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六四》

標籤: , ,

《一八六四》

──一個人用十八年來到達成年
一個民族又應該用多久?──

十八年後,十八年前
坦克輾過水泥縫中抽芽不久的花
風中混和著子彈、倉皇、絕望
拉著人力車轉過大街敲醫院的門
直下殮房,關上冰冷的鐵抽屜
便算是無名的墓碑

十八年足夠讓一個人成年
也足夠讓千萬人成年
廣場偌大,燭光點點
蒼白的石板粉飾而沒有血跡
紙錢緩緩,白髮蒼蒼
黑色的紙灰繞著飛
彷彿黑色的黑夜中盛放一朵黑色的蝴蝶

牛頭馬面總特別多議論
可惜我不是畜牲也沒有特異功能去明白他們說甚麼
十八年足夠成年更足夠輪迴
夏夜的西南風總帶著微微傷感的淚鹹味
南方的小島最宜種花
沿著你我的臂胳抽芽
自綠色的湖中泛起白花

點點星火顫顫升起
因為甚麼情感而令星火抖動
照亮一個個面貌不同的願望
淚鹹味的風依然
不知誰告訴我那是因為海水
沿著風的軌道讓星火飛起
以拋物線成為願望的流星

十八年足夠讓甚麼成年
十八年足夠讓甚麼輪迴
我相信星火之中有靈魂
如果沒有輪迴,你怎麼說服我
那幾萬雙眼的眼神,十八年來竟如一?
十八年傷痕依然,淚痕依然
只要雙手仍有力量,星火仍有餘溫
白色的燭淚仍舊堆在階下
如墳上的白花

彷彿依稀聽到懵懂的小童背誦九因歌
八八六四、八九也是六四
我從不擔心歷史會被遺忘
如同多少年前那個玄武門前的六四

http://www.xanga.com/hystericireul/595509598/item.html

1 留言:

西口西面 說...

妖! SKIP!