myblog.yahoo.com/kendo2002hk/article?mid=561

當然當年賣敦煌莫高窟等文物給英國探險家的是道士王圓籙,不過當時清政府的官員對文物的不重視也應當負上責任(因為就算當時這批文物留入那班貪官之手,可能情況會更糟)。不過katana也正正講中我想講的問題:誰租予星巴克進駐故官?

Zeke 說...

問題並非我們眼見之民族主義的一般見識,據可靠資料附圖),星巴克的真正幕後老闆為 Dr. Evil,故宮案必是他毀滅地球之計謀中的一部份,中國要遷出故宮乃是貫徹其反恐政策的具體表現。

沈乙僧 說...

果位官員都有佢既道理既...故宮係數百年來中國帝王文化(唔係有容乃大既儒家文化)既象徵,一人在上,萬人在下,邊個敢批龍鱗,邊個立刻闔家吉祥.星巴克則係public sphere既icon,入面人人無分貴賤,可以暢所欲言,交換知識,月旦世事,無須顧忌頭上果把鍘刀...不過,我國偉大政府向來唔係主張與國際接軌既咩?

至於點解六年後先察覺,大概因為果陣佢未成氣候(星巴克都係近幾年先熱爆,可以睇尹思哲既blog),加上財迷心竅掛,God Knows.

舒爾賽 說...

哈,沈乙僧兄所言極是,我竟然把帝王文化與儒家文化勼亂。不過那位人大代表把帝王文化代表中國傳統文化倒也道出了老共的事實。
毛澤東當年便是一人指點江山,自比秦王漢武。
至于說starbucks可以無分貴賤那也未必,蓋三十元一杯的咖啡,在大陸並非人人可以買得起呢。
不過我卻認同你講財迷心竅,可能透過這次行動,趁機向星巴克提高租金也說不定。可能人們在北京故宮行完一圈,在星巴克買杯咖啡已成習慣,慢慢演變成人類學所講的內化呢。

匿名 說...

其實這是本末倒置的問題,星巴克開在故宮完全是可以的,祇要能和故宮的建築景觀溶合。問題是故宮現時的領導班子的管理能力和清末太監不遑多讓。都祇是見錢開眼。聞說星巴克和故宮簽了長約,合約內容是什麼要先搞清楚。搞不好,又是一條不平等條約。

Zeke 說...

那不平等條約大概就是大量輸入星巴克咖啡豆,好讓上至文武百官下至市井百姓都染上咖啡癮,直只「癮發死場屋,直等道路殍」。老爸前天說到他國內公司中一名月薪數百的外省勞工竟花三十塊人民幣到星巴克喝咖啡 ..... 這就是全球化。

舒爾賽 說...

哈,其實這種外省勞工月入數百元竟會花三十塊人民幣到星巴克喝咖啡,就等如咱們那些香港潮童月入幾千元也會拾得買個二三千元的lv袋一樣。

poonwinghang 說...

謝謝你的告知,你的文章比我的全面呢
已經放在文中延伸閱讀中,不介意嗎?

道士 說...

舒/倉兄: 的確﹐文章的確不錯。

舒爾賽 說...

To: poonwinghang,
隨便,隨便,甭客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